第二百六十章 飞光飞光 - 天骄战纪

第二百六十章 飞光飞光

夜色如水。 雪金躺在墙角,正自呼呼大睡。 忽然,雪金猛地睁开眼眸,这一刹,他敏锐察觉到,在林寻的房间中,涌现出一道锋利无匹的刀意,充斥着暴虐、毁灭般的气息。 不好! 雪金心中咯噔一声,下一刻,人已凭空消失,朝林寻房间冲去。 只是 还不等他靠近,林寻所在的房屋中,骤然映现一抹刀芒,将那房间一劈为二。 眼见刀芒就将劈杀在地,引起更大的破坏,雪金猛地探出手掌,在虚空中狠狠一按。 就见一股无形力量涌现,将那一抹刀芒硬生生禁锢,停滞在半空,旋即便轰然爆碎消失。 轰隆 被劈为两半的房屋,墙壁倾塌,快要彻底毁灭,雪金心中暗骂林寻这小子发什么疯,大半夜玩拆迁吗? 刚才若不是他及时出手,单凭刚才那一刀的威力,都足可以把这一座庭院毁掉,甚至可能波及到更远的建筑和街道! 这时候,林寻的身影已冲出,只见他此时浑身杀机萦绕,眼眸中尽是澎湃如沸腾的战意,整个人就像一柄从深渊中出鞘的绝世宝刀,欲要杀伐天下! 雪金眼瞳一缩,神色刹那间变得凝重严肃起来,不对劲!这小子似乎心魔入体了! 以雪金当今的眼力,自然一眼就看出,林寻此时就如同一个火药桶,神智癫狂,心志蒙蔽,浑身气机、杀意都已溢于体表,明显是快要走火入魔的征兆! 而在修行上,会引起这种征兆发生的原因只有一个心魔! “妈的,这小子今天才开始闭关,还认真嘱咐我替他护法,这下好了,他自己反而遭遇修行业障了!” 雪金心中一沉,感到棘手无比。 心魔,虚无缥缈,看似无形,却是修行路上最恐怖的业障,所谓心魔一出,生死不由人,轻则修为毁于一旦,重则直接身陨道消。 能够化解心魔的,唯有自己,别人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杀!” 林寻发出怒吼,浑身杀机如匹练,掌中战刀狂吟。 雪金一咬牙,猛地冲上前,掌指虚扣,在林寻都来不及反应时,就重击在其脖颈上。 砰的一声,林寻身躯一软,瘫软在地。 可他并未昏迷,挣扎着要起身,那种癫狂疯魔的模样,和以往的他判若两人。 至此,雪金已经可以确定,林寻此次所种心魔太深,情况已严重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怎么办? 雪金神色变化不定,他对林寻极其之欣赏,认为他无论在修行上,还是在灵纹一道上,皆都堪称绝世妖孽般的奇才。 这样一个家伙,若是就此自我毁灭,那可就太可惜了。 可偏偏地,这次林寻所面临的是心魔,连雪金都无计可施,帮不上什么忙。 “看来只能把他带去那个地方了” 雪金一咬牙,似做出某个决定,当即就将林寻拎在手中,正欲离开,却听林寻忽然沙哑开口:“老金,放下我让我自己来!” 雪金心中一震,低头看去,就见林寻神色虽癫狂,可那一对深邃眼眸中已带上一丝清明。 只是,他浑身杀机四溢暴虐,神情时而扭曲,时而狰狞,让人不禁担心,他究竟能不能守住这一丝清明。 “快!” 林寻沙哑咆哮,像野兽嘶吼。 雪金心中一叹,松开了手,就见林寻噗通一声坐在地上,猛地深呼吸几口气,就直接闭上了眼睛,运转小冥神术! 旁边的雪金不敢有丝毫大意,守护一侧,只要发现一丝不对,他就会立刻出手,带林寻离开。 随着时间推移,盘膝坐在地上的林寻虽依旧浑身杀机萦绕,但却并未再流露出癫狂之举动,让雪金这才暗松一口气。 旋即,雪金目光就变得复杂,心魔极其之可怕,无论是谁碰到,几乎都是凶多吉少。 而这次,林寻能否凭借自己的力量化解这一场厄难? 雪金不清楚。 他静静坐在一旁石桌前,看着林寻,默不作声。 石鼎斋。 已是深夜,大殿中却沸腾一片,气氛达到空前的高度。 许多年前人都在激动大喊,就连那些豪门大人物,此时也都心神激荡,思绪万千。 那白玉筑就的高台上,柳清嫣早已离去,可大殿之中,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似乎都在味刚才的一曲妙音。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 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 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食熊则肥,食蛙则瘦。 神君何在,太一安有? 天东有若木,下置衔烛龙。 吾将斩龙足,嚼龙肉,使之朝不得,夜不得伏。 自然老者不死,少者不哭。 何为服黄金、吞白玉? 谁似任公子,云中骑碧驴? 大道之下多滞骨,奈何道途不成虚! 飞光曲! 这便是柳清嫣今晚压轴出场时,所吟唱的乐曲,此曲传闻乃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古调,被柳清嫣全新填词演绎,竟发生脱胎换骨般的变化,妙不可言。 在那些年轻一代修者心中,最喜欢的自然是那一句“吾将斩龙足,嚼龙肉,使之朝不得,夜不得伏!” 听听,这是何等的霸气豪逸,欲要斩烛龙,咀嚼龙肉,令日夜不存,时光静止! 对那些豪门大人物而言,最令他们心生唏嘘的,则是“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一个“煎”字,道出了多少怅然、挣扎、无奈和不甘? 而对大都督柳武钧、烟霞学院院长韦灵真、紫翎军执掌者杜东途这些个在修为上早已臻至高深地步的大修士而言,最震撼他们的,则是乐曲的最后一句:“大道之下多滞骨,奈何道途不成虚。” 越是修行到更高境界,就越是可以清楚发现,那茫茫大道之下,尽是滞留尘埃的枯骨,不知多少神通广大的修者饮恨,无法登临大道之上! 这让人不禁怀疑,这道途最后,是否皆都是一场虚妄? 一首乐曲,却令大殿所有人各有所感,产生不同的共鸣,这般出神入化的音律造诣,也只有柳清嫣这等艺修才能施展出来! 很多人都确定,从明天起,这一首飞光曲必将引起全场轰动,席卷天下,为世人所口口相传,津津乐道! 而此时,柳清嫣已独自乘坐宝辇,离开了石鼎斋,今日一曲,对她而言,只不过是履行了一次邀约,谈不上太过高兴。 尤其是得知,林寻竟把邀请函给了被人,而他本人却没有出现时,柳清嫣心中不禁有些怅然。 “婆婆,您说此次庆典上,该来的都来了,唯独却不见林寻公子的踪迹,莫非他还在生我的气?” 宝辇上,柳清嫣忽然开口。 “这兔崽子为何要生小姐你的气?” 风婆婆一愣,一头雾水。 “上次他被动和黄剑尘对决,闹得满城皆知,若不是因为我,他哪可能会遭此连累?” 柳清嫣抿嘴道,她内心的确有着一丝愧疚,林寻好心帮她修复古律灵埙,可却因为她的关系,被卷入和那些门阀子弟的纷争中,这让她一直想找个机会来弥补。 原本想着,今天若林寻参加庆典,在自己献唱的时候,就找个机会跟他道一声歉,谁曾想,林寻却并没有来。 这让柳清嫣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因为上次的事情,已经惹得林寻心生芥蒂了。 风婆婆不以为然道:“小姐,您想多了,那小子可是赢了黄剑尘,你没看他如今在烟霞城中,名声可是响亮无比,风光的很呢。” 柳清嫣摇头:“一码归一码,若当时林寻公子若败了,注定会名声扫地,这种后果,又有谁替他承担?” 风婆婆挑眉道:“小姐,您这是怎么了?”她看出柳清嫣似乎有些心事。 “我想找林寻公子谈一谈,当面跟他道歉,否则这会让我心中难安的。”柳清嫣想了想,认真说的。 风婆婆狐疑道:“真的没有别的想法?” 柳清嫣一怔,就嗔怪似的瞪了风婆婆一眼:“婆婆,您又想多了。” 风婆婆心中却颇为担忧,她是过来人,很清楚柳清嫣这种状态很不对劲,万一和林寻那兔崽子发生一些什么纠葛,说不定就会发生什么事呢! 这世上,情感这种东西最是复杂,往往因为一个不经意的小事,或许就会产生一段情缘。 而风婆婆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唯一让她心安的是,起码到现在,柳清嫣并未流露出什么太过异常的举动,否则,她绝对会立刻带柳清嫣离开,彻底杜绝她和林寻接触的可能! 开玩笑,柳清嫣何许人物,在帝国中都是首屈一指的艺修,名满天下,不知有多少王公贵族对其推崇无比,林寻这奸诈似鬼的兔崽子哪有资格配得上她? 风婆婆已决定,只要有她在,就绝对不能让这件事发生! “婆婆,您觉得如何?” 柳清嫣略带央求地看着风婆婆。 “这今天已经这么晚了,改天如何?” 风婆婆犹豫道。 “就今晚吧,反正闲来无事,趁此机会,也可以去见一见寻大师,看一看古律灵埙什么时候可以修复好。” 柳清嫣认真说道。 风婆婆思忖半响,看着柳清嫣光洁眉宇间的乞求之色,最终心中一软,道:“也好。” 当即,宝辇改变方向,朝林寻所居之地驶去。 ps:飞光曲,真名苦昼短,诗鬼李贺的作品,仙气盎然,是金鱼最喜欢的诗词之一,这里是化用,诗的最后两句是金鱼修改的,原文是“刘彻茂陵多滞骨,嬴政梓棺费鲍鱼”,因为有刘彻和嬴政两位历史大人物的典故,所以只能把这两句诗改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