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3章 对弈 - 天骄战纪

第2633章 对弈

光影一闪,那一株古松之下,映现出一道身影。 正是之前那赤袍青年,一头灰白长发束缚,俊朗的脸庞淡漠木然,当看到林寻伫足在清风、清月身边时,他瞳孔不易察觉地眯了眯。 “玄符师弟。” 灰袍男子一喜,在弥罗洞天的同辈中,他这位玄符虽然排名在最末,但无论是灵纹造诣,还是战力,皆堪称冠绝群雄! 当即,灰袍男子就将林寻进入此地后的种种举动传音告之玄符。 玄符听罢,不禁皱眉,眸子中寒意慑人,盯着林寻道:“你要见祖师?” 林寻顿时笑起来,道:“果然,鹿先生就是你们祖师。” 这一刻,他内心也是难掩喜悦。 自年少时离开那一座矿山牢狱至今,已过去许多年,如今总算有机会再和鹿先生相见,他心中也不胜欢喜。 “鹿先生……” 玄符皱眉道,“祖师前些年的时候,就已离开弥罗洞天,我劝你还是请回吧。” 林寻挑眉:“你家祖师去了哪里?” 玄符反问:“我为何要告诉你?” 剑拔弩张! 气氛也压抑起来。 林寻想了想,道:“你怀疑我此来意图不轨?” “难道不是如此?”玄符神色淡漠。 林寻忽然笑了,指着清风和清月正在对弈的棋局,道:“这样如何,你我也来对弈一场,我赢了,你就回答我的问题,我输了,我立刻走人。” 玄符怔了一下:“你确定?” “朋友,你可明白,这等对弈考验的是灵纹造诣?”灰袍男子也一脸错愕,差点以为耳朵听错了。 别人不清楚,他哪会不知道,在灵纹一道上,他们弥罗洞天绝对称得上是独步天下,无出其右! 而现在,居然有人跑来要和他们弥罗洞天的传人对弈,这简直就是班门弄斧,自取其辱来了! 这一刻,灰袍男子也体会到了玄符的心情,也理解了玄符为何会怔那一下,问出“你确定”这三字。 在这弥罗洞天,任谁听到这样的要求,恐怕都会感到很荒谬吧? “别忘了,我是如何进来的。” 林寻笑看灰袍男子一眼,后者先是一呆,旋即明悟似的,道:“你该不会是来踢场子的吧?” 林寻笑容一滞,唇角抽搐道:“我说了,这次前来只是想和鹿先生见一面。” 远处,玄符走来,将清风、清月两个孩童从对弈中拎起来,交给灰袍男子看管,而后盘膝坐在那棋盘一侧,道:“开始吧。” 显然,他已答应林寻的条件。 林寻也盘膝而坐。 “对弈的规矩你可懂?”灰袍男子在一侧问道。 “无论是三才对弈、六合对弈、九宫对弈,还是三十六天罡对弈、七十二地煞对弈,都可以,当然,若有其他对弈规则,现在告诉我也无妨,我一一接下便是。” 林寻随口道。 灰袍男子怔然道:“你居然准备如此充足,还说不是来踢场子的?” 林寻是真有些不愿搭理这家伙了,想法太奇葩,令人啼笑皆非。 “你来是客,便由你来选一种。” 玄符神色木然,几乎是没有任何一丝表情。 “那就九宫对弈。” 林寻也不推辞,随手捻起一枚黑子,敲在棋格上。 顿时间,一座玄奥神妙的禁制大阵在棋格中涌现而出。 灰袍男子的灵纹造诣也颇为深厚,看到这一幕时,不禁吃惊,愈发地认为林寻是有备而来。 甚至是来者不善! 清风和清月站在一侧,好奇打量着这一幕,清风问道:“木巍师叔,这一招有什么讲究?” 灰袍男子木巍随口道:“这是小阴阳五行禁阵,很常见的一种阵型,不必太惊讶,等对弈结束,师叔为你们将整个对弈的细节一一复盘,到时候再解释给你们听,现在你们就老老实实看着,观棋不语真君子嘛。” 这既是说给清风和清月听的,也是说给林寻听的,言外之意就是,这一场对弈,其他人是不会插手的。 对面的玄符此时拎起一枚白子,敲在了一个棋格上。 顿时,一个精妙的禁制大阵也随之涌现而成。 林寻暗暗点头,这玄符早灵纹上的造诣的确很不简单。 心中如此想着,他捻起一枚黑子,再度敲落。 玄符也随之落子。 两人你来我往,就见那小小棋盘上,一个个各具神妙的禁制大阵涌现,割据不同棋格中。 初开始,玄符还有些不甚在意,可渐渐地,他眉头微微皱起,意识到碰到了一个劲敌,不敢再怠慢,收敛心神,全神贯注应对。 而在一则观战的木巍,初开始还对玄符信心十足,认为不出片刻,这个前来踢场子的家伙注定将遭受重挫。 可随着棋局对弈渐渐展开,他神色则变得凝重起来,甚至已感到一阵胆颤心惊! 至于清风、清月都早已看得眼花缭乱,那棋局上上演的对弈,已完全超出了他们能够理解的范畴,过于玄奥和晦涩。 可他们却能看出,随着时间推移,玄符落子的速度开始变得缓慢,到后来,每一次落子,都需要思忖一番。 而林寻落子时,依旧很随意,几乎是不假思索就敲落一颗颗棋子。 小溪潺潺,松涛阵阵,这清幽的场地中却是一片寂静和压抑。 眼见玄符下棋的速度越来越慢,思考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清风不禁有些焦急,抬眼看向木巍,张嘴要说什么。 可却吃惊发现,木巍额头上已浸满汗水,眼瞳睁得滚圆,眉宇间写满了吃惊、震撼以及一抹掩饰不住的担忧。 那模样仿似他就是玄符,正在对弈中进行着一场惨烈无比的厮杀,也遭受着极大的压力似的。 也是此时,清风这才发现,附近多了许多身影。 这些皆是弥罗洞天中的长辈,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伫足在那,静默不语,凝视着这一场对弈。 神色间,或多或少都带着一抹惊异之色。 显然,这一场对弈中,林寻的表现也令他们感到意外。 而当看到人群中的一个身披羽衣,相貌清奇的中年男子时,清风差点就叫出声来。 “莫出声,以免打扰到他们。” 这中年男子抬眼看了清风一眼,与此同时,他那醇厚温和的声音也是在清风心头响起。 而后,中年男子将目光重新看向棋局,神色间也是带上异色。 直至这一场对弈进行到第三个时辰时,林寻忽然抬头,笑道:“到此为止如何?” 玄符沉默了片刻,神色木然道:“你不必相让,我已不求胜,但求输一个明白。” 林寻点了点头:“可。” 这一次,持续了不到半个时辰,林寻再次抬眼看向玄符,道:“承让了。” 玄符抿嘴沉默片刻,道:“是我技不如人,远不如你,根本谈不上是承让。” 此刻,附近一直观战的众人都不约而同地长吐一口气,似乎在纾解内心的紧张和压力,旋即,神色都变得复杂起来。 玄符乃是弥罗洞天这一代最卓绝的传人,灵纹造诣之深厚,令不知多少人为之惊艳。 可现在,却竟败在了一个陌生人手下! 这陌生人是谁? 他在灵纹一道上的造诣又达到了何等恐怖的地步? “怎会这样……” 木巍叫道,失魂落魄,有些无法接受。 “胜负之数,本就是常事,更何况这灵纹对弈之道,乃是为钻研和推演灵纹而来,目的是为了提升自身的灵纹造诣,对玄符而言,此次对弈落败,反倒是一一件好事。” 这时候,那一袭羽衣,相貌清奇的中年男子温声开口。 众人都不禁点头。 而后,中年男子目光看向林寻,道:“鄙人虚若谷,目前担任弥罗洞天掌教之职,之前木巍已经传音告诉我,小友此来是欲见一见我弥罗洞天的祖师?” 林寻起身,拱手道:“正是如此。” 虚若谷若有所思,含笑道:“祖师如今虽不在,但小友此来,必是有要事要见,还请随我一起前往主殿一叙。” “多谢。”林寻道。 当即,虚若谷亲自在前边带路,和林寻一起朝山巅行去。 木巍和其他那些弥罗洞天传人目送他们离开后,都不禁窃窃私语起来。 “那人是谁?竟在灵纹一道上有如此造诣?” “他说是来拜见祖师,该不会是以前就认识祖师吧?” “此人的确厉害,他对灵纹一道的掌控,已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远非是我们可比,依我看,或许只有掌教亲自出手,才能压他一头。” ……而就在这议论声中,一直坐在那,神色木然的玄符忽然起身,眸子中涌出慑人的神芒。 “我大概猜出他是谁了!” 说着,他身影一闪,就匆匆朝山巅掠去。 众人都不禁愕然,一头雾水,想要追问时,玄符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走,我们也去看看。” 木巍带头,其他人也跟着一起掠向山巅的方向。 与此同时。 山巅那云雾缭绕中,有着一座古老的殿宇屹立。 大殿内,刚一进来,虚若谷就转身,朝林寻拱手,肃然问道:“敢问……可是林寻公子?” —— PS:第八章送上! 第九章已经写一半,10点半左右就能发出!

上一篇   第2632章 弥罗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