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8章 极光神窟 - 天骄战纪

第2628章 极光神窟

看着婉柔那气得煞白的俏脸,林寻就知道,焦伯的背叛对她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到无以复加的打击。 “现在明白过来并不算晚。” 林寻轻声道,“起码,真正的灾祸还不曾真正的降临到你和九叶商会头上。” 婉柔苦涩道:“公子,既然你早已识破真相,为何之前不直接戳穿焦太行的丑陋嘴脸?” 焦太行就是焦伯的名字。 林寻道:“当时空口无凭,焦伯毕竟是你最信赖的长辈,而我一个外人若直接说出这些真相,怕是会引起你的误会,只会适得其反,倒不如趁此机会,让你亲眼看一看这一出好戏,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说到误会,婉柔内心一阵窘迫,又有些说不出的失落。 她的贴身侍女润月,成了横家的奸细。 她最信赖的焦伯,则是个包藏祸心叛逆之辈。 反倒是林寻,一个无意间加入队伍中的过客而已,反倒在这一路上为她化解了一场杀劫,揭破了一桩弥天阴谋。 这让婉柔心中愈发不是滋味了。 “公子,接下来可怎么办?”她不禁问道,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潜意识里,她已对林寻产生一种信赖。 “当然是彻底解决了这一场隐患。” 林寻说着,已带着婉柔挪移虚空,朝远处山巅的大殿掠去。 与此同时。 大殿中,坐在中央主座上的焦太行似有察觉,霍然将目光看向大殿外。 就见林寻那峻拔的身影已是带着婉柔飘然而至,出现在大殿门前。 “你们——!” 焦太行瞳孔收缩,脸上都变了,意识到不妙。 跪在地上的赤魔道君也噌地起身,当看到重返回来的林寻和婉柔时,不禁错愕,难以置信道:“你们是如何进入赤铜山的?” “赤铜山上覆盖的那些禁制力量,焉可能挡住这位石禹公子?” 焦太行长声一叹,从座椅上起身,看了看满脸愤怒之色的婉柔,心中已清楚,事情恐怕已彻底败露了。 他目光泛起复杂之色,看向林寻,道: “石禹公子,我和你无冤无仇,并且一路上对你尊敬有加,从没有任何一丝怠慢,为何你却偏偏非要掺合进来呢?”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可不可以?”林寻淡然开口。 焦太行唇角抽搐,哪可能会相信这种鬼理由? “焦太行,我父亲这些年何曾亏待过你,可你却为了一件宝物就选择背叛,更欲借横家之手将九叶商会毁掉,你……未免也太卑鄙!” 婉柔再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厉声开口。 焦太行此刻已冷静下来,轻叹道:“丫头,我和你父亲之间的恩怨,你根本就不懂。” 他指着自己脸上那三道狰狞如蜈蚣般的疤痕,声音森然道:“你以前不是好奇,为何我不将这些伤痕消除掉?现在我告诉你,因为这些伤痕,是拜你父亲所赐!” 声音中透着浓浓恨意。 婉柔色变道:“这不可能,我父亲若是仇视你,焉可能会将你留在身边?” 林寻拍了拍她肩膀,道:“先听听他怎么说。” 焦太行冷笑:“那是你父亲根本不知道,这三道伤痕的来历,既然今天你已识破一些真相,那我也不再隐瞒,让你了解一下,你最敬仰的父亲,背后是何等心狠和冷酷的一个卑鄙小人!” 他深呼吸一口气,眼神泛起追忆之色,声音低沉开口: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是在三千四百零三年前,我和你父亲,以及我的师妹三人一起,决定前往‘极光神窟’……” 极光神窟! 和元磁风带一样,是乱魔海三大禁地之一! 很久以前,焦太行和其师妹雪飞烟、老鲲三人一起,前往极光神窟探寻一桩逆天造化。 当时,雪飞烟手中掌握着一副秘图,按照秘图所指引,三人有惊无险地来到了极光神窟中,并顺利得到了那一桩逆天造化—— 一块属于鲲祖的先天本命骨! 当时三人欣喜若狂,可在返回的路上,却发生了意外。 老鲲是第一个从极光神窟中走出,可就在焦太行离开时,却被其师妹雪飞烟阻拦。 说到这,焦太行露出愤怒、痛心之色,“我万没想到,我师妹竟要我立誓,不得去争抢那鲲祖本命骨,说着是专门为老鲲准备的一桩造化,若我敢去争抢,就要和我翻脸……” 他眼睛发红,须发怒张,神色都狰狞起来:“那可是我最心爱的师妹啊!她却为了老鲲,不惜威胁我这个师兄!” 林寻和婉柔都不禁一怔。 焦太行此刻完全沉浸在以往的恩怨和仇恨中,嘶声道:“我当然不答应,这一路上拼死拼活,好不容易才将鲲祖本命骨夺在手中,凭什么要让他老鲲一个人独享?” “最让我痛心和愤怒的是,这要求居然是我师妹提出的!她完全就不知道,这对我的打击何等沉重!” 焦太行脸上露出痛苦之色,“你最心爱的女人,却为了另一个男人,不惜翻脸和威胁你,这滋味……你们体会过吗?” 林寻眼神古怪,他的确没有体会过,但是帝什邪神当初……不也有着相似的经历吗? “我当然不答应!” 焦太行神色扭曲,森然道,“可让我万没想到的是,我的师妹却竟连多年的情谊都不顾,真的翻脸了……” 声音中透着说不出的愤怒和悲恸。 “然后呢?”林寻问。 “哈哈哈,我一怒之下,就杀了她!” 焦太行大笑,只是那笑声却带着悲色,“而我脸上的疤痕,就是我师妹临死前所留,哪怕就是死……她都在维护老鲲……” 林寻挑眉,道:“这么说,这件事完全和老鲲无关才对。” “怎么和他无关?” 焦太行愤怒,盯着林寻,“若不是他骗了师妹的心,师妹哪可能对我反目成仇?这家伙最是卑鄙,自己想要独占鲲祖本命骨,却要让我师妹出面阻止我,因为他最清楚,我对师妹可谓是一片痴情,百依百顺,只要师妹提出的要求,我极少会拒绝,老鲲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会利用师妹,其用心何其歹毒!” “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杀死你师妹的是你,和我父亲有什么关系?”婉柔愤怒道。 “不,我师妹是因他而死!” 焦太行眼神冰冷得可怕,“我师妹死后,我就发誓,要为她报仇,更要将原本就属于我的鲲祖本命骨夺回来,可笑的是,我师妹因你父亲而死,你父亲却竟一点都不在意,离开极光神窟不久,就迎娶了你母亲……” “你既然如此痛恨老鲲,为何还要隐忍这么多年,直至现在才动手?”林寻问道。 焦太行冷笑道:“若只杀了老鲲,那未免也太便宜他,这些年我所谋划的一切,就是为了将整个九叶商会灭掉,将和他有关的亲友全都杀死,让他这卑鄙无耻的东西彻底失去所拥有的一切,到那时再杀他,岂不很痛快?” 婉柔心中发寒,这才明白焦太行的报复竟如此之疯狂! “可惜啊,到这最后的关头,却因为你一个外人的掺合,令得整个行动功亏一篑……” 焦太行目光看着林寻,神色尽是复杂。 “说完了?” 林寻眼神淡然,毫无波澜。 焦太行一怔,禁不住道:“你觉得,我这么做有错么?” 林寻笑起来,道:“是非对错,终究是你的一面之词,你该不会认为就凭刚才那一番言辞,就可以改变我对你的看法吧?” 焦太行皱眉道:“我很不解,你一个外人而已,为何非要执意掺合此事?这和你有关吗?”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不可以?”林寻道。 焦太行一张老脸都变得难看起来,之前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现在就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谁会信这种鬼扯般的理由? “我明白了,你是为了鲲祖本命骨!” 他猛地反应过来似的,一副恍然的样子,“哈哈哈,也对,财帛动人心,更何况是这等瑰宝?” 林寻神色平淡,道:“这就是你的遗言?” 焦太行深呼吸一口气,道:“道友,真的要这般赶尽杀绝?” 锵! 突兀地,一直默不作声的赤魔道君暴冲而出,催动一杆血色大戟,朝林寻劈杀而去。 与此同时,焦太行袖袍一挥,一条莹白如雪的神链呼啸而出,目标不是林寻,而是林寻身边的婉柔! 显然,他是打算挟持婉柔,来威胁林寻。 这无疑是一个明智的抉择,也可以看出在焦太行心中,早已视林寻为毕生大敌,否则,断不会选择以婉柔为突破口了。 “垂死挣扎罢了。”却见林寻屹立原地不动,屈指一弹。 铛!! 血色大戟寸寸折断爆碎,手持血色大戟的赤魔道君被震得凌空倒飞出去,狠狠砸在远处墙壁上,口鼻喷血。 而焦太行释放出的雪白神链,则被林寻探手抓住,如捏住蛇的七寸,让得那雪白神链嗡嗡剧烈颤抖,无法挣脱。 可焦太行却不惊反喜,露出狞笑,唇中轻轻吐出一个晦涩的道音: “爆!”

上一篇   第2627章 幕后真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