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8章 异兽来袭 - 天骄战纪

第2578章 异兽来袭

随着神识探入,林寻敏锐察觉到,夏至体内伤痕深处,充盈着一股极其晦涩的神秘力量。 这神秘的力量极其可怖,就如一条条锁链,潜伏在她的体内,将她的生命本源牢牢地枷锁! 林寻知道,这就是宛如禁忌般的命运之力。 命运,最是神秘和晦涩,能够承载大道之重,能够促使修道者一次次蜕变。 一个生灵所拥有的性命,其本质被称作命理,又被视作命数、命运。 所谓算命,就是推断命理,勘测命数,从而窥伺到属于这条生命这一生的命途。 只是,这算命之术只不过是对凡夫俗子而言。 在修道者眼中,生命之力是最为晦涩和神秘的,犹如天道,修道者孜孜以求的境界上的蜕变和突破,实际上,皆是自身生命的蜕变和升华。 正因为有了蜕变,也就让修道者的生命充满了变数,想要推断修道者的命理,勘测他们的命数,几乎是很难办到的事情。 简而言之,有关生命的变化,皆可称作“命运”之道! 如今林寻早已清楚,命运大道和时间大道一样,皆堪称是天地间最为神秘和不可琢磨的无上大道。 可是在夏至体内,却有命运的法则犹如枷锁,覆盖于其生命本源中,这无疑很太不可思议。 “夏至为何会拥有这等禁忌力量?并且还如同枷锁般,禁锢在其生命本源,根本就不像是与生俱来所拥有的天赋,反倒是像被人封印在其体内……” 林寻的神色一下子变得明灭不定。 关于夏至的来历,一直是个谜团,很久以前,林寻就曾多次探寻,试图寻觅到一些真相。 可至今也是一无所获。 他只知道,当年夏至出现在绯云村,和自己相遇,绝对不可能只是一个巧合! “莫非是一位能够掌控命运法则的大能,曾为夏至篡天改命?”林寻内心翻滚,无法平静。 这些年来,他还是第一次察觉到夏至体内的异常情况,这个发现也让他无法平静。 若真的是有人将命运法则封印于夏至体内,那此人又是谁? 一个能够掌控命运法则的存在,其修为又该何等恐怖? 越想,林寻内心就越惊疑。 许久,林寻才摒弃杂念,平复心神,继续以神识感应,很快就有了新发现。 夏至负伤的确很严重,体内状况极其糟糕,可在林寻的感应下,那犹如锁链般缠绕在夏至生命本源中的命运法则,此刻却流淌出一缕缕的生命力量,涌入夏至的四肢百骸。 她那破损的肌体、严重的伤势,无声无息地浸润在这生命力量的滋养中,进行着细微的修复。 这个发现,让林寻惊叹之余,也不禁暗松一口气,夏至并未撒谎,这等严重的伤势,她自身就可以进行修复和愈合,根本无需借助外力。 “或许对她而言,那一重重宛如枷锁的命运法则力量,就是一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能够让她在沉寂中修炼,也可以在重伤垂死之时进行涅槃蜕变……” 这一刻,林寻隐约有些明白了。 这些年里,夏至曾陷入沉寂中多次,每一次沉寂之后,自身的战力就会实现突飞猛进般的蜕变。 这一切,极可能就和那命运法则有关! 林寻没有去碰触那一道道犹如枷锁般的命运法则,太过晦涩和神秘,令他不敢轻易去感知。 收起神识,林寻禁不住问道:“夏至,你可曾记得自己是从何处而来?” 夏至沉默片刻,摇头道:“这些年里,我曾想过很多次,可都无法再记起来了。” 顿了顿她继续道:“我有一种预感,当我将体内那些枷锁彻底打破炼化时,就能醒悟以前的所有事情。” 林寻点了点头,道:“我也有一种预感,你和我相见,绝非是巧合,你的身世,或许也和我有关,但不管如何,以后,我一定会帮你找到答案的。” 夏至抬起清眸,认真看着林寻,道:“这些都不重要,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够了。” 林寻心中涌起暖意,将夏至紧紧抱在怀中,道:“只要你不走,这世上没人能将你从我身边带走。” 夏至唇角泛起笑意,那苍白的清丽小脸焕发出一抹别样的神采,让得这片星空都暗淡。 可下一刻,她躯体一僵,倏尔从林寻怀中做起,目光看向星空远处,一对精致如弯月的墨眉随之渐渐皱起。 “林寻,我们该走了。” 夏至起身,将那白骨战矛紧紧握在掌心,一身气息幽冷肃杀。 “有敌人?” 林寻眸子微眯。 夏至轻声道:“是星空异兽,还记得我当年从古荒域离开后,所进入的那一个世界吗?” 林寻略一思忖,就想起来,当年在古荒域星棋海中,夏至曾独自离开,进入天穹中涌现出的一扇神秘门户内。 后来他才知道,那一扇门户,位于黑暗世界最凶险的地方“末法绝地”,又被称作是灾祸之源。 夏至曾在那个世界中一个人征战多年,所击杀的对手,就是那从无垠星空深处掠来的星空异兽! 而关于星空异兽,林寻同样不陌生。 早在他少年时第一次离开紫曜帝国时,就曾在星空挪移阵中,遇到过一头庞大到无法想象的星空异兽。 在接下来的岁月中,从古荒域前往星空古道的路途上,也曾再度见到过那一头星空异兽。 直至在涅槃自在天中,那一头星空异兽再度杀来,甚至调集了无数星空异兽一起来袭,给林寻造成了极大的凶险和麻烦。 直至后来,还是方寸之主的意志力量出手,一举将那一头星空异兽击杀。 可林寻却没想到,在这一片完全陌生的星空中,竟还会有这样的异兽再度追击而来。 “走!” 夏至第一时间展开行动,朝前方挪移。 林寻禁不住道:“夏至,你和这些异兽厮杀多年,可知道它们究竟是受到谁人的派遣?” “当年,我曾听到那陈临空和一个名叫金蝉的人交谈,说这些异兽来自永恒真界。” 夏至随口道,“而在很早以前,我的直觉就告诉我,它们是为你而来。” “当年你在末法绝地战斗,就是为了帮我阻挡它们来袭?”林寻心中一震。 夏至嗯了一声。 一时间,林寻心境复杂,情绪丛生,原来早在古荒域时,夏至就已经开始在为自己战斗了…… 只是,那些星空异兽究竟来自永恒真界哪里? 难道是洛家? 不可能! 一个执掌地阶八品秩序的的不朽帝族,怎可能掌控如此多可怕的异兽? 若它们是为自己而来,又想要得到什么? 林寻内心涌起各种疑惑。 隐约间,他意识到,这极可能和自己那天赋力量有关,也极可能和通天秘境有关! 也唯有如此,才能解释的通。 轰隆! 在进行挪移时,极远处星空中,传出一阵沉闷的震荡声,就仿佛有千军万马从那宙宇深处杀来。 林寻和夏至刚要变换挪移的方向,谁曾想,这四面八方的星空深处,在这一刻皆传来那隆隆如闷雷般的震动。 一时间,这偌大的星空都仿似动荡不安,一股暴戾而冰冷的恐怖气息,也是如潮水般,从星空不同的地方涌来。 隐约间,已经能够看到,那星空深处,涌现出一个又一个庞大无边的黑影轮廓,犹如一座座漂浮的陆地般,朝这边飞冲过来。 那赫然是数不清的星空异兽,每一头皆庞大如山,气息暴戾狰狞,仅仅是一对猩红的瞳孔,就如日月般,照射出慑人心魄的血光。 “这些家伙的气息,明显和以前不一样了……”夏至敏锐注意到不一样,很早之前,死在她手中的星空异兽不知凡几。 那时候所遇到的星空异兽,可远不如今日所见那般强大。 “的确不一样了,它们虽非帝境存在,可浑身上下却覆盖着独特的暴戾气息,比之帝境人物也不逞多让。” 林寻神识扩散,也感到了不同。 早在涅槃自在天的星空长城之上,他就曾和夏至一起并肩战斗,杀死了不知多少横空冲来的星空异兽。 可与之对比,当年所见的那些星空异兽,远不如今日所见那般强大! 甚至,林寻还注意到一些极其恐怖的气息,比之世上的帝祖境存在都不逞多让。 这简直是惊世骇俗! 须知,帝祖境存在,搁在永恒真界都是一等一的霸主,是仅次于不朽层次的大人物。 可这些星空异兽大军中,却竟有堪比帝祖境的气息存在,并且还能形成如此庞大的规模,这一幕若发生在永恒真界,都绝对是一场泼天大祸! 而这样的异兽大军,若是被人指使派遣而来,那这背后之人所拥有的势力,又该何等惊人? “只要不是不朽存在,便无须多虑,走,朝前冲,杀过去!” 林寻不敢再多想,第一时间做出决断。 嗡! 无渊剑鼎掠起,泼洒亿万道光,将他和夏至沐浴其中,而后两者身影化作两道迅疾的流光,朝极远处的星空冲去。 这是一片陌生的宙宇星空,按照当时四师兄灵玄子所说,经由这一条“生路”,就能够抵达永恒真界。 可究竟该如何抵达,林寻也并不清楚,但这时候,他也管不了那么多,必须得先杀出重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