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1章 鹿先生的来历 - 天骄战纪

第2611章 鹿先生的来历

洛青珣稳了稳心神,说起苏醒后的事情。 当年,她在紫曜帝国醒来后,却出现了短暂的失忆状态,当时一直默默守护在她身边的鹿伯崖,并未告诉她真相。 因为当时的星空古道,依旧被无名帝尊的秩序力量所覆盖,他担心洛青珣得知其兄长洛青恒也下落不明后,会承受不住这等打击,干出一些冒险的事情。 于是,失忆状态下的洛青珣,浑然不知以往事情,像个涉世未深的女子般,参加了紫曜帝国中的重重选拔,以第一名的身份进入青鹿学院。 也是在那里,和林家嫡系长子林文靖结识,并很快坠入爱河。 当鹿伯崖得知这些时,已经晚了一步,无法再阻止两人在一起。 再后来,林文靖迎娶洛青珣,并在成婚的第二年生下了林寻。 可没多久,那一场林家血案就突兀的爆发了。 听到这,林寻内心翻滚,禁不住长生一叹。 洛青珣神色间也泛起黯然之色。 半响,她才提起精神,道:“当年的事情,你大抵也都清楚了,你……还有什么疑惑么?” 林寻脱口而出:“当年,您和我父亲去了哪里?” “造化之墟。” 洛青珣不假思索。 原来,当年她以造化之剑展开无名帝尊所掌控的禁忌秩序力量,将鹿伯崖和襁褓中的林寻送走后,本以为必死无疑,谁曾想,却无意间触发了造化之剑的力量,被第一时间送往了造化之墟。 说起造化之剑,还是很久以前洛通天留在宗族中的至宝之一,在洛潇离奇消失之前,就交由了洛青珣掌管。 “那造化之墟无比神异,充满难以想象的机缘和造化,可无奈的是,进去容易出来难,直至如今,我和你父亲依旧被困其中。” 洛青珣神色间泛起无奈之色。 林寻并不奇怪,因为他早已看出,眼前的洛青珣,仅仅只是一道意志力量所化,而非其本体。 “还好,天无绝人之路,在前些年的时候,我在那造化之墟,偶然见到了一位神秘的修道者,正是有他的帮忙,才将这留着我一股意志力量的青铜盒,带出了造化之墟,交给了鹿老。” 说到这,洛青珣露出笑容,“也正因如此,才终于让我们母子有了相见的机会,虽然只是意志力量,可却能够化作一段记忆,当有朝一日我们母子真正团聚时,这这一段记忆就能被我的本体第一时间获悉。” 林寻内心也一阵庆幸,还好如此,否则的话,他真不敢想象,何年何月才能见到母亲洛青珣。 旋即,他想起一个问题:“母亲,你可知那位神秘的修道者是谁?为何当初不请求他带着你和父亲一起离开造化之墟?” 洛青珣道:“不行的,当时的我和你父亲,被困在一个时空结界所化的秘境中,哪怕是那位神秘的道友相助,也是无计可施,最终,也是付出极大的代价,才将那青铜盒送了出去。” 林寻这才恍然,道:“这么说,那位神秘的修道者还是咱们家的恩人了,对了,母亲可知道对方的名讳?” 洛青珣思忖道:“他自称‘陈某’,应该是姓陈。” 陈! 林寻心中一震,难道是他? 脑海中情不自禁地浮现出焚仙陈临空的身影。 以前时候,林寻还不曾留意陈临空有多神秘,可直至得知,陈临空曾和金蝉一起,在那末法绝地中,曾给予夏至帮助,也曾识破夏至体内的命运法则力量,他就知道,陈临空绝非一般意义上的大能。 事实上想一想就知道了,金蝉曾被方寸之主评价为“道比天高”,而陈临空又能够和金蝉结伴而行,这等人物,岂可能简单了? “按我推测,正是他找到了鹿老,才会让这青铜盒落入你手中,说起来,他的确是咱们一家的恩人。”洛青珣道。 林寻怔怔半响,忽然道:“鹿先生呢,他既然活着,为何不直接与我相见,却将这青铜盒交给玄家,由玄家交给了我?” 洛青珣道:“他担心你了解了当年的真相后,会像你舅舅一样,做出一些冒失的事情。” “而以百年之期为限,并非是考验,而是百年之内,你若无法破解青铜盒上的封印力量,就意味着,你还没有足够的力量去面对这种真相,既如此,不了解真相对你才是最大的保护。” “起码,你就不会再干出一些让我和鹿老都担心的事情了,比如……去洛家复仇。” 林寻皱眉:“即便如此,鹿先生为何却不愿与我相见?” 他真的很不解。 洛青珣道:“不是他不愿见你,而是曾得到方寸山之主的指点,不能掺合到你的事情中,否则,将会影响到你的道途。” 林寻心中一震:“鹿先生见过我师尊?” “应当如此。”洛青珣道。 沉默许久,林寻道:“母亲,能否跟我说说鹿先生的事情?” 洛青珣点头,带着追忆之色道:“在我很小的时候,鹿老就已经陪伴在我身边……” 原来,很久以前,通天之主洛通天在一次外出游历后,将鹿伯崖带回宗族,也是在那时,鹿伯崖成为了洛家嫡系一脉一个守护者般的角色。 他曾陪伴洛通天一起行走诸天,征战天下,也曾看着洛青珣的父亲洛潇长大,也曾守护在洛青珣身边无数岁月。 在洛家中,除了洛通天,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 也是后来,洛青珣才从鹿伯崖口中得知了一些真相。 鹿伯崖,不属于这个纪元! 他师承上个纪元一个古老无比的符道宗门,在纪元覆灭中,因为一场变故,以至于遭遇“五衰道劫”,差点身陨道消。 即便从上个纪元中幸存下来,可也仅剩下一缕残魂,被困在了一处凶险无比的禁忌之地中。 当年,通天之主洛通天无意间闯入这一片禁忌之地,才将鹿伯崖的这一缕残魂救起,并为他重塑道躯,这简直等于是再造之恩。 也是从那时起,鹿伯崖成为了洛家的一员。 了解了这些,林寻不禁倒吸凉气,想起了帝什邪神、也想起了同样曾遭遇过“五衰道劫”的秩序之灵无双! “原来鹿先生,竟也是上个纪元的强者……”他喃喃,感到很意外,很不可思议。 “那鹿先生现在在哪里?” 林寻忍不住问。 洛青珣道:“这正是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鹿老这些年一直在查探你外公洛潇、舅舅洛青恒的消息,不出意外,他如今应该就在第六天域。” 林寻眸子一亮:“第六天域吗,这岂不是说,我很快就能见到鹿先生了?” 洛青珣带着感慨道:“鹿老在进入洛家的第一天,就曾立誓,此生此世,不会动洛家一草一木,一兵一卒,更不会插手洛家宗族之事,这是他坚守的底线,也是对祖父洛通天的承诺,否则,就凭鹿先生掌握的力量,当年洛崇根本不可能鸩占鹊巢,篡夺族长之位!” 林寻听完,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说鹿先生迂腐? 可当年若没有他帮助,母亲和舅舅恐怕根本无法从洛家逃脱。 并且,自己幼年时,也是被鹿先生所救,连一身的灵纹传承,都是来自鹿先生所教授! “我跟你说这些,并非是埋怨,而是告诉你,即便是前往第六天域,你也不要去触碰鹿老的底线。”洛青珣认真叮嘱。 林寻点头:“我明白。” 洛青珣道:“如今,你已经打开这青铜盒了,一些事情也不必再瞒你,当年我曾和鹿老约定,只要你能够在百年内开启青铜盒,就将造化之剑交给你,这样的话,以后你就有了可以前往造化之墟的机会。” 造化之剑! 林寻心中振奋,涌起说不出的激动,这无疑味着,自己已拥有了去见父母的可能! 只是下一刻,洛青珣就说道:“不过,我建议你现在不要去造化之墟,我和你父亲虽被困在其中,但性命无忧,并且以你如今道行,恐怕就是进入造化之墟,也无法和我们相见。” “反倒是你舅舅和你外公,才是最让我担心的,所以,我想……” 她有些难以启齿。 才刚见到孩儿的第一面,就要让他去做事,这让洛青珣都有些过意不去。 却见林寻笑道:“母亲,我本就打算前往第六天域,在前往造化之墟前,定会先见一见鹿先生,了解一下舅舅和外公的事情,必要时,我也会去洛家走一遭,鹿先生无法插手的事情,就由我来解决!” 他眸子中闪过一抹冷冽之色。 “寻儿,你可不能冲动。” 洛青珣有些紧张,道,“以你如今的道行,根本不是洛家那些老人的对手,纵然洛家再没落,底蕴也非一般的不朽帝族可比,你……” 林寻笑着说道:“我明白的,母亲,我可不是小孩子,不会像你说的那般冲动。” 洛青珣怔了一下,似生出许多感触,轻声道:“你啊,根本就不懂,在每一个做娘亲的心中,哪怕孩子长得再大,再有本事,可也是个需要叮咛和操心的孩子……” —— PS:今天这两章埋了前文中的一些坑,信息量略大,诸君请细细品味~

下一篇   第2612章 僵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