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4章 想的真美 - 天骄战纪

第2614章 想的真美

另一种方式解决? 林寻笑了,透着讥诮之色:“你觉得可能吗?” 他已和母亲洛青珣见面,也早已了解这过往的种种恩怨,他实在想不出,他和洛家之间的仇怨,还有其他办法可解决。 洛云山长叹了一声,道:“不管如何,若有一线希望,我也会尽可能地争取一下。” 顿了顿,他说道:“其实,你应该也清楚,若是我洛家欲将你灭口,根本不必等到现在,早些年便可以带着那些不朽帝族的强者找到你,但我们没有这么做,因为……你体内毕竟流淌着一半的洛家血脉。” 林寻道:“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们洛家不杀之恩?” 洛云山似有些无奈,长叹道:“老夫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我是带着诚意来的。” 林寻面无表情:“别废话了,直接说正事。” 洛云山点头道:“我前来时,已得到族长许诺,只要你改姓为洛,并全心全意为洛家做事,以后这洛家之主的位置,就会交由你来坐,这也算是对你母亲、你舅舅的补偿。” “我相信,你该明白这个许诺何其之重,足可以让你执掌一方不朽帝族的权柄,一跃成为名震永恒真界的大人物!” 他眼神诚恳,带着殷切的光泽,“这等机会,万载难逢,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只要答应,不止可以从这第五天域脱困,他日更可以执掌一族之力,到那时候,就是去找你那些仇人复仇,背后也有整个洛家为你撑腰!” 却见林寻似感觉很可笑,嗤地笑出来,道:“你觉得,以前的仇恨,仅仅只是一个所谓的族长之位就能化解的?或者说,你觉得我林寻稀罕洛家的族长之位?” 不等洛云山开口,林寻继续道:“让我猜猜,大概是洛家已察觉到,若再不想办法解决我林寻,以后洛家就会遭受到莫大威胁,甚至极可能会为此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所以你们洛家上下只能采取这样一个缓兵之计,对否?” 洛云山神色微微有些不自在,道:“谈不上是缓兵之计,而是如今的洛家已经意识到,再这样斗下去,对彼此而言,都将遭到不可预估的损失,与其两败俱伤,何不化干戈为玉帛?” 林寻不置可否,道:“若按照你所说,只要我林寻低头,改换姓氏,进入洛家效命,就能接掌洛家族长之位?” 洛云山点头:“这是族长亲口答应。” 林寻似笑非笑:“且不提到时候我是否真的能当上洛家族长,就说你们就不担心,我当了族长后,像当年你们对付洛家主脉那些族人一样,将你们全都囚禁镇压起来?” 洛云山眸子一凝,旋即轻叹道:“我相信,只要我洛家表达出足够的诚意,到时候,小友必不会忍心这么做。” 林寻道:“倘若我忍心呢?” 洛云山神色一阵明灭不定,许久才苦笑道:“以后的事情,我可不好妄加推断。” 林寻哦了一声,道:“若这就是你想聊的事情,那我不妨告诉你,不管你们洛家提出这个条件究竟是否包藏祸心,我只能说,你们想的……可真美。” 林家血案尚且历历在目,这些年来,无论是在古荒域、星空古道、黑暗世界、亦或者是在仙凰一脉、真龙一界…… 来自洛家的追杀,简直就是阴魂不散,从无中断! 哪怕是抵达大千战域,哪怕是进入永恒真界,这种追杀依旧在持续! 这一路所遭受的打压和迫害,所历经的血腥和仇怨,岂可能就是这样一个狗屁不通的条件可以化解的? 洛家……想的的确很美! 最令林寻感到可笑的是,在洛家看来,一个族长之位而已,就可以摆平以往一切恩怨? 在他们心中,又把自己当作什么了? 林寻的话,让洛云山神色微僵,有些难堪,他身为洛家一位不朽层次的老古董,这一次亲自出动,已是降尊临卑,即便被林寻冷言冷语讥讽,他也强忍怒气,不予计较,为的就是展现自己的诚意。 可到头来,却依然被这般拒绝! 这让洛云山眉宇间也不免泛起阴霾之色,神色变得冷淡,道:“林寻,我不得不承认,以你如今的道行,寻常之辈根本奈何不了你,甚至即便是面对不朽人物,你也拥有对抗的底牌,但是……” 说到这,洛云山眸子流露出一丝抑制不住的不屑,“你可不要太高估自己了,洛家就是再没落,若穷尽一切手段对付你,恐怕也不是你能扛得住的。” “别跟我说你背后的师门,自方寸之主在第九天域遭难,这永恒真界谁不知道,方寸传人都已是一群孤魂野鬼般的角色?” “诚然,在诸神秘境外,无论是你师叔空绝,还是你师兄灵玄子,皆展露出举世无双的杀伐手段,可最后呢,空绝被第八天域第一巨头王家的‘裁道之剑’重创,灵玄子更是被击杀掉!” 林寻心中一震,四师兄真的死了!? 这些年里,他也在打探发生在诸神遗迹之外的事情,可得到的消息却都很模糊。 有人说四师兄灵玄子已陨落。 也有人说,在最后的时刻,灵玄子被神秘人救走,连第八天域那些恐怖的不朽巨头,都无法阻拦。 可不管如何,没有人能够真的确定灵玄子的死活。 而现在,洛云山竟言之凿凿地说四师兄灵玄子一陨落,这让林寻焉能接受得了? 深呼吸一口气,林寻按捺住内心汹涌的情绪,面无表情道:“说完了?” 洛云山明显看出林寻情绪的不对劲,不禁冷笑:“不,还没有完,因为你根本不了解世事的残酷!” “诚然,如今在这永恒真界,还有不少方寸余孽活着,可你以为,早已被第八天域不朽巨头盯上的他们,能够帮到你吗?” “我不妨直言,用不了多少年,在第八天域那些不朽巨头的围剿下,方寸山那些余孽必然会被一一镇杀!” “你可以当我是危言耸听,信不信都无所谓,但你就不觉得奇怪,为何你在这永恒真界第六天域之下,都已闹出如此大动静,为何那些方寸传人不前来帮你?” 一番话,沉凝冷厉,充斥迫人的气势。 可让洛云山皱眉的是,林寻神色毫无波澜,平静得可怕,仿似根本就不在意这些。 “就是不提方寸山,若要不顾一切地灭了你,我洛家也有诸般手段,比如……若我愿意,你觉得,你现在还能逃吗?” 洛云山神色威严,“大渊吞穹天赋的确很可怕,因为我洛家最清楚这等天赋的威力,我既然敢独自一人前来,自有将你镇压的把握。” 说着,他目光微微抬起,望向天穹,道:“更何况,若此地发生战斗,那埋伏在域外星空附近的强者们,恐怕也会第一时间赶来吧?” 说到最后,他神色间已尽是睥睨、冷酷之色,道:“说这些,不是为了恫吓你,只是想告诉你,我洛家是真心想给你一个机会,你最好还是好好考虑一下为好。” 却见林寻沉默片刻,忽然微微一笑,道:“这次总该说完了吧?” 洛云山一怔,似难以置信,自己都已将话说的如此明白,难道这小子还打算执迷不悟? “什么意思?”他问。 林寻淡然道:“意思还不明白吗,若说完了,就送你上路。” 轻飘飘的话语落下。 顿时间,这片山河中,无声无息地涌现出晦涩的禁制力量波动,那连绵起伏的山岳,倏尔间变得模糊无比。 而这天地,就如一下子坠入永夜,被一股晦涩的禁制力量遮蔽。 洛云山瞳孔骤然一缩,敏锐察觉到,和外界的联系犹如被切断,仿似与世隔绝,陷入一座牢笼般的天地中。 不过,他并不惊慌,略一打量就说道:“这等禁制手段倒是堪称神异,令我也没能够第一时间察觉到,不过,你怕是根本不了解不朽层次的力量,真以为凭借此阵,就可以逃过一劫?” 他神色泛起冷意,在前来时,他就已经料到林寻不可能那般轻易低头,出现这点意外,也在他预料中。 轰! 说话时,洛云山袖袍挥动,一片绚烂夺目的不朽道光如潮涌现,朝林寻笼罩而去。 可诡异的是,林寻的身影就如泡沫似的,消散不见,那一片不朽道光扩散,整个覆盖这片天地的大阵都是剧烈震动了一下。 但并未被毁掉! 洛云山心中一凛,这才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劲。 “这些年,我一直在风梧城中生活,为了布置此阵,几乎将身上一半的财物都耗费掉。” 林寻那带着感慨般的声音在这片天地中响起,“不过,你说的不错,这样一座禁制大阵,的确无法威胁到你这般不朽人物,但一时半刻内,恐怕你也无法从此阵中脱困!” 轰! 这黑暗般的禁制天地中,倏尔间涌现出一对由禁制法则凝练的日月,从天穹坠落而下。 紧跟着,虚空中无数星辰闪烁呼啸,铺天盖地般朝洛云山笼罩而去,那每一颗星辰,皆涌动着莫测的恐怖气息。 远远一望,日月坠落,星陨如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