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2章 李扶摇? - 天骄战纪

第2642章 李扶摇?

一个绝巅帝祖,足以让第八天域十大巨头争相招揽! 洛家支脉穷尽一切资源,堆积出洛锋这样一个绝巅帝祖,倒也值得。 毕竟,一般的不朽帝族,就是想拿资源砸出一个绝巅帝祖,也是要看运气的。 可惜,这一切在林寻眼中,都已算不得什么。 严格而言,不朽层次之下的力量,已根本不被林寻放在眼中! 不过,鹿伯崖所说的一件情,引起了林寻注意。 第一个是无极神书,也就是通天之主所留的六件宝物之一。 这是一件奇宝,共有九卷,每一卷皆绘制一幅和灵纹一道有关的秘图。 而按照鹿伯崖的说法,无极神书这件宝物,实则是他从上个纪元得到的师门传承至宝! “鹿先生,母亲说您师承上个纪元一个隐世符道宗门?”林寻忍不住问。 鹿伯崖点头,神色间泛起追忆之色,道:“不错,在我拜师修行的那天起,就被师尊告诫,此生不得提起和宗门有关的事情,否则,极可能会为我招惹来无法想象的弥天大祸。” 说到这,鹿伯崖露出古怪而又无奈的笑意,“后来我才知道,师尊是骗我的,他担心我打着师门旗号为非作歹,才会如此告诫。” “不过我从不曾埋怨过师尊,正是在他的传授下,才让我从一个平平无奇的野小子,掌握了世间最独一无二的符道传承。” 声音中,透着发自内心的感激和孺慕。 “鹿先生,能否跟我详细说说您的师承?”林寻不禁愈发好奇了,因为他这一身道纹造诣,就是传承自鹿伯崖。 这些年来,凭借这等道纹传承,帮他化解了不知多少危难和凶险。 也让林寻深刻意识到,这等道纹传承何等不简单,因为在这些年的修道生涯中,他还从不曾见过这世间有哪一种道纹传承,可以和自己所掌握的媲美的。 正如鹿先生所说,此传承独一无二,因为它根本不属于这个纪元! “告诉你也无妨,我师尊姓李,名扶摇……” 鹿伯崖眼神泛起恍惚之色,仿似沉浸在很久以前的回忆中。 “李扶摇……”林寻心中暗道,这名字倒是不俗。 “师尊向来自称是一名剑修,事实上,师尊的剑道手段的确恐怖无边……反正在我修道那些年,还从没见过有谁能挡住师尊一剑的,哪怕是号称大能者的无上人物……也不行!” “可师尊却经常说,他的剑道虽强,却不如其小师弟……” 鹿伯崖说到这,不禁慨然,“可惜,师尊却从不说他这位小师弟是谁。” 林寻不禁惊讶:“既是同门师兄弟,为何却不愿提起其姓名?” “我可不知道。” 鹿伯崖苦笑,旋即他露出感伤之色,道,“在纪元覆灭之前,师尊曾叮嘱我,说纪元覆灭之劫将临,他要去帮助师门征战,让我自己以后要小心行事。” “并且特意说过,无极神书是我们师门最至高的传承秘宝,凭借此物,应当足可以帮我从纪元覆灭中活下来……” “可我虽活下来了,却直至如今也不知道,师尊当年是去哪里征战,又是否活下来……” 鹿伯崖神色愈发怅然了,“可笑的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师尊所在的师门又是什么来历……” 林寻怔怔半响,道:“这么说,这位李扶摇前辈所在的师门,还的确够神秘的。” 鹿伯崖哈哈一笑,摇头摒弃杂念,道:“这些都是陈年往事,并且是上个纪元的事情,如今再说这些,已没有多大意义。我只想告诉你,这次前往洛家,无论如何,也要将无极神书给夺回来!” 声音中透着决然,“当年你外曾祖救我之后,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在他的后裔中挑一个传人,一是为了报恩,二也是不至于让我的师门传承就此断绝。” “最初时候,我选中的是你外公,虽然他不曾觉醒天赋力量,可修炼灵纹一道是没有问题的。” “可我却没想到,在他即将继承族长之位时,却发生惊变,以至于被他所掌握的光影之刀、天赋神石,以及无极神书,也被洛冲所夺走。” “还好,你小子悟性不错,自幼跟随我身边修行灵纹一道,等以后将无极神书夺回来,足可让我师门的香火永存下去。” 鹿伯崖说到这,神色间尽是欣慰。 在他小时候,只是一个平凡无奇的野小子,资质平平,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会被其师尊收为徒弟。 相比而言,林寻的天资比他要强上太多太多! 在鹿伯崖看来,只要能够继承无极神书,以后在灵纹一道上的造诣,绝对要在他之上。 林寻深吸一口气,肃然应允:“鹿先生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旋即,林寻迟疑道:“鹿先生,我内心还有一个疑惑想要请教。” “你说。” “当年我外公和洛崇争夺族长之位,哪怕我外公方方面面都不如洛崇,可他毕竟是外曾祖的嫡子,并且身后站着一众洛家主脉的老人,可为何却被洛崇篡夺权柄?” 林寻很不解。 洛青珣曾说,在继承族长之位前,其父亲洛潇离奇失踪,下落不明,这才给了洛崇可趁之机。 可当时洛家主脉的老人,就没有察觉到,这极可能是一场阴谋? 或者说,为何就不能等到查出洛潇消失的真相时,再选出族长? 这其中必有蹊跷! 鹿伯崖神色间浮现一抹嘲弄之色,道:“你母亲没有跟你说出其中真相,恐怕是担心你瞧不起那些洛家主脉的老人,既然你问了,我告诉你也无妨。” “当年你母亲和你舅舅都还年幼,和你外公同辈的洛崇,当年虽拥有帝祖境的道行,却一直不曾娶妻生子。” “在继承族长之位前,也就在你外公消失不久,洛崇身边忽然多出一个女人。” 听到这,林寻眸子微眯:“这女人有问题?” “不错,此女来历神秘,手段更是无比了得,曾召唤来第七天域多位不朽人物前来洛家,说是前来拜访做客,实则就是在为洛崇助威!” “此女展露出这样的底蕴和威势后,当即放出风声,她将和洛崇结为道侣,并许诺,只要洛崇当上洛家族长,就会全力帮助洛家崛起,起码不至于再遭受到第七天域其他不朽帝族的排挤。” “那些洛家主脉老人答应了?”林寻也皱起眉头。 鹿伯崖叹息道:“那时候的洛家,已是一蹶不振,处境不妙,遭受到第七天域不知多少大势力的排挤,再不做出改变,极可能再无法在第七天域立足。” “而当时,你外公又下落不明,洛家主脉那些老人……也就答应了此事……” 声音一点点变得低沉。 林寻听到这,内心一阵不舒服,这些洛家主脉的老人未免也太糊涂,竟将保住洛家地位的希望,寄托在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身上,何其可笑? “当时洛家的情况,的确不容乐观,而那女人和洛崇展现出的手段也很厉害,信誓旦旦地保证了许多事情,让得整个宗族上上下下都一片振奋,以为看到了重新崛起的希望。” 鹿伯崖神色复杂,“当时,你母亲和舅舅年幼,也根本没有能耐去阻止这一切,而我正在外界查探你外公消失的事情,当我赶回洛家时,洛崇早已顺理成章地接掌了族长大权。” 林寻心中也一阵喟叹,这些洛家主脉老人的做法,何异于与虎谋皮? “不过,那时候即便我在,恐怕也阻止不了这一切,因为我答应过你外曾祖,绝不插手洛家内部事情。” 鹿伯崖自嘲道,“这或许就叫作茧自缚,连我也没想到,你外曾祖会突然间遭难,更没想到,洛家会变得那般混乱和不堪……” 林寻劝慰道:“鹿先生,起码你当年帮着我母亲和舅舅当年逃出了洛家,这就足够了。” 他担心鹿伯崖再自责,当即转移话题,道:“只是,洛崇当上族长之后,似乎并未改变洛家被从第七天域驱逐的下场,难道是那女人变卦了?” 鹿伯崖露出冷笑:“也是前些年返回永恒真界不久,我才打探到消息,当年洛崇继承族长之位不久,在那女人的指使下,就立刻推翻了之前的所有保证,并下令将洛家主脉那些老人全部镇压囚禁,洛家主脉其他人也遭受牵连,一个个处境不妙,犹如阶下之囚。” “后来我才知道,那女人和洛崇结为道侣,支持他当上族长的目的,是为了你外曾祖所留的通天秘境、造化之剑和永恒之棺!” “可你也知道,这三样宝物,皆被我和你母亲、舅舅带走,让得那女人的如意算盘落空,哪还会真心实意地再去帮洛家在第七天域站稳脚步?” 听完,林寻彻底明白了,不禁冷笑道:“那些洛家族人恐怕也没想到,和他们族长同床共枕的女人,原来从一开始就包藏祸心吧?这就叫与虎谋皮,自作自受!” 声音透着毫不掩饰的讥嘲。 —— PS:补更稍晚。

上一篇   第2641章 洛家支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