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0章 战剑 - 天骄战纪

第2630章 战剑

在寻找鹿先生的路途上,几乎每天都会碰到七八起和杀戮有关的事情,让林寻从最开始的吃惊,到渐渐地习惯,直至后来都有些麻木了。 而九叶商会的招牌也不是一直好用,一些不怕死的亡命徒就曾对宝船发动过攻击,试图进行洗劫。 但无一例外,皆下场凄惨。 根本不用林寻出手,就凭船上的护卫力量,都不是这些亡命徒可以抗衡的。 事实上,即便是在永恒真界,帝境也是世间修道者眼中只能仰望的存在,至于不朽层次,则堪比无上神明! 就说这乱魔海,踏足帝境的角色,相对也是最稀少的。 对林寻而言,谈笑间便可斩杀帝祖,是帝祖境存在不够强大吗? 不是。 而是林寻如今的战力,已可以在帝境称无敌! 起码在芸芸众生眼中,如今的林寻,就是一个仰不可及的恐怖存在。 一个月后。 宝船重返千福岛上。 一路搜寻至今,在婉柔的带领下,接触了大大小小数十个盘踞在乱魔海中的势力,可无一例外,皆不曾见过画像上的鹿先生。 这让林寻皱眉,心中无比怀疑,鹿先生若真的蛰伏在乱魔海,恐怕早已隐姓埋名,甚至极可能变幻容颜。 以鹿先生的手段,即便是易容,怕是也极少会被人识破。 这一切让林寻意识到,再这样漫无目的寻找下去,注定也和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 对此林寻倒没感觉什么气馁,反倒是婉柔有些歉意,最初时候她还说要尽一切努力帮林寻找到人。 可一个月过去了,却竟是毫无线索,这难免让她感到有些沮丧。 六阴斋。 婉柔再次前来,可从六阴斋掌事那里得到的同样是一个坏消息。 “你已经很用心了,可莫要自责。” 站在六阴斋大厅中等待的林寻,看见婉柔皱着眉头走来,当即上前进行安慰。 “公子,除了这一幅画像,你还有其他一些线索么?”婉柔问道。 林寻笑道:“婉柔姑娘,找人的事情,还是交由我来吧。” 婉柔一怔,道:“公子打算独自行动?” 林寻点了点头:“这一个月来,我已大概了解了乱魔海中的一些状况,足可以独自应对一切了。” 婉柔明显有些不舍,道:“那……以后还能再见到公子吗?” “这可说不好。”林寻笑起来。 婉柔内心涌起怅然情绪,道:“这世界太大了,即便是我辈修道者,若是离别,此生此世也可能再无法再见一面……” 林寻对此也很有同感。 想当年,他从小小的绯云村走出,历经紫曜帝国、古荒域、星空古道、大千战域…… 这一路上也结识了许许多多至交好友。 可如今,大家都天各一方,彼此在求索属于自己的道途,下次再相见时……也不知是何年何月。 婉柔抬起清眸,深吸一口气,道:“不说那些扫兴的,离别之际,祝公子可以尽早找到要找之人,也请公子多多保重,他日有缘,自有再见之时。” 林寻点头:“你们也多保重,若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可以将这块信符捏碎,只要我还在这乱魔海,必会第一时间来见。” 说着,他将一块烙印着他的一丝意志力量的玉符递给了婉柔。 不说其他,就凭“鲲祖本命骨”这件稀世瑰宝,就让林寻必须领情。 一块玉符而已,权当做是他的一份心意了。 婉柔小心地将玉符收起,这才笑道:“我现在是既希望有用到这玉符的时候,又不愿再遭遇什么棘手的事情,还真挺令人纠结的。” 林寻哑然失笑。 当天,林寻和婉柔辞别,独自离开。 …… 也是从这天起,林寻就如一个漂泊不定的过客,行走在乱魔海中,每到一个人烟聚集之地,必进入其中探寻。 就这般匆匆过了两个月。 这一天,风尘仆仆的林寻踏上了前往一个名叫“南暝”的岛屿的路上。 他并未着急赶路,这两个月来,他也趁着赶路的时间,一边体悟和参悟那鲲祖本命骨上的不朽奥秘,至今也有着不小的收获。 不朽,是对这个超脱于帝境之上的境界的描述。 但凡踏足此境者,皆可与天同寿。 这里的“天”,是指分布在任何一个世界的大道力量! 也就是说,哪怕永恒真界破灭消失,只要这世上还有大道力量存在,踏足此境之人,也可以不朽永存下去。 这和长生劫境的“长生道途”有着本质区别。 不朽之境分作同寿、涅神、超脱三大境界。 能够突破,踏上不朽道途,就可称作是同寿境,寓意与天同寿。 臻至此境界,就可以去参悟秩序力量,从而将一身的大道法则凝练为不朽法则。 秩序力量的品阶越高,所凝练出的不朽法则威能就越强。 值得一提的是,不朽法则的划分,也一一对应着秩序力量的品阶,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比如,从地阶三品秩序中参悟到的不朽法则,就是地阶三品,以此类推。 而同样是同寿境,执掌地阶不朽法则的强者,就远无法和执掌天阶不朽法则的强者相比。 当初被林寻所杀死的洛云山,所执掌的就是地阶八品秩序力量,在同寿境中,已算得上是一号强横存在。 毕竟,在这第六天域,纵然有二十四个不朽帝族,可这些不朽帝族所掌控的不朽秩序,清一色都是地阶水准,以至于那些不朽人物所凝练的不朽法则,也在地阶九品的范畴内。 故而,地阶八品不朽法则,当然已称得上是地阶中的佼佼者。 在参悟鲲祖本命骨上的不朽奥秘时,林寻最大的感受就是艰涩,那等奥秘太过至高,纵然以他的悟性和对大道的理解,都时常感到极其吃力。 并且所能领悟的奥秘极其有限。 这也正常,如今的他终究只是祖境修为,而鲲祖本命骨上烙印的奥秘,是不朽层次的人物才能够去参悟的。 不过,即便如此,也已让林寻获益匪浅,对不朽境的认知再不像之前那般模糊和片面。 “站住!” 蓦地,远处响起一道大喝。 正一边思忖一边赶路的林寻抬头看去,就见远处的海水上空,汇聚着一群修道者身影。 为首的是一名气息凶厉的粗犷男子,一身血袍,手执一柄寒光四溢的三叉戟。 在他身边那些修道者,一个个也都气息凶悍,毫不掩饰身上的杀机。 只是,让林寻好笑的是,这样一群修道者,最强的也才只准帝境修为,其他那些修道者有圣王层次、有大圣层次…… 甚至其中一个瘦削的黑衣少年,才仅仅只有长生劫境的道行。 这样一支乌合之众,却竟要拦路抢劫,不免令林寻有些啼笑皆非。 事实上,也不怪这些人有眼无珠,林寻一路行进,为避免引起太多注意,一身道行内敛到极致。 别说是这些人了,就是一些帝境人物也根本看不透他的道行。 原本,林寻不打算理会,可当目光不经意一瞥,落在那瘦削的黑衣少年身上时,他却怔住了,平静如湖的心在此刻掀起巨大波澜! “这家伙倒是听话,看来不是什么厉害角色。” “走,搜一搜这家伙身上的油水足不足,希望不要让我们失望。” 眼见林寻止步,那些修道者都似乎暗松口气,旋即露出狞笑,一窝蜂似的朝这边掠来。 “朋友,看在你识相的份上,给你个机会,乖乖将身上的宝物交出来,我等自会给你一条生路,若等我们动手……呵呵,到时候你怕是就没命离开了。” 为首的血袍粗犷男子冷笑道。 “快点!” 那些修道者厉声催促。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被他们视作乖顺听话的“肥羊”,却根本不理会他们,而是将目光一直盯着他们中的黑衣少年。 “你看什么看!” 被林寻目光盯着,黑衣少年浑身不自在,喝斥出声。 “将你手中的战剑给我看看。” 林寻开口时,已探出一抓,锵的一声,黑衣少年手中紧握的战剑脱手而出,落入林寻掌心。 他低头打量,内心愈发激动起来。 而此时,黑衣少年脸色大变,急眼了,大叫道:“大家快动手啊,那家伙都抢了我的宝贝!” “杀!” 为首的血袍男子暴喝,一挥手,众人第一时间就冲上去。 轰! 碰撞声中,这些人还未冲上前,就被一股可怖的力量镇压,整个人如被拍在那的虫子似的,根本无法动弹丝毫。 一下子,他们彻底骇然,意识到情况不对劲。 场中,只有黑衣少年立在那,可也被这一幕吓到,脑袋空白,整个人都愣在那。 气氛诡异的寂静,林寻一直低头打量着那一柄战剑,神色也是不断变幻。 许久,他才在众人惊疑和恐惧的目光中抬头,看向了黑衣少年: “此剑是你从哪里得来?” 声音温和,透着直抵人心的力量。 黑衣少年内心的恐惧被这声音中的力量抚平,变得平静下来,只是神色间依旧带着惊疑和忌惮,颤声道:“你若保证不杀我……我就告诉你。”

下一篇   第2631章 兵器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