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1章 兵器铺 - 天骄战纪

第2631章 兵器铺

林寻点头道:“可以。” 黑衣少年胆气似乎大了一些,目光看向那些被镇压的同伴,道:“也不能杀他们,否则,我宁死也不说。” 林寻不免讶然,笑了笑道:“如你所愿。” 以他的力量,之前若非是被这黑衣少年手中的战剑吸引,根本不会理会这一场劫杀,或者说都懒得去动手。 他转瞬就能挪移离开,自然也就不可能给对方任何一丝抢劫的机会。 眼下,对他而言,杀不杀这些人,都无所谓。 或许是林寻那沉静温和的笑容,感染到了这黑衣少年,略一沉默,他就说道: “这把剑,是我父亲生前留给我的遗物。” 遗物? 林寻眉头微皱,道:“那你可知道,你父亲是从哪里得来的这把剑?” 黑衣少年摇头:“这我哪里知道。” 旋即,他似是生怕林寻反悔,连忙道:“不过,我父亲生前一直在南暝岛附近的海域活动,你若想探寻此剑来历,或许可以去南暝岛看一看。” “南暝岛,那不正是自己此行要前往的地方?” 林寻略一思忖,道:“你跟我一起去。” 黑衣少年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还以为要沦为人质,一旦探寻不到此剑来历,便会被林寻害死。 林寻不由好笑,这小子警惕性十足,心肠也不算坏,起码还顾念那些同伴的死活,就是胆魄未免小了一些。 “走吧,无论是否找到我想要的答案,也不会害你性命。” 说着,林寻袖袍一挥,带着黑衣少年挪移虚空而去。 直至目送他们离开,那些被镇压的修道者才终于松了口气,彼此面面相觑,都不免心有余悸。 …… “你叫什么名字?”路上,林寻问道。 “封哲。”黑衣少年显得很老实,他已认清自己的处境。 “你父亲是否告诉过你,这把剑的真正用处?”林寻随口问道。 “这不就是一柄圣阶战剑吗?”封哲疑惑。 林寻摇了摇头,道:“不,他不仅仅只是一柄寻常的圣阶宝物,等事情有眉目时,我再来告诉你。” 封哲怔怔道:“你这么一说,我忽然想起来,我娘曾说,父亲留给我最大的财富,就是这柄剑,让我好生珍惜,千万不能弄丢,若真如你所说,此剑……还真有可能很不简单。” “你娘如今在哪里?”林寻心中一动。 “就在南暝岛上。”封哲道。 林寻点了点头。 盏茶时间后。 一座堪比一片漂浮大陆般的岛屿,出现在了那黑色的海水上,足有万里范围。 南暝岛! 一座在乱魔海中极其偏僻,又极其贫瘠的岛屿。 此岛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遭受到海中风暴的冲击,以至于就是那些穷凶极恶之辈,都不愿在这等鸟不拉屎的地方盘踞。 不过,对那些为生计所迫的修道者而言,南暝岛无疑是一个相对安全的栖居之地。 这里恶劣贫瘠的环境,无形中也能够给予他们以庇护。 毕竟,谁会跑到贫民窟烧杀抢掠? 之前那一段时间里,林寻奔波在乱魔海不同的地方,唯独没有钱了南暝岛,就是因为此地太贫瘠了,下意识里认为,鹿先生那等人断不会蛰伏在这里。 可他却没想到,就在前来南暝岛的路途上,竟让他发现了封哲手中的那柄战剑! 以至于此刻,他心中的一些想法也改变了。 很快,林寻就带着封哲抵达南暝岛,放眼望去,此岛之上到处是零散分布的石头建筑,皆简陋不堪,就连街道也是曲曲折折,杂乱无章。 分布在岛屿上的修道者,几乎都是一些穷困潦倒之辈,什么境界都有,唯独没有帝境人物,就连准帝都没有几个。 让林寻意外的是,还有许多孩童和少年少女,小小年龄都呈现出被生活磨炼出的精悍面孔。 显然,这些皆是生在此地,长在此地的孩子。 否则,以他们的力量,断不可能有机会进入乱魔海,也注定不可能在这等血腥动荡的世界中活下来。 林寻看了看身边的封哲,心中也已了然,这小子明显也是在这里长大。 南暝岛很大,万里范围,但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遭受到海中风暴的袭击,让得这岛屿上适合居住的地方却极少。 以林寻的神识扫视过去,很快就将岛上的一些情况了解了大概。 “走,带我去见你娘。”林寻道。 封哲迟疑道:“你……能否保证不伤害我娘?” 林寻拍了拍少年瘦削的肩膀,道:“我若想这么做,根本不必让你来带路,直接搜魂,就能从你记忆中找到答案。” 封哲嗯了一声,当先带路。 足足半个时辰后,封哲带着林寻来到一座简陋的石屋前,一名布衣荆钗的妇人,正在石屋中缝补一件陈旧的战袍。 她同样拥有道行,并不高,只有长生劫境七重的样子,故而容颜并不显老,只是眉宇间却已沉积诸多风霜之色。 以她这等修为,能够在这等恶劣凶险的地方生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 “娘,我回来了。” 封哲深呼吸一口气,轻声开口。 妇人猛地将手中缝补的战袍摔在地上,愤怒地冲出石屋,“说,你是不是又跟那些混账东西去海上打劫了?你知不知道你父亲是怎么死的?!这些年,我将你养大容易吗?” 她对着封哲就劈头盖脸一通臭骂,到最后眼眶都泛红,“你……你若出什么事情,让我可怎么办?” 封哲嗫喏,低头道:“娘,有客人来了。” 妇人这才注意到林寻,她擦了擦眼眶中的泪水,挤出一个笑容,道:“让您见笑了,我只是……” 林寻温声道:“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倒认为,您教训的对,穷困之地,也当立青云之志,不可走歪门邪道,如此,他日方才能成大器。” 妇人一怔,道:“还不知客人尊姓大名,又是为何而来?” 林寻笑道:“名字不重要,我此来只想知道,这把剑的来历。” 说着,他将那柄战剑拿出。 妇人脸色微变,道:“此剑……此剑乃我夫君所留遗物,怎会在你手中?” 眼神已带上怀疑和警惕。 封哲连忙在一侧道:“娘,这位前辈并非坏人,他只是想知道我父亲这把剑的来历,所以我才会带他来的。” 林寻点了点头:“不错,炼制此剑的人,对我很重要,他是我的一位长辈,我此来乱魔海,就是为找他而来。” 妇人这才放松警惕,眼神复杂道:“这个我倒是知道,大概是五十多年前,我夫君的贴身兵刃在一次战斗中被毁掉,从那时起,他就一蹶不振,因为没有兵刃,想要在这南暝岛上活下来,实在太难了。” “于是,我就前往岛上一家兵器铺,希望可以给我夫君买一件趁手的宝物,可我手中的钱财远远不够,正准备离开时,那兵器铺的主人说,可以赊给我一件宝物,等以后有钱了再去偿还。” “后来我才知道,那兵器铺的主人不知从哪里得知,我夫君这些年里,从不曾干过烧杀抢掠之事,为人磊落光明,才会愿意将宝物赊给我们。” 说到这,妇人神色间泛起浓浓的感激,“其实,说是赊账,可我和夫君都知道,那兵器铺的主人,根本就没打算让我们偿还。” 林寻内心激动,大致已猜出一些答案了,道:“那兵器铺是否就在这南暝岛上?” 妇人点头:“正是。” 林寻深呼吸一口气,按捺下内心的激动情绪,目光看向封哲,道:“你刚才不是问,此剑有什么秘密么?我来演示给你看。” 锵! 就见林寻指尖在剑刃上轻轻一抹,一股奇异的剑吟随之响起,整把战剑倏尔间涌现出一股黑色的力量洪流,将林寻周身覆盖。 在封哲震惊的目光注视下,那黑色的力量化作了一套战装,覆盖在了林寻头颅、肩膀、腰腹、双腿、双脚…… 整个战装和林寻手中的战剑浑然一体,散发出凛冽、冷厉、恐怖慑人的力量波动。 妇人眼神一阵恍惚,喃喃道:“对,就是这样子,我夫君当年就是凭借此剑,击退了许多凶恶歹徒……” 封哲神色震撼,眼神已变得狂热,道:“原来……原来此剑的真正模样是这样子的……” 哗啦~ 随着黑色的神辉一阵翻滚,覆盖林寻身上的战装消失,手中的战剑也恢复之前的模样。 “这是灵纹战装,一种神异无比的宝物,当你踏足圣境时,就能动用这件宝物的力量。” 林寻将战剑递给封哲,认真叮嘱。 灵纹战装! 封哲心中震动,双手接过战剑,脸上都焕发出不一样的神采。 林寻也感慨不已。 灵纹战装,这是只有鹿先生才懂得炼制之法的神异宝物! 当年在紫曜帝国,林寻还曾亲自炼制过这样的宝物,这些年过去了,他哪会不知道,灵纹战装的独特之处? 可以说,放眼天下,都称得上独树一帜! 之前,也正是识破了这把战剑的奥秘,才会让林寻那般激动,因为他知道,只要打探出此剑的来历,绝对能找到鹿先生。 而现在,距离这个目的只剩下一步—— 找到那个兵器铺!

上一篇   第2630章 战剑

下一篇   第2632章 弥罗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