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0章 当年恩怨今日叙 - 天骄战纪

第2610章 当年恩怨今日叙

修行至今第一次,林寻这般失态,心境跌宕,过往无数记忆画面犹如纷乱的潮水般涌现。 年少时独自一人前往紫曜帝国探寻身世之谜。 前往古荒域找云庆白复仇…… 为了查出林家血案真相,辗转星空诸天,只为找到准帝巴岐…… 以往岁月中那些经历,纵然再多的曲折和坎坷,可却让林寻一步步找到了许多真相。 那些真相很残酷,但还好,一切的线索都已经证明,他的父母、鹿先生都还活着。 这给予了林寻内心最大的慰藉。 只是…… 这么多年过去了,却一直不知道父母、鹿先生他们身在何处,每当想起此事,林寻内心也不免怅然不已。 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就在此刻,在打开那尘封已久的青铜盒后,竟会见到自己的母亲!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林寻那一颗久经磨练的道心,都有失控的迹象! 也不知多久,林寻耳畔响起哽咽般的颤声:“寻儿。” 林寻躯体一僵,纷乱思绪消散,霍然抬头,就见虚空中,那让他朝思暮想的身影,此刻却已是泪流不止,白皙秀美的脸庞上,尽是激动后的感慨和感伤。 那晶莹清澈的眸中,是欲说还休的内疚和亏欠。 林寻只觉嗓子眼发堵,本就激荡的心绪再也控制不住,道:“母亲,真的是你吗?” 是的,此刻他还有一种做梦般的不真实感! 洛青珣深呼吸一口气,走上前,将林寻紧紧抱住,晶莹的泪水止不住的流,多年的等待、期盼、苦闷、难过、思念……就如积压已久的山洪般从内心深处爆发宣泄出来。 林寻最初还有些无所适从,到后来也是探出手臂,将洛青珣轻轻抱住,内心涌起说不出的感慨。 他是世人眼中如若无敌的绝巅大帝,是永恒真界人人皆知的林狠人,可现在的他,仅仅只是母亲面前的儿子。 只是对于这个角色,他还略显生涩。 许久,洛青珣才停止哭泣,缓缓抬起头,凝视着林寻那坚毅而俊秀的脸庞,声音微颤,道:“寻儿,你怪娘亲吗?” 林寻摇头:“从没有。” 洛青珣内心却一阵酸楚,自幼分离,从不曾陪伴亲身骨肉的成长,而今终于重逢,那印象中还在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小家伙,如今都已是一个高大沉稳的好男儿。 许久,洛青珣稳了稳心神,柔声道:“寻儿,能跟我说一说你这些年所经历的事情么?” 声音中透着殷切的希冀。 这是一位母亲渴望了解儿子过往的心情。 林寻点头,内心也是激荡不已,只是他早已不再是少年,历经无数磨难的他,很难再像小孩子那般将一切情绪显露出来。 他也是深吸一口气,眼神泛起追忆之色,从当年在矿山牢狱中跟随鹿先生一起生活的事情说起…… 碧海浩渺,天高云淡,一叶孤舟之上,母子二人重逢,林寻在讲,洛青珣在听,这天地万物都仿似都已和他们无关。 许久,林寻这才将这一路走来的各种事情一一说完,虽然言简意赅,可洛青珣还是听得内心起伏激荡,久久无法平静。 “没想到,你这些年竟吃了这么多苦……”洛青珣怔怔,神色间带着愧色,内心更是自责不已。 林寻笑着安慰:“苦吗?倒是不觉得,只是一直不曾见到你和父亲,心中难免会惆怅一些。” 洛青珣长叹一声,道:“命运无常,大抵如此,这些年我常常在想,身怀大渊吞穹血脉究竟是福是祸,若说是福,这等血脉让我们在修行之路上,拥有着外人难以想象的天赋力量,若说是祸……这些年里,无论是我、你父亲、还是鹿老、以及你……所遭遇的一切磨难,皆是因为这等天赋而起。” 说到最后,她神色间一片萧索。 林寻也不禁感慨。 在他出生时,就因为大渊吞穹血脉,遭到敌人毒手,酿成林家血案,也是从那时起,他与父母彻底失联。 直至后来长大,所遭遇的劫难中,也大多和大渊吞穹有关,如来自紫衣女子衍星的追杀、来自无名帝尊的敌意、来自释天帝的追杀…… 哪怕到了如今,他和洛家的仇怨还不曾真正了断! 而这一切,皆因大渊吞穹而起! “寻儿,我知道你心中定然有诸多疑惑,在此之前,我会将当年一些往事一一告诉你,说完后,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尽可以问我。” 洛青珣目光看向林寻,声音温柔亲昵。 当即,她就将以前的事情娓娓道来。 在洛家,族人分作主脉和支脉两部分。 其中,通天之主洛通天这一支,便是主脉嫡系族人。 按照辈分,洛通天就是洛青珣的祖父。 很久以前,洛通天踏上征途,杀上永恒星路,却遭遇大难,就此下落不明。 失去洛通天的洛家,就如群龙无首,随之遭受牵累,宗族内部也发生惨烈无比的内斗,就此由盛而衰。 原本族长之位,当由洛通天的嫡子,也就是洛青珣的父亲洛潇来继承。 但就在继承族长之位的问题上,嫡系族人和支脉族人产生了巨大的分歧和争执。 原因就是,洛潇虽是洛通天嫡子,却并未觉醒大渊吞穹血脉,一身道行,也不足以服众。 那些支脉族人,皆推举洛崇为族长,在同一辈中,洛崇的实力稳居第一,深受洛家一些老古董器重。 为了争夺族长之位,洛家的嫡系族人和支脉族人都差点爆发冲突。 但最终,却因为洛潇的离奇失踪,让洛崇顺利继承了族长大权。 当时,嫡系族人都怀疑,洛潇的消失极其蹊跷,肯定和洛崇有关。 只是,却没人能够找出证据,再加上当时洛崇已继承洛家大权,执掌秩序力量,让得此事也被压了下去。 而从那时起,针对嫡系族人的一场厄难降临了。 在洛崇的授意之下,先是嫡系主脉的十多位老人,被以各种罪名囚禁镇压起来,这些老人所掌控的权柄和职务,也都被全部剥夺,交给了支脉的一些老人一一掌控。 紧跟着,洛崇宣布,其子洛云逸为少族长,并命令洛青珣和其兄长洛青恒为洛云逸效命,辅佐其左右。 洛青恒就是星湮大帝,也就是洛青珣的兄长。 得知此事,洛青恒和洛青珣表面上并未反对,隐忍下来,暗地里则在一直查探父亲洛潇离奇失踪的原因。 谁曾想,即便是这样,一场针对他们兄妹的毒计上演了。 洛崇打着要重新唤醒“大渊吞穹”天赋的幌子,专门开启了宗族的禁地秘境,说是要让洛青珣兄妹进入其中修行。 可这件事却被鹿伯崖揭穿,暗中告之洛青珣兄妹,洛崇这么做,是为了在这禁地秘境中,将他们兄妹二人的天赋力量强行剥夺,由其子洛云逸来继承! 得知真相后,洛青珣兄妹在鹿伯崖的帮助下,偷偷逃出了洛家。 当洛崇反应过来时,已晚了一步,当即下令,派遣强者第一时间前往追捕洛青珣兄妹二人。 在追杀的途中,洛青珣兄妹皆遭受到极大伤势,最终还是在鹿伯崖的一位老朋友的帮助下,横渡星空,抵达星空古道。 鹿伯崖的那位老朋友,就是玄家的一位先贤,名叫“玄飞凌”。 洛青珣手持玄飞凌的佩剑抵达玄家后,由玄家之人安排,进入了归墟所在的下界。 因为洛青珣兄妹皆曾听说,祖父洛通天那等强大的存在,却曾在归墟之中,败在了一位无上人物手底下。 那位无上人物就是方寸之主! 而归墟乃是方寸山道统所在,若能得到方寸山的帮助,或许可以重新杀回永恒真界,报仇雪恨。 这就是当年洛青珣他们前往下界的原因。 可直至抵达下界,洛青珣负伤太重,就此陷入长久的沉寂中,而星湮战帝则行走天下,寻找方寸山所在的归墟。 当时,是太古时期。 也是在当时,一路追杀过来的无名帝尊,执掌禁忌秩序力量,将整个星空古道覆盖于秩序力量之下。 担心被无名帝尊发现踪迹,鹿伯崖带着昏迷中的洛青珣,从此蛰伏在了下界。 一晃就是无数年过去。 后来,被称作“星湮战帝”的洛青恒,曾进入过归墟,却发现方寸道统早已化作一片遗迹。 洛青恒不甘心,继续寻找,历经多年的查探,终于找到了和方寸山有关的一些线索,前往了古荒域“苍梧神山”。 原因就是,苍梧神山上,有着方寸山传人李玄微所创建的一个隐世门派,可当洛青恒抵达时,李玄微等早已离开。 听到这时,林寻才终于明白,为何当年在苍梧山上,他会见到那一块舅舅星湮战帝所留的一块石碑,以及感悟到那石碑中所留的天赋力量。 原来,星湮战帝曾前往寻找师兄李玄微! 再后来,洛青恒又离开了古荒域,前往了其他地方,也是从那时起,洛青恒彻底消失不见,再没有了消息。 而当时的洛青珣依旧在沉寂中,鹿伯崖则在一直守护其安全,也根本不知道洛青恒去了哪里。 说到这时,洛青珣眼神中尽是伤感和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