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3章 禁制秩序剑 - 天骄战纪

第2653章 禁制秩序剑

然而—— 就是在这等攻势下,林寻所立足的一尺之地,竟依旧没有被撼动一丝! “这怎可能……” 洛崇都被惊到。 他身为不朽人物,哪会不清楚,这等攻势的恐怖? 哪怕就是换做是他,都扛不住三位不朽人物的围攻! 可现在,林寻立在那根本就没动,仅凭身前的一个黑色玉盒,就挡住了河伯阳、宇淮、裴茹三位不朽人物的全力攻伐。 这显得很不可思议! 何止洛崇,就连裴茹都没想到,以自己所掌握的“玄梵莲塔”之威,都撼动不了林寻的防守。 须知,她这件宝物乃是大有来历,拥有莫测威能,远非寻常可比! 轰! 紫色玉尺、不朽剑阵、玄梵莲塔三样道兵发威,释放出的力量,令那片天宇陷入狂暴的毁灭乱流。 可林寻伫足之地,就如万古不移的磐石。 八风袭来,岿然不动! 锵! 而此时,一道沉闷雄浑的声音倏尔响起,犹如来自亘古之初混沌初开时的声音。 就见林寻已从黑色玉盒中取出一柄剑。 通体如墨漆黑,二尺长,剑身宛飘洒出如梦似幻般的淡青色光雨,这些光雨在虚空中凝结成一缕缕晦涩奇异的禁制符号,有的形似蚯蚓,有的如龙蛇,有的蓬乱如絮,有的浓重如铁…… 亿万的禁制符号涌现,不断衍化飞舞,仿似是无数最原始古老的道纹在演绎大道最本质的玄机。 而当手执此剑,林寻身上也被覆盖上神秘的气息,犹如化作一尊先天禁制之神! 莫名地,裴茹、河伯阳、宇淮心中皆一颤,感受到一股无形的致命威胁气息在蔓延,渗透这片战场。 轰! 三者此刻都全力以赴,毫无保留,将一身掌握的不朽道法释放,威能之恐怖,令得覆盖在龙脊神山内外的秩序力量都震荡不已。 这很恐怖。 三位不朽人物全力出击,搁在整个第六天域都称得上是旷世之战,会引发天下震动! 而此时,林寻仿似终于适应了手中之剑的力量,他将黑色玉盒收起。 而后,霍然抬头,那幽邃的眸子中,尽是冷冽淡漠之色。 如若直似要择人而噬的深渊。 不好! 宇淮心中一惊,察觉到什么,当即要收起那不断释放神威的紫色玉尺,可就在此时—— 林寻随手一剑斩出。 无数道纹禁制凝聚衍化而成的一道剑气凝聚而出。 喀嚓! 紫色玉尺从中斩断,分成两截,变得暗淡,失去所有的灵性和奥妙。 宇淮噗的一声咳血,心神遭受冲击,脸颊苍白,眉宇间尽是骇然。 他那紫色玉尺,融合了不知多少不朽物质,耗费了不知多少岁月来磨炼和浸润。 可现在,却转瞬被毁掉了! 这简直让他心都滴血,惊怒交加。 可这仅仅只是开始。 砰! 林寻这一剑释放之下,那由河伯阳一手执掌的不朽剑阵,顿时遭受到可怖的重击,在爆鸣声中四分五裂,光雨如瀑似的飘洒。 而那一道由玄梵莲塔所化的无上天尊般的身影,更是在这一剑横扫之下,被被拦腰斩开! 河伯阳、裴茹也是在同一时间咳血,神色间尽是骇然。 这一剑,斩紫色玉尺、破不朽剑阵、破天尊身影! 那摧枯拉朽,所向披靡的一幕,当即震撼全场,令不知多少人为之震骇,丢魂落魄! 一个绝巅帝祖,却凭借一柄来历不知的神秘道剑,在此刻逆转局势,撼动三位不朽人物。 这若非亲眼所见,谁敢信? 太不可思议! 轰! 战斗在持续,只是从这一刻开始,林寻展开的反攻。 他只手握剑,踏步虚空,浑身道光氤氲,手中的道剑泛着淡青色的神秘光雨,凝结为玄奥莫测的禁制符号。 每一剑斩出,就如最古老的先天禁阵降临,化作世间一等一的攻伐之术。 仅仅眨眼功夫,裴茹三人就负伤在身,被杀得狼狈不堪,以他们那不朽层次的力量,竟都挡不住那等剑气的攻伐! 这足以惊世骇俗,自古至今,谁见过绝巅帝祖以一己之力,杀得三位不朽人物负伤连连的? 没有! “这是一种罕见的和禁阵奥秘有关的秩序力量!” 裴茹叫出声,识破林寻手中那一柄道剑的来历,脸色已彻底变了。 和禁制有关的秩序! 这搁在第八天域,都称得上是罕见,而月是这等秩序,就越诡异和可怕。 河伯阳、宇淮心中皆是一震。 终于明白,林寻为何敢孤零零一个人杀来洛家了。 “现在才明白,是否太晚了?” 林寻凌空上前,掌中道剑一闪。 锵! 那一瞬,仿似是一道末日劫光闪现。 而后,高大威猛的宇淮,躯体倏尔间分裂成两截,其神魂、生机在这一剑下全被齑粉。 一位不朽人物,被一剑镇杀! 这恐怖血腥的一幕,刺激得场中响起不知多少尖叫惊呼声,所有人都骇然色变,无法相信。 不朽! 何等超然和至高,搁在整个永恒真界都称得上巅峰存在。 而此时,却被林寻一剑杀之! “洛崇,快出手!” 裴茹尖叫,也被惊到,感到无比寒冷。 “起!” 洛崇执掌青铜神印,覆盖在龙脊神山上的秩序力量顿时涌现,化作毁灭般的紫色雷霆,犹如滚滚劫雷般,朝林寻覆盖过去。 林寻神色波澜不惊,掌中道剑轻轻一挥。 唰! 万里长空,如若被一剑破开,覆盖而至的紫色雷霆秩序,也是如画布似的,被一剑撕开。 溃散如潮! 洛崇惊得头皮发麻,这怎可能!? 洛家覆盖的秩序力量,拥有地阶八品威能,搁在第六天域也是数一数二的强大秩序。 这也是为何洛家如今再没落和窘迫,可却不曾倒下的原因。 可现在,那地阶八品秩序,竟是完全不够看! 噗! 而趁此时机,林寻身影闪烁,伴随着锵锵剑吟,直接将河伯阳镇杀当场! 这位不朽大能拼尽了全力抵抗,可却如螳臂挡车,根本就挡不住,整个人被那可怖的剑气碾碎炸开,身陨道消,步入宇淮的后尘。 至此,第二位不朽人物陨落! 这一刻,那些观望到这一幕的洛家之人简直都要疯掉,那可是不朽人物,怎可能如此不堪? 那林寻手中之剑,究竟是什么来历,怎会如此禁忌和逆天? 任谁都知道,以林寻自身的实力,根本就承受不住不朽人物的打击,关键就在他手中那柄道剑上。 太恐怖! 斩秩序力量如撕画,杀不朽如杀鸡! 轰隆~ 紫色雷霆秩序汹涌翻滚,在洛崇犹如拼命般操控下疯狂朝林寻冲去。 他已经意识到,若挡不住对方,今日之洛家,注定将遭大难! 可惜,这地阶八品秩序在林寻眼中,完全就是不堪一击,被他手中的道剑轻易就劈开,无法产生任何威胁。 他冲向裴茹! “去!” 裴茹眸子中闪过疯狂之色,张嘴吐出一颗流光溢彩的宝珠,在虚空中一闪,顿时化作一柄虚幻般的道剑。 剑如昊天,至高无量,充斥莫测威势。 此剑赫然也是由秩序力量所化,涌现出的恐怖气息,明显已超出那地阶八品的紫色雷霆秩序一大截。 无疑,这是裴茹的杀手锏,是其保命底牌! 铛!铛!铛! 震耳欲聋的碰撞声响彻,两把剑,两种完全不同的秩序力量在天穹之下对撞,每一次争锋,就如两种维系世界运转的规则力量在对抗,秩序光雨飞洒,隆隆道音激荡。 九天十地,尽皆失色! 洛崇内心涌起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在这一刻,他们洛家的雷霆秩序简直如同摆设,根本就不够看,也不够资格掺合到这等战斗中。 反倒是为了庇护龙脊神山不被毁掉,他不得不全力调动秩序力量进行防御。 否则,不止是龙脊神山这座洛家的立足之根会被毁掉,栖居在此的所有洛家之人也都得遭殃! “这小孽畜怎会这么强……” 洛崇脸色苍白,内心彻底被打击到了。 身为洛家之主,一位不朽层次的存在,可今日所遭遇之事,却让他快要崩溃,快要疯掉! 而这一切,皆拜一人所赐! 那人是洛潇的外孙,是洛青珣的儿子,是在以前很多年里,被任何洛家大人物蔑视的一只蝼蚁。 可如今这只蝼蚁却变得彻底不一样了。 他方寸山传人,一个从星空古道踏上征程,横渡大千战域,一路杀到第六天域。 死在他手中的有第六、第七天域诸多不朽势力的族人,有第八天域不朽巨头中的绝巅帝祖。 也有他们洛家的不朽人物! 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今夜,却似要将整个洛家掀翻! 这一切,都来得如此突然,所带来的打击,也让人那般难以承受…… 轰! 就在洛崇心绪激荡,杂念丛生之时,天穹之下传出惊天动地的爆鸣。 裴茹祭出的那一柄秩序之剑,在虚空中四分五裂,崩断炸开! 而与此同时,林寻身影如光,挥剑朝朝裴茹斩去。 “小孽畜,杀了我,洛家主脉那些被囚禁的老东西,都将给我陪葬!”这一刻,裴茹彻底慌了,感到无比的惊恐,厉声尖叫。

上一篇   第2652章 黑色玉盒

下一篇   第2654章 舌灿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