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0章 枯柳秩序 - 天骄战纪

第2600章 枯柳秩序

那一道巨大沟壑,难道就是进入永坠禁地的入口? 林寻心中一动,悄然靠近了过去。 轰! 灰白色的闪电蒸腾,在虚空中不断交织碰撞,迸溅出一缕缕散发出极度危险气息的火焰。 这些火焰就是秩序之火。 林寻第一时间将无渊剑鼎祭出,涌现出亿万道光覆盖周身,这才将目光看向那秩序之火流窜的虚空下方。 一条巨大的沟壑蔓延在寸草不生的山岳之间,像被上苍之手撕裂开般,深不见底,滚滚煞气在沟壑中翻滚,哪怕以神识查探,最多也只能看到千丈之地的景象。 林寻强忍着进入的冲动,静静等待着。 祝珲和他一样,是第一次进入这枯柳山脉,而今祝珲的身影冲入这巨大的沟壑中,若是这沟壑中藏蛰不可知的凶险,必会产生极大动静。 到那时,等候在这里的林寻,就可以第一时间察觉到,并择机而动。 一刻钟的时间悄然流逝。 沟壑深处,雾霭翻滚,并未产生任何异常,并且祝珲的身影也没有退出。 显然,若永坠禁地的入口就在这沟壑下方,那么祝珲极可能已经进入其中。 “不能再等了……” 林寻霍然抬头,目光牢牢锁定一片最为稠密的灰白色闪电,那里交织碰撞出的秩序之火也最多。 下一刻,他身影猛地暴冲而出,像一道流光似的,轻轻一闪,就来到那一片灰白色闪电交织的区域。 早已蓄势已久的无渊剑鼎猛地笼罩而下。 轰隆! 令人心悸的爆鸣声响彻,一道道银白色的闪电像被惊动的凶神,疯狂地对林寻进行轰击,那恐怖的闪电光辉,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最要命的是,被笼罩在无渊剑鼎内的秩序之火无比狂暴,疯狂地冲击,试图脱困,震得林寻气血翻腾,难过得差点咳血。 他根本不敢迟疑,纵身朝那下方的沟壑冲去,在此过程中,无渊剑鼎隆隆作响,剧烈震颤,遭受到极其恐怖变态的杀伐。 也幸好有无渊剑鼎防御,否则那等杀伐之力足以轻松将林寻这等绝巅帝祖都轰杀成渣。 直至林寻的身影以狼狈之极的方式冲入沟壑中,那银白色的闪电洪流这才停顿在虚空,仿似这沟壑是一块禁区,令得它们不敢越界。 呼~ 沟壑深处的雾霭中,林寻长松口气,背脊已经是被冷汗浸透。 那等狂暴的破碎秩序洪流太过可怖,哪怕他早有经验,依旧感觉像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了一把,太刺激了。 不过,收获也是巨大的。 无渊剑鼎内,那些狂暴的秩序火焰此刻皆被涅槃秩序狠狠镇压禁锢,根本无法动弹。 林寻仔细一数,足有十九道秩序之火! 并且那等品相和威能,并不比他以前所搜集到的寂灭秩序火弱。 林寻唇角泛起笑意,而后目光看向沟壑上方,那里还有着密密麻麻的灰白色闪电交织,碰撞出耀眼得令人心悸的火。 “等返回时,一定要将你们统统收拾干净了!” 林寻舔了一下唇,若能搜集到足够多的秩序之火,那绝对是一个大杀器,就是遇到不朽人物,都不必惧怕什么,直接一股脑烧过去就是了。 很快,他摒弃杂念,神识犹如无形的涟漪般朝那沟壑更深处蔓延而去。 而他的身影,也是随之朝下方掠去,小心翼翼,警惕十足。 一刻钟。 两刻钟。 半个时辰。 一个时辰…… 一路潜行,除了那雾霭更浓之外,并未遇到什么危险,可林寻却隐隐感觉有些不安。 这沟壑太深了,行进至此已有万丈之遥,可竟仿似没有尽头般。 更可怕的是,林寻曾试图靠近沟壑两侧的岩壁,可却发现,空空荡荡,根本就寻觅不到什么岩壁。 就仿佛,坠入无边无垠的深渊,上下左右,四面八方,皆没有边界。 这太渗人! “永坠禁地……永坠……难道,这里就已经是那道图上所记载的神秘禁地?” 林寻眸光闪动。 永坠,就是永远坠落之意,很好理解,可仔细一想,却令人毛骨悚然。 因为这意味着,这沟壑之深,极可能是没有尽头的,否则,根本谈不上“永坠”。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林寻愈发感觉有些不妙,刚想上冲,沿原路返回时,一股可怖的力量狠狠压迫,就如在上方出现了一道壁障,让得他无法返回。 反倒遭受到这压迫力量后,让他身影猛地一沉,狠狠下坠! 林寻脸色微变,这一下,他总算明白什么叫永坠禁地了。 因为这鬼地方的规则力量,让得任何进入之人,根本无法回头,只能不断坠落和下沉! 轰! 林寻刚想动用全部力量,以无渊剑鼎开路,蓦地那沟壑深处,传来一阵战斗波动,将那滚滚雾霭都搅乱,汹涌翻滚。 与此同时,一道带着震惊和狂热的大笑声响起:“哈哈哈,这鬼地方果然诞生着秩序力量!” 林寻心中一动,这必然就是祝珲的声音! 想到这,他悄然运转气息,将无渊剑鼎收入体内,朝下方靠近过去。 轰! 雾霭重重,如若巨浪翻滚。 隐约可见,一条条粗大如锁链般的树枝舞动,闪烁着灰白色的秩序光泽,气息恐怖无边。 一道瘦削的身影,在和这些树枝激战。 这人一身黑衣,浑身弥漫着一缕缕不朽气息,赫然正是来自祝家的巡天使祝珲。 此刻的他,头顶悬浮出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轮廓,那一条条犹如神链似的树枝鞭挞过来时,皆被那白茫茫的世界挡住。 砰砰砰! 光雨飞溅,恐怖的毁灭力量扩散。 那白茫茫的世界虚影虽剧烈动荡,却竟将那等恐怖的力量一一抵挡住。 被保护在白色世界下方的祝珲,则一步步朝那些树枝杀来的方向靠近。 仔细看—— 在祝珲的手中,托着一个晶莹雪白的符诏,符诏上涌动着莫测的秩序光泽,正是这符诏中弥散出的力量,凝结为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悬浮在了祝珲的头顶,为其抵抗那些诡异树枝的杀伐。 战斗很激烈,那密密麻麻的树枝,看起来光秃秃的,但却如来自地狱的一道道神链般,泼洒出灰白色的秩序力量,诡异而可怕。 祝珲这般不朽人物,也是凭借手中的神秘符诏,才抗衡住那等秩序力量的杀伐。 “这……” 当一步步靠近那些树枝杀来的方向,祝珲眼珠子一下子瞪得滚圆。 他看到了什么? 一株由秩序力量所化的枯柳树! 它扎根虚无中,老皮开张,通体焦黑,仿似在以往岁月中历经了无尽雷劫的劈打,以至于有着无数密集如网的的灰白色闪电,交织在它四周。 它的枝桠光秃秃的,如刀似剑,狂舞战斗的时候,则像神鞭般柔软灵活,一缕缕秩序力量萦绕在其上,让得那些枝桠皆焕发出足以令世人心悸的恐怖气息。 而在祝珲眼中,这简直就是一桩可遇不可求的大造化,搁在第六天域都称得上罕见和珍稀。 不出意外,这极可能是一股地阶九品秩序力量所化的枯柳! 轰! 猛地,一道道枝桠鞭挞而至,震得祝珲身影一个踉跄,头顶的白茫茫世界都差点崩溃。 他脸色一变,猛地深吸一口气,将手中那符诏展开。 锵! 那符诏倏尔化作一股雪白晶莹的秩序力量,在虚空中凝聚成一柄银白色的战矛,被祝珲拎在手中。 一瞬,他气势骤变。 “以我族的地阶九品秩序力量,就不信无法将其压制!” 祝珲一声大喝,纵身而起,和那一株枯树征战厮杀起来,展开之激烈,就如两种秩序力量在对抗,掀起恐怖的毁灭洪流。 祝珲很强,霸道如天神,一身不朽之力御用那银白色战矛,指天打地,斗战之势强横无匹。 可仅仅须臾,他就色变。 “不对,这枯柳的秩序品阶,竟不弱于我族的‘极阴秩序’,甚至更强!”他心中翻滚,吃惊之余,内心愈发狂热和激动。 “难道是罕见的地阶九品秩序?亦或者是……天阶秩序?” 祝珲心头滚烫,亢奋得犹如一头饿狼。 轰隆! 他简直就如拼命,全力以赴厮杀,纵然唇中不断咳血、身上不断负伤,依旧无法消除他内心的狂热,反倒是愈发惊喜了。 这枯柳越强,就意味着将其降服后,那等秩序力量的奥秘越可怕! 没多久。 激战中的祝珲就披头散发,负伤累累,鲜血染红躯体,可他却显得无比坚狠,一副要拼尽所有,也要将这枯柳树镇压的架势。 轰! 没多久,那枯柳树产生剧烈的抖动,一条条枝桠崩裂,化作光雨飘洒,那粗壮的躯干则化作一股灰白色的闪电,在虚空中夭矫蒸腾。 这才是它的真正面目,一股完整的神秘莫测的秩序力量! 而此时,祝珲一张老脸煞白,嘴中止不住地淌血,浑身都残破不堪,负伤无比严重。 这一战,都差点要了他的老命! 可当看到那一股现出原形的灰白色秩序力量,重伤垂死的他却是喜笑颜开,笑得合不拢嘴,嘴角都咧到耳根……

下一篇   第2601章 杀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