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7章 禁忌的威力 - 天骄战纪

第2577章 禁忌的威力

时光流转,命运如河,交织在一起时,这片星空犹如陷入一种奇异的轮回中,一切事物皆呈现出凋零、沉沦、湮灭的景象。 帝什只觉眼前一片白茫茫,身心之地,却涌起说不出的恐惧。 时光和命运的力量,就犹如一股洪流,将其裹挟着涌向不可知的时空深渊中。 他的眼前光影流转,浮现一幕幕画面,皆是过往所经历的一切,踏上修行路时的激动和喜悦、每一次突破境界时的欢快和豪迈,证道时的艰辛和凶险…… 过往的悲欢离合、从前的恩怨和血仇、那些逝去的故人和仇敌…… 一幕幕,从眼前掠过,随即便凋零和破碎、消散无踪。 直至当看到一道如画般美丽的倩影掠出,帝什呼吸一窒,拼命般挣扎,试图去将其抓住。 可这一幕画面,却无情地破灭和消失。 “不!” 帝什抱头大叫,神色间写满痛苦。 那是他最心爱的女人,可就在这一刻,他却发现,关于那个女人的一切,竟如从记忆中抹除,她的名字、喜好、秉性、乃至于音容笑貌、点点滴滴,竟全都无法记起了! 到最后,他神色间写满惘然,内心的痛苦也消失,仿似刚才的一切,根本就不存在。 那一幕幕画面依旧在浮现,流逝、凋零、消散…… 帝什内心的恐惧却越来越浓,他已察觉到,那些逝去的画面,皆是他原本所拥有的“经历”和“记忆”! 可现在,却正在被一股恐怖的力量剥夺和毁灭! “为什么、为什么……”帝什疯狂挣扎,发出犹如野兽般的嘶吼。 这太恐怖! 就如坠入时空的深渊,过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在从他的身上消失,连同他的修为、寿元、记忆、智慧、心智、以及那孜孜以求无垠岁月的大道…… 都在不断消散! 仿似过去了无数年,也好像才刚过去一刹那。 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 还是那片星空,冷寂而浩瀚。 帝什怔怔伫足在那,神色写满惘然。 而后,他看到了一男一女。 女子一袭黑袍,身影绰约,纵然帽檐遮掩着容颜,可依旧给人以一种惊心动魄的神秘之美。 她正在咳血。 男子大口喘息,脸色煞白透明,周身气息衰弱,眼神黯淡。 此时,两人的目光皆盯在了他身上,让他浑身都不自在,不禁道:“你们是谁,这又是哪里?” 声音稚嫩。 “他怎会变成这样了?” 夏至凝视已经变成一个孩童般的帝什邪神,许久才疑惑出声。 “这样岂不是更好。” 林寻深呼吸一口气,声音沙哑,透着快意,“一个老杂毛,丢掉了记忆、道行、寿元,被回溯到孩童时期,现在的他,怕是根本就不知道我们是谁。” 他眼神怪异,透着震撼。 若他推测不错,这就是时间的奥秘和命运的奥秘一起交融,所产生的不可思议的力量! 犹如命运之洪流,回溯时光,剥夺道行和记忆,将一个人打入修道之前的状态! 这已和禁忌之力没什么区别! 这让林寻想起了通天之主所掌握的第三阶段的天赋神通“岁月之刃”! 很久以前,洛通天曾凭借这等神通,一举将卫明子打得回到少年时,一身道行也随之跌落到少年时期。 那等神通,可逆转光阴,可斩落道行,不可思议之极! 可是和“岁月之刃”不一样,刚才林寻和夏至一起所施展的力量,不止是逆转光阴,斩落道行,并且连同帝什邪神的记忆、经历、智慧都剥夺,让其真正的回溯到了孩童时,没有了那以前种种的记忆和经历,就像一副泼墨山水画,被彻底抹去了一切墨痕,重新变成了一张白纸! 这无疑,和命运的力量有关! 而这,让林寻焉能不震撼? 时间、命运,这可都是被视作无上禁忌般的大道! 传闻中,唯有臻至窥伺到永恒之妙谛,领悟到命运的法则,就能伫足万道之上,洞察岁月流转之妙,体会到纪元兴替的奥秘! 而现在,他的天赋神通和时间法则有关,夏至的体内,则烙印着宛如命运法则的枷锁,一个时间,一个命运,竟是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帮助他们化险为夷,击败帝什邪神! 这一切都显得很不可思议。 须知,若帝什这般恐怖角色,都曾杀过不少不朽人物,可击败强大如帝什,也扛不住时间和命运所交织的禁忌之力! “你们……能送我回家吗?” 宛如孩童的帝什,此刻已感到了害怕和恐惧,都快要哭出来了,他真的和一个懵懂不谙世事的小孩子没什么区别。 “回家?” 林寻走上前,揉着帝什的小脑袋,眼神怪异道,“小朋友,我先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我叫狗蛋,家住七里坡大槐树村。”孩童帝什怯生生道。 狗蛋? 林寻唇角抽搐了一下,差点忍不住笑出来,帝什邪神何等风光一个恐怖存在,原来小时候叫狗蛋? “那你可知道我是谁?”林寻问。 孩童帝什摇头,嗫喏道“不知道。” 林寻神识探入其体内,发现的确是毫无道行,纯粹的孩童躯体,若自己愿意,一个念头都能将他杀了。 只是,面对这样的帝什,林寻终究是狠不下心,毕竟是一个孩童,早已被剥夺了以往所拥有的一切。 “狗蛋,等我们离开时,带你一起走好不好?”林寻道。 孩童帝什都快哭了:“我只想回家,大哥哥,求求你了,带我回家吧。” 林寻心中一叹,袖袍一挥,将孩童帝什收起,放进了无渊剑鼎内,陷入到沉睡之中。 “等以后抵达永恒真界,就为其寻觅个人家吧……” 林寻做出决断。 就在此时,夏至身影一阵摇晃,似有支撑不住的迹象,林寻心中发紧,第一时间上前,将其揽住。 可触手却是一片血渍。 林寻这才察觉到,夏至那被黑袍遮掩的肌肤上,出现无数细密如蛛网般的龟裂痕迹,早已被鲜血浸透。 掀起她的帽檐,那绝美如画的清丽脸庞上,更是煞白无血色,唇角兀自有鲜血流淌。 “夏至!” 林寻心都发颤,被狠狠刺痛,脸色大变。 “我没事,只是强行破开了体内的一道枷锁,受了一些伤。”夏至擦掉唇角血渍,静静说道,声音依旧若天籁般清脆空灵,只是那清澈的眸,早已是灰暗一片。 显然,之前她那犹如燃烧自身的拼命一击,实则给她遭成了极其严重的伤势! “这还叫没事!?” 林寻内心涌起说不出的愧疚和怜惜,将夏至紧紧抱在怀中,“是我无能,哪怕就是修行到现在,还没有能将你好好保护在身边……” 声音低沉,透着深深的自责。 从年少到现在,夏至不知为自己挡住过多少杀劫,可自己呢,哪怕至今已拥有绝巅帝祖之道行,却竟依旧显得这般不堪,还要让夏至为自己拼命,为自己负伤…… 这一切,就如刀锋插入林寻心中,让他眼睛都泛红。 “林寻,这是我自己愿意的。” 夏至认真说道,“对我而言,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可不要再这样了。” 她注点到林寻的心境不对劲,这让她内心也涌起说不出的难受,她不想让林寻为自己自责。 真的不想。 “什么天经地义、什么你自己愿意,在我这里都不行!” 林寻深呼吸一口气,咬牙道,“还记得当年在涅槃自在天时,我说过的话吗,要战斗就一起战斗,要死也一起死!你决不能再像今日这般逞强了,知道吗?” 夏至凝视林寻片刻,就低下螓首,嗯了一声。 林寻则一股脑拿出许多珍藏的稀罕神药,递给夏至,道:“先疗伤,我来为你护法。” “没用的,我的伤和体内那些枷锁的力量有关,只能由我自己来化解和修复。”夏至轻声道。 “让你吃就吃,哪怕治不好你的伤,也不可能有坏处。”林寻没好气道。 夏至这才接过那些神药,一一吞服炼化。 林寻的话,她想来是听从的。 林寻见此,也暗暗松口气,拿出一些丹药也开始吞服炼化。 从朝天城外的宙宇中逃跑到现在,他陆续动用了三次禁逝神通,一身道行早已油尽灯枯,衰弱之极。 这时候一放松下来,令他也有些吃不消了。 星空中,他们两道身影依偎在一起,就如相濡以沫的鱼儿,内心皆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和踏实。 历经磨难,尝遍凶险,方能体会到此刻的宁静是多么来之不易。 许久。 林寻修为恢复了大半,可让他担忧的是,夏至肌体上的裂痕虽已经愈合,可气息却依旧衰弱之极,眼神暗淡,就如失去了精气神般,那苍白的清丽小脸上,隐然有挥之不去的灰败之色萦绕。 “夏至,让我来看一看你体内的伤势。” 林寻做出决断,他就不信,所谓的命运之枷锁所造成的道伤,是无法被救治的! 说着,他神识掠出,涌入夏至那绰约纤柔的体内。 —— 加更送上~

下一篇   第2578章 异兽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