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0章 横插一脚 - 天骄战纪

第2620章 横插一脚

老鲲走上前,轻柔地拍了拍女儿的肩膀,道:“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婉柔低声道:“父亲,我只是有些担心您的伤势……” 老鲲爽朗笑道:“伤势虽重,但还要不了我的老命。” “大人,有客人来访。” 大殿外忽然响起仆人恭敬的声音。 如此深更半夜,谁人前来拜访? 不等老鲲思忖,大殿紧闭的大门被推开,紧跟着一道瘦削高大的身影大步走了进来。 这是一名威势强盛的威严男子,刚一进来,就笑道:“老鲲,深夜造访,你不会怪罪我吧?” 老鲲露出一个热忱笑容:“道兄前来,我欢喜还来不及,哪敢有怪罪的心思,快快有请。” 旁边的婉柔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皱,认出来人身份。 横天啸! 不朽帝族横氏中的一位老辈帝祖境人物。 “哈哈哈,不必客气,我此次前来,只为一件事。” 横天啸说着,扭头朝大殿外说道,“你们也都进来吧。” 当即就有一群人走了进来,为首的是四五个年轻男女,个个锦衣华服,气宇非凡,眼神带着若有若无的矜持和自负。 足足十多个护卫角色,拥簇在他们身边,犹如众星拱月。 老鲲一怔:“这些是?” “这些皆是我族子弟。” 横天啸抬手一指那四五个男女,说道,“我打算让他们前往乱魔海见一见世面,最好能历练一番,对他们的修行注定将大有裨益。” 老鲲脸色微变,道:“道兄,那乱魔海何等凶险……” 不等说完,横天啸就挥手打断,道:“老鲲,不是还有你在吗,所谓玉不琢不成器,这些年轻人虽道行精湛,天资不俗,可却欠缺真正的凶险磨炼,你只要带他们去走一遭,让他们见识见识那乱魔海的凶险就行了。” 老鲲苦笑道:“道兄,你有所不知,这次带队前往乱魔海的,乃是我的女儿,就她的能耐,万一出点乱子,那后果我可承担不起。” 一名金袍俊美男子冷然道:“这位前辈,你是看不起我们吗?” 其他横家族人也都露出不忿之色。 老鲲心中直骂娘,嘴上则连忙赔笑:“小老可不敢,只是……” “行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横天啸一挥手,帮老鲲做出决断。 老鲲神色一振阴晴不定,半响才说道:“那既然这样,小老的丑话说在前边,这一路上万一发生什么不测,到时候,道兄你可别怪我。” 横天啸哈哈大笑,目光扫视那些年轻人,道:“看到了吗,在老鲲眼中,你们就是一群让人操心的累赘!你们记住,若想被人看得起,这一路上就好好表现,不要给横家丢脸!” 说着,他又将目光看向老鲲,道:“你放心就是,我横家儿郎一个个皆非庸才,若真遭遇什么不测,我也不可能怪责到你身上。” 老鲲心中冷笑,说的好听,当事情真发生了,你这老东西怕是非把责任都推到我头上不可! 横天啸目光看着那些护卫,道:“更何况,你看看这些护卫,皆是效忠于我横家的供奉长老,哪个没有帝祖境的道行?有他们在,只要不遇到不朽层次的大能,足够化解一切危险了。” 老鲲也注意到,那十多个护卫很不简单,各个皆有祖境修为,一些人身上的气息,甚至比横天啸都强大一些! 如此强大的存在,怎会沦为一年轻人身边的护卫? 这看似很荒谬,实则在第六天域各大不朽帝族中极其常见。 因为这世上,多的是渴望加入不朽帝族中效命的角色! 像聂倾容、冷清雪皆是帝祖,可当年在第一天域时,不也渴望得到贺家、洪家的接引,前往这第六天域中修行? 故而,哪怕看似修为相当,可横天啸这种横家族人,地位之高,却远非那些效命于横家的供奉长老可比。 最终,老鲲只能妥协,应承了下来。 横天啸等人也没有多逗留,很快就离开。 当大殿中只剩下老鲲和婉柔两人时,婉柔再忍不住道:“父亲,这次的行动,让那石禹加入进来,已经是我能容忍的极限,眼下他横家一下子塞过来这么多人,我……我哪能照顾得来?” 老鲲深呼吸一口气,眸子中冷芒涌动,道:“你不必照顾他们,只要带他们一起行动便可,若真出了事,也无所谓了,到那时,我自有办法去应对横家的怪责。” 旋即,他皱眉道:“不过,你还是要提防一些,如此深更半夜,他横天啸却偏偏这时候带着一群人前来,要求前往乱魔海,这可有些反常。” 经此提醒,婉柔也意识到有些不对劲,道:“父亲,你说横家此来,是另有目的?” 老鲲摇头:“不,他们不可能针对我们,而是他们此次前往乱魔海,极可能不仅仅只是为了磨炼那些年轻人,而是另有目的!” “另有目的……”婉柔清眸闪动。 “不过,你无须理会这些,就当是一个带路的角色便足矣。” 老鲲叮嘱道。 婉柔点了点头。 …… 三天后。 九叶商会前,一艘宝船漂浮在虚空中,桅杆上悬浮着属于九叶商会独有的图腾标记—— 九片青碧叶子依次铺开,形成一个圆。 “九为数之极,九九归一,大道圆满,这图腾标记倒是别有一番心思……” 林寻伫足在一侧,打量着那一艘宝船。 彭天翔在昨天夜里已经离开,返回其宗族,杀死雨霆的事情,注定会引起云幕遮的反击,这件事,彭天翔需要跟宗族进行商议。 不远处,身材极好的婉柔依旧穿着一袭素衣,她看了看孤零零一人立在那的林寻,想了想,抬手招来一名侍女。 “润月,从此刻开始,你陪在石禹公子身边效命,记住,不得怠慢。”婉柔叮嘱道。 那侍女模样妍丽,穿着裁剪得体的藕色长裙,肌体莹白细腻,闻言俏生生地抿嘴一笑:“谨遵小姐之命。” 婉柔传音道:“给我盯好他,他若有什么反常举动,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润月眨了眨眼睛,嗯了一声。 这时候,林寻看到了横家那些族人。 事实上想不注意都难,他们一行浩浩荡荡,加上护卫在内足有近二十人,很是惹眼。 “公子,这些是横家族人,这次将和我们一起前往乱魔海,你看那为首的金袍男子,名叫横星海,据说是横氏一族族长的第三子,他身边的两男一女,分别是他的两位族弟和族妹……” 润月来到林寻身前,传音介绍,声音清脆叮咚,煞是动听。 横家! 林寻黑眸深处闪过一丝异色。 在大千战域,他所杀的第一个帝祖,就是横家的横天朔,也是从那时起,他和横家结仇,直至进入永恒真界的这些年里,那些追杀他的不朽帝族中,一直有横家的力量存在。 “婉柔小姐,是否可以出发了?”为首的横星海朗声开口,他一袭金袍,身姿雄健,神勇过人,眼神透着不羁的味道。 “稍等。” 婉柔说着,转身看向立在远处的老鲲,道:“父亲,人已经到齐了,您回去吧。” 老鲲点头,对身边的一名老仆说道:“老伙计,这一路上你可要多多用心。” 那老仆头发稀疏,骨瘦嶙峋,从他额头处,三道触目心惊的伤疤笔直而下,就如趴着三条狰狞的蜈蚣,狰狞可怖。 他声音沙哑低沉:“主人,我会照顾好小姐的。” “焦伯,我们走吧。” 婉柔看了那老仆一眼,又看了看老鲲,就转身朝远处走去: “诸位,出发!” 片刻后,那一艘宝船腾空而起,载着众人扶摇天穹之上,碾压着云层渐渐远去,消失不见。 “这次可千万不能有事……” 老鲲目送那一艘宝船消失,想起婉柔即将去做的那件事,心中莫名地有些担忧起来。 十天后。 九叶商会的宝船一路顺利地进入血风神州的疆域内。 不出意外,再过七天,就能踏上前往乱魔海的路途,那是一条充满凶险的漫长之路。 不过,有婉柔坐镇和带路,林寻倒是不担心会迷路了。 和遨游星空中的界船相比,九叶商会的这艘宝船并不大,但也堪比是一座恢弘之极的宫殿了,船舱内被开辟出诸多叠加空间,覆盖着重重的禁制力量,这是林寻他们这些人起居之地。 其中一座布置得清雅整洁的房间中。 坐在案牍后方的婉柔,将手中的玉简放下,揉了揉眉宇,随口问道: “焦伯,那位石禹公子还一直呆在房间中么?” “正是。”不远处,骨瘦嶙峋的老仆焦伯低声说道。 “没想到,他竟如此乖顺和配合。”婉柔不免有些意外了。 在她预想中,和彭天翔这种贵公子厮混在一起的角色,必然是很难伺候的,甚至,她都已做好准备,若林寻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就借机好好敲打他一番。 哪曾想,从踏上宝船那一刻开始,林寻就在房间中闭门不出,从不曾给宝船上添过任何一丝麻烦。 这出乎了婉柔的意料。

上一篇   第2619章 老鲲

下一篇   第2621章 袖手旁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