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0章 弹指灭敌 - 天骄战纪

第2590章 弹指灭敌

一行六七人。 为首的是一名脚踏赤色祥云,大袖翩翩,两鬓斑白的羽衣中年,浑身缭绕着一缕缕祖境法则,摄魂夺魄。 在他身边的众人身上,也都弥漫着属于祖境的气息。 嗖! 聂倾容的身影第一时间出现,当看到这一幕时,美丽的脸庞上不禁泛起一抹寒意。 “袁万重,你们冰临学府这是打算做什么?” 聂倾容冷冷道,宝船停滞,附近虚空一片肃杀,气氛也变得压抑无比。 “当然是为了那一卷秘图。” 为首的羽翼中年笑眯眯开口,眼神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聂倾容那傲人的曼妙身段,眼神泛着炽热,道,“另外,也想趁此机会,邀请聂宫主前往本座的寒舍做客,就是不知道,聂宫主赏面不赏面了。” 聂倾容眸子中泛起厌憎之色,道:“你所说的秘图,我根本不知道,还有,我带这么多人前来,就不怕彻底将我两仪学宫得罪?” “本座既然敢来,你以为,我们还会怕得罪两仪学宫?”羽翼中年露出玩味之色,“聂宫主,时间无多,本座给你一个选择,是乖乖地跟本座走呢,还是让我们一起动手,带你走?” 他附近众人皆眼神冷厉地锁定在聂倾容身上。 聂倾容心中一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对方这次行动,明显是蓄谋而来,并且,已不介意和两仪学宫决裂! “道兄,他们是冲我而来,待会你带着小溪离开吧。” 她飞快传音,“我会拼尽全力,去牵制他们,为你们争来一线生路。” “不值得。” 却见林寻摇头,却是拒绝了。 聂倾容一怔。 还不等她反应,林寻已淡然出声:“三个呼吸内,若不消失,那就都留下来吧。” 羽翼中年袁万重等人都是一愣,这才将目光看向林寻,眼神写满惊诧、意外和狐疑。 这家伙是谁? 好大的口气! “道兄,他们来自冰临学府,你若掺合进来,可就等于和冰临学府交恶,这更不值得。” 眼见林寻挺身而出,聂倾容也很意外,可旋即就不禁苦涩提醒,她可不敢拿这种事情去坑林寻。 “我听说,这冰临学府背后站着的不朽帝族中,有一个是文家?”林寻忽然道。 聂倾容点头:“不错。” 她以为林寻已意识到厉害,这是打算抽身而退。 哪曾想,下一刻就见林寻笑起来,道:“那这件事,我就必须掺合一下了。” 袁万重等人神色都很错愕,林寻话语随意平淡,可在他们听来,那口吻可不是一般的大。 “年纪轻轻,口气却这般大,本座倒要试一试,你是否真有说出这般话的底气!” 袁万重眸子中杀机一闪。 轰! 在其身上,一道璀璨的赤色剑意涌现而出,熔浆汹涌,剑意横空,可怖的祖境气息激荡,令这片天穹直似燃烧起来。 “斩!” 他舌绽春雷。 就见那赤色剑意猛地怒斩而下,汹涌的火焰,将虚空都焚化。 “三个呼吸一过……” 幽冷淡然的声音中,林寻袖袍一挥,那堪称可怖的火红剑意,顿时被风卷残云般碾碎吹散。 与此同时,林寻身影凭空消失。 “不好!” 袁万重脸色骤变,第一时间催动身上道行。 嗡! 一口金灿灿的铜钟浮现,将其身影防御其中,铜钟上浮现出数以万计的神秘道纹,大放光明。 神御道钟! 这是袁万重的本命帝宝,孕养体内数千年之久,一经祭出,就如天堑壁障横挡身前,端的是防御无双。 林寻身影诡异地出现在袁万重身前,探出修长白皙的大手,轻轻一拍。 铛!! 震天般的碰撞声响彻,就见那金灿灿的铜钟,被硬生生拍出一个塌陷的掌印,无数触目惊心的龟裂纹理出现在铜钟四周。 紧跟着—— 轰的一声,这被袁万重视作天堑壁障的本命帝宝,竟是直接炸开,化作无数碎片迸溅而开。 遭受冲击之下,袁万重的躯体简直如被上苍之手拍中,覆盖周身的防御力量一层层爆碎,到最后,其肌体都炸开,鲜血飞溅,碎肉横飞。 而他的元神刚逃出来,就被那可怖的掌风淹没,宛如在风中被吹灭的蜡烛,灰飞烟灭。 仅仅一掌! 击毙一尊来自冰临学府的帝祖! 那轻描淡写的一击,却上演了震撼人心的血腥死亡一幕,让得天地间出现一丝短暂的死寂。 而后,惊呼声四起。 那些追随袁万重而来的帝祖,皆如遭雷击般,一个个亡魂大冒,头皮发麻,第一时间就选择逃避。 能够今日之成就,这些帝祖一生历经不知多少凶险,哪还会不清楚,聂倾容身边那年轻人,绝对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绝世狠人! 只是,他们此时要逃,明显已晚了一步。 “去!” 就见林寻屈指连弹,锵锵而鸣的剑吟声中, 一道又一道灿然夺目的剑气涌现而出,而后像一道道神虹般,朝不同方向斩去。 噗! 噗! 噗! 那些个来自冰临学府的帝祖,一个又一个被斩杀,鲜血冲起很高,无不是一击致命,形神俱灭。 那等剑气太恐怖,什么道法、什么宝物,统统如同虚设,根本挡不住那等剑气的镇杀,看得聂倾容都倒吸凉气不止,呆滞在那。 仅仅眨眼的功夫。 天穹下,血腥弥漫,肆虐的剑气萦绕,包括袁万重在内的一众帝祖境存在,皆无一生还! 这恐怖的一幕,令聂倾容那凝脂似的雪白肌体都泛起一层鸡皮疙瘩,浑身微微颤栗。 一年前的时候,她就已察觉到林寻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存在,这也正是她那般敬畏和尊重林寻的原因所在。 可当真正见到林寻出手,她才发现,自己还是远远低估了对方,后者所拥有的战力之恐怖,早已超出寻常意义上的帝祖境范畴! 这只有一种可能—— 对方是一个绝巅帝祖! 一下子,她看向林寻的目光都不一样了,绝巅帝祖! 这别说是在第一天域,就是搁在第六天域,都堪称是稀罕之极的存在。 在以往岁月中,只要涌现出这样的角色,必然会第一时间被第七天域那些大势力争抢,甚至还有很大希望被第八天域那些不朽巨头选中! 聂倾容可没想到,在云影村那等偏僻之地,竟让她碰到了这样一位犹如传奇般的逆天角色。 这太不可思议! 而此时,林寻就像做了一件很不起眼的小事,返回宝船上后,拿起酒葫芦畅饮了一番,这才说道:“道友,是不是该继续赶路了?” 聂倾容这才如梦初醒似的,水润的红唇中发出一丝呻吟般的声音,那微微恍惚的美眸中泛起清醒之色,讪然道:“让道兄见笑了,咱们这就出发。” 说着,她似为了平息内心的震惊,抬手拍了拍胸膛,那高耸雪白的饱满都一阵抖动,让林寻的视野都受到冲击,眼神怔了一下。 还好,聂倾容并未察觉到她这个动作是何等撩人,转身就匆匆走进了船舱。 “这女人,怕也是天生媚骨,魅惑天然,一般的修道者见到,怕是会被撩拨得心境失守……” 林寻眼神很快就变得清澈。 他自修行至今,见多了形形色色的美人,也不乏一些可以和聂倾容比你的绝世尤物,倒不会像个初哥似的一下子就色令智昏。 接下来的时间里,林寻继续伫足在船头,一边饮酒一边翻阅“诸世经纶”,悠闲自在。 而在船舱中,聂倾容依旧和小溪在一起,只是却显得心不在焉,偶尔会咬着红唇怔怔出神。 刚才那血腥的一幕幕,还时不时地浮现在她的脑海,令她那一颗道心都随之掀起涟漪,无法平静。 “绝巅帝祖……他究竟是谁?” …… 时间一天又一天过去。 林寻除了修炼,就是指点小溪修行,虽然是在赶路,却并不感到枯燥。 “道友,能否冒昧问一句,站在两仪学宫背后的三大不朽帝族中,祝家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这一天,林寻忽然找到聂倾容,进行询问。 聂倾容虽感觉奇怪,但还是认真答复道:“其实在两仪学宫,也是划分成了三大派系,一派以当今宫主为首,站在祝家的阵营中,一派以副宫主冷清雪为首,属于洪家阵营,一派则以我为首,属于贺家的阵营。” “这个格局,其实才持续了不到千年时间,在千年之前,两仪学宫的上一任宫主年云景,原本是属于贺家阵营。” “可在派系斗争中,年云景被当今宫主击败,就此黯然退场,沦为了一个有名无权的副宫主。” “对于这个结果,我和副宫主冷清雪其实也很不服,因为当今宫主虽战力强横,可性情却冷酷刻薄,自他当上宫主至今,两仪学宫的声势和力量,已经是大不如前。” “可没办法,当今宫主有祝家的一位贵胄人物撑腰,我等纵然再不满,也只能暂且隐忍。” 说到最后,聂倾容不禁幽幽一叹,神色间泛起怅然之色。 她言辞说的很随意和简单,可林寻却听出来,这两仪学宫中三大派系之间的内斗,恐怕远比想象中更为激烈! “如此就好……”林寻抚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上一篇   第2589章 诸世经纶

下一篇   第2591章 冷清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