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2章 黑色玉盒 - 天骄战纪

第2652章 黑色玉盒

林寻! 那个让洛家恨得牙痒痒,又无比渴望得到的年轻人,竟在今夜出现在了他们洛家的地盘上! 这感觉…… 就像费尽心思也没弄到手的猎物,却居然主动找上门来,让意外来的那么突然,完全让人猝不及防。 这一刻,洛崇简直是心花怒放,仰天大笑:“林寻,原来你就是林寻,哈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附近那些洛家支脉的大人物在历经最开始的错愕之后,也都亢奋起来,一个个笑容满面。 “哈哈,这家伙竟自投罗网了!” “还真是造化弄人啊!” “此子该不会是洗心革面,回心转意,打算为我洛家所用了吧?” 各种声音响起。 林寻眼神古怪,这些家伙未免也高兴太早了吧? 实则,也不能怪洛崇他们这般亢奋,林寻身上不止是觉醒了大渊吞穹天赋,更关键的是,通天秘境、造化之剑等宝物也在他身上! 这可是洛崇等人朝思夜想了无数年的宝物! “各位,这小家伙既然敢出现在这里,怕是有所依仗。” 裴茹眼神中也泛着异彩,只是相对要冷静一些。 果然,下一刻河伯阳就说道:“可以肯定的是,洛锋是被此子所擒,洛云山、洛云河等人,皆是被此子所杀,也就是说,这一段时间以来,洛家所遭受到的一些波折,皆是出自此子手笔。” 一番话,让洛崇等人神色间的笑容消失,内心的激动也是被一股无法言喻的愤怒取代,一个个脸色奇差无比。 这段时间以来,因为洛锋被挟持,洛云河等人杳无音讯,都快要把他们折磨疯掉。 他们都以为,干出这等事情的必是某个大势力,谁能想到,这一切竟是来自林寻一人的手笔? 一时间,他们目光都恨不得将林寻杀死。 “原来是你这小孽畜!” 洛崇暴喝,“锋儿呢,你将他藏在哪里了?” 其他人也是杀气腾腾。 林寻笑起来:“这时候你若抓紧时间前往裂天雷海,或许还能帮你口中的‘锋儿’捡回一些骨灰。” 一下子,洛锋心中剧痛,脸色铁青,道:“你……你竟敢杀了锋儿!孽畜!你简直该千刀万剐!” 那些洛家大人物也愤怒之极。 洛锋,是他们支脉唯一的绝巅帝祖,可如今,却竟被杀害了! 这简直等于扼杀了他们洛家以后崛起的希望! 天地肃杀,可怖的杀意犹如翻江倒海,将这片区域覆盖。 更远处,无数的洛家族人、扈从、婢女、下人都被惊动,在远远地观望,没有人敢靠近。 这其中,也有洛玄真。 当看到被围困在翠云峰上空的林寻,他的心都沉入谷底,手脚冰凉。 完了…… 这等局势下,还谈什么去救主脉那些老人,表叔他自己恐怕也是自身难保啊! “小姐,此子很棘手,应当掌握着能够威胁不朽人物的底牌,但若是真开战,拿下他倒也并非难事。” 虚空中,高大威猛的光头老人宇淮冷冷开口,“眼下,就看您的主意了。” 裴茹神色淡漠,道:“很久以前,我夫君就曾答应,只要将此子擒下,其身上的通天秘境、造化之剑等宝物,就归我们所有,既如此,你们又何须犹豫,动手便是。” 一番话,让洛崇脸色微变,刚要说什么时。 轰! 天穹上,不朽道光激射。 宇淮已经悍然出击。 他身影威猛,甫一出手,就如传说中的无敌战神,掌指握拳,璀璨的不朽道光疯狂汇聚之下,附近虚空骤然塌陷。 而当这一拳打出,给人的感觉就像天崩地裂、万物崩灭! 那恐怖! 远处那些观望的人们眼睛刺痛,心神遭受冲击,差点瘫软在地。 即便是洛崇身边的那些大人物们,都躯体发僵,浑身毛骨悚然,他们虽是帝祖,可此时也感到极大的压迫。 因为这是属于不朽层次天寿境的威能! 而河伯阳也是在同一时间出手。 锵! 一直被他踩在脚下的雪白道剑,发出清越若龙吟般的剑鸣。 刹那间,白茫茫的剑气直射天穹,无匹的不朽法则充斥在那剑锋之内,朝着林寻怒斩而去。 白离道剑! 一件真正的不朽道剑! 此刻甫一斩出,那磅礴的剑意,直似要将天地都劈开,凌厉迅猛到极致。 由此也可以看出,这两位不朽人物,在出手时皆毫无保留! 因为他们从识破林寻身份的那一刻开始,就不曾有任何的轻视,他们很清楚,林寻拥有能够威胁到不朽人物的底牌。 故而,他们并不打算给林寻施展底牌的机会。 无论是宇淮那一拳,还是河伯阳这一剑,皆强大得超乎想象! 却见林寻屹立原地,纹丝不动。 唯独在其身前,倏尔浮现出一个黑色玉盒。 长不过一尺,厚四指,漆黑暗哑,古朴无华。 轰! 宇淮可怖的拳劲山崩海啸般笼罩而来,林寻四周的虚空瞬间齑粉,迸溅出恐怖的乱流。 可林寻伫足之地,就如一块无法被撼动丝毫的礁石,那充斥不朽法则的拳劲何等恐怖,可竟被抵挡在林寻周身一尺之外,再无法寸进! 宇淮瞳孔一缩。 这一拳,都能轻易将任何绝巅帝祖砸碎,可却被一股无形的可怖神秘力量给阻挡了! 唰! 几乎同时,白茫茫的白离道剑斩来。 林寻依旧纹丝不动。 这柄不朽道兵何等凌厉和霸道,动辄可压塌天宇,可在林寻头顶一尺之地时,也被阻挡,激烈嗡鸣不断,就像斩在坚不可摧的壁障上。 河伯阳脸色也微微一变。 他和宇淮的目光都第一时间落在林寻身前浮现的那一个黑色玉盒上。 “是那黑色玉盒!” 洛崇神色阴晴不定,至于其他人,都早已被惊到。 谁敢相信,一个绝巅帝祖就这般挡住了两位不朽人物夹击? 此时的林寻,眼神专注地看着那黑色玉盒,衣袂飘曳,浑然没有一点的紧张,自若且从容。 他探手开启黑色玉盒,动作轻柔,神色也变得庄肃起来。 这反常的一幕,让河伯阳和宇淮心中一突,皆意识到不妙,毫不犹豫展开最可怖的攻击。 “起!” 宇淮身前,紫色玉尺蒸腾而起,幻化亿万不朽道光,那一瞬,简直像一轮紫色大日在龙脊神山上空升起,那般炽盛,那般耀眼。 “去!” 他发出暴喝,紫色玉尺顿时腾空,压塌虚空,隆隆作响,朝林寻镇压过去。 而同一时间,河伯阳也施展至高秘法,白离道剑一闪,倏尔幻化成十万道密匝匝的飞剑,汇聚成一座玄奥莫测的不朽剑阵! 那恐怖的威能扩散,引起场中不知多少骇然惊呼的声音,矗立在附近区域中的其他山峰都剧烈动荡起来。 “无关人等快退开!” 暴喝声中,洛崇第一时间祭出一口青铜道印,道印上涌现出晦涩的秩序力量,瞬间扩散而开。 顿时,偌大的龙脊神山犹如从沉寂中苏醒过来,一道道雷霆秩序力量犹如闪神链般,纵横交错,出现在每一座山峰上,焕发出耀眼的光,这才堪堪将那两位不朽人物释放出的恐怖威能抵消化解。 可还不等众人放松下来,让他们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无论是宇淮那宛如紫色大日般的玉尺,还是河伯阳那恐怖到令人胆寒的不朽剑阵,依旧在林寻周身一尺之地被挡住! 无法寸进。 更无法伤到林寻丝毫。 甚至,都不曾引起他神色的一丝变化! “这……这……” 许多人瞪大眼睛,话都说不出,结结巴巴。 洛崇也倒吸凉气,那黑色玉盒究竟是何等宝物,竟能硬撼两位不朽大能的全力攻击? 此时,林寻已开启那黑色玉盒,一片细碎若梦幻般的淡青色光雨也是从中飘洒而出,幻化出虚幻般的光影。 河伯阳、宇淮的脸色已阴沉一片,内心惊怒,疯狂般催发自身力量,可依旧无济于事。 唯有漫天道光轰鸣,激荡不断,根本无法伤到林寻半分! “我倒是不信了!” 蓦地,裴茹那曼妙修长的身影冲霄而起,抬手一招,掌指间出现一座奇异神秘的黑色宝塔。 宝塔底部是绽放三十六瓣的莲座。 宝塔顶部是一道跏趺而坐的黑色神像,生有三头六臂,鸟首人身,持着道剑、法印、拂尘、钟磬、念珠、经书等宝物。 不朽道兵——玄梵莲塔! “去!” 随着裴茹掌指一挥,奇异的黑色宝塔腾空,滴溜溜旋转,三十六瓣莲座大放光明,犹如衍化成三十六座妙相不同的浩瀚世界。 那跏趺而坐的身影,倏尔睁开眼睛,长身而起,脚踏着那三十六世界,挥动三头六臂,宛如一尊至高无上的天尊般,狠狠朝林寻杀去。 砰!砰!砰! 天翻地覆,乾坤逆转。 那宛如天尊般的身影无比恐怖,每一击落下,砸得天摇地动,恐怖的不朽道光席卷扩散。 附近许多人气血翻滚,神魂惊悸,眼前直冒金星,无不骇然。 远处一些观望的洛家族人,反应快的第一时间就远远逃遁开,反应慢的直接就承受不住,瘫倒在地,昏厥了过去!

上一篇   第2651章 怎么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