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2章 僵持 - 天骄战纪

第2612章 僵持

在为人父母眼中,孩子年龄再大,成就再高,可也是他们的孩子,总有说不完的叮咛,操不完的心。 在此刻的洛青珣眼中,就如如此。 这让林寻也心生感触,半响才说道:“母亲,你就放心吧,我不会做无把握的事情的。” 洛青珣笑了,刚要说什么,她的身影倏尔一颤,光影流转,变得虚幻起来,仿似随时都会消失。 林寻心中一紧,意识到洛青珣的意志力量已即将溃散。 “寻儿,造化之剑就在那木簪内,你将其取出,若遇到生死攸关之事,用尽全力催发此剑,便可以抵达造化之墟,切记,千万不要莽撞行事……” 洛青珣飞快说道,只是话语还在回荡,她的身影已幻化成一片虚无,消失在虚空中。 四野茫茫,唯有汪洋起伏,天高海阔。 林寻内心没来由地涌起怅然若失之意,怔怔半响,不由一声长叹。 此次见面,终究还是太短暂了。 他内心还有许多疑惑不曾问出口,可如今也只能埋藏在内心最深处。 “母亲,我一定会去造化之墟找你们的……” 林寻喃喃,目光挪移,落在了青铜盒内,那一枚隽永简雅的木簪静静搁置在其中。 他探手将木簪取出,却发现木簪沉甸甸的,竟似托着一座大山般沉重。 林寻略一打量就知道,这木簪是一件空间宝物,神识探入其中,就见其中漂浮着一柄剑。 剑长二尺三寸,宽不过二指,剑锋朴实无华,剑身则虚幻如透明般,偶尔会映现出瑰丽多彩的光影,犹如一闪而逝的流光。 造化之剑! 此剑曾在当年,为洛青珣破开无名帝尊掌控的禁忌秩序力量,拥有神秘莫测的威能。 但更重要的是,此剑乃是通往造化之墟的一把钥匙! 林寻端详片刻,将木簪小心收起,而后长长吐了口浊气,驾驭脚下的一叶扁舟,朝碧海远处驶去。 和母亲洛青珣这次相见,解开了林寻内心的许多疑惑,但随之也生出了许多疑惑。 比如,鹿先生既然那般强大,为何……在下界时,却在衍星的追杀之下身负重伤? 要知道,衍星也无非是一个帝祖境人物而已。 并且,当年的下界,天地法则虽极其可怖,压迫得像独叟、老祭司这些恐怖人物都只能蛰伏在那,但是相对应的,衍星的力量也遭受到极大的限制。 在这等情况下,鹿先生却竟被杀得负伤,这就很古怪了。 “等见到鹿先生时,或许就能知晓答案了……” 茫茫碧海之上,林寻驾驭一叶扁舟,很快就消失不见。 …… 九万丈高空之上。 浩瀚而古老的星空中,无数星辰勾连,化作一条神秘的域界星路。 在这一条域界星路附近,如今藏匿着不知多少恐怖的身影。 仅仅是不朽层次的人物,都有十多位! 这些皆是来自林寻的仇敌势力中的修道者,而今汇聚在一起,在此布置了一场滔天杀局。 为的,自然是灭杀林寻! “距离那林寻消失在第四天域已经过去了半年时间,按照他以往的行事风格,早已经该显露踪迹了,可如今,却竟没有一丁点消息,这未免就太奇怪了。” 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开口的是一位不朽人物,貌似八九岁的孩童,天真无邪,可眼神却涌动着岁月沧桑的气息。 不少人听到声音,都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南元星! 东皇四族之一南氏中的一位不朽存在。 同时,他也是在场中威望最高的不朽人物之一。 “风烟学院那边也一直没有动静,依我看,此子怕是已察觉到危险,根本不敢再显现踪迹了。” 另一个区域,混沌气息弥漫,一个黑衣女子的身影若隐若现,幽冷慑人。 这也是一位不朽人物,名叫屈无厌,来自东皇四族之一的屈氏。 闻言,气氛沉寂,埋伏界域星路四周的群雄皆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无力感。 汇聚如此多不朽帝族的力量,就奈何不了一个方寸传人!? 半年了! 他们这些强者,哪个不是某个不朽帝族的贵胄存在? 可如今,仅仅只为杀死一个共同的敌人,却不得不选择隐忍在此,耐心等待,这滋味无疑太难熬。 “若此子迟迟不现身,就这般耗下去,难道我们就一直等候于此?” 有人禁不住问。 无人应答。 南元星、屈无厌这些不朽人物的脸色都浮现出一抹阴霾。 若能捕捉到那林寻的踪迹,谁又甘心被动地等待在此? “若是东皇氏愿意以‘无尘神镜’之力帮忙,只需轻轻一扫,就可在瞬间捕捉到此子的踪迹!” 南元星语气透着无奈,“可惜,此宝乃是东皇氏镇族之物,轻易不会带离第八天域……” 无尘神镜! 一件神妙不可思议的神宝,传闻透过此境,可窥伺到一切想要看到的人和事物。 “现在说这些都没用,可以肯定的是,此子定然就在第五天域,而其行踪飘忽,寻常的搜寻手段,都已派不上用场,为今之计,除了等待,再没有其他好办法。” 屈无厌深呼吸一口气,道,“甚至,我怀疑此子已察觉到我们的布局,明显打算是要跟我们耗下去,也就是说,这一场战斗,拼的就是谁能忍耐得住!” 众人内心皆愈发不是滋味了。 就这般耗下去? 那得耽搁多少时间?谁又有那么多时间耗下去? “距离元教祖庭招录传人的十年之期,只剩下九年多一些的时间,我可没有这么多功夫等候在此。” 南元星皱眉道。 元教祖庭招录传人,那是何等大事,身为第七天域南氏一族的不朽人物,在南元星心中,击杀林寻的事情,是远无法和元教祖庭招收传人的事情相比的。 而在场之中,有这样想法的大人物,绝不在少数,一时间,众人皆心思各异,又是愤懑,又是无奈。 一个林寻,已牵制了他们太多的力量和精力,可偏偏至今,他们还奈何不了对方,这让谁能不憋屈? “再等等,我就不信,此子不会露出任何一丝马脚!” 屈无厌杀气腾腾。 众人也知道,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只是一想到还要在这里继续龟缩,继续蛰伏,心中就很不是滋味。 也是此时,人们才发现,那个当年没有死在诸神遗迹之外的方寸传人,如今竟已成长到了,令他们都感到棘手和头疼的地步! 他们都不敢想象,若是让这样的角色踏入不朽层次,那又该产生何等大的一个祸患…… …… 时间流逝,匆匆已是一年过去。 第五天域内一片平静,无风无浪,无灾无祸,天下清平,这反常的一幕,完全超乎了人们想象。 身为第五天域的修道者们这时候也反应过来,认为林寻显然是意识到了处境的凶险,极可能蛰伏了起来,短时间内不可能再显现踪迹! 埋伏在风烟学府、域界星路附近的一众不朽帝族强者,在这一年中简直是备受煎熬,耐心都在一点点被消磨掉。 不知多少人在心中将林寻骂的狗血喷头,更不乏诅咒之音。 一些气急败坏的角色,更是怒气冲冲地向外界发出声音,用极其侮辱的言辞去挑衅和刺激林寻,试图将林寻引诱出来。 可皆没有产生半点效果。 林寻就如人间蒸发了般,没有人知道他藏在何地,也没有人知道,在这些时间里,他在做什么。 风梧学府。 一个在第五天域只算二流的势力,远远无法和风烟学府相比。 但在世间修道者眼中,风梧学府已堪称是第五天域中的一方大势力。 这世上,顶尖的人和势力,终究是少数,栖居在天地间的亿万万众生,才是这个世界的主体。 根本不被那些不朽帝族放在眼中的风梧学府,在世间那些修道者心中,却是一个修行圣地。 距离风梧学府最近的一座城池,名叫风梧城。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林寻就一直呆在此城中,白日里行走城中,体会红尘百态,晚上则静修打坐,感悟大道玄机。 没有人知道,这个深居浅出,喜欢在城中闲逛的年轻人,就是那早已名满永恒真界的“林狠人”。 “已快要两年了……” 这一天,林寻走出被他重金买下的庭院,看了看那天穹之上,也不知想起了什么,无声地笑了笑。 和洛青珣相见后,他内心愈发平静了,不再着急着赶路,也不再急切地想要前往那第六天域。 他清楚,只要他活着,敌人只会比他更焦急! 收回眺望天穹的目光,林寻负手于背,步伐悠悠,径直离开了风梧城,一路漫步山水之间,很快就来到了一片神秀盎然,苍茫起伏的山脉前。 这里是风梧学府的盘踞之地,其山门,就修建在此山深处。 一株叶片如若燃烧般的古老红枫树之下,林寻伫足其下,静静地眺望着远方。 没有等待太久,在他的神识中,就看到白衣胜雪,以金色丝带挽起乌黑青丝的冷清雪,带着身影夭矫,浑身洋溢着明媚气息的小溪,走出了风梧学府的山门。 她们并肩朝远处的深山中掠去。 —— PS:今天金鱼生日,晚上跟家人聚个餐,就会回来码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