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6章 烤鱼和杀人 - 天骄战纪

第2596章 烤鱼和杀人

天穹旷远,祥云朵朵。 金九银指着远处,道:“远处就是神荼山脉,东莱域第一名山福地,两仪学宫就盘踞其中。” 他是冰临学宫副宫主之一,身姿雄健,须发如戟,威猛傲岸。 此次行动,由他来带队。 “我至今还想不明白,以聂倾容的战力,怎可能杀死执掌地阶三品秩序力量的游千横,这女人何时变得这般可怕了?” 旁边,另一位冰临学宫的副宫主黄震皱眉开口。 他一袭羽衣,剑眉星目,脚踏一副日月山河图上,衣衫猎猎,潇洒不羁。 “祝家已经夺得一种新的天阶秩序力量,用不了多久,便会举族搬迁,前往第七天域扎根,在这等情况下,聂倾容还敢杀了背靠祝家的游千横,这胆子的确太大了。” 黄震旁边,一名黑裙着身,雪发披散,手持一个花篮,模样娇俏风流的女子也开口,带着感慨之色。 她叫师云妃,同为冰临学宫的副宫主之一。 “据我得到的消息,杀死游千横的,并非是聂倾容,而是一个来历神秘的人物,聂倾容只不过是捡了个大便宜罢了,否则,两仪学宫宫主之位,焉可能会落入她手中。” 为首的金九银淡然开口。 黄震和师云妃露出恍然之色,这才合情合理。 游千横、年云景、永非渡一死,整个两仪学宫中,有资格接掌宫主之位的,也只有聂倾容和冷清雪。 而这冷清雪一向不理世事,与世无争,聂倾容能够趁此机会接掌宫主大权,也就顺理成章。 “金兄可了解那神秘人是谁?”黄震问道。 金九银略一沉吟,道:“这倒是不清楚,两位也知道,两仪学宫内,有咱们冰临学府安插在其中的棋子,可据他所传出的消息说,也不知道这神秘人物是谁。” “而聂倾容刚一接掌宫主大权,就将游千横、永非渡的死因全都推到了这神秘人头上,这就很奇怪了,若说这神秘人是聂倾容请来的,聂倾容怎敢将这些脏水泼在那神秘人头上?” 黄震和师云妃也不禁皱眉,这的确很古怪。 “不管如何,我们此次行动,就是一探两仪学宫的虚实,另外,游千横虽死,可他生前曾放消息,在那聂倾容身上,有着一幅和秩序力量有关的道图,只要我们能够将聂倾容除掉,这份道图就归我们冰临学府。” 金九银眸子中泛着寒芒,道,“可你们也知道,前不久时候,袁万重副宫主他们的行动却失败了,并且极可能已经殒命,这件事,也是激怒了咱们宫主,认为游千横使诈,是故意借此机会,坑害我们冰临学宫。” 提起此事,黄震和师云妃的眉宇间也泛起冷厉之色。 袁万重等人的死,极其蹊跷,让他们不得不怀疑,这一切是否是两仪学宫的阴谋。 以道图为诱饵,行杀伐之事! “据说,随着游千横陨落,那两仪学宫的地阶三品秩序力量已经失传,并未被聂倾容掌控,这次若是机会合适,就将那聂倾容擒下!” 金九银神色间杀机一闪,“到那时,两仪学宫群龙无首,必生大乱,咱们冰临学宫便可趁虚而入!” 黄震和师云妃暗暗点头。 他们此行,本就是为此而来。 唯一拿捏不准的,就是那个杀死游千横的神秘人物。 “快到了,诸位,是时候展现一下我们冰临学宫的力量了!” 远远地,当看到那苍茫起伏的神荼山脉,金九银眸子中精芒涌动,内心陡升一股豪情。 不管如何,眼下的两仪学宫,随着游千横等大人物的陨落,早已是外强中干,元气大伤。 而这,也给了他们趁虚而入的机会! “呵呵,我倒是想见识见识,那聂倾容是否有能耐和我们对抗。”黄震笑吟吟开口,潇洒倜傥。 “嗯?” 师云妃刚要说什么,忽然眸子一凝,看向远处。 神荼山脉前,一阵袅袅炊烟从一座山脚溪水之畔升起,隐约间,还有一阵若有若无的烤肉的香味传来。 仔细看,就见溪水之畔,篝火汹汹,一根铁叉串着肥硕的大鱼被烤炙得焦黄流油。 正在烤鱼的,是一名男子,席地而坐,身边放着各种各样的调料,不时往那烤鱼上涂涂抹抹,专心认真,动作娴熟。 那烤肉的香味和炊烟,就是从那边传来。 “这该不会是两仪学宫中哪个贪吃的弟子吧,竟跑到自家山门前这里烤鱼,成何体统,由此可见,如今两仪学宫的规矩何等败坏糜烂。” 金九银不禁哂笑,也注意到了这一幕。 “这就是两仪学宫破败之征兆。” 黄震点评道,“若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咱们冰临学宫,这弟子连同其授业教习,都得被严惩,轻则闭门思过,重则驱逐师门。” “不过,这小子烤肉的手艺倒是不俗,让我都食指大动。” 嗅着空气中传来的诱人香味,师云妃不禁笑着调侃。 “可惜,你可没有这种口福。” 就在此时,一道淡然的声音响起,在溪水之畔的身影,将烤鱼取下,手指一剥,就将一条外焦里嫩的鱼肉撕下来,塞进嘴里咀嚼起来,神色间浮现出一抹满意之色。 此人,自然是林寻。 他手中的烤鱼诞生于灵气水源中,肥美之极,肉质纯净晶莹,被他用私藏的各式各样的调料涂抹烤炙后,那味道,真是妙不可言。 “此人有问题!” 而听到林寻的话,师云妃、黄震、金九银三者眸子皆是一眯,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寻常的两仪学宫弟子,可根本不敢这般和他们说话! “你们先莫轻举妄动,让我来试探他一下。” 金九银传音,而后目光如火炬般,锁定林寻身上,道,“老夫冰临学宫金九银,敢问小友尊姓大名?” “都快要死的人了,还问这些作甚,莫着急,等我吃完这条鱼儿,就送你们上路。” 林寻一边大口咀嚼,一边饮酒,惬意自若。 可他的话语,却显得那般刺耳,让金九银等人脸色皆是一沉,目光中寒芒涌动,这小子,果然有问题! “这么说,你是专门在此等我们前来的?” 金九银声音沉浑,透着迫人的威压,一股庞大的意识如飓风般,朝林寻席卷而去。 与此同时,黄震和师云妃也做好了战斗准备。 “也算是吧。” 林寻三下五除二,将鱼肉吃得精光,只剩下一截雪白的鱼骨,被他随手抛掉,而后拎着酒葫芦就一阵畅饮。 当金九银的神识席卷而来,不等靠近,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碾碎和化解。 这让金九银心中一震,愈发感到不对劲,立刻传音:“动手,先杀了这家伙!” 轰! 虚空剧阵,日月无光。 金九银显得极其果断,一柄雷霆激荡的巨剑斩出,掀起无尽的祖境道光,斩向林寻。 早已做好战斗准备的黄震和师云妃也在同一时间动手。 嗡! 一张日月山河图掠出,在虚空中不断蔓延扩张,瞬息而已,就化作遮天蔽日的一方浩瀚世界,笼罩而下。 哗啦~ 师云妃则将手中的花篮抛出,缤纷瑰丽的神虹从花篮内倾泻而出,共有九种颜色,每一种神虹皆化作形态各异的远古神兽,发出惊天动地的嘶吼,冲向林寻。 三位帝祖出手,那等威势何等恐怖? 就见原本静谧的天地,顿时陷入紊乱,诸般大道轰鸣,剑意森森,道图翻腾,神兽咆哮,令山河皆颤,草木成灰。 第一天域的天地规则无比坚固,唯有不朽层次的人物,才拥造成毁天灭地般的灾难。 如此对比,这三位来自冰临学宫的帝祖,在一出手时,就能掀起如此恐怖的毁灭景象,可见其底蕴和道行也非同寻常。 轰隆! 仅仅一瞬,那山脚附近区域皆骤然塌陷崩灭,溪水被彻底蒸发,一切的事物都灭绝在汹涌的道光中。 可诡异的是,那毁灭的景象中,并无林寻的身影。 这让金九银心中一惊,暗叫一声不好,刚要做出反应,一道峻拔的身影就凭空而现,指尖抬起,按向他的眉心。 砰! 一个血淋淋的窟窿,出现在金九银的眉心,他瞪大眼睛,神色间写满惘然,似难以置信。 一指之力,自己竟都挡不住!? 下一刻,他就失去意识,躯体无声无息地化作漫天灰烬飘洒,林寻这一指之力,不止洞穿他的元神,更将他的躯壳生机全都磨灭! “不好,快走!” 这一幕,被黄震和师云妃清清楚楚看在眼底,惊得头皮快要炸开,第一反应就是逃。 可林寻焉可能会给他们机会。 就见他袖袍一挥。 轰! 一捧道光在虚空中凝聚,化作一道星河似的茫茫剑气,将那黄震的身影覆盖其中,他拼死抵抗,大吼连连,使出浑身解数,诸般道法和秘宝犹如不要钱似的释放,可根本就是徒劳,在那茫茫剑气之下,尽数被碾碎和击溃。 砰! 眨眼间,他整个人炸开,消亡在那汹涌苍茫的剑气中,临死之际,发出一道凄厉而不甘的尖叫: “你是那个神秘人——!” —— PS:第五更送上!金鱼先吃口饭,晚上还有!

上一篇   第2595章 永坠禁地

下一篇   第2597章 主动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