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2章 弥罗洞天 - 天骄战纪

第2632章 弥罗洞天

而听了林寻的话,妇人却苦涩道:“圣境?对我们这种人而言,想要踏入此境可太难了。” 说着,她幽幽一叹,“封哲这孩子秉性并不坏,我也知道,他并非和那些只知道烧杀抢掠的混账一样,只是碍于生计,不得不为之。” “若是他能够拥有圣境修为,起码也可以在这南暝岛上谋一个差事,可现在……” 封哲道:“娘,你放心,我以后定可以成圣的!” 林寻想了想,探出一指,按在了封哲眉心之地。 顿时,封哲识海中轰鸣,犹如天翻地覆似的,直至清醒过来时,识海中已多出一个传承烙印。 “这是?”封哲呆住。 “一部可以突破圣境的传承。”林寻道。 封哲一下子激动起来,语无伦次道:“前辈……您……” “还不跪下谢谢恩人?”妇人也是惊喜不已,催促开口。 封哲哎了一声,就要跪地叩首,被林寻拦住了。 “大丈夫立足世上,上不拜天,下不拜地,你若真感激,以后就秉持正道,勤加修炼,以后,也不要再让你娘难过和失望了。” 林寻正色道。 封哲唇角抖动,深呼吸一口气,狠狠点头。 林寻可不知道,正因今日之事,在以后的岁月中,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少年历经多年征战,一统乱魔海,彻底结束了这片海域的动荡和血腥。 那时候,世人皆称其为“南暝帝尊”! 而谈起过往,南暝帝尊每次都会想起今日和林寻相见这一幕,常对人言,“吾虽虽非林师之徒,却有师徒之实,若非林师,当没有今日之我!” 这些都是后话。 林寻辞别封哲和其母亲后,就折身匆匆而去。 南暝岛虽大,但以林寻的神识,仅仅片刻就被他找到了那一座兵器铺。 那是一座简朴的庭院,由数座巨石堆积而成的房屋组成,看起来很不起眼。 在正前方的石屋前,挑着一杆旗幡,上写“兵器铺”三个字,都没有一个具体的名字。 兵器铺正厅内,只稀稀拉拉几个客人,也没有侍者在一侧介绍,只有在那柜台后方,懒洋洋地坐在一名灰衣男子,正在打盹。 林寻走进来时,那灰衣男子只抬眼看了一下,就收回目光,有气无力道:“需要什么自己挑吧。” 林寻目光一扫,那陈列在柜台中的宝物倒是琳琅满目,五花八门,可却并没有一样是灵纹战装。 这让林寻不禁皱眉。 难道来错地方了? 可这南暝岛上明明只有这一家名叫“兵器铺”的地方。 “掌柜的,你们这里是否有这种宝物?”忽然,一名身穿白袍的男子开口,将一柄只有一尺长的青色的宝伞拿出。 林寻瞳孔一缩,灵纹战装! 他立刻意识到,这白袍男子恐怕和他一样,也是来找鹿先生的! 或者说来找炼制这灵纹战装的主人的! 与此同时,林寻也看出,此时在兵器铺的这些客人,明显是和这白袍男子一伙,此刻都将目光看向了那柜台后方的灰衣男子。 “没有。”灰衣男子头也不抬回答道。 “真的没有?”白袍男子相貌俊朗,身姿雄峻,眸子开阖时,泛起丝丝缕缕的幽蓝光泽,妖异慑人。 柜台后方的灰衣男子不耐烦道:“说没有就是没有,若你们不是来买兵器的,现在就可以走了。” “找死!” 附近一个瘦削精悍的老者上前,眸子咄咄逼人,“再不老老实实回答,可别怪我等不客气!” 灰衣男子嗤笑:“你们也不打听打听,从这兵器铺开业至今的这些年里,哪个不开眼的东西敢来找事?有胆你们就动手,后果自负!” 他显得有恃无恐。 为首的白袍男子皱眉,道:“你可知道我们是谁?” “管你们是谁,只要敢在这里闹事,就吃不了兜着走!”灰衣男子蛮横道。 “哈哈哈,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有人敢威胁我们‘九幽魔门’?”有人笑起来。 九幽魔门! 林寻不禁意外,这可是乱魔海最顶尖的七大魔宗之一,号称拥有十八位帝祖境老魔头坐镇,门中汇聚着一大批凶悍无匹的狠角色。 如今,九幽魔门的人拿着一件灵纹战装出现在这里,明显是来者不善。 不过,这一幕倒是又一次证明,他之前的推测并没有错,鹿先生极可能就蛰伏在这貌不起眼的兵器铺中! “九幽魔门?” 灰袍男子脸色微变,可那种表情并不是惊慌,而是一种惊诧和意外。 “不错,我们此来只为见一见炼制此宝的道纹大师,既然你知道我们的来历,就该清楚拒绝我们的后果。” 白袍男子淡然开口,透着一丝倨傲。 却见灰袍男子脸色一阵变幻不定,半响才叹息道:“算了,我就大发慈悲,让你们临死前见一见你们口中的‘道纹大师’。” 话音还未落下,他手指在柜台上轻轻敲了敲。 顿时,一阵奇异的禁制波动在这大厅中弥漫扩散。 “找死!” 白袍男子眸子一凝,猛地探手抓出,欲将灰袍男子擒下。 却见灰袍男子咧嘴一笑,骂了声:“白痴”。 而后,他的身影就化作一缕虚幻的光消失不见,让白袍男子这一抓落空。 嗡! 禁制力量翻滚扩散,白袍男子等人只觉眼前一变,顿时如置身在一片黑暗世界中,茫茫无垠,看不到边际。 以他们的力量,竟是无法看出一丝破绽! 一下子,他们心中皆发紧,正欲动手破阵。 就在此时,随着一阵光雨流转,一个神色木然,眼神冷厉淡漠的青年,凭空浮现而出。 他模样俊朗,肤色呈现出一种古铜之色,一头灰白长发在脑后束成一个漂亮的马尾,身上穿着一件整洁干净,裁剪得体的赤色衣袍,鲜红耀眼。 当出现后,赤袍青年目光落在白袍男子手中的青色宝伞上,眉头微微一皱,道: “你们杀了曾拥有此宝的人?” 声音如刀锋般,透着刺骨的冷峭寒意。 “撤掉这座大阵,我们就告诉你。”白袍男子冷冷道。 “我已不需要答案,反正你们都该死。” 赤袍青年声音淡漠,探出修长白皙的手指,在虚空中轻轻一握。 黑暗般的禁制世界中,涌现出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漩涡黑洞,将那白袍男子一行人一一吞掉。 这些人也并非没有抵挡,可都是徒劳,那漩涡黑洞产生诡异可怖的禁制吞噬力量,将他们的宝物、道法全都吞噬,而后整个人都消失不见。 自始至终,赤袍青年神色没有一丝波澜,淡漠而木然。 他略一沉默,探手一招,那一柄之前被掌握在白袍男子手中的青色宝伞就落入其手中。 赤袍青年略一沉默,就轻声一叹:“如你这般的好人,却竟也遭难了,这乱魔海……可越来越让人看不顺眼了……” 旋即,他瞳孔微眯,忽然意识到一件事,这禁制大阵中……少了一个人! …… 一座古色古香、清幽灵秀的山峰上。 之前那兵器铺掌柜灰袍男子,身影凭空出现在半山腰的一株古松下,嘀咕了一声:“九幽魔门又怎样,被玄符师弟盯上,和送死也没什么区别。” 旋即,他就摇头,目光看向不远处。 不远处的一条清澈小溪旁边,一男一女两名孩童对坐,正在棋盘上对弈,神色都无比专注。 灰衣男子走上前,打量了一眼就笑眯眯说道:“清风、清月,这都半个月了,你们的对弈还不曾分出胜负吗?” 没有人搭理他。 无论是被叫做清风的男孩,还是被叫做清月的女孩,都一副笃定专注、浑然忘我的样子。 灰衣男子乐呵呵笑着,也不在意。 只是下一刻,他眼睛就瞪得滚圆,笑容凝固,一副活见鬼的表情,叫道:“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不远处的古松下,林寻那峻拔的身影不知何时已出现。 闻言,林寻笑道:“当然是走进来的。” 灰衣男子怪叫道:“这不可能,覆盖这‘弥罗洞天’入口处的禁制力量,乃是我师祖亲手布下,就是不朽人物都根本发现不了!” 林寻心中一动,将一副画着鹿先生的画卷展开,“你口中的师祖,是否就是他?” 灰衣男子只看了一眼,神色就一阵惊疑不定,道:“你是来寻仇的?” “我是来找人的。” 林寻目光望着这一座清幽旷绝的山峰,心情也是一阵愉悦,感慨道,“真是一个好地方。” 灰衣男子愈发看不懂了,怒道:“能不能说人话?再这样我可叫人了!” “我来找鹿先生,也就是鹿伯崖,也极可能就是你口中所说的祖师,只要见了他,一切都将了然。” 林寻说着,已迈步朝那正在对弈的两名孩童走去,略一打量,眼神泛起恍惚之色。 将灵纹之道融入棋格对弈中,以此来推演和感悟灵纹一道的奥秘。 这种参悟灵纹一道的方法,他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小时候,他就经常和鹿先生进行这样的对弈。 一是考较他对灵纹一道的造诣。 二是借助对弈中暴露出的缺漏和问题,给予他指点…… 想起小时候的种种,现在再看到这样的一幕在眼前上演,让林寻如何能不感慨? —— PS:三连更送上! 只剩下3更就能完成10更爆,诸君,求月票!今天投月票的童鞋好少,别这样折磨金鱼好伐……

上一篇   第2631章 兵器铺

下一篇   第2633章 对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