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恭送煞星 - 天骄战纪

第二百六十九章 恭送煞星

“什么,林寻那家伙也在这里?” “他可终于现身了,自从上次在角斗场中击败那来自紫禁城的门阀子弟黄剑尘之后,这家伙就宛如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曾想,他今天竟出现在这碧海道场了!” “以这林寻的战斗力,似乎根本已不必再磨练武道,就可以轻松通过省试考核了吧?” “确实如此,此次报名参加省试考核的五千多名修者中,这林寻被公认评选为‘最不愿碰到的对手’!” 碧海当场大厅中,得知林寻也在此地,一众修者哗然,都被惊动了,议论不休。 有知情的人一脸震撼道:“我刚才听一个侍者说,这林寻齑粉了三具人罡境傀儡,无奈之下,只能进入为地罡境修者安排的密室,谁曾想,那密室中的傀儡根本不是林寻对手,损伤严重,最终还是在老板殷大虚的安排下,让林寻进入到了那为天罡境修者所准备的密室。” 此话一出,附近顿时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一个个神色陡变。 “这岂不是说这家伙如今的战斗力,已足可以和天罡境强者对抗了?这他妈怎么可能?” 有人失声怪叫。 其他人也都震撼无言,他们都清楚前些日子发生在角斗场中巅峰之决,也清楚林寻战斗力极其之强悍,远超同辈,只是却根本没想到,他如今竟已强大到了足可以和天罡境强者对抗的高度。 这未免也太吓人了! “此事是真是假?” 有人忍不住问。 “不会有假,这事碧海道场的老板亲眼所见,并且那林寻如今正在和天罡境傀儡厮杀。” 有人明显了解内幕,言之凿凿给予肯定。 一时之间,大厅中的气氛都变得凝重,他们之中大多都是拥有资格参加省试考核的子弟,一想到此次省试考核的竞争对手中还有林寻这个逆天妖孽,心中就禁不住一阵发虚,暗暗祈祷到时候千万别碰到这家伙 “哼,这林寻虽厉害,但也不必灭自己志气,涨他人威风,据我所知,此次参与省试考核的修者中,可不乏一些能够与林寻决一雌雄的厉害角色。” 有人冷笑,打破了这沉闷的气氛。 许多人登时反应过来,暗暗点头,的确,如今烟霞城中到处都在传扬此次省试考核的事情,而有关参加省试考核的修者中,深受瞩目的除了林寻之外,尚有数十个年轻一代顶尖翘楚。 像来自烟霞学院的薛少临、于文静、乐知游、云紫彤这四人,被誉为烟霞学院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四大天才,被认为是此次省试考核中最有希望冲击前十的修者! 除了他们,尚有一些来自西南行省其他城市的年轻一代翘楚,皆都是有备而来,战力惊人。 “唉,不管怎么说,老子可不想碰到林寻,这家伙战斗力太凶残,简直就不是人。” 有人长吁短叹,引起了不少人附和,别人战斗力究竟如何强大,他们也无法肯定,可他们却很清楚,能够击败那黄剑尘,如今又能和天罡境傀儡对抗的林寻,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 直至傍晚十分,林寻从密室中走了出来,浑身虽疲惫,精神却说不出的抖擞。 通过实战淬炼,他终于大致判断出自己对撼天九崩道的掌控达到了何等程度,也意识到了这一部秘法的威力是何等之霸道! 若修炼到最深处,的确完全可以开山裂海、炼虚碎魄、吞穹镇狱,并非是夸口。 就像现在,林寻施展出的撼天九崩道威力,或许不如采星式那般滔天强大,但已足可以让许多堪称一流的秘法黯淡无光! 当初黄剑尘所修炼的子母阴鬼经已堪称厉害无匹,引起了角斗场一众大人物惊叹,甚至让林寻也感到很大压力。 只是如今修炼了撼天九崩道之后,再对比子母阴鬼经,后者就明显有些逊色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高低之分,而通过对比,让林寻已断定,雪金所言并不假,此次从青云大道第三关中所获的撼天九崩道,的确是一部一等一的顶尖秘法传承! 林寻吐了一口浊气,朝碧海道场外行去,一路上却发现,但凡遇到的修者,皆都以一副异样的目光扫视自己,那目光中有忌惮、有警惕、也有敬畏。 好像自己就是洪水猛兽一样,让林寻不禁微微皱眉,这是怎么了? 他可不知道,在如今许多参加省试考核的修者心中,他早已被公认成了“最不愿碰到的对手”! “公子,公子且留步。” 忽然,老板殷大虚快步走过来,脸上浮现一抹谦卑的笑容,将一个储物袋递了过去:“为了聊表碧海道场的心意,还请您笑纳。” 林寻讶然道:“这是做什么?” 殷大虚连忙道:“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表达一下对您的尊敬,也算碧海道场小小一个心意。” 林寻似笑非笑道:“我明白了,你这是撵我走,打算以后不让我来了是不是?” 殷大虚顿时满头大汗,讪讪道:“小的可不敢,只要您来,碧海道场的大门随时为您敞开。” 林寻挥手道:“行了,我明白。” 说罢,他已大步而去。 “公子,这些谢意还请您” 殷大虚叫道。 “好意心领了,告辞。” 林寻头也不,身影已消失在碧海道场门外。 见此,殷大虚长松了一口气,擦掉额头冷汗,一脸的庆幸,终于把这个煞星送走了,若他再多来两次,非把自己碧海道场拆了不可。 “老板,已经清点清楚,那天罡境密室中,所有傀儡都没有被毁掉。” 没多久,那名侍者跑来,低声禀告了一声。 “这就好,这就好” 殷大虚顿时又是一阵轻松。 “只是,那些傀儡虽没有被毁掉,但却有不少损伤,若是要修复的话,寻常的傀儡师可能办不到,必须得请傀儡大师,粗略估算,起码也得两千金币” 殷大虚浑身一僵,脸色阴晴不定,好半响才咬牙切齿盯着那侍者:“你他妈能不能好好说话!一口气说完能憋死你?啊?” 他大声咆哮,气得暴跳如雷,心中却在淌血,妈的,这煞星也太凶残了,光是他今天来一趟,就让碧海道场损失了数千金币。 这可是一笔巨资啊!抵得上碧海道场一个月收入了!可他妈今天全搭进去了 殷大虚整个人都快崩溃了,我他妈究竟招谁惹谁了,老天为什么要派这个煞星来折磨我!? 走出碧海道场,正是暮色十分,一轮夕阳西照,染红了半个烟霞城。 街道上依旧繁华热闹,熙熙攘攘,林寻正准备称作一辆呼啸而来的灵纹梭车返家,目光不经意一瞥,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古良? 他怎么跑这里来了? 那人赫然正是古良,他此时正在跟一个白衣少年热情介绍什么,道:“公子您放心,绝对不会耽搁您在省试考核中的对决,在下只有一个小小请求,就是在您获得胜利时,可以帮忙宣传一下鄙人的店铺” 不等说完,就见那白衣少年不耐烦推开古良,道:“闪开闪开,老子可丢不起这种人。”说着已离去。 “公子,难道十个金币还不够?” 古良不甘心叫道。 “妈的,休要再侮辱人,老子不差钱!” 远远地,传来白衣少年不屑的声音。 古良顿时无奈耸肩。 忽然,身前多出一道身影,古良抬头,就看见林寻那熟悉的面庞,顿时喜道:“林寻,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林寻随口解释了一下,又忍不住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古良无奈道:“还能做什么,为了宣传金玉堂呗。” 原来,古良虽说顺利把金玉堂扎根在烟霞城,可这阵子的生意却很惨淡,无奈之下,他只能另辟蹊径,打算通过此次省试考核的机会,好好宣传一下金玉堂的名气。 只要有了名气,就能够吸引来源源不断的客流,金玉堂的生意必然也可以一步步逐步改善起来。 林寻这才恍然,笑道:“怪不得你刚才拦住那家伙,原来是打算让他在省试考核时,帮你吆喝两嗓子啊。” 古良却认真道:“并不是这么简单,想那省试考核,吸引着整个烟霞城关注,甚至堪称是整个西南行省一年一度的盛事,若能在此次考核中宣传一下金玉堂的名字,凭借省试考核的盛况,绝对可以让许多人知道金玉堂的存在。” 林寻略一思索,也不禁赞叹道:“好主意!” 的确,若按照古良所言,能够在省试考核中宣传金玉堂,根本不必费什么劲,就足可以金玉堂的名字传播开来。 这种宣传策略,的确妙不可言。 却见古良苦笑道:“只是我忽略了一点,那些能够参加省试考核的子弟,无论贫寒或者富贵,一个个皆都骄傲自负,不屑于和我合作,认为这么做太过下作,等于辱没了他们的身份,任凭我拿出多少好处,他们也不答应,搞得我到现在也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合作人选。” 林寻哑然,这倒是正常,能够参加省试考核的修者,根本没有一个简单角色,无论他们能否通过考核,只要愿意,都可以获得一个美好的前途。 在这等情况下,他们哪可能会屈尊纡贵,拿自己的名誉去帮一个商人宣传店铺? “你看我行吗?” 林寻忽然笑着开口。 ps:目前1059票,距离1100还差几十票,兄弟姐妹们,求给力啊,月末最后2个小时了,月票再不投就真作废了,我去码第三更,若破1100,今晚第三更绝对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