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9章 青铜盒内的真相 - 天骄战纪

第2609章 青铜盒内的真相

数天后。 林寻来到了一座城池中。 街道上、茶肆中、酒楼内……到处皆在议论和元教祖庭招录传人的事情。 这让林寻都不免有些意外。 没多久,他就打探明白了,也了解到了和四大祖庭有关的一些传闻,内心也是惊讶不已。 第七天域,竟还有这样超然于世的势力? 令第八天域十大不朽巨头都礼让三分,可想而知,这四大祖庭的底蕴是何等可怕。 对此,林寻兴致不大。 和之前那些年一样,他开始在城中搜集和第五天域有关的资料和消息,为接下来的战斗做准备。 直至傍晚,林寻离开了这座城池。 在他手中,已掌握了和第五天域大势力有关的详细资料。 和前四大天域不同,第五天域中盘踞着不少不朽帝族,这些势力才是第五天域的霸主。 他们和第六天域的不朽帝族之间,也有所联系,但却并非是附庸,和那些效命于第六天域不朽帝族的修道者是不一样的。 经过林寻的认真梳理,才发现在这第五天域中,真正和他那些仇敌有关的势力,只有一个—— 风烟学府。 这是一个为第六天域那些不朽帝族选拔人才的势力,但这个势力的背景却极其复杂。 原因就在于,第五天域中一些不朽帝族中,也有不少族人进入这风烟学府中修行,让得风烟学府,俨然就是鱼龙混杂,派系林立。 像风烟学府那些大人物,既和第六天域的不朽帝族交好,又和第五天域中那些不朽帝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以至于很难去划分,这些大人物究竟是属于哪一个阵营的。 思忖许久,林寻最终还是决定,再等等。 等打探到更多有价值的消息后,再做决定也不迟。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就如一个匆匆的过客,跋涉山水之间,行走诸多城池之地。 一晃就是一个月过去了。 而在林寻手中,越来越的消息都在表明,在那风烟学府所在之地,如今已成为龙潭虎穴! 那些仇敌势力仿似早已猜到他会选择风烟学府为目标,于是提前在风烟学府附近布局,调集一切力量,埋伏在了其中。 据说,有许多不朽人物也参与了进来。 据说,这次为了杀死他林寻,风烟学府附近区域,已布下天罗地网,就是不朽人物涉足其中,也难逃一死。 据说…… 这样的传闻数不胜数,虽然让林寻无法判断真假,可当这些传闻在世间不断流传时,必然不会是空穴来风。 “他们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林寻不禁笑着感叹。 这些年来,他杀了很多对手,可只要是有心人就不难发现,但凡被他所杀的,皆是效命于他那些敌对势力麾下的狗腿子。 敌人或许正是看中这一点,才会早早地在风烟学府布局,因为在整个第五天域,只有风烟学府最可能成为他林寻的目标。 如此一来,就只有两种结果。 要么他胆魄十足,去闯一闯那龙潭虎穴,这无疑正中敌人下怀。 要么是他选择退避,这样一来,敌人的如意算盘或许会落空,但也不会因此而损失什么。 只是,林寻却不相信,那些仇敌势力只有这点手段。 因为这是第五天域,再往上就是第六天域了,若让自己活着离开,那些仇敌就不担心自己杀到第六天域? 而将一切力量都埋伏在风烟学府,就未免也太被动了。 林寻很怀疑,最近传出的有关风烟学府的消息,极可能是一种迷惑手段,在暗中,那些仇敌势力怕是早已行动了起来。 只是,若换做自己是他们,又会选择在哪里阻截自己? 想到这,林寻目光不禁望向了天穹高处。 域界星路! 或者说,是在域界星路的入口附近! “真的如此吗……” 林寻沉吟,最终还是没有去试探,而是选择返程。 数天后。 那冰原深处地下万丈的洞府中。 “眼下的第五天域,局势看似波澜诡谲,但那是针对我一人而言,反倒是你们留在此界修行,不必担心会遇到什么风险。” 林寻刚一回来,就决定将聂倾容、冷清雪、小溪他们安顿下来。 因为若是进入第六天域,他的仇敌太多,一旦被敌人发现聂倾容等人的存在,注定会波及到她们。 反倒是这些年里,聂倾容她们虽然伴随在自己身边,但大多时间是在无渊剑鼎内,敌人根本就不知道她们的存在。 在这等时候,将她们安置在第五天域,也不必担心出现什么风波。 聂倾容、冷清雪他们也明白这一点,只是一想到从今之后,极可能就将和林寻离别,心中不免都很不舍。 “林兄,凭我们的手段,想要在第五天域中生存下来,也是轻而易举之事,并且我们会好好照顾小溪,不会让她受人欺负。” 深呼吸一口气,聂倾容道,“所以,你也不必再为我们的事情操心了,反倒是你……可一定要多加保重。” 言辞中流露着的尽是发自肺腑的诚恳。 林寻笑着点头。 而此时,冷清雪也是将一对清眸凝视林寻,神色庄肃而认真,道:“林兄,我是说如果,如果你万一出什么事情,以后,我会为你报仇的!” 而一侧的小溪也是抬起螓首,眼泪婆娑地盯着林寻,道:“道渊哥哥,你以后会来看我们吗?” 林寻揉了揉她小脑袋,道:“当然。” “一言为定。”小溪伸出手。 “一言为定。”林寻将其玉手握住,认真回答。 当天,林寻悄然离开。 …… 林寻没有着急前往第六天域。 事实上,哪怕他迫切想要去洛家报仇,可就凭他如今的战力,或许能镇压大多数洛家修道者,但一旦碰到厉害的不朽人物就危险了。 更何况,都已等待那么多年,也不着急于一时。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林寻行走在第五天域中,就如闲云野鹤,漂泊不定,偶尔会在山野之间静修,也会在城中行走闲逛。 唯独不曾靠近过风烟学府所盘踞的区域。 匆匆已是数个月过去。 这一天。 一片碧蓝如洗的海面上,一夜孤舟飘曳其上,任凭海浪拍打,驶向茫茫海洋深处。 林寻盘膝坐在其上,手中托着一个青铜盒,神色罕见地有些紧张。 很多年前,在玄家的时候,玄家之主玄上辰将这青铜盒交给了他,并说这是由鹿伯崖所留,青铜盒内封印着和林寻母亲洛青珣有关的线索。 若百年之内,林寻无法将青铜盒上的封印破解,就必须将其毁掉! 但这样的情况已注定不可能发生。 因为就在今天,经过多年的推演和破解,青铜盒上覆盖的重重封印已被林寻彻底勘破。 只是,当真正要开启这青铜盒时,林寻却有些犹豫,内心涌起说不出的紧张情绪。 这青铜盒中所藏的秘密,虽然和他的母亲洛青珣有关,可从小到大,他根本就没有见过洛青珣一次! 他也曾想过,当有朝一日见到父母时,该说些什么好,也曾在脑海中想过各种和父母相见的场景。 可终究只是他的幻想。 就如此刻,当真正有了打开这青铜盒的能耐时,他反倒有些紧张了…… 这种紧张很微妙,有激动,也有忐忑,也是林寻从前不曾体会过的滋味。 归根究底,自幼到大,他早已习惯了一个人,关于父母,关于亲情,终究是不曾体会过的,以至于显得模糊而陌生。 直至许久,林寻才深呼吸一口气,眸子中泛起坚定之色。 嗡! 随着他掌指发力,那一重重覆盖在青铜盒上的禁制力量,就如被揭开的一层层神秘面纱一一退散消失。 到最后,露出青铜盒那古拙、陈旧的原本模样。 咔嚓! 当林寻的指尖微微撬动,尘封已久的青铜盒,徐徐在林寻眼前开启。 青铜盒内,是一柄看起来极其寻常的木簪,一看就是女子佩戴之物,隽永简约。 木簪一端,篆刻着“青珣”二字! 林寻先是一怔,旋即心中不可抑制地微微颤抖起来,这木簪必然就是母亲洛青珣所留。 他抬起手指,缓缓朝木簪靠近,似对待世上最珍贵的瑰宝,唯恐伤到其丝毫似的。 当其指尖碰触到木簪的一瞬,他体内的血脉中犹如有一股沉寂的力量被唤醒般,和木簪的气息产生共鸣。 顿时。 一片如梦幻似的青色光雨,倏尔从木簪上飘洒而出,于虚空中渐渐勾勒成一道绰约、纤秀的身影。 一袭青裙,秀发乌黑,白皙柔美的脸庞上,噙着一丝笑意。 她眼神明亮,泛着难掩的激动和喜色,刚一出现,目光就第一时间落在了林寻身上,而其眼神也是渐渐变得痴痴呆呆,如同魔怔。 同一时间,林寻只觉脑袋如遭雷击似的,一下子变得空白。 他很早就想过,这青铜盒内封印的究竟是什么,是信物?亦或者是某种和母亲洛青珣踪迹有关的线索? 可却万没想到,这一刻所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幕! 他又哪会不知道,这就是他自年少至今想了无数次的母亲洛青珣? —— 最近剧情写起来无比吃力和费神,以至于第二更更新有些晚,跟大家说声抱歉~

上一篇   第2608章 生而不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