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0章 鹿伯崖的劫难 - 天骄战纪

第2640章 鹿伯崖的劫难

上一章有关通天之主六件宝物的一个数字出错了,已修改~ —— 鹿伯崖笑起来,道:“通过这两次考验,我相信你已经拥有了可以去和洛家对抗的能耐。” 谈起考验的事情,林寻不禁苦笑道:“鹿先生,只是见面而已,何须还要进行这样的考验,换做其他人,恐怕早死在那元磁风带了。” 鹿伯崖大笑起来,道:“你是你,其他人是其他人,根本就不一样,更何况,我虽在六十年前离开这弥罗洞天,但最近这些年发生在永恒真界中的事情,我可一清二楚。” “别人或许无法进入元磁风带,但你绝对可以,毕竟,连如今这第六天域的不朽帝族都知道,你手中掌握着足以对抗秩序力量的底牌,这等情况下,就是去对抗元磁风带中的空间秩序力量,也应当不在话下。” 顿了顿,他继续道:“至于这洞天福地的九重禁制力量,以及这永恒之棺的考验,本就是为你准备的,你若再解决不了,那才叫奇了怪了。” 林寻这才恍然,原来这两次考验,鹿先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只是,搜集这些元磁神铁做什么?”林寻问。 鹿伯崖道:“将你的本命帝兵拿来。” 林寻当即将无渊剑鼎拿出,递了过去。 鹿伯崖拿在手中端详许久,眸子中也是泛起惊艳之色,道: “此宝早已非帝兵可比,我虽不知其真正奥妙,可却能看出,此宝的质地已隐然有不朽的神韵,除此,还有秩序气息弥漫,颇为神异,想来这些年里,你已将此宝视作毕生心血来对待。” 林寻不禁佩服道:“鹿先生好眼力。” 无渊剑鼎渡过亘古未有的诡异大劫,也曾在劫难中重塑,汲取过属于他的精、气、神,也汲取过秩序凰炎的力量。 这些年里,林寻所夺得的一些烙印着不朽物质的宝物,也几乎被无渊剑鼎炼化一空。 即便不提这些,无渊剑鼎常年浸润在涅槃秩序的滋养中,也让它早已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起码在宝物的对抗中,无渊剑鼎早已不惧和不朽道兵争锋! 鹿先生笑骂道:“什么好眼力,你小子何时也变得这般油嘴滑舌!” 他是看着林寻长大的,打小对他的要求就严厉而苛刻,以至于让林寻少年时,拥有了同龄人没有的沉稳和睿智。 只是,也因如此,他也少了少年人本应该有的活泼和张扬。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 但看着眼前的林寻,鹿先生还是很欣慰的,就仿佛自己亲手栽下的一株幼苗,而今已成长为一棵足以独自去遮风挡雨的参天大树! 林寻笑了笑,道:“鹿先生,还是说说元磁神铁的事情吧。” 鹿先生将无渊剑鼎递给林寻,道:“我虽无法帮你进一步完善这件宝物,但却知道,元磁神铁作为一种罕见的神料,不止是可以炼制不朽道兵,更可以承受时光的力量。” 林寻眸子吃惊道:“承受时光之力?” “不错,你外曾祖的‘光影之刀’,就是掺入了十万斤的元磁神铁为神料,才拥有了可以烙印时光之力的底蕴,否则,一般的宝物,根本经受不住时光力量的侵蚀和破坏。” 鹿伯崖道,“大渊吞穹天赋和时光之力有关,当你觉醒第四阶段的天赋神通时,就可以将时光之力凝练为法则,烙印在自己的本命帝兵中,如此一来,在你战斗时,举手投足之间,就可以施展出时光之力。” “而这,也正是你外曾祖当年被第八天域十大不朽巨头所忌惮的原因所在!” 林寻心中震荡,终于明白,鹿伯崖的良苦用心了,那十万斤元磁神铁,分明就是在为他以后凝练时光法则所铺路! 鹿伯崖笑容温和,道:“之前覆盖在这弥罗洞天外的九重禁制力量,就是炼化元磁神铁,凝练时光法则的九座阵图,相信你如今已将其中奥秘全都吃透,如今又有了这十万斤元磁神铁,等你踏足不朽之境时,足可以在你这剑鼎中凝练出一缕时光法则了。” 林寻内心激荡,那九重禁制力量,竟也拥有如此深意!这完全出乎他意料,也可以看出,鹿先生的安排是何等用心! 虽然,自见面到现在,鹿先生嘴上没说什么,也没有表现得很激动和失态,可很显然,这些年里,他一直在关注自己,在为自己谋划,这无微不至的关怀,令林寻内心也是暖烘烘的。 “你若感动,就说出来,现如今我可不会像当年那样苛刻严厉的待你了。”鹿伯崖笑眯眯道。 “呃……” 林寻也笑了,道,“我只很不解,为何十万斤元磁神铁,才只能烙印一缕时光秩序。” 鹿伯崖眼睛一瞪,没好气道:“那光影之刀的威能想必你也体会过,洛云山不曾拥有大渊吞穹天赋,也不曾掌握时光法则,都能进行御用,威能是何等可怕,可那光影之刀,也仅仅只烙印一缕时光法则而已。” 林寻道:“若我有更多元磁神铁呢?” 鹿伯崖一怔,旋即意识到什么,神色古怪:“看来最近的传闻是真的,那元磁风带中的元磁神山,果然就是被你取走的。” 林寻笑着默认了。 “这样的话,的确可以烙印更多的时光法则,只是,我也不曾尝试过,等到那时,咱们一起琢磨琢磨也好。” 鹿伯崖沉吟道。 “有鹿先生帮忙,绝对可行。” 林寻不着痕迹拍了个马屁。 鹿伯崖指了指林寻,哑然失笑,这小子……果然和小时候不一样了! “鹿先生,如今的您,究竟是什么修为?”林寻忽然问道。 这个谜团藏在他内心已久。 鹿伯崖思忖片刻,道:“差不多已恢复到以往的八成水准,嗯,大概相当于……这个纪元的不同寿境不朽层次吧,不过若是杀敌,凭我的道纹造诣,就是碰到涅神境的对手,也不必太在意。” 同寿境? 八成水准? 林寻一脸的惊诧,道:“鹿先生,可为何您当初在下界时,会被衍星、无名帝尊这种角色追杀?” 这很不可思议。 若说是被下界的规则力量压制,可当世的衍星同样也遭受着压制,可就是这个女人,却亲手毁掉了矿山牢狱,让鹿伯崖都不得不逃! 简而言之,当年的鹿伯崖……实力太弱了。 “这牵扯到五衰道劫。” 鹿伯崖似并不奇怪林寻会这般问,道,“你母亲应该跟你说过,我是从上个纪元中侥幸活下来,只是,当年即便得到了你外曾祖的救助,一身道行直至如今也遭受着五衰道劫的影响。” “这等劫难诞生于纪元覆灭中,无比恐怖,所谓五衰,就是身、魂、心、意、道行。五种力量,皆会遭受衰败之难。” “身难,又被称作躯壳劫,一旦遭难,躯壳腐朽,衰败而灭。” “魂难,就是针对神魂的劫难。” “心难最为诡异,一旦遭难,心境崩灭,疯癫不醒人事。” “意难,则针对意志力量,哪怕就是留下意志力量于世,也会被抹灭。” “道行之难,自然就是针对修为。” “五衰道劫之下,一切生灵无论修为高低,皆将永灭不存,强大如永恒不朽之境的人物,也难逃纪元覆灭之威胁!” 声音低沉,透着浓浓的忌惮,“上个纪元何等璀璨辉煌,可在纪元覆灭之下,能够延存者,也只一小撮人而已。” “当年,我也是凭借宗门所留的一件符箓至宝,才侥幸挡住此劫,活了下来。” “可这无数岁月以来,却一直在遭受着五衰道劫力量的影响……” 听到这,林寻都不禁悚然,想起了秩序之灵“无双”,她可是一方世界的天道秩序之灵,何等至高,凌驾众生之上。 可也是在纪元覆灭中,遭遇“五衰道劫”,以至于差点消散一空! 而按照鹿先生的说法,强大如永恒不朽之辈,也会遭受到这等大劫的威胁! 这让人想一想都感到恐怖。 “当年在永恒真界时,有你外曾祖以禁忌秘法帮我化解体内的五衰道劫力量,才让我可以保持巅峰时的战力。” 鹿伯崖道,“可自从你外曾祖离开,而我和你母亲、舅舅一起逃到下界时,我体内那五衰道劫力量发作,境界趋近于崩灭的边缘,才不得不隐忍和蛰伏,否则,当年的时候,焉可能眼睁睁看着你和你父母遇险?” 声音透着愤懑、无奈和苦涩。 五衰道劫! 唯有真正经历过,才知道这等劫难的恐怖! 林寻这时候才终于明白,当年的鹿先生为何会那般弱了,原来这一切都和“五衰道劫”有关。 “您现在是否还遭受这等劫难的影响?” 林寻禁不住问。 鹿伯崖点头:“当年我和你外曾祖曾进行过多次试探和推演,最终得出结论,若不窥破永恒的奥秘,断无法真正消除这等诡异的力量。” “也正因如此,你外曾祖才会那般执着地去冲击永恒之门,他担心以后有朝一日,也会遭遇五衰道劫,打算提前做好应对的手段,可惜……” “最终还是失败了……” —— PS:明天补昨天欠下的一更!

下一篇   第2641章 洛家支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