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7章 幕后真凶 - 天骄战纪

第2627章 幕后真凶

婉柔忍不住将目光看向林寻。 林寻点了点头。 婉柔这才取出一个尺形玉盒,隔空递了过去。 赤魔道君第一时间皆在手中,神识探入其中一看,顿时露出满意喜悦之色。 他小心将玉盒收起,道:“不错,的确是鲲祖的先天本命骨,你们可以走了。” “小姐,我们走吧。”焦伯道。 婉柔拉着弟弟伯安的手,转身而去。 这一刻的她,内心实则紧张无比,唯恐赤魔道君变卦。 不过,直至他们一行人离开赤铜山,也并未有任何变数发生,赤魔道君也并未追杀出来。 这让婉柔都不禁很诧异,宛如虚惊一场。 在返回宝船上不久,焦伯说道:“小姐,既然已经将伯安少爷救出,接下来咱们就分头行动,我去和乱魔海中的其他势力交易,你就带着伯安少爷一起,去帮石禹公子寻人,有石禹公子在,相信这一路上定不会再发生什么意外了。” “也好。” 婉柔略一思忖就答应下来。 焦伯当即转身而去。 目送他离开,林寻忽然道:“婉柔姑娘,你先将你弟弟安置下来,我另有一事想跟你聊聊。” 婉柔怔了一下,点头答应下来,带着伯安走进船舱。 没多久,她一个人就折身返回,这才问道:“公子,何事?” “先将宝船驶离这里。”林寻道。 婉柔虽觉得奇怪,但还是依言行事。 直至盏茶时间后,林寻这才将目光看向婉柔,说道:“你是否感觉,这次行动太顺利了些?” 婉柔点了点头:“的确出乎了我的意料,如此看来,焦伯说的倒也不错,那赤魔道君虽卑鄙一些,可还算言而有信。” 林寻笑起来,意味深长:“收起宝船,我带你去看一出好戏。” 好戏? 婉柔隐约感觉,似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带着疑惑,她抬手一招。 身后的宝船就缩小成一个晶莹剔透的雪白葫芦,落入其掌间。 “走。” 林寻袖袍一挥,他和婉柔的身影顿时消失不见。 片刻后。 眼见林寻带着自己重返那赤铜山,婉柔清眸不禁一缩,刚要询问,就被林寻摇头制止,“先看一出好戏。” 赤铜山上下覆盖着重重禁制力量,可在林寻面前却如同虚设,他带着婉柔悄无声息就潜入赤铜山内。 并且,一路上没有惊动任何人的察觉! 见到这一幕,婉柔那紧绷的心这才稍稍平静下来。 很快,两人来到距离山巅不远处的一片云层中伫足。 林寻目光望着远处那一座恢弘的殿宇,传音道:“你看那大殿中是谁。” 婉柔目光看过去,登时娇躯一僵,瞳孔一点点睁大,那白皙细腻的鹅蛋脸上都浮现出难以置信之色。 就见那大殿内,一道身影高高坐在中央主座上,却不是赤魔道君,而是一个婉柔再熟悉不过的人—— 焦伯! 此刻的他,浑然没有那种身为仆从的样子,腰脊笔挺,双手随意搭在椅子上,眼眸微眯,犹如龙盘虎踞,霸气十足。 而在他身前,则跪着一个人,一袭猩红披风极其惹眼,却竟是那赤魔道君! 看到这样一幕,婉柔简直如遭雷击,脑海空白,手脚一阵冰凉,怎会……怎会这样? “是不是很意外?其实最大的叛徒不是润月,而是你这位看似忠心耿耿的焦伯。” 林寻的声音在婉柔耳畔响起,后者浑身都一阵微微颤栗,内心明显已是愤怒之极。 甚至,她都无法相信和接受这一切! 很多年前,焦伯就跟随在她父亲老鲲身边,是老鲲的左膀右臂之一,常年追随着老鲲一起进出乱魔海。 可以说,整个九叶商会都对焦伯有着绝对的信赖。 只是,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忠心耿耿的老人,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叛徒!? 这打击太沉重,纵然是亲眼见到,婉柔一时都无法接受,脑袋发懵,怎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直至半响,她才稍稍回过神,神色间夹杂着愤怒和失落,传音道:“公子,你……是如何发现的?” “说来也很巧,当初在宝船上时,横天啸曾将焦伯镇压,当时我就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林寻传音回答道,“以我看来,焦伯的道行绝对要在横天啸之上,纵然是遭受到突然的袭击,短时间内,也不可能会被横天啸镇压。” “可当时的情景你也知道,在极短的时间内,焦伯被无声无息就镇压了,这很不正常。” “后来,我返回船舱中仔细查探过,并未发现任何战斗的痕迹,这只能证明,在焦伯被镇压这件事上,另有玄机。” “当然,我当时只是心生怀疑,并不敢肯定焦伯有问题。” “直至后来,你跟我说有关鲲祖本命骨的事情,只有你和你父亲两人知道,润月这种角色,纵然是叛徒,也根本不够资格刺探到这样的秘辛。” “但若是换做是焦伯,就不一样了,他是你父亲最信赖的人,若想打探到这样的秘辛,想来也不会太难。” 当听到这时,婉柔俏脸已变得苍白起来,又惊又怒道:“怪不得当时在船上时,我正在询问润月,可焦伯却忽然上前,直接将润月杀了,他……是担心我问出一些什么吗?” 林寻道:“若仅仅如此,还无法证明焦伯有问题,直至我们抵达千福岛的时候,焦伯主动请命,前往打探赤魔道君的消息时,我用了一些手段,在后方一直在追踪他,然后就看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说着,他掌指一翻,浮现出一道光幕烙印,在虚空闪现出一幕幕画面。 画面中,焦伯一个人匆匆前行,最终来到一座殿宇中。 画面一变,就见焦伯伫足大殿中,身边跪着一众修道者。 这一刻的焦伯,就如一位主宰,声音低沉,透着莫大的威严: “回去告诉赤魔,这次行动有变,等我带着婉柔前往赤铜山时,让他老老实实地将伯安交出!” “是!”那些跪在地上的修道者领命。 “记住,不允许他擅作主张,否则,我必饶不了他!”焦伯眼神冰冷,那脸庞上三条犹如蜈蚣似的伤疤都显得无比狰狞。 画面到此消失。 而婉柔神色已是青白交加,无法遏制的愤怒和失望交织心头,浑身都一阵发抖。 看了这些,她哪还不明白,她和她父亲所新来的焦伯,实则就是一个叛徒? “刚才在这赤铜山上的交易,你也看到了,无比顺利,为何会如此?答案就出在了这位焦伯身上。” 林寻眼神深沉,“原本我打算在刚才在宝船时,将此人擒下,可他却提出要单独行动,去进行一些所谓的交易,既如此,我便将计就计,带你来看一看这一出好戏。” “果然不出我所料,他第一时间返回了赤铜山,恐怕也是担心出什么纰漏,打算将鲲祖的本命骨带走。” 说到这时,婉柔的视野中,果然就看到,那大殿中,赤魔道君将封印着鲲祖本命骨的玉盒,恭敬地递给了坐在主座上的焦伯。 后者神色间浮现出喜色,用手摩挲着那玉盒,感慨道:“为了这宝贝,我苦苦隐忍了千年之久,而今终于得偿所愿,实在是令人不胜唏嘘。” “师尊这千年的隐忍和付出,如今都已值得!”赤魔道君笑着恭维道。 “哼,前些年的那一场偷袭中,你若是下手再狠一些,老鲲这家伙早被杀死,还何须等到现在?”焦伯冷哼。 赤魔道君讪讪,转移话题道:“师尊,之前的交易中,为何要放了老鲲的一对子女?” 焦伯脸颊上浮现一抹不甘,恨道:“我也没想到,那宝船上竟出了一个狠角色,实力强大得无法想象,令我都忌惮之极,若非是有他在,也根本不必等到现在,当初在黑魔云海时,事情就能轻易解决了!” 赤魔道君错愕道:“师尊你说的,该不会就是之前站在那婉柔身边的年轻人吧?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 焦伯脸皮一翻,冷笑道:“你懂个屁!越是看似寻常的角色,越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茬子,横天啸那些横家族人,就因为小觑此人,才被杀了个精光,之前若不是我提前提醒你,以这小子的能耐,足可以将这赤铜山掀翻了!” 赤魔道君倒吸凉气:“若如此的话,那小子的确很恐怖,很可怕!只是,咱们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老鲲的子女离开乱魔海?” 焦伯冷冷道:“放心,当他们回去后,距离灭亡也不远了,横天啸他们全都死在了九叶商会的宝船上,这笔账,横家只会算到九叶商会头上!” 说到这,焦伯那疤痕狰狞的脸颊上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悠悠开口: “就是那小子不杀他们,在他们夺走鲲祖本命骨时,我也会出手,将他们全都杀死,然后,直接栽赃给九叶商会就是了。” 赤魔道君顿时赞叹道:“师尊好算计!” 而在远处,将这一幕幕看在眼底的婉柔,已是气得俏脸煞白,眼眸中尽是汹汹燃烧的怒火。

上一篇   第2626章 赤魔道君

下一篇   第2628章 极光神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