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5章 光影之刀 放逐之威 - 天骄战纪

第2615章 光影之刀 放逐之威

黑暗般的禁制世界,日月沉沦,星辰陨落。 恰似末日来袭。 洛云山微微抬头,眸子中神芒涌动,一股无形的恐怖威势也是从其身上扩散而开。 轰! 当坠落而至的一对日月,还未靠近,就在其头顶上空爆碎,化作滚滚道纹洪流席卷溃散。 而随着洛云山探手一抓,漫天呼啸奔腾的星辰,猛地微微一颤,定格在虚空中,而后齐齐爆碎。 那一刹,就如无数烟火绽放,耀眼炽盛。 整个黑暗的禁制世界都随之震荡起来。 洛云山伫足原地,气定神闲,淡然道:“林寻,不要将我洛家的诚意视作对你的仁慈,若你继续执迷不悟,说不得就只能将你从世间抹除了。” “好戏才刚开始,莫急。” 林寻的声音响起。 倏尔间,大阵内翻滚,涌现出风、雷、地、火,紧跟着又有亿万剑光在轰鸣声中涌现,铺陈成剑之汪洋,沐浴风雷地火之威,锵锵剑吟之声不绝于耳。 洛云山皱眉,眸子中泛起一抹凛冽杀机。 他猛地深呼吸一口气,猛地一挥袖袍。 轰! 恐怖的不朽法则化作风暴,碾压而去。 天地动荡,无数剑气爆鸣溃散,但那些剑气何止千万,密密麻麻,铺天盖地,前赴后继般冲锋,释放出的威能也是恐怖之极,换做是任何祖境人物,怕都支撑不住一瞬。 洛云山这般不朽人物虽不惧,可一时半刻也无法将这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彻底化解,眉头皱得不禁愈发厉害。 他蓦地发出一声冷哼,袖袍鼓荡,须发飞扬,整个人犹如变得无限高大,浑身蒸腾着紫色的不朽神火,威势也是变得可怖之极。 “去!” 他探手捏印,无数不朽神辉凝聚,化作一轮大日般的圆盘,在虚空中隆隆碾压而去。 天地动荡,无数禁制力量翻滚,紫色的不朽之气肆虐之下,简直似要将这片世界破开。 藏匿于暗中的林寻瞳孔一缩,他并非没有和不朽人物厮杀过,像在第一天域永坠禁地时,就曾杀死过祝珲这位来自祝氏的不朽人物。 可当时的祝珲,早已重伤垂死,才给了林寻可趁之机。 与之对比,实力处于巅峰状态的洛云山,无疑很可怕,举手投足之间释放出的力量,就具备着摧枯拉朽般的碾压之威! 轰! 紫色大日般的圆轮席卷,在天地间横冲直撞,给整个大阵带来极大的破坏力,无数禁制力量都遭受到威胁。 林寻不敢再迟疑,第一时间暴冲杀出。 嗡! 无渊剑鼎流淌亿万道光,腾空而起,将林寻的峻拔身影沐浴其中。 “哼,还不死心?” 洛云山眼神闪过一丝不屑,屈指点出。 铛!!! 惊天动地的碰撞声中,无渊剑鼎一个摇晃,差点被震飞出去,林寻遭受冲击之下,气血也是一阵翻滚。 但他并未退避,继续杀上前,将一身道行极尽释放,犹如大渊横移般,睥睨而强势。 洛云山不禁意外,他那一指之力,都能轻易将任何帝境人物击杀,可现在却就这般被林寻化解了!? “以帝境之身,要抗衡不朽之力?搁在整个永恒真界,怕都没有一人敢如你这般不自量力!” 洛云山发出一声冷笑,展开出击。 轰! 地摇天动,道光惊天。 瞬间而已,两者已经激战数十次,令整个禁制大阵都在动荡。 让洛云山皱眉的是,即便他已动用真正的威能,可竟在正面战斗中,没能将林寻拿下! 对方的确很狼狈,完全处于劣势,被打压得快要抬不起头,可却并未负伤,反倒屡屡化险为夷。 这让洛云山内心无法平静。 绝巅帝祖的确很逆天,但也没有逆天到能够和不朽人物对抗的地步,这是自古至世人皆知的事情。 可现在,林寻却以这等修为,在正面战斗中能够和他对抗到现在,这若传出去,非引发天下轰动不可。 “此子还真是如传闻中那般妖孽,若能为洛家所用……那该多好啊……” 洛云山内心喟叹。 心中虽念头丛生,洛云山的杀伐愈发凌厉了,将所执掌的不朽法门释放而来,不断给予林寻致命般的压迫。 没多久。 林寻遭到极大的冲击,再忍不住唇中咳血。 也是此时,他才深刻意识到不朽人物的力量何等变态。 哪怕他就是将修为臻至绝巅祖境中的极尽圆满地步,哪怕就是以无渊剑鼎全力厮杀,可也一直处于被打压的处境中,无比凶险。 “再不低头,就别怪我下狠手了。” 洛云山神色淡漠,在之前和林寻的交谈中,他内心实则早已生出许多怒意,只不过是一直在隐忍。 而今见到林寻依旧这般冥顽不灵,洛云山动手时,也愈发的强势、霸道和狠厉。 “你废话太多了。” 林寻眸子中冷芒一闪,猛地施展禁逝神通,一片白茫茫的时之光影倏尔间扩散而开。 几乎是同一时间,无渊剑鼎内,倾泻一捧瑰丽耀眼的灰白色秩序火,朝洛云山覆盖而去。 轰! 那片区域陷入恐怖的毁灭洪流中,光雨飞溅,神辉蒸腾。 林寻则早已在第一时候远远避开。 可下一刻,他眸子就是一凝。 就见远处,光雨溃散中,显露出洛云山的身影,他衣衫褴褛,肌体被烧出许多触目惊心的伤痕,须发都被烧掉,看起来无比狼狈。 可他并没有死! 一柄犹如晶莹美玉雕琢而成的飞刀,悬浮在他身前,弥漫着神异的气息,隐隐约约间,有一缕缕的时光气息从中弥漫出来,令人心悸。 显然,之前的洛云山,就是凭借此飞刀,挡住了禁逝神通的力量,只是在对抗那些秩序之火时,不可避免地被伤害到。 “禁逝神通……他们说的没错,你早已觉醒了属于大渊吞穹第二阶段的神通力量。” 洛云山脸色铁青,眸子中神芒慑人,“只可惜,在这把通天之主所留的‘光影之刀’前,禁逝力量也是徒劳。” 光影之刀! 通天之主所留! 林寻眸子眯了眯,道:“看来,你果然是有备而来。” 洛云山神色森然:“既知道如此,为何还要挣扎?非要将你镇压了,才甘心低头?” 锵! 在他身前,光影之刀倏尔消失,下一刻,就出现林寻身前,怒斩而下,那锋利的刃上,泛起时光涟漪。 快得不可思议! 噗的一声,鲜血迸溅,林寻纵然竭尽全力闪避,依旧被伤到,肩膀处出现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皮开肉绽,可怖的刀气催发之下,令他发出吃痛的闷哼。 “我虽不曾拥有大渊吞穹天赋,却能够以不朽法则御用光影之刀,在这等情况下,你拿什么和对抗?” 洛云山眼神中尽是冷酷和蔑视。 说话时,刀锋闪烁,光影变幻,那可怕的飞刀再度斩出。 须臾间而已,林寻身上就负伤累累,尽是刀伤,鲜血淋漓,不仅仅只是皮外伤,那刀气侵袭之下,更冲入其体内,遭受极大的伤势。 “臣服,或者……死!” 洛云山踏步前来,威势迫人,一副稳操胜券,生杀予夺的姿态。 就在此时—— 负伤累累,被鲜血浸透躯体的林寻,霍然抬头,唇角泛起冷峭之色。 嗤! 诡异地,在他身前,一道时空裂痕无声无息地出现,光影交织中,勾勒出一道若隐若现的时空之门,无尽光雨飘洒,时光和空间的奥秘碰撞,产生恐怖无边的吞噬气息。 那时空之门内,则是一望无垠的黑暗,宛如通往一方深渊世界,令人仅仅看一眼,灵魂都有一种被吞噬般的感觉,并且,随着这一扇门户涌动,简直似要将附近这片天地、以及存在于其中的万事万物都拖拽进去似的。 第三阶段天赋神通——放逐之门! 也就在此时,光影之刀突兀地凭空出现,刚刚斩向林寻,就被突兀出现的放逐之门吞噬,无声无息地消失不见。 远处,洛云山脸色骤变,内心剧震。 他的心神中,竟一下子失去了和光影之刀的联系,仿佛这件传承自通天之主的至高秘宝,彻底从世上消失了一般。 还不等他反应,放逐之门就如时空张开的血盆大口,朝他当头笼罩而来。 轰! 恐怖无边的吞噬力量,就如来自上苍的大手,狠狠拖拽着洛云山的身体,要将其拽进那放逐之门。 他身心骇然,一张老脸失色,感觉一身的道行就像被狠狠压制,纵然拼命般挣扎,可还是不受控制地,被拖着朝那诡异的放逐之门靠近。 “不——!” 洛云山嘶声大吼,彻底慌了,浑身被惊恐取代,根本无法想象,这是什么神通秘法,怎会如此恐怖,如此可怕。 眼见那放逐之门越来越近,洛云山目眦欲裂,整个人都要发疯发狂,修行至今,他从未感受到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然而,让洛云山意外的是,那诡异的门户竟是突兀地溃散消失了! 并且随之消失的还有那恐怖无边的吞噬力量! 洛云山先是呆了一下,旋即内心涌起前所未有的狂喜,隐约间有些明白了,这定然是以林寻的力量,根本不足以长时间地动用这等禁忌之法!! “小杂碎!” 他怒吼,眼神中杀机暴涌,神色狰狞恐怖,刚才那死亡的一幕彻底刺激到了他,让他此刻犹如暴走。 只是,视野中却不见了林寻的身影…… 嗯? 忽然,一股说不出的心悸感觉涌上全身,暴怒如狂的洛云山下意识地抬头,就看见一片秩序之火覆盖而下。 那炽盛的光焰,将他的视野、心神都淹没。 “不——!!!” 洛云山惊得魂飞魄散,发出凄厉的嘶吼。 轰! 下一刻,火焰蒸腾,将他身影淹没,眨眼间而已,就化作漫天的灰烬,消散一空。

上一篇   第2614章 想的真美

下一篇   第2616章 秩序玉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