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9章 诸世经纶 - 天骄战纪

第2589章 诸世经纶

青柳城。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小溪有些魂不守舍。 之前所经历的一件事,给她的冲击太大了,需要花费时间来让自己冷静。 林寻没有再说什么。 这或许就是成长的代价。 再单纯的白纸,历经了世事之磨炼,也会变成不一样的画卷。 “道兄。” 一袭深紫鹤氅,风姿绝俗的聂倾容追上来,这女人肤如凝脂,清艳妩媚,腰肢盈握,一对饱满的酥胸极其惊人,本是一个绝世尤物,可气质却冷峭如冰,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反差。 “有事直说便可。” 林寻止步,看向聂倾容,并不意外对方会追上来。 聂倾容美眸低垂,轻声道:“我见这小妹妹要报名参加选拔,想来也是打算前往两仪学宫中修行。” 林寻点头:“不错。” 聂倾容深呼吸一口气,似鼓足勇气般,将那一对丹凤美眸看向林寻,道:“道兄,若你信得过我,这件事我可以帮忙。” “为何要这么做?”林寻问。 聂倾容斟酌了一下,这才说道:“我若说是想和道兄结一场善缘,道兄相信吗?” 林寻道:“信。” 如此不假思索的答复,让聂倾容不禁意外,原本她都已做好耐心解释的准备,可现在,却竟不知该说什么了。 “丫头,你可愿跟她一起前往两仪学宫修行?”林寻目光看向身边的小溪。 小溪明显很激动,水灵灵的眸泛着憧憬之色,可还是犹豫道:“道渊哥哥,我听你的。” 这一幕,让林寻忽然想起了赵景暄。 当年在古荒域星棋海时,敖震天曾前来欲接赵景暄前往真龙一界参加“万龙仙会”,当时的赵景暄,也是这般的心情和答复。 想起这段过往,林寻不禁微微一笑,道:“那就去。” 他也想明白了,以后在两仪学宫,若能有聂倾容的照顾,小溪这丫头定然不会受欺负了。 也正因如此,之前在回答聂倾容时,他才会给予对方一个肯定的答复,也算是表达的善意。 聂倾容明显也很振奋,美眸流苏,秋波盈润,柔声道:“以小妹妹的天资,以后在两仪学宫,定然可以大放异彩的。” 林寻道:“我只希望她平平安安就好。” 聂倾容怔了一下,道:“道兄放心,在两仪学宫,没有人敢欺负到这位妹妹头上。” 声音带着一抹绝对自信。 “我恰好闲来无事,不知两仪学宫是否欢迎我这个外人前往拜访?”林寻问。 聂倾容美眸一亮,声音柔润中带着一丝欢喜,道:“道兄若能驾临,必可让我两仪道宫蓬荜生辉。” “大人。” 远处,霍星都匆匆而来,先是朝聂倾容毕恭毕敬行了一礼,而后又朝林寻躬身道,“秦家父子已处置妥当,老朽特来向前辈禀报。” 林寻嗯了一声,不置可否。 聂倾容则说道:“霍星都,今日我就将离开,选拔弟子的事宜,就有你来负责了。” 霍星都连忙点头答应下来。 “道兄,是否要立刻启程?”聂倾容目光看向林寻。 “可。” 林寻答应。 直至目送他和聂倾容的身影消失在远处,霍星都这才暗擦了一下冷汗,身为帝祖,他已经很久不曾再这般诚惶诚恐了。 …… 嗖! 天穹云层深处,一艘巨大如山的宝船飞驰。 宝船上,林寻随意依靠在船头,拎着酒葫芦饮酒。 身后的船舱中,时不时地传出一阵悦耳动听的笑声,一个娇柔妩媚,一个清脆叮咚。 那是聂倾容在和小溪交谈,从踏上宝船开始,聂倾容就有意交好小溪,放下身段跟小溪交流,才没多久,两者关系已处得颇为融洽。 林寻看在眼底,并未说什么。 其实,小溪是第一次走出云影村,见识这第一天域的一切,而他又何尝不是如此? 和小溪不同的是,他只不过是拥有着极为丰富的阅历罢了。 一边饮酒,林寻一边拿出一个玉简。 这是在青柳城闲逛的时候,所购买的一部名叫“诸世经纶”的典籍,上边记载着和第一天域有关的一些事情。 “四大域界。” “四大学宫。” “天下禁地。” “灵山福地。” “古之秘闻。” “域外仙山。” ……这“诸世经纶”内,仅仅是目录就是上百个,每一个目录中,包罗万象,浩瀚如烟,几乎将第一天域自古至今的各种事宜皆详细撰写下来。 林寻都不禁大开眼界,看得津津有味。 渐渐地,也对第一天域有了一些认知。 按照书中记载,整个永恒真界中,第一天域位于最外围,疆域之大,堪比上百个大世界的面积! 如此大的疆域,划分成了四大域,分别是东莱、西霞、北风、南火。 每一域中,皆有着一座学宫,分别是东莱域的两仪学宫、西霞域的星斗学宫、西霞域的荒木学宫、南火域的冰临学宫。 这四大学宫,代表着第一天域最顶尖的四大势力,堪称是霸主。每一个学宫背后,皆站着不同的不朽帝族。 这些不朽帝族,几乎清一色皆是高居第六天域的庞然大物! 不止如此。 在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天域中,也同样是这样的情况。 像第二天域,有着一个冠盖天下的大势力,名唤“九玄学府”,绝对堪称是第二天域第一势力,无可比肩。 可这“九玄学府”内的高层大人物,几乎都是由来自第六天域不同的不朽帝族中。 也就是说,一个九玄学府,实则代表着的是第六天域一众不朽帝族的力量! 类似的情况,也在第三、第四、第五天域中。 之所以会如此,原因很简单。 第六天域那些不朽帝族,就如高居九天之上的王公贵族,看似盘踞在第六天域,但他们的势力,却早已渗透到第六天域之下的不同域界中。 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更多的获取修行资源。 举个例子,像两仪学宫,位于第一天域,乃是东莱域的霸主,可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将收集到的修行资源,送往第六天域。 唯有如此,才能换来那些不朽帝族的支持和撑腰。 这些修行资源,有各种矿藏、灵脉、神料、奇珍、宝物……总之,只要和修行有关的,皆会被视作“贡品”,送往第六天域。 除此,若能发现新的“秩序力量”,还会得到特殊的奖励! 同时,两仪学宫的存在,还有另一个目的,那就是为第六天域那些不朽帝族搜罗天资出色的修道好苗子。 以此类推,像和两仪学宫一样的势力,大多都肩负着帮那些不朽帝族收集修行资源、输送优秀子弟的任务。 这就好比是世俗王朝中的“纳税”,从郡县、州府、行省一层层地收缴税银,而后输送往皇都之地。 同样的道理,在郡县、州府、行省中开展的科举考试,无非也是为了向皇都输送人才。 以此对比的话,第一天域,就相当于郡县的角色。 而第一天域四大学宫,就相当于郡县中的四个掌管收缴税银和选拔人才的衙门。 了解了这些,林寻都不禁心惊和震撼。 穷尽五大天域之财力、物力和人力,一起为第六天域那些不朽帝族做事,那些不朽帝族想不强大都难! 不过,林寻也清楚,这就像大鱼吃小鱼的法则,第六天域那些不朽帝族所收集到的修行资源,恐怕也得向第七天域“进贡”。 如此层层递进,才构成了整个永恒真界的势力格局和体系。 想了想,林寻开始专注研究四大学宫的势力。 两仪学宫背后,立着三个不朽帝族,分别是贺家、祝家、洪家。 其中,贺家林寻很熟悉,正是文、横、彭、贺这四大不朽帝族中的贺家,也就是“运元帝祖”所在的不朽帝族。 祝家,林寻也不陌生。 当年在大千战域第二不朽天关虎踞城时,他曾参加彭天翔在城主府中所设的宴席,就是在那一场宴席上,林寻杀了一个名叫祝霖的绝巅大帝。 这祝霖,就是来自第六天域祝家! 当看到这,林寻眉头不禁微微一皱。 他可没想到,两仪学宫背后所站的不朽帝族势力中,竟还有这样一个仇敌势力。 须知,如今分布在天下城池前的通缉榜单中,对林寻通缉的一众不朽帝族中,就有这祝家! 林寻倒不惧什么,可他却不得不考虑,以后万一自己身份泄露,和自己有关的小溪,会否在两仪学宫中遭受到连累。 “看来,这件事还必须得解决一下才行……”林寻沉吟,这种隐患不除掉,那对小溪绝对有害无益。 正自思忖时,林寻似察觉到什么,眸子倏尔望向远处。 几乎同一时间,一道大笑声从极远处的云层深处传来: “哈哈哈,没想到竟会在此地见到聂宫主的宝船,这莫非就是天意?” 就见,云层崩碎,虚空剧颤,一众威势强横,光芒耀眼的身影,倏尔凭空挪移而来。 刚一出现,就远远地挡在宝船的前方,摆开阵势,一道道神识铺天盖地般横扫而来。 气势汹汹!

上一篇   第2588章 诸世经纶

下一篇   第2590章 弹指灭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