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3章 宫主有请 - 天骄战纪

第2593章 宫主有请

许久,聂倾容才将目光看向冷清雪,道:“清雪,你可知道我在返回的路上,遭遇了什么?” 冷清雪一怔。 下一刻,聂倾容就将遭受到冰临学府袁万重等人阻截的事情说出。 冷清雪俏脸微变,道:“又和冰临学府有关!” 聂倾容道:“我返回的路线,只有我们两仪学宫的高层人物知道,可却在半途上遭遇到这样的阻截,这就太反常了。” “你是怀疑,这件事是宫主提前泄露给冰临学府的?”冷清雪星眸中泛起一抹冷芒。 聂倾容此刻已冷静下来,道:“现在还不好说,但如果可以确定,年云景大人遭受迫害,是和来自冰临学宫的那一道信函有关的话,那么,我就有理由怀疑,泄露我行踪的事情,极可能和宫主脱不开干系。” “他……这究竟是想做什么?” 冷清雪那如画般的美丽脸庞上明灭不定,半响才说道,“姐姐,两仪学宫的背后,还站着贺家和洪家,如今发生这等严重的事情,是否要去联系一下这两大势力?” “远水救不了近火。” 聂倾容轻声一叹,“每隔三年,来自这两大势力的‘巡天使’才会出现一次,我们即便想主动联系,短时间内,也根本不可能等到‘巡天使’出现。” “要不,我们趁现在立刻离开两仪学宫,先蛰伏起来,等巡天使来了,再将事情如实禀报?”冷清雪问。 聂倾容摇头道:“不行,年云景大人生死未卜,我们焉能置之不理?” “那姐姐你说该怎么办?”冷清雪一时束手无策。 聂倾容心中泛起怜惜之色。 在两仪学宫,冷清雪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她根骨绝佳,心性如水,看似已是一尊帝祖,底蕴强大,可这些年来一直痴醉于修炼,不通世事。 在聂倾容心中,冷清雪就如一块纤尘不染的明镜,让她来处理那些险恶叵测的事情,明显就太难为人了。 “大人,那两位贵客已安排妥当。” 远处,童子青云的身影出现,清声说道。 聂倾容点头:“你先下去吧。” 直至青云的身影消失,冷清雪不禁好奇:“姐姐,你这次还带朋友一起返回了?” 聂倾容沉默片刻,道:“清雪,你不是问我当下该怎么办吗?我决定了,这一次,要让‘游千横’为自己的恶行付出代价!” 美眸中泛起决然之色。 游千横! 就是两仪学宫当今宫主。 “姐姐,你说该怎么做?” 冷清雪星眸明亮,没有惧怕和担忧。 “刚才你不是问我,那两位贵客的事情么,其中一位道兄若是出手帮我们,就是杀了他游千横也易如反掌。” 聂倾容一想起林寻击杀袁万重等人的一幕幕,心尖就一阵发烫,颤栗不已。 “姐姐,我要去见一见你说的那位贵客,看看他是否有你说的那般厉害。”冷清雪道,眼神中透着好奇。 “别。” 聂倾容连忙阻止,“清雪,那可是一位了不得的恐怖人物,这件事还是由我来办吧。” 她担心冷清雪的性子,万一不小心触怒林寻,那就不值当了。 可聂倾容越是这样,冷清雪愈发好奇了,道:“我只远远地看一看,可以么?” 聂倾容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下来,“记住,只远远地看着,千万不要做出什么试探的举动。” 冷清雪痛快答应。 …… 半山腰,一座小桥流水的庭院中,老树盘根,奇花瑞草争奇斗艳,一群雪白神骏的仙鹤,在碧绿如宝石似的湖泊上翩跹起舞,洒下一连串清啼声。 林寻随意坐湖畔一块青石上,身边搁着酒葫芦,手握一根青碧竹竿垂钓,仪态悠闲,阵阵清爽的湖风吹来,夹杂着浓郁的灵气,令人心旷神怡。 小溪则在四处游玩,第一次来到两仪学宫,对她而言一切都透着新鲜,内心既忐忑,又生出许多憧憬。 哗啦~ 湖水飞溅,一条灵性十足的大青鱼上钩了,被林寻以竹竿钓起,在虚空中挣扎不朽。 “啧,都快开启灵智了,也罢,饶你一次。” 林寻手腕一抖,这条大青鱼就重获自由,跃入湖水中。 “道兄好雅兴。” 聂倾容那清艳绝美的身影从远处走来,丰润的唇绽放出一抹醉人的笑容。 林寻没有起身,随口道:“修行之道,一张一弛,偶尔放松一下,也很不错。” “一壶酒,一竿身,世上如侬有几人?” 聂倾容声音柔润,笑语嫣然,伫足在一侧,她身姿极高挑,双腿修长、丰腴、笔直,湖风拂来,令她衣袂飘曳,也将其傲人的身段勾勒得淋漓尽致。 林寻笑起来,拎着酒葫芦喝了一口,道:“你已经做出决断了?” 聂倾容点头,将发生在年云景身上的事情一一说出,最后道:“道兄,我实在走投无路,只能厚颜来寻求你的帮忙了。” 林寻嗯了一声,眼睛澄澈,看着那鱼竿垂钓之地,道:“你不必有太大压力,出了什么事情,尽可以把一切推在我身上,这样一来,两仪学宫就不会受到什么影响,祝家即便派人前来,也不可能找你算账。” 聂倾容心中忽然涌起莫名的热流,道:“道兄,你答应帮忙,我已感激不尽,焉可能再让你承担一切后果?” 林寻笑道:“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让小溪更安心地在两仪学宫修行,你就按照我说的做就是,我只一个要求,不要泄露我的身份,我倒要看看,拿下这游千横后,祝家会否派一些族人前来报复……” 聂倾容猛地意识到什么,道:“道兄,你这是要跟祝家斗法?” 林寻想了想,说道:“也算是吧。” 反正闲着也是无聊,眼下的他,不可能立刻就前往第六天域,可若是能够将那些敌人引来第一天域,那就不一样了。 起码在第一天域,他进可攻,退可守,纵然被不朽人物盯上,大不了拍拍屁股,直接溜走就是。 “她是谁?”林寻忽然问。 他早已察觉到,在极远处的地方,立着一道雪白的倩影,眉目如画,很是美丽超然。 聂倾容愣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低声道:“冷清雪,和我一样是副宫主,她也是好奇,才会跟来见识一下道兄的风采。” 林寻哑然摇头,继续专注于垂钓。 见此,聂倾容很识趣地告辞,转身而去,临走也将一直伫足在极远处的冷清雪带走。 “姐姐,他就是你说的那个恐怖存在?”路上,冷清雪忍不住道,“可依我看来,并无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才叫深藏不露,若是一眼就能被你看穿,那还叫高手么?”聂倾容轻笑道。 冷清雪若有所思:“也对,不过姐姐,你觉得他真的可以打败游千横?要知道,咱们两仪学宫中,也是覆盖着一股秩序力量,虽仅仅只是地阶三品,可一向由宫主一人掌控,这等情况下,想要打败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聂倾容道:“你啊,还真是修炼修的脑袋不灵光了,即便是动手,也不会在两仪学宫,游千横执掌秩序力量,占据绝对的地利优势,我们必须得想个办法,将其引出两仪学宫,到那时,没有秩序力量帮助,他一定不可能是那位道兄的对手。” 冷清雪挽起聂倾容的胳膊,螓首枕着她的香肩,浅笑道:“反正有姐姐在,我就不必想那么多烦心的事情。” 聂倾容此刻心情愉悦,一手拦住冷清雪纤细的腰肢,一手忽然冷不丁抓了一下冷清雪胸前。 冷清雪吓了一跳,一个激灵躲开,清冷空灵的美丽白皙脸庞上,泛起如若火霞似的红晕,结结巴巴道:“姐姐,你这是做什么?” 聂倾容笑得一对丹凤眼都眯起来,道:“我就是好奇,清雪你这身板为何这么平,原来是用了束胸的肚兜。” 说着,她用纤细修长的手指在虚空比划出一个浑圆弧度,咬着红润的唇吃吃笑道:“没想到,比我预想中的要大这么多,都快赶上我的了,妹妹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 听着这调侃戏谑的话语,冷清雪那晶莹白皙的脸颊都跟火烧似的红透了,整个人都似遭到冲击,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聂倾容不禁乐呵呵笑起来,冷清雪一向如不食烟火的仙子似的,清醒寡淡,像这般窘迫的娇憨样子,还是很罕见的。 当然,也很有趣。 她可不知道,虽然已经离开林寻落脚之地,可这一幕,还是被林寻那庞大到可怖的神识在无声息见捕捉到,正在垂钓的他,手指也微微一僵,唇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这聂倾容……都是堂堂帝祖了,怎么还这般……恶趣味? 同时,林寻也不禁吃惊,那冷清雪看着瘦削的身影,难道真如聂倾容所说那般深藏不露? 旋即,林寻就摇头,哑然失笑。 就在这时,一道风度翩翩,丰神俊朗的身影,从远处虚空中掠来,飘然出现在了聂倾容、冷清雪两人身前,笑吟吟道: “两位,宫主有请!”

上一篇   第2591章 冷清雪

下一篇   第2593章 青色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