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打自招 - 天骄战纪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打自招

当意识犹如利刃出击,将那一道死亡阴影笼罩,一瞬间,林寻感觉仿佛回到了“百战秘境”。≧ 对手是那一个“蛇灵族”强者。 他蛇人身,四只臂膀抱着一柄血色战刀,劈杀而出…… 采星式! 如此熟悉的一幕幕,林寻甚至能够清楚想起,当时自己被这一刀杀死时的愕然、不甘、绝望和无助…… 这就是死亡阴影,是一个残留心境中的魔念! 杀! 蛇灵族强者已杀来。 林寻掌中浮现出一柄战刀,眼眸如电,杀机萦绕,同样以一招采星式杀过去。 轰! 两者碰撞,爆出漫天光雨。 林寻的身影湮灭,但这并不代表死亡,因为这一切的场景,皆都是由死亡阴影所化,而林寻的死亡,仅仅只代表脑海中的一缕意识崩碎。 简而言之,这是一场生在死亡阴影和林寻意识之间的搏杀,而那所幻化出的一幕幕场景,就是这一场搏杀的具体呈现。 当这一缕意识崩碎的一刹,林寻显得冷静可怕之极,像没有情绪波动般,再度分出一缕意识,和这一道死亡阴影厮杀在一起。 如今,机会已经被他抓住,哪怕一次次失败,凭借他那强横无匹的神魂力量,也可以一次次杀过去,直至将这一道死亡阴影抹除! 这种战斗方式,极其之独特,真正的林寻正自盘膝坐地,运转小冥神术观想星循之法,让得意识保持着绝对的冷静和专注,而无一丝情绪波动。 这一切让得林寻以意识和死亡阴影对决时,就宛如用自己意识中所掌握的战斗经验、以及对采星式的掌控,来和自己心中所残留的心魔对决,看似虚无缥缈,实则这等战斗之凶险,完全不弱于真刀实枪的厮杀,甚至还要更可怖。 毕竟,死亡阴影太多,如今好不容易抓住一个机会,才将其中一道死亡阴影单独拎出来破解,若一旦引起其他死亡阴影的警觉,一起杀过来,那后果注定是凶多吉少。 但林寻已没有退路,他必须孤注一掷地拼一次。 杀! 熟悉的场景再次映现,蛇灵族强者一如从前,以同样的方式杀来。 而林寻,也同样与之对抗。 在接下的时间中,林寻不断失败,意识不断破碎,看起来似乎根本没有胜算。 可每一次的战斗,都让他对采星式的理解多出一丝感悟,随着积累,他反击的力量也随之提升! 战斗,是磨练武道最有效的手段,这个道理同样适应于此刻的林寻身上。 就正如林寻之前推测那般,对手对采星式的掌控,以及施展出的威力,或许每一次都会给自己带来最直接的死亡打击。 可于此同时,却同样可以让自己最全面地体会到属于采星式的真正奥秘和威力! …… 失败。 失败。 失败。 也不知多少次,林寻意识中对采星式奥秘的领悟越来越多,很快,林寻意识到骤然一顿。 时间宛如静止,无数的感悟犹如潮水,纷纷融合一起,让得林寻下意识劈杀出一刀。 这一刀,仿似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轰! 对面,蛇灵族强者都来不及出手,就被这一刀碾碎。 成功了! 而这也就意味着,在采星式的掌控和参悟上,林寻已经高出了这蛇灵族强者一头! 但林寻却不喜不悲,冷静依旧,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他的意识已开始朝第二道死亡阴影中笼罩。 …… 庭院寂静,夜色更浓。 一片片朦胧若梦幻的银色星辉,将庭院笼罩,氤氲蒸腾,圣洁空灵。 地上,花草喷薄出沛然生机,随着那一缕缕空灵、苍凉的笛声轻轻摇曳。 雪金和风婆婆忽然眼瞳一眯,敏锐察觉到,盘膝坐地的林寻身上,那原本暴虐凶厉的杀气明显减少了三分。 这让两人皆都精神一振,显然,柳清嫣的方法可行! 只是,当两人目光看向柳清嫣时,心中又是一紧。 此时的柳清嫣,虽神色恬静依旧,可眉目之间已流露出一抹深深的疲惫,那一张纯美清艳的脸庞上,隐隐带上一丝苍白。 这让人不禁担忧,显然,她此时所吹奏的古老乐章,对她自身产生了极大的消耗和负担! 可此时想要让柳清嫣停下来显然是不可能的,雪金和风婆婆唯有希冀,林寻能尽快斩除心魔。 …… 意识中生的战斗,和现实中完全不同,意识和死亡阴影的对决,看似漫长,实则都在转瞬间就完成。 所谓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有了杀死第一道死亡阴影的经验,再加上对采星式的感悟已产生蜕变,在接下来的厮杀中,林寻失败的次数越来越少,获胜的度也变得越来越快。 每一个死亡阴影中所映现出的秘境强者,皆都来自不同的神秘种族,他们所掌握的采星式,奥妙虽一样,但风格和气势则完全不同。 这就好比世上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同样是一招采星式,可因为对其奥秘的理解和参悟不同,所产生出的威力和风格自然也不可能一样。 故而和这些秘境强者对决,就宛如和一种种完全不同风格的采星式在对抗,让林寻能够最直接地取长补短,去芜存菁,从而让自己对采星式的掌握节节攀升! 杀! 林寻战斗的度越来越快,对采星式的掌控也越来越娴熟,已能够将其精髓奥秘精准无比的施展出来。 甚至,经过不同风格的采星式威力打磨,让林寻的采星式隐隐有一种汲取百家之长,融会贯通的恢弘气象。 杀! 心境中,一道道死亡阴影不断被抹除,其中所蕴含的恐惧、死亡、不甘情绪,也都不复存在。 杀! 直至后来,林寻已终于确定,这一场生死攸关的厄难,已经再没有陈威胁自己的可能! …… “又变少了,很明显,这下子镇杀心魔的度再加快!” 庭院中,雪金和风婆婆眼睛越来越亮,心中原本的担忧也随之渐渐变少。 心魔深种,却能化险为夷,这等堪称当世一等一凶险的事情,却在自己面前上演,让这两位拥有滔天威能的大修士,心中也不禁感慨不已。 甚至他们判断出,经此一事,林寻在修行上必会产生惊人的蜕变,他以后的道途注定会更为宽阔无量! 忽然,坐在石椅旁的柳清嫣眉间一蹙,咳出一口血来,那一张美丽无匹的俏脸煞白一片,一对晶莹星眸也暗淡起来,那空灵、苍凉的笛声戛然而止。 风婆婆一声惊呼,闪身冲过去,将柳清嫣摇摇欲坠的纤弱身躯抱住,满脸担忧:“小姐,您没事吧?” 雪金心中也是一沉,顾不得关注林寻,柳清嫣这般模样,极可能是因为承受不住消耗,损伤了自身! 这对修行而言,可是极其严重的事情,甚至可能会留下无法修复的后遗症! “我没事。” 柳清嫣深吸一口气,擦掉唇角血渍,却将目光看向远处的林寻,担忧道,“林寻公子还没醒么?” 风婆婆气得怒火万丈,道:“小姐,都什么时候了,您还关系那小子,简直……简直……”竟是气得说不出话了。 柳清嫣连忙歉然道:“婆婆,害您担心了,我真的没事,只是短时间内只怕没办法动用修为了。” 风婆婆却兀自不甘心,施展力量,将柳清嫣全身检查了一遍,脸色虽然阴沉,但明显松了口气,受伤的确不严重,只是想要彻底修复,却极其之麻烦。 “哼,今天您若有什么三长两短,这小子也得替您赔命!” 风婆婆冷哼。 一听口气,雪金就知道,柳清嫣的问题应该能够解决,并非是不可修复的创伤,这让他也轻松不少,道:“对!这小子太混账了,自己的事情,却害得别人损伤自己,着实可恶,等他醒了,老子第一个教训他!” 说着,雪金忽然扭头,冷笑道:“小子,都已经醒了,还打算装到什么时候?” “呃……” 一直盘膝坐地的林寻睁开了眼睛,一脸的尴尬,他的确早已醒了。 旋即,他就长身而起,避开风婆婆那几欲杀人的森然目光,走上前,朝柳清嫣道,“这次多谢姑娘施以援手,这等救命之恩,在下以后定会报答!” 声音认真诚恳,因为刚才的交谈声,他都已听到,终于知道,原来此次之所以能让自己顺利抹杀死亡阴影,竟是来自柳清嫣的帮助,他心中自是感激无比。 “公子太客气了,只要你醒了就好,上次因为你和黄剑尘的事情,还让我心中很不安呢,这次就当是一报还一报就好。” 柳清嫣轻声说道。 林寻听了不禁怔住,怔怔看着柳清嫣,万没想到,眼前这位名满帝国的少女,竟还会记挂这等小事…… “公子,怎么了?” 柳清嫣被看得有些赧然,苍白的俏脸上有些烫,她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近距离的凝视着。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该如何来报答你。” 林寻收回目光,深吸一口气,认真说道,他的确是认真的,他也从不曾像现在这般认真过。 “想报答?很简单,赶紧把古律灵埙修复了!” 旁边的风婆婆冷冷开口。 林寻闻言,不假思索道:“这个对我而言不是什么问题,三天之内,我保证把它修复如初,” 说完,他顿时意识到不妥,再看风婆婆和柳清嫣时,两人皆都惊异地盯着自己。 雪金也一脸怪异。 “呃……” 林寻连忙解释,“别误会,是我师傅寻大师,不是我,但我可以保证三天时间就修好,这是肯定的。” 越解释,就越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让风婆婆、柳清嫣他们的目光变得愈微妙起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