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1章 杀不朽 - 天骄战纪

第2601章 杀不朽

机缘近在咫尺! 祝珲内心涌起说不出的喜悦,他甚至想到,当自己带着这一股秩序力量返回时,宗族上下皆为之震撼、敬仰、羡慕的场景。 唰! 忽然间,祝珲眼前一花。 他先是一怔,而后猛地发现,那一股已经被自己击败的秩序力量,竟不见了! 刹那间,他唇角咧开的笑容凝固,内心的喜悦和激动被一股无法抑制的恐怖怒火取代,满头长发根根倒竖。 谁! 究竟是谁干的!?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原本就咳血不止的祝珲气得又喷出一口血来,一张老脸都黑如锅底。 在自己眼皮底下摘桃子!? 简直该千刀万剐! 唰! 他眸子迸射恐怖的神芒,瞬间就捕捉到了盗窃秩序力量的贼人。 那是一个穿着月白色衣衫的年轻人,身影峻拔,手托一尊剑鼎,那枯柳所化的秩序力量,正被那剑鼎禁锢和镇压。 当他的目光看过去时,那年轻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还挥了挥手:“多谢前辈披荆斩棘,为我降服这秩序力量!” 噗! 祝珲气得又吐出一口血,须发怒张,目眦欲裂,哆嗦着着手指着林寻,“小贼,本座要杀了你!” 轰! 他踏步虚空,暴戾的杀机铺天盖地般扩散,猛地将手指那银白色的战矛狠狠刺出。 虚空爆碎塌陷,无匹的秩序锋芒凿开空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刺向林寻,那等力量也强大得足以令鬼神皆惧。 铛!! 无渊剑鼎横挡在前,两者碰撞时产生天崩地裂般的爆鸣之音。 林寻身影一个踉跄,哪怕早已蓄势以待,做足了准备,依旧被这一击震得肌体剧痛,周身气血逆乱,难过得差点咳血。 他不禁吃惊。 祝珲虽是天寿境不朽人物,可眼下的他已是重伤垂死之身,可那等战力却竟依旧强大之极! 与此同时,祝珲吃惊出声:“是你,那个方寸山孽障!” 头顶悬浮剑鼎,还这般年轻,能够挡住自己一击,除了那方寸山林寻,还能有谁? 须知,如今的永恒真界,可到处悬挂着通缉林寻的榜单,那榜单上绘制的林寻的身影,最显眼的标志就是,他那一件本命帝兵剑鼎! “没想到,林某竟还能被前辈认出,还真是……受宠若惊啊。”林寻笑起来,神色自若。 “你怎会出现在这里?” 祝珲眉头紧锁,意识到局势有些不对劲,数年前,林寻离奇消失在诸神遗迹之外,生死不知。 谁能想到,他已来到永恒真界第一天域? “你能来,我为何不能来?” 说话时,林寻身影暴冲而来,根本就不给对方任何一丝恢复体力的机会,无渊剑鼎隆隆作响,镇压而下,强势霸道。 “哼!小杂碎,你那师兄灵玄子、师叔空绝可不在,就凭你一个绝巅帝祖……又能掀起什么风浪?” 祝珲眼神闪过轻蔑之色,手腕抖动,银白色的战矛犹如耀眼的神虹般贯空而起。 铛!铛!铛! 刹那间,两者交锋数十次,无渊剑鼎和银色战矛碰撞,爆发出席卷九天十地的力量洪流,光雨飞溅,神辉轰鸣。 林寻周身气息翻腾,遭受到极大的压迫,纵然已动用极尽战力,全力以赴地战斗,可依旧处于下风。 没办法,实力悬殊太大了。 哪怕祝珲身负重伤,可毕竟是一尊货真价实的不朽存在,一举一动所释放出的威能,委实过于恐怖。 “死!” 蓦地,祝珲发出暴喝,势如不可阻挡,将那一杆银色战矛当空杀来。 就是此刻。 林寻眸子中闪过一抹狠色,猛地将无渊剑鼎催动到极致,亿万道光蒸腾,而鼎口,则对准了那银色战矛。 瞬息,银色战矛刺入无渊剑鼎内。 诡异的是,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反倒是那银色战矛犹如被吞噬般,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碎裂消散。 祝珲瞳孔骤然收缩,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这银色战矛乃是由他们祝家的地阶九品秩序力量所凝聚,虽是被他以自身道行借用,可那等威力,足以灭杀同境人物! 可现在,这等恐怖一击,却竟被这般轻而易举化解了! 这完全出乎祝珲意料,令他猝不及防之下,心神都剧烈一震。 “杀!” 同一时间,林寻猛地施展禁逝神通,一片耀眼的白茫茫时光之力倏尔扩散而开。 而在林寻身上,五大道体一起冲出,和他本尊一起,动用极尽杀伐手段,对着祝珲就是一顿狂轰乱炸。 轰! 虚空紊乱,神辉如潮席卷扩散。 就见祝珲那本就重伤垂死的躯体,直接被轰碎炸开,其覆盖身上的防御力量都统统瓦解崩溃。 “不——”而祝珲的元神刚逃出来,就被林寻和其分身全力轰击,眨眼就出现龟裂,快要涣散。 “不!!!” 凄厉而不甘的疯狂大叫声中,祝珲的元神终究没能支撑住,轰然炸开,淹没在滚滚毁灭洪流中。 唰! 林寻身影第一时间远远避开,再看去时,就见乱流汹涌中,已经没有了那祝珲的影子。 这位来自祝家的巡天使,一位响当当的天寿境不朽人物,已经是真真正正的身陨道消! 祝珲死得很憋屈。 之前和那一株枯树激战,已让他重伤在身,原本他自忖以自己道行,就是负伤之下,也可以轻松杀死林寻。 可却万没想到,他所借用的秩序力量,竟突然间溃散一空,这个变故也令他心神遭受冲击。 还不等反应,就被林寻以禁逝神通打击,以五大道体一起围困上前攻伐,这等情况下,他纵是想在临死前拼命,去玉石俱焚都不可能! 一桩机缘就在眼前,却在最后枉送了自己性命,祝珲之死,可想是何等的憋屈。 完全就是和被阴死没什么区别…… 而此时,林寻这才长松一口气,浑身上下都轻松起来。 这是他修行至今,第一次正面杀死一尊不朽人物,哪怕对方是在重伤之下被自己所杀,可这却给了林寻许多信心,振奋不已。 帝祖之天堑都可以打破,为何不朽天堑就无法被打破? 林寻可从不信奉这一套。 诚然,若是遇到巅峰状态的祝珲,他注定毫无胜算,可随着他道行提升,迟早有一天,可以跟对方真正地斗一斗! 没有耽搁,林寻先是看了看无渊剑鼎。 那枯树所化的灰白色秩序力量已经被镇压禁锢,而那一股被祝珲借用的秩序力量,早已被碾碎吞噬,成为了无双的食物。 可惜的是,这一股秩序力量并非完整,对无双而言,也如同鸡肋般,好处并不多。 “主人,按照这个纪元的说法,您这次降服的,乃是一股罕见的地阶九品力量,内蕴歹毒无比的雷霆秩序奥秘,可称作是‘煞雷秩序’。” 涅槃秩序中,一袭白衣宛如少女的无双脆生生说道,“若让我吞噬,我的力量足可以恢复到往昔的两成。” “两成?”林寻一怔。 “大概相当于这个纪元的天阶四品秩序的威能。”无双解释了一句。 自从林寻帮她搜集和吞噬了不少秩序力量后,无双明显变得灵性许多。 尽管她只是秩序所化,并无真正的智慧,却可以衍化出属于她自己的认知和见解,灵性非凡。 林寻吃了一惊,道:“那你以前的力量又是何等品阶?” “我并不清楚,除非能够恢复到最初时的形态,但依照我现在的推断,以前的我,应当超脱天阶九品之上。”无双认真回答。 林寻心中震动,果然如此! 很早以前,在第一次降服无双时,他就有预感,无双所拥有的秩序力量,最少也是罕见的天劫九品水准。 因为在永恒真界,唯有罕见的天劫九品秩序力量,才能诞生出秩序之灵,一般的天阶秩序,哪怕拥有九品水准,也根本无法办到这一步。 想一想也是,无双可是从纪元覆灭时的“五衰道劫”中侥幸寻觅一线生机,从而延存到这个纪元的秩序之灵,岂是寻常可比? “主人,我能否将这煞雷秩序炼化?”无双问道,楚楚动人,一个秩序灵体而已,却显得灵性十足。 “好吧。” 林寻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原本,他是打算为两仪学宫重新夺得一股秩序力量的,但后来才发现,自己想错了。 唯有将秩序力量的奥秘彻底掌控之人,才能炼制出可以用来借用秩序力量的秘宝。 像之前在两仪学宫中,那被游千横所借用的地阶三品秩序,就是通过一个玉玺秘宝来借用。 当然,游千横只是一位帝祖,根本不可能掌控那地阶三品秩序的奥秘,也不可能炼制出这等秘宝来。 换而言之,两仪学宫的秩序力量,是很早之前就被一位不朽人物掌控,并炼制出了能够借用这秩序力量的秘宝,当做传承留在了两仪学宫。 如此,才会被每一任宫主所继承和掌控。 冰临学宫芮太伏所借用的秩序力量也同样如此。 像刚才祝珲所借用的地阶九品秩序力量,也是一样的道理。 这也就意味着,哪怕林寻能够降服再多的秩序力量,可只要无法参悟和掌控这些秩序力量的奥秘,也根本无法借用这些秩序的力量。

上一篇   第2600章 枯柳秩序

下一篇   第2602章 你算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