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7章 心碎的彭天翔 - 天骄战纪

第2617章 心碎的彭天翔

第六天域。 应风城。 一座酒楼中。 彭天翔独自凭窗而坐,自饮自酌,郁郁寡欢。 “你们说,那方寸山林狠人真有胆量敢来第六天域吗?”远处传来一阵嘈杂的议论声。 “他敢不敢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今这第六天域,文、横、贺、洛、祝等不朽帝族,都已沦为天下笑柄了。” 有人低声道。 在座不少人的神色都变得异样起来。 从林寻出现在第一天域开始,一众不朽帝族皆派遣力量出动,在这第六天域也是掀起了极大的动静,引发万众瞩目。 无数人在揣测,林狠人究竟会在何时被杀死,又会是死在哪一个不朽帝族的手底下。 唯独没有人认为,林寻还能活着。 因为一众不朽帝族汇集的力量,委实太过恐怖,恐怖到让人们从林寻身上根本看不到任何活着的希望。 然而,谁也没想到,就是在这一场追杀之下,林寻非但奇迹般活下来,并且还一路从第一天域杀到了第五天域!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哪怕诸多不朽帝族布下天罗地网,可最后,依旧没能在第五天域杀死林寻。 反倒是,苦苦寻觅不到林寻踪迹的那些不朽帝族强者,在多年的等待和消耗中,率先败下阵来,铩羽而归! 这件事,如今已经在第六天域中传开,闹得沸沸扬扬,让得那些不朽帝族颜面扫地,沦为一个笑话。 “换我是林狠人,肯定不会来第六天域,太危险了,这里毕竟是那些不朽帝族的大本营,他们可早就撂下狠话,若林狠人敢出现,必让他死无全尸。” 有人轻叹。 “威胁的话谁都会说,可关键是,林狠人那等角色,岂可能害怕这些威胁?也不看看他这一路是如何过来的?但凡与之为敌者,才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照杀不误!” 有人悠悠开口,一副钦佩的样子。 “诸位,你们想错了,在第五天域时,林狠人也只能当一个缩头乌龟,根本不敢显露踪迹,否则,他焉可能活下来?以此推断,他哪怕就是真的有胆进入第六天域,也必会继续充当缩头乌龟,根本不敢招摇过市,否则,他身份暴露之时,就是他遭难之日!” 有人冷静分析,得到了不少人的赞同。 第六天域就像一个分水岭,和第五天域以及之下的天域完全不一样。 仅仅是盘踞在此界中的不朽帝族数目,就达到惊人的二十四个! 若是对比疆域之广袤,修者之众多,也远不是第五天域以及之下天域世界可比的。 而林寻所得罪的不朽帝族,诸如文、横、贺、祝、洛……加起来起码也不下十个。 也就是说,在第六天域,有一半的不朽帝族,都是林寻的仇人! 在这等情况下,林寻纵然进入第六天域,焉还敢抛头露面? 别说是他,就是换做一位不朽存在,恐怕也得龟缩起来! “林兄啊林寻,怪不得你会被悠然小姐另眼看待,当年在大千战域时,谁能想象,你可以闯出如此大的威名?” 听着人们的议论,彭天翔不禁想起了在大千战域和林寻结识的那一段岁月,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可恨那云落弘,当年在第九不朽天关时,将悠然小姐强行带走,否则,咱们肯定不会离别的那般快……” 彭天翔心中又郁闷起来。 当年,身为绝巅帝祖的云落弘出现,直接就将独孤悠然带走,当时彭天翔还没感觉什么。 可直至他返回永恒真界,打算借助宗族力量前往第七天域,继续去追逐独孤悠然时,才蓦地发现,哪怕他身为彭家的嫡系后裔,也不是他能够随随便便就可以去的。 如此一来,他想要再见到独孤悠然也不可能了,直至如今,也只能坐在这里喝闷酒。 嗯? 蓦地,彭天翔目光不经意一瞥,透过窗口,看到在那熙熙攘攘的繁华街道上,有着一道熟悉的身影惊鸿一瞥般闪现。 只是当他要仔细辨认时,那一道熟悉的身影早已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该不会真的是……” 彭天翔皱眉,旋即想起什么,噌地长身而起,匆匆朝酒楼外行去。 街上车水马龙,喧哗热闹,不同族群的生灵汇聚,模样千奇百怪,形形色色,想要在这等情况下找到一个人,无疑很难。 可彭天翔却不管不顾,径直朝着那一道人影消失的方向追去,内心则涌起说不出的激动情绪。 “若真的是他,那他未免也太胆大了!” 彭天翔一边前行,一边搜寻。 “彭天翔?” 突兀地,一道身影挡在了前方。 彭天翔脚步一顿,抬头看去,就见挡住自己的,是一个长发灰白,容如少年的赤袍男子。 他身姿颀长,随意伫足在那,却似一道天堑般,给人以难以撼动的压迫之感。 彭天翔瞳孔一缩,道:“你是何人?” 这里是应风城,隶属于天青神州的疆域,而彭家就是坐镇天青神州的霸主! 也就是说,在天青神州,以彭家为尊! 故而,虽被一个陌生人阻拦,彭天翔并不惊慌。 “我叫雨霆,这次是奉命前来,给彭公子捎一句话。” 赤袍灰发男子微微一笑,眼神带着审视之色,上下打量着彭天翔。 这肆无忌惮的审视目光,令得彭天翔内心一阵不舒服,皱眉道:“有话快说。” 赤袍男子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掌心一翻,浮现出一颗颗鸽蛋大小、晶莹璀璨的宝珠。 一下子,彭天翔脸色骤变,犹如遭受到莫大刺激般,眼睛都发红,死死盯着那自称雨霆的赤袍男子,道:“这些‘界讯灵珠’怎会落入你手中!?” 界讯灵珠! 一种能够横跨域界进行传递消息的神异宝物,通过特殊的秘法催动,就可以从这一界域将界讯灵珠传达到另一个界域中。 其实,就和寄信没什么区别,只不过,“界讯灵珠”可以在两大天域之间进行传递。 这等宝物价值及其珍贵,一颗都抵得上一百万颗一等宙虚源晶,一般的修道者都根本不舍得购买。 “看来,这些‘界讯灵珠’的确是出自你的手笔了。” 雨霆浑然不理会彭天翔的愤怒,自顾自笑起来,只是那笑容已带着讥嘲和讽刺的味道。 “不得不说,你还挺痴情的,只是文笔却太差,字里行间尽是一些不堪入目之话,就像痴人梦语,荒唐可笑,也幸亏没有让悠然小姐看到,否则的话,她恐怕也会被深深地……恶心到。” “你……你居然偷看我的界讯灵珠!?” 彭天翔只觉脑袋嗡的一声,一股说不出的愤怒涌上全身,整个人似都要失控,脸色铁青狰狞。 “这里可是大街上,你若发怒,万一波及到其他人,那可就是罪大恶极了。” 雨霆倏尔抬手,按在了彭天翔肩膀上,后者竟无法闪避,并且浑身的力量在瞬间就被牢牢禁锢,再无法动弹丝毫。 这让他悚然一惊,稍稍冷静了一些,只是神色依旧难看之极,道:“怪不得这些年里,悠然迟迟不给我回信,原来都是被你拦截了下来!你究竟是谁,为何要如此针对我?” 雨霆不屑道:“若非你这些年一直写这些狗屁不通的东西,真以为我会理会你这种不自量力的癞蛤蟆?” 彭天翔的脸一下子憋得涨红,尊严都遭受到莫大的践踏和羞辱,嘶声道:“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雨霆眸子中泛起慑人的冷芒,盯着彭天翔,道:“我家少主让我来告诉你,悠然小姐那等尊贵人物,根本不是你这种货色可以惦记的,以后再敢生一些不该有的心思,你会死的很难看。” 声音透着毫不掩饰的蔑视。 彭天翔神色变幻不定:“是悠然让你来的?” 雨霆嗤笑:“悠然小姐何等身份,哪会理会这些小事?你只要记住我的话便可,否则,整个彭家也保不住你的命!” 说着,在他掌指间,那一颗颗晶莹璀璨的界讯灵珠被一颗颗捏碎,发出碎裂的声音。 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彭天翔只觉心脏都被人捏碎了,眼睛中充血,脑海都一片空白。 那一颗颗的界讯灵珠内的信笺,皆是他倾尽心血书写,是他这些年情感的寄托,或许对其他人而言,谈不上重要,可对他而言,却有着不一样的特殊意义。 可如今,却一颗颗被人无情地毁掉! “承受不住打击了吗?呵,还真是一个可怜又可悲的痴情儿啊。”雨霆笑起来,眼神玩味,尽是戏谑。 彭天翔眼眶都快裂开,死死盯着那些爆碎的界讯灵珠,整个人就像丢掉了灵魂,眼神一点点变得灰暗…… 其道心都有崩掉的迹象! 而这,也正是雨霆想要看到的,能不杀人就诛心,无疑就更好了。 “这么玩,是不是很有意思?” 就在彭天翔整个道心快要崩溃时,一道熟悉的淡然声音响起。 这声音就如有奇异的魔力,化作一股沛然温暖的力量,将彭天翔那濒临崩溃的道心稳住。 他先是一怔,旋即霍然抬头,视野中,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不知何时一出现在身边。 —— PS:下周5左右,一定会尽最大力量爆一个10更!

上一篇   第2616章 秩序玉符

下一篇   第2618章 乱魔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