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6章 时间和命运的第一次触碰 - 天骄战纪

第2576章 时间和命运的第一次触碰

黑暗光雨飘洒,那绰约修长的身影,如梦似幻。 她依旧穿着黑袍,帽檐遮掩着容颜,纤细晶莹的白皙手指间,握着那一杆星辉流转的白骨战矛。 气息一如从前般幽静和神秘。 正是夏至! 很多年前,早在仙凰界时,夏至就陷入一场极致的沉寂中。 那时候的她,担心自己太弱,成为林寻的累赘,这让她无法容忍,因为她从不愿,也决不能容忍自己站在林寻的背后,成为那个被庇护的角色。 这些年里,她一直在林寻的本命帝界中沉睡。 就如林寻当初所言,宝物或许可以毁掉,但除非是他林寻死了,本命帝界或许才会被毁灭! 可林寻却没想到,今日所遭遇的劫难,却惊醒了夏至,让得她从沉寂中走出,再度出现自己面前。 一股说不出的愧意和焦急涌上林寻心头,让得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大喝道:“走,快走!” 帝什邪神的强大,令四师兄灵玄子都忌惮不已,这绝对是一个能威胁到不朽层次的恐怖存在。 若让夏至遭受自己牵累,而丧命于此,这是林寻绝不愿见到的! “林寻,我已经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夏至伫足在林寻身前,纤柔的身影纹丝不动,就如一道天堑,那清冽若天籁般的声音飘荡,透着平静和从容。 “什么不一样,你可知道他是谁?” 林寻断然道。 说着,他眸子看向帝释邪神,“让她走,我立刻将造化玉碟、鸿蒙万道树交给你,否则,我保证立刻毁掉这两件宝物!” 神色坚定,透着狠色。 在夏至的世界中,只能容下他林寻一个人。 而在他林寻心中,夏至的性命要胜过这世间一切! 什么造化玉碟、鸿蒙万道树,只要夏至活着,他林寻就是现在遭难而亡,也根本不会皱一下眉头。 帝释邪神将这一切看在眼底,神色怪异,道:“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 “少废话,就问你答不答应!” 林寻脸色冰冷,说着,他走上前,试图将夏至保护在身后。 可让他意外的是,夏至却将手中战矛横起,挡在林寻身前,不容他上前,声音平静道: “现在的你,打不过我,再敢上前,我便将你镇压。” 林寻瞪大眼睛,差点怒极而笑,这丫头是不是疯了!?才沉寂修炼多少年,就敢这般跟自己说话? “她说的不错,和你相比,她身上有着一股让本座也琢磨不透的威胁气息,否则,你以为本座会眼睁睁看着你们在眼皮底下打情骂俏?” 帝释邪神看向林寻的眼神充满蔑视。 林寻一怔,重新看向夏至,冷静之后才发现,夏至身上的气息晦涩幽冷,神秘莫测,竟让他都无法看透其道行。 这显得很不寻常。 难道在这些年的沉寂中,夏至的道行已高深到一种令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地步了? 匪夷所思! “有意思,你的道行明明不曾臻至不朽,可身上的力量,却令本座也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威胁,莫非在你体内,还蛰伏有不为人知的禁忌之力?” 却见帝什邪神打量着夏至,眼瞳流转诡异的光,似是要将夏至身心内外的秘密看破。 锵! 毫不犹豫,夏至挥动战矛,刺杀而出,简单干脆,那星辉流转的战矛,似能将天宇都洞穿,凌厉迅猛。 帝什邪神身前涌现出一道道仙道法则,凝聚为剑,挡住这一击。 铛!!! 两者间,碰撞如惊雷,附近星空都猛地掀起剧烈的毁灭波动。 乱流飞溅中,夏至的身影踉跄倒退出数步,可在倒退的同时,她竟是将林寻一直牢牢庇护在身后。 “呵,果然如此,这点道行,根本就不够看!我倒要看看,你那能够威胁到本座的力量又是什么!” 帝什邪神踏步上前,袖袍翻飞,无数仙道法则涌现,化作一道道明晃晃的仙剑。 每一剑,皆萦绕着莫测玄机,强横到一种空前绝后的地步,足以令不朽人物都忌惮。 林寻根本不怀疑,换做是自己,怕是根本就挡不住一剑。 而这一切也无不验证,四师兄当初所言是对的,最大的威胁,不是东皇四族那些不朽人物,也不是来自第八天域的那些不朽大能。 而是这帝什邪神! 锵! 夏至黑袍飘曳,掌中战矛激荡,于刹那间刺出无数道光影,犹如一圈圈的星辉洪流,铺天盖地。 那等力量,远不如帝释邪神强大,可林寻却敏锐注意到,夏至的攻击中,带着一丝丝晦涩玄奥的禁忌气息,那是一种超乎想象的神秘力量,犹如不可揣度的禁忌,以至于让得她的攻击,都蒙上一层完全不同的威胁气息。 轰隆! 这片星空翻滚,山崩海啸般的战斗洪流席卷扩散,一颗颗古老的大星在瞬间被摧毁成粉末,消散于虚无。 林寻被庇护在夏至身后,虽不曾遭到那等战斗余波的车冲击,可仅仅看着,都有窒息般的感觉。 噗! 烟尘弥漫中,夏至身影微微一颤,唇角淌血,虽挡住了这一波杀伐,可很显然,她也遭受到冲击,负伤在身。 这让林寻心中发紧! “这是……命运的力量吗!?” 而此刻,帝什邪神就如受到莫大刺激,声音颤抖,眼神泛起不可抑制的灼热和渴望。 在他眼中,此刻的夏至就如世间一等一的绝世瑰宝!让他的道心都不受控制地产生疯狂的占有欲望。 嗯? 林寻黑眸微凝,命运!? 难道夏至体内那晦涩神秘的禁忌之力,和命运法则有关? “走!” 夏至忽然抬手,抓住林寻的胳膊,撕裂长空,挪移而去。 “想走?不可能!” 这一刻的帝什邪神就犹如疯狂般,仰天大笑,一挥手之间。 轰隆! 远处星空翻滚,涌现出无数粗大如锁链的仙道法则,倏尔凝结为一道可怖的域界,将夏至和林寻的身影覆盖其中,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有了造化玉碟、鸿蒙万道树、再加上命运之力量,本座他日,何愁无法伫足永恒之上,打破纪元更迭的魔障!?” 大笑声中,帝什邪神凭空而至,他宛如一个老道人,可此刻的眼神却炽盛而可怖,浑身沐浴在瀑布般的仙道神辉中,威势之盛,惊动这片星空。 轰! 他探手一抓,无匹的剑气从指尖迸射而出,朝夏至覆盖。 夏至自始至终都显得很平静,或者说,从很久以前,她就根本不曾在意过生死,又何谈惧怕? 面对这一击,她绰约修长的躯体上蒸腾出一片玄奥神秘的光,隐约间,犹如一挂命运长河在其中奔腾流淌。 嗤! 星辉流溢的战矛掠出,犹如狂风骤雨,将帝什邪神的攻伐一一化解。 每一击,皆那般玄奥和无上,充满不可思议的味道。 帝什邪神不惊反喜,眼神愈发炽热,动用自身绝学,犹如一尊古老的邪神主宰,举手投足之间,仙光轰鸣,激荡九天十地。 他太恐怖了,哪怕夏至已动用那等禁忌般的力量,可竟依旧被他一一击溃和瓦解。 没多久,战斗中的夏至已咳血连连。 而此时,林寻终于看出,夏至对那等禁忌力量的掌控,明显欠缺极大的火候,每一次动用,都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那简直就和自损己身道行没什么区别! 到最后,她白皙晶莹的肌肤上,都龟裂出丝丝缕缕的血痕,显然在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可她并未退后一步! 一直挡在那,杀伐凌厉,幽冷静默,仿似根本不在意自身的伤势正在变得越来越严重。 林寻瞳孔充血,恨得胸膛快炸开。 之前,四师兄就如此,宁可付诸性命般的代价,也要为他开出一线生路。 现在的夏至,也如此! 这让林寻一颗道心都不稳了,被一股愤怒到快要疯癫的戾气充斥。 “小丫头,这等力量根本不是你那等道行可以掌控,还是交给本座来好好保管吧,哈哈哈!” 帝什邪神说着,双手虚抱,十指间凝出一道玄色剑气。 轰! 当这一剑刚凝聚,这星空都陷入一种崩塌般的毁灭景象中,犹如承受不住这一剑的威能。 而随着帝什这一剑斩出,无法形容的杀伐之气,甚至映现出末日降临,诸天崩灭的恐怖景象! 无疑,这是帝什至强的一击,要一举镇压夏至! 仿似也意识到这一击的可怖,在夏至绰约的身影上,浮现出一道道繁密晦涩的枷锁链条,泛着属于命运般的神秘无上气息,一如命运之枷锁! 她躯体发光,唇角汩汩淌血,似在燃烧性命般。 崩! 其中一条链条忽然崩断,化作一股可怖的禁忌力量,涌入夏至的战矛中,而后被她第一时间狠狠刺出。 隐约间,这刺出的战矛上,就如有宿命的因果纠缠,仿似命运之矛! “要死,也要一起死!” 早已被愤怒和恨意充斥身心的林寻,此刻也如发狂,不顾一切地出手了,在他身前,猛地暴涌出一片白茫茫的岁月之光。 禁逝神通! 烙印着时间奥秘的禁忌之力! 这一瞬,整个星空忽然一寂。 时间和命运在这一刻相遇和碰撞,就如冥冥中自有安排,产生一幕不可思议的景象。 —— PS:今晚继续加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