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3章 谈笑间杀戮如风 - 天骄战纪

第2623章 谈笑间杀戮如风

婉柔心中一震,俏脸也变了。 不等她反应,一抹寒光闪烁,抵在了婉柔的咽喉。 这是一柄霞光灿灿,锋芒无匹的飞剑,散发出的凌厉气息,刺激得婉柔娇躯一僵,脖颈雪白的肌肤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横星海笑吟吟道:“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 了。” “小姐!” “你们大胆!” 附近产生一阵躁动和惊呼,那些九叶商会的护卫皆露出惊怒之色,谁也没想到,横星海竟会突然对婉柔动手,皆被这一幕打了个措手不及。 何止是他们,就是婉柔自己,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对清眸变得冰冷之极。 “原来,你们根本不是为了进入乱魔海,而是另有所图!”婉柔怒道。 横星海笑道:“现在明白也不晚,婉柔小姐,我们这次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将鲲祖那一截先天本命骨带走,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保证,不会伤害你一根汗毛。” 婉柔心中涌起惊涛骇浪,道:“什么本命骨,我根本不知道。” “都这时候了,还装什么糊涂。” 横星海眼神透着讥诮之色,“润月,你来提醒一下你家小姐,让她想一想究竟是否记得此物。” 润月!? 婉柔脸色骤变。 就见身边一向乖巧伶俐的润月,此刻抿嘴一笑,道:“小姐,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你此次前往乱魔海,不就是要拿那一件宝贝去和赤魔道君做一笔买卖吗?” 婉柔的心沉入谷底,手脚冰凉,她此刻竟是冷静下来,只是眼神却尽是失望之色。 她说道:“润月,我很早之前就将你留在身边,视你如姐妹,你却竟这般对我,你是何时背叛的?” 润月眼神透着一丝怜悯,道:“什么背叛,我原本就是横家之人,这些年里一直在为横家做事,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婉柔怔了一下,眸子看向横星海,道:“原来,你们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筹谋此事了……” 横星海摇头:“我可没有这么大耐心,一切皆是我那位族叔的手笔。” 族叔? 婉柔一下子就想起了在出发之前,曾在深夜造访的横天啸! 原来是他! 婉柔终于明白了,怪不得那天横天啸匆匆而来,非要将横星海这些人塞进此次行动中。 他们肯定是提前得到了消息,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才会展开这次行动! 只是,婉柔心中依旧有一个疑惑,有关她此次携带鲲祖本命骨出行的事情,在九叶商会中,只有她和父亲知道。 可现在,不止是润月知道,连横星海他都一清二楚,这又是谁泄露出去的? 一时间,婉柔心乱如麻。 这才刚踏上前往乱魔海的路途,就发生这样的变故,一想到此行极可能就将夭折,想起父亲的殷切期盼,婉柔不免悲从心来。 怎么会这样? “婉柔小姐,是你主动将那件宝贝交出,还是让我来动手?”横星海笑吟吟问道,一派稳操胜券的姿态。 附近那些九叶商会的护卫投鼠忌器,根本不敢乱动。 “快,去找焦伯!” 一名护卫焦急大叫。 经此提醒,婉柔眸子一亮,对,还有焦伯! 哪怕自己就是死了,也可以将事情托付给焦伯! 可就在此时,横星海大笑起来:“你们口中的焦伯,如今怕是已经被拿下了!” 什么? 婉柔以及那些九叶商会的护卫皆心中一震。 而后,在他们视野中,就看见船舱中,走出一道瘦削高大的身影,一身紫袍,充满了威严,赫然正是横天啸! 而在他手中,则拎着一个血淋淋的身影,仔细看那赫然是焦伯,只不过如今已遭受重伤,陷入昏迷。 当看到这一幕,婉柔简直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懵了,失魂落魄,怎会这样? “贤侄女,多有得罪了。” 横天啸走上前,发出爽朗的笑声,“就像星海说的,只要你交出那件宝物,我必给你一条生路。” “你们横家身为不朽帝族,何等尊贵,为何却要做出这等事情?”婉柔俏脸煞白,肌体都在微微颤栗。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像鲲祖所留的本命骨,即便是我横家,也无法不动心啊。”横天啸感慨。 下一刻,他神色一敛,盯着婉柔,道:“时间宝贵,贤侄女,你若再不将那件宝物交出来,那就只能先杀了你,再从你身上拿走此宝了!” 气氛也是一下子紧绷和压抑起来。 所有的目光都是齐齐看向了婉柔。 那些九叶商会的护卫皆悲愤交加,目眦欲裂。 横星海、横星文等一众横家族人则都冷笑不已。 就在此时—— “前些天,你若肯见我一面,或许今日之事就不会发生了。” 一道轻叹声响起,显得很突兀,“不过,现在也不晚。” 众人都是一怔,顺着声音传出的方向看去,就看见了一袭月白色衣衫,身影峻拔的林寻。 婉柔也是一呆,她可没想到,在这等局势下,被她一直视作私自冷血,胆小怕事的林寻,却竟主动插手了进来! 那些横家族人也很意外,傻子都能看出,当下的局势已经彻底被他们所掌控,可现在,却有人不怕死般跳出来了。 “星文,杀了他!” 横星海皱眉喝道。 一直如壁障般挡在林寻和远处婉柔之间的横星文露出一抹狞笑,蓦地一挥手。 顿时他附近的三位祖境供奉长老冲向了林寻,一个个浑身释放出恐怖绝伦的祖境威能。 婉柔心中猛地一揪,都不忍再看下去。 可让她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就见林寻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抬手在虚空中一按。 砰!砰!砰! 三道闷响中,那威势可怖足以让任何帝境强者都胆寒绝望的三位帝祖,此刻却如苍蝇般,躯体狠狠砸在了甲板上,一身的道行和威势也是在同一时间被禁锢。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得全场皆惊,鸦雀无声。 横星文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脸上的狞笑凝固。 那些横家族人也都一副活见鬼的表情,躯体发僵,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横天啸和横星海皆心头发颤,脸上大变,意识到了不妙。 气氛,也是死寂起来。 祖境存在,已立在帝境之巅,哪怕是绝巅八重大帝,也只能在此境面前低头。 似这等级别的角色,就是搁在第六天域,也称得上是顶尖。 诚然,这三人皆是横家的供奉长老,可他们的修为可都是实打实的祖境力量! 可现在,三位帝祖才刚一出手,就被镇压了! 这在之前,谁能想到? 婉柔也都被震慑,瞪大眼睛,心中砰砰剧烈跳动,她想起了父亲老鲲说过的话,隐约有些明白了,只是…… 这反差太大,让她一时都难以相信。 那些九叶商会的护卫此刻也都目瞪口呆,他们当然知道这位石禹公子,只是,他们可都不知道,原来这位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为人卖命,就要有赴死的觉悟,既然你们对我动手,那就留你们不得。” 林寻那淡然的声音在场中响起,随着他按在虚空的手掌收拢握拳。 被镇压在地的三位祖境人物,一个个躯体爆碎,元神齑粉,猩红的血色迸溅而起。 许多人惊得浑身一哆嗦,骇然色变。 “你……你竟敢杀我横家的人!?”横星文尖叫,被这死亡的血腥一幕刺激到了。 林寻屈指一弹。 一道剑气凭空乍现,轻轻一闪。 噗! 血水飞洒,横星文这位绝巅八重帝境,就如草芥般被收割。 “我为何不敢?” 林寻这才淡然出声。 看到这一幕,横家所有人心中发寒,惊惧难安,太恐怖了,眨眼间而已,就杀三位帝祖和一位绝巅八重大帝,那轻描淡写的样子,就如捏死蝼蚁般轻松,这让他们焉能不惊恐? “朋友,之前是我横家多有得罪,可否给我横家一个面子,此事到此为止?” 横天啸深呼吸一口气,沉声开口。 “你们横家的面子可不够看。”林寻笑起来,眼神中尽是不屑,说着,他蓦地骈指一划。 嗖! 横天啸第一时间就要挪移闪避,可身影尚在半途,他所在的虚空就被一道刺目无匹的凌厉剑气撕裂。 与之一起撕裂的,还有横天啸的躯体,直接被劈成两半! 那凄惨的死亡一幕,刺激得场中响起一阵惊恐的尖叫,那些横家族人都慌了,纷纷逃窜。 哗啦~ 林寻袖袍一挥,一道道剑气锵锵涌现,在虚空中激射扩散,每一剑斩下,必有一人殒命。 不管动用何等秘法,何等宝物,在那等剑气杀伐之下,完全就不堪一击,被摧枯拉朽般灭掉! 转瞬之间,这甲板之上,就被血色染红,除了横星海、润月之外,其他横家之人,无不毙命当场。 这简直就像风卷残云,横杀全场,强横霸道得一塌糊涂。 帝祖又如何? 也和土鸡瓦狗般被宰掉! 最可怕的是,自始至终,林寻动作随意,云淡风轻,连身影都屹立在原地,不曾挪动一步。 远远望去,就如一尊无上主宰,谈笑之间,灰飞烟灭!

下一篇   第2624章 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