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轰杀成渣 - 天骄战纪

第二百六十七章 轰杀成渣

从这天起,林寻将撼天九崩道的修炼提上日程,每天除了打坐,就是琢磨和演练此功。 遗憾的是,林寻所居住的庭院虽大,但用来淬炼武道,就显得太过狭小,并且很脆弱,根本承受不住灵罡力量的摧残。 故而林寻只能收敛灵罡之力,以撼天九崩道的运功路线为引,只淬炼此功动作,参悟其奥秘,而不敢轻易施展其威力。 不过即便如此,当雪金第一次目睹此功招式,也不禁眼瞳一缩,心生波动。 以他的目光,自然一下就看出,林寻所修炼的秘法招式极其之独特,一招一式,看似千奇百怪,可却暗含动静、柔刚、阴阳之妙,充盈着难以言喻的恢弘气势! 这还仅仅只是招式! 很难想象,当林寻以独特的运功路线,将此功之威力全部释放出来时,究竟又会产生何等惊人的毁灭力量。 “这是什么功法?” 这一天,雪金终究没忍住心中好奇,道,“仅仅只看招式中彰显出来的气象,就已堪称一流,比之那世家门阀中传承的古老秘法也不逞多让,你小子从哪里获得的这等功法?” 林寻只报出了撼天九崩道的名字,却并未提从哪里获得,这么做,他也是想试探一下,看雪金是否听说过此功。 雪金闻言,顿时怔了怔,皱眉苦苦思忖许久,最终摇头:“帝国之中,数得上名号的顶尖秘法,我大概都有所了解,像那谢玉堂所修炼的纵横剑经、传承于帝国皇室的无量般若功、青鹿学院的镇院传承扶摇道经等等,无论是最顶尖的古老传承,还是次一等的一流武学中,可没有一个名叫撼天九崩道的。” 说到最后,雪金看向林寻的目光带着一丝异样:“莫非,你所修炼的这部功法是一种不曾问世的绝学?” 不曾问世,就是很久已经不曾出现在世间,有可能是传承于很久很久之前的远古时期,但却在岁月长河中遗失多年,无人曾习得的绝学。 据雪金所知,像这种例子也不是没有过,像铁血王宁不归所修炼的八荒奔雷劲,就是宁不归在年少时,偶入一处远古秘境中所获得,传闻是传承于远古时期某个掌控雷霆之力的神秘道统! 像帝国皇室的藏宝库中,就藏着十多种和八荒奔雷劲不相上下的古老秘法。 “我也不清楚。” 林寻摇头,他的确不清楚,只知道这撼天九崩道烙印在撼天古印的碎片中,除此之外,便再不知其他。 “哦。” 雪金若有所思。 随着时间推移,林寻将撼天九崩道的九式动作悉数掌握,只是招式归招式,其中所蕴含的奥秘太过艰涩庞大,想要将其全部参悟掌控,也非短时间内能够办到。 这一天,林寻吃过早饭,便推门走出了庭院。 这些日子,他一直在修炼,足不出户,不闻窗外事,而今重新走在烟霞城那热闹繁华的街道上,心中也不禁一阵恍惚。 旋即,林寻就摇了摇头,加快了脚步,他今天出门可不是为了闲逛。 碧海道场。 这是一家专门为修者提供磨练武技的地方,极其受修者欢迎。 随着省试考核的日子快要来临,烟霞城中也愈来愈热闹,许多有资格参与省试考核的修者,皆都从帝国西南行省不同的城市中赶来。 为了做好充分的考核准备,许多修者都抓紧一切机会来提升实力,磨练武道。 在这等情况下,让得这碧海道场的生意也是极其兴隆,天天都有络绎不绝的强者前来。 当林寻抵达时,碧海道场中早已汇聚了不少强者,大都年纪轻轻,十多岁的样子,有男有女。 “再过半个月时间,省试考核就要开始了,传闻此次报名的人数,早已经突破了五千人!” “乖乖,每一次省试考核中只有一百人能够通过,如此推算,起码五十人中,才仅仅只有一个人能够通过考核,这淘汰率也太高了!” “唉,和往年相比,今年的省试考核的竞争的确太过残酷,听说咱们西南行省年轻一代最顶尖的强者,都一股脑参与进来,在这等情况下,别说一般修者,就是那些一流人物,只怕都有被淘汰出局的可能。” “唉声叹气什么,省试考核本就是为帝国选拔最杰出顶尖的人才,唯有这等人物,才有资格代表咱们西南行省,去参加那帝国最高等的国试考核!” “抓紧时间修炼吧,哪怕此次省试考核竞争再激烈,不到最后一刻,谁甘心放弃?” “是啊,无论对豪门子弟而言,还是对寒门子弟而言,都是一场改变命运的考核,若能通过,必然是鱼跃龙门,青云直上!” 许多人在议论,话题都和即将开始的省试考核有关,林寻这才猛地意识到,原来仅仅再过半个月,省试考核就要开始了 “看来,得抓紧时间搜集一些有关此次省试考核的情报,看一看究竟有多少厉害角色参与进来。” 林寻暗自思忖,雪金很早就跟他说过,一定不能小觑参与到省试考核中的人物。 这些年龄在十八岁以下,通过府试、州试层层选拔出来的年轻人中,不乏一些惊艳无双的天才人物,若是疏忽大意,极有可能马失前蹄。 想一想也是,帝国西南行省何其之大,光是参与到省试考核中的年轻人,都有五千以上! 五千个通过层层选拔出来的精锐杰出之辈中,焉可能没有极其强横厉害的角色? 没有再多想,林寻找到一名侍者,付出十个金币的价格,为他安排了一座磨练武道的密室,是专门为人罡境修者所提供。 侍者很快就离开,密室中只剩下林寻一个人,以及十个铜皮傀儡。 每一个铜皮傀儡,皆都拥有人罡境的战斗力,防御力也同样惊人,修者可以选择不同的铜皮傀儡数目来对战。 林寻想了想,直接把十个铜皮傀儡全部启动,以他如今的境界,一般的人罡境修者已不放在眼里,更别说是铜皮傀儡了。 不过他此次来是为了淬炼撼天九崩道,倒并不需要势均力敌的对手。 轰隆隆 十个铜皮傀儡的眼眸骤然一亮,犹如从死寂中苏醒,下一刻,他们已从不同方向,朝林寻暴冲而来。 让人惊叹的是,这些傀儡的攻击极其强劲,且懂得施展武道战技,若不是没有智慧,几乎和真正的修者也没什么区别了。 林寻见此,也颇为满意,感觉十个金币的昂贵价钱没有白花。 轰! 蓦地,一个铜皮傀儡已经抢先攻击而来,全面爆射灵芒,狠狠朝林寻咽喉砸来。 几乎同时,林寻猛地深吸一口气,体内灵罡之力沿着一种独特的运功方式运转,开始沸腾奔腾。 几乎同时,他双掌平推,掌指间流溢着虚幻般的天青色,旋即,猛地握掌成拳,早已蓄积依旧的力量,在刹那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崩”发! 开山式! 轰! 刹那间,就见那冲来的铜皮傀儡犹如纸糊,那防御力惊人的身躯骤然爆碎,刹那之间,就化作漫天粉末飘洒。 最令人吃惊的是,林寻这一招之力不减,朝前扩散,在空气中碾压出一道长长的鸿沟! 后方三个铜皮傀儡来不及闪避,被拳风迎头撞上,就听轰轰轰三声巨响,三个铜皮傀儡皆被轻易齑粉! 是被一瞬击杀为粉末! 那等可怖的击杀力量,震在密室墙壁上,都产生剧烈震荡,隆隆作响。 而这,仅仅是开山式一击的力量! 林寻也不禁怔住,有些意外,这是他修炼撼天九崩道以来,第一次真正施展其威力,却没曾想,这等力量竟如此之可怕。 光是这一击,就让林寻意识到,若是对付那黄剑尘,只怕都会让对付吃不消! 最重要的是,林寻如今对撼天九崩道的参悟才只算得上初窥,刚摸到皮毛而已,就已拥有这般毁灭力量,由此就可以想象,当林寻将此功精髓奥秘全部掌控时,又能够施展出何等可怖的威力了。 轰隆 这时候,其他六个铜皮傀儡都已杀来,可还不等林寻有所动作,就听砰的一声,密室大门被打开。 顿时之间,那六个铜皮傀儡停在原地,僵硬不动,这是因为密室大门开启,已触动它们身上的机关,以免发生意外,波及无辜。 一名侍者满脸焦急冲进来:“发生了什么,刚才发生了什么,公子您可是受伤了?老天!怎么怎么只剩下六个铜皮傀儡了?” 当目睹密室中的情景,侍者目瞪口呆,显然,他是被林寻刚才引起的动静所惊动才匆匆跑来,只是没曾想到,密室中的修者安然无恙,铜皮傀儡却少了四个! “抱歉,刚才没掌握好分寸,把它们给毁掉了。”林寻面露歉然,有些不好意思。 “毁毁掉了?可是怎么看着像是消失不见了?”侍者一脸惘然,毁掉也会留下残缺躯壳啊,可场中根本没有啊。 “哦,它们在那。” 林寻指了指地上残留的一些残渣粉末。 侍者目光挪移过去,登时如遭雷击般,倒吸凉气,居然被轰杀成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