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3章 恨!燃烧! - 天骄战纪

第2573章 恨!燃烧!

一剑袭来,贯穿空绝之躯! 林寻整个人如遭雷击,目眦欲裂,这……这怎可能!? 好不容易才杀死那五位不朽大能,好不容易才杀出一线生机,可在这一刻,一切的希望,皆在这突如其来的一剑之下粉碎了! “师叔!” 林寻嘶声叫出声。 视野中,空绝胸膛出现一个血淋淋的窟窿,一身的气息倏尔衰败下去,再没有了那无上至尊般的风采。 这一剑,不止是将他重创,似乎也将他的心境击溃,陷入神志不清的浑噩状态中。 “我只想喝酒,为何要杀我……”空绝眼神惘然,痛苦大叫。 唰! 下一刻,灵玄子就已出手,将空绝的身影收起,而后一把抓住林寻,朝朝天城的方向全力挪移。 他神色冰冷铁青,眼神涌动着可怕的疯狂之色,整个人像燃烧般,死死咬着牙关。 这一战,太艰难和凶险! 从杀死南飞渡、顾灵真、郦商君、云九微这四位不朽人物开始,到在这宙宇中遭受东皇空等五位不朽大能的围攻,可谓是步步杀机,九死一生。 若不是有空绝出手,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可现在,好不容易杀死了东皇空等人,却有突兀的一剑杀来,将这一切全都毁掉。 这打击,简直是无以复加的! 尤其是当看到师叔空绝被这一剑贯穿,灵玄子都不禁有怒到癫狂的感觉,恨得眼睛都充血,狰狞可怕。 但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能就这般负隅顽抗了,他不怕死,可却不能眼睁睁看着师弟林寻和他一起死! “小师弟,带上师叔一起走,这一次,我拼上一切都要为你开一条生路,记住,这一次我若真死了,你就帮师兄杀了那些仇人,这样,我也可以死得其所,死得瞑目。” 挪移逃亡中,灵玄子声音罕见的温和和轻柔,犹如在叮嘱后事。 “四师兄!要死也一起死!” 林寻眼眶淌血,内心恨得发狂,修行至今,他已经很多年不曾体会过像今日这般的挫败,那种无力感,让他憋闷得快要炸开。 “糊涂!空绝师叔已为我们付出那么多,难道你要他老人家和我们一起死?你活着,空绝师叔才有活下来的机会。” 灵玄子神色平静,眼神带着自嘲,“很多年前,我在方寸山中,就如一个祸害,做了很多蠢事,无论是二师兄仲秋、三师姐若素,还是其他师弟师妹,皆对我心生排斥。” “我不怪他们,想起当年的自己,我也恨不得给自己几个耳刮子。可不管怎么说,我灵玄子视方寸山为家,我内心深处,是从不会害自己那些同门的,这一点,师尊他老人家最清楚,否则,当年也不会仅仅只是将我镇压那般简单。” “哈哈,是不是觉得我的话有些多?可这些话憋我心里很久很久了,或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以后啊,你见到其他师兄弟时,告诉他们,我灵玄子或许是个祸害,是个十恶不赦之辈,我也不求他们改变对我的看法,可在我心中,他们……都是我的师兄弟。” 声音渐渐低沉。 林寻内心五味杂陈,翻滚激荡。 也是这时候,他知道,自负如四师兄,对方寸山那些师兄弟们,也是怀着愧疚的! 他真的变了,就如空绝师叔所说,被镇压的那些岁月,或许早已让四师兄磨炼了心性,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锵! 那铿锵凛冽的剑吟再度响起,宛如来自地狱的锁魂之音,就在声音响起的那一刹,灵玄子就遭受到重创。 一道剑气撕裂其背脊,皮开肉绽,鲜血横流。 他发出闷哼,眼神却依旧冷静,带着林寻疯狂挪移。 林寻不知道,此刻的灵玄子遭受着何等可怕的重创,可他的心却在狠狠抽搐,涌出说不出的痛和恨。 是谁! 究竟是谁再出手!? 林寻扭头,幽邃的黑眸尽是疯狂之色,可他却无法看到敌人,只能看到那极远处的宙宇中,悬浮着一口飞剑,通体如墨,犹如一截黑暗所凝练的锋芒,即便隔着极远,依旧散发着摄人心魄的恐怖气息。 隐约间,那飞剑后方,宛如伫足着一道虚无般的伟岸身影,一身威势,覆盖那片周虚星空,恐怖得无法想象。 锵! 剑吟再度响起,凛冽如风,激荡这片宙宇。 林寻眼前刺痛,再看不到任何景象。 可他却能感觉到,灵玄子再度负伤,一捧滚烫的血水迸溅,洒在了他的脸上。 “四师兄!” 林寻眼睛瞪大,看到灵玄子的胸膛,竟似被从后边剖开,躯体都要龟裂消散似的,伤势严重到无以复加。 “无碍,这点小伤,还不至于死,小师弟,你看,朝天城马上就到了。” 灵玄子轻声道,神色间尽是平静。 远处,朝天城的轮廓浮现在神秘的禁制力量覆盖之下,哪怕这宙宇中战斗波动恐怖无边,也无法撼动丝毫。 那神秘禁制力量,来自秩序之灵昊天。 然而——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倏尔凭空浮现,挡在了灵玄子前路之上。 这是一名须发雪白,身影高大,穿着一袭羽衣的老人,眼神沧桑,浑身流转着不朽法则。 符淮琴! 若是朝天城中那些修道者,必会第一眼认出,这位老人乃是第八天域符氏一族的一尊不朽人物。 “原本,老夫是很希望将你招纳到符家的,可惜,你却是方寸山之人,世事无常啊。” 符淮琴目光看着林寻,发出长叹。 “滚开!” 灵玄子发出大喝,将无终塔祭出,近乎是拼命,威势恐怖无比。 符淮琴袖袍鼓荡,掌指间浮现出一座青翠欲滴的山峰,流转着独特的不朽气息,隔空挡住了这一击。 灵玄子刚要继续行动,一道剑气再度从身后掠来,将其左臂斩落,鲜血飞洒。 这一击,让灵玄子一个踉跄,一身气机差点涣散。 他负伤实在太重了,可即便如此,还兀自死死守在林寻身前! 符淮琴望向远方宙宇深处,眼神也泛起一抹凝重,道:“那可是第一不朽巨头王氏一族的‘裁道之剑’,即便老夫不出手,你们怕也活不下来……” 王氏! 第一不朽巨头! 裁道之剑! 林寻将这一切都牢牢记住,眼睛发红,他发誓,这次若能活下来,早晚有一天,必十倍百倍奉还! “小师弟,朝天城看来是去不成了,不过在这朝天城后方,据说就是那通往永恒真界的路径,师兄我现在就为你送行!” 说着,灵玄子身上涌现出燃烧般的道光,其一身精气神就像在这一刻被点燃了。 “以我性灵,凝无间之门……” 在灵玄子头顶,倏尔出现一道虚幻般的门户。 “哼!” 符淮琴脸色一沉,那一座青翠欲滴的山峰呼啸天宇,压迫虚空,朝灵玄子狠狠砸去。 谁曾想,这等恐怖之极的一击,却竟被灵玄子周身那宛如燃烧般的道光给硬生生挡住,无法寸进。 “以我之血,开生死之路……” 灵玄子神色庄肃,唇中发出晦涩的道音,他重伤垂死,可那清秀的脸庞上,却尽是平静。 无尽燃烧的道光,像汪洋般在他周身翻滚蒸腾,倏尔间就将林寻裹挟在其中,投掷到了那一道虚幻般的门户内。 在此期间,林寻不断挣扎,嘶声大叫,试图留下,却根本就是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裹挟着,消失在那虚幻门户内。 “四师兄!你若死,我要让那十大不朽巨头皆为你陪葬!”林寻发出竭斯底里般的嘶叫,内心被无尽的恨取代。 眼睁睁看着四师兄付出性命般的代价,只为给自己开一条生路,而自己却根本都没有拒绝的力量! 这就像无数锋利的刀刃,撕裂他的心,让他有崩溃的感觉。 “师弟,若有来生,咱们师兄弟再会!” 灵玄子微微一笑,透着欣慰,随着他一挥手。 轰! 那一扇门户骤然化作一道光,撕裂宙宇长空,消失不见。 哪怕符淮琴已拼命阻挡,都无法阻截,因为这是灵玄子付诸性命般的代价,才谋取的一线生机! 噗! 下一刻,一道剑气从极远处掠来,凿开灵玄子的身影,让其躯壳在这一刻彻底炸开,漫天血雨飞洒。 仅剩下元神侥幸延存下来,可也已是奄奄一息。 这一刻,他一如从前那般从容和平静,攥紧被自己鲜血染红的三千浮沉和无终塔,喃喃轻叹道: “师尊,徒儿一直想证明我的大道没有错,可现在……却没有机会证明给您看了……” 他元神暗淡,变得虚幻之极。 意识都渐渐变得模糊了。 “想就这般死了?不可能!老夫要将你元神拘囿,炼入宝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眼见林寻竟在眼皮底下被送走,符淮琴脸色已难看之极,催动那一座青翠欲滴的山峰,朝灵玄子那濒临崩溃消散的元神笼罩而去。 轰! 青色的光雨如潮,当快要将灵玄子的元神镇压禁锢时,那被灵玄子的鲜血染红的无终塔,在这一刹忽然微微颤抖了一下。 —— ps:今晚还有加更。

上一篇   第2572章 一剑袭来

下一篇   第2574章 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