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4章 舌灿莲花 - 天骄战纪

第2654章 舌灿莲花

拿洛家主脉老人做要挟? 极远处,原本被林寻战力所震撼的洛玄真心中一震,骤然色变。 却见林寻仿似根本不在意,持剑上前。 轰! 一道剑气斩下,漫天的道纹符号涌现,犹如一座座神妙莫测的道纹禁阵,遮天蔽日。 裴茹逃无可逃,发出惊恐尖叫。 而后,她周身防御力量炸开,任凭竭尽全力抵挡,都无济于事,反倒被那重重剑气镇压。 瞬间,她曼妙修长的躯体龟裂爆碎! 其元神刚逃出,就被破空而至的林寻一把攥住。 看到这一幕,洛崇以及洛家支脉那些族人简直都有崩溃的感觉,手脚冰凉,失魂落魄。 征战到此时,宇淮、河伯阳两位不朽人物,皆被摧枯拉朽般镇杀,到了此时,裴茹的挣扎,更像是螳臂挡车,被击碎躯壳,生擒元神! 而做出这一切的,却仅仅只是一位绝巅帝祖! 这简直就是惊世骇俗,传出去,注定引发世间大动荡。 此时,洛家上下寂静。 所有的目光在看向天穹之下,那峻拔超然的身影时,皆写满了震骇和恍惚之色。 林寻! 他怎可以如此强? “洛崇,快!快将那些主脉的老东西带来,否则,在场所有人都得死!” 裴茹只剩元神,陷入绝境,可兀自尖叫。 林寻眼神露出蔑视之色,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 “林寻,我早已派人前往飞霆山,相信用不了多久,那些主脉的老人就会带来,你若再闹下去,我可不敢保证那些洛家老人的安危。” 洛崇大喝,他神色铁青,目眦欲裂。 今日的洛家,遭遇的冲击太大,一切都那般突然,尤其是林寻展露出的攻伐手段,令他都感到胆寒。 洛崇很清楚,裴茹所说不错,这时候,唯一能胁迫林寻的,也只有那些主脉老人! “放心,他们的安危,无须由你来保证。” 林寻说着,仿似心有所感般,目光望向远处。 很快,在场所有洛家之人皆听到了一阵破空声,抬眼望去,就见极远处的地方,一群身影破空而来。 为首的赫然是五个林寻!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是一呆,旋即意识到,那极可能是林寻的分身。 而当看到五个林寻身后的那些身影时,一道道惊叫声响起: “是……是主脉那些老东西!” “他们竟被救出来了……” 洛家支脉那些族人简直如遭雷击,一个个呆滞在那,心中颤栗。 哪还不知道,在这一场战斗进行的同时,林寻那五大分身一起出动,成功从飞霆山中救出了这些主脉老人? “是那些叔伯祖!” “爷爷!” “大伯!” 而洛玄真等洛家主脉的那些族人,都不禁躁动,一个个激动得大叫出来,一些人更是情绪失控,泪流满面。 这无数年来,主脉族人遭受不知多少打压和羞辱,被支脉族人肆意摆布,内心积攒了不知多少的屈辱和恨意。 此刻,当看向那些脱困而出的主脉老人,他们焉能不激动? 也是此时,洛玄真才知道,原来今晚的一切局势,皆在林寻掌控中! “你……你……” 洛崇惊怒交加,说不出话来,神色铁青可怕,失去了这些主脉老人做要挟,等于让他最后的依仗都在这一刻粉碎! 远处,林寻的五大分身化作五道光,返回林寻本尊体内。 有关刚才从飞霆山救出这些洛家主脉老人的记忆,也是被林寻第一时间知道。 其实事情很简单。 在今晚行动的那一刻开始,林寻就兵分两路,五大分身带着无渊剑鼎,前往飞霆山营救那洛家主脉的老人。 而他的本尊则带着鹿先生所赠的黑色玉盒,来到了这翠云峰前。 最开始时,林寻之所以没有和河伯阳、宇淮两人直接开战,就是为了让自己成为诱饵,将洛崇、裴茹等一众洛家支脉的大人物吸引来。 这么做,既可以将对方一网打尽,也可以为五大分身前往飞霆山的营救行动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而现在,他的计划已只剩下最后的收尾! 林寻眸子看着手中攥着的裴茹的元神,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从看到那些被救出的主脉老人的那一刻时,裴茹早已绝望,可哪甘心就此被杀。 她厉声道:“我是第八天域王家之人,杀了我,你们洛家也承受不住这等后果!” 王家! 对在场所有洛家之人而言,绝大多数并不知道裴茹的真正来历,只知道她来历非凡,神通广大,拥有无法想象的威势。 只是,这无数年来,他们可都不清楚,裴茹竟是王家之人! 一时,不知多少人色变。 就是洛家主脉那些族人心中都是一震,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而那些洛家主脉的老人,一个个也都神色复杂。 之前,林寻将他们从飞霆山中救出后,就已经将有关裴茹的事情一一说出,原本内心还有些将信将疑。 可现在,当亲耳听到裴茹自己道破这一切,他们才终于意识到,当年同意洛崇担任族长之职,是何等愚蠢糊涂的一件事! 因为洛通天的遭难,和第八天域十大不朽巨头脱不开干系,而王家就是其中之一,并且是第一巨头! 这是整个洛家人所皆知的事情。 若当年他们知道裴茹的来历,哪可能同意洛崇接掌族长大权? “王家本就是洛家的仇敌,杀了你又算的了什么?我将你的元神留到现在,无非是让你亲口说出你的身份罢了。” 林寻声音冷峭。 说话时,他掌指发力,裴茹的元神顿时崩散消弭! 而后,林寻目光看向洛崇:“洛崇,别告诉我,你从来都不知道你这位夫人的来历。” 全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洛崇身上,却见他神色惨淡,两眼无神,犹如被打击得失了神智似的。 许久,他才冷冷道:“我当然知道,可你们又有谁知道,若不是我执掌洛家,早在第七天域时,洛家就将被灭族!” 说着,他深吸一口气,目光扫过林寻、扫过洛家主脉那些老人,道: “虽说这些只是陈年旧事,可既然局势已到了这等地步,也该让你们知道当年的事情了!” “当年,通天之主被十大不朽巨头围攻,消失不见。原本,十大不朽巨头是打算派出力量,前往第七天域,将我们洛家灭掉,如此,就能彻底消除掉我们洛家这个隐患。” “可我知道,他们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大渊吞穹天赋和通天秘境等宝物!” “为了不让我们洛家遭难,我忍辱负重,主动和王家取得联系,向对方许诺,以后我可以将他们所渴望得到的统统交给他们,唯一的条件就是,让洛家活下去!” 当听到这,不少人神色都变了。 唯有林寻神色波澜不惊,他也不可能因为洛崇的一番言辞,就绕过对方。 “王家答应了此事,因为他们也不想和其他九个不朽巨头平分这些宝物,既然我表现得这般配合,他们当然乐意这么做。” 洛崇慷慨陈词,道,“而当年正是因为有王家出面,才化解了这一场针对我们洛家的杀劫!” “这么说,你还是挽救洛家于水火之中的有功之臣了?” 林寻眼神透着讥讽。 洛崇冷冷道:“可起码从我执掌洛家以来,洛家处境哪怕变得再不堪,也并没有就此覆灭!” 顿了顿,他目光扫视全场,沉声道:“我不敢说我有多大功劳,可自我执掌洛家以来,你们何曾见我杀过一个洛家之人?包括你们主脉的这些老人,我也只是将你们囚禁镇压起来,从不曾下过狠手!” 说到这,全场躁动,就是那些主脉的族人都惊疑不定,难道真的是如此? “即便如此,这些年来,你……为何要如此对待主脉之人?” 有人禁不住问道。 洛崇露出讽刺之色,“我若不这么做,裴茹会答应?王家会答应?无数年了,你们就不想想,我迟迟没有拿出让王家渴望得到的那些宝物,受到了多少的屈辱和指责?很多次,他们王家都失去耐心,要直接动手,将我们洛家灭掉!” 场面寂静无比。 那些洛家主脉的族人都沉默了。 眼见这一幕,洛崇犹如宣泄似的,一字一顿道:“没有我,整个洛家所有人……怕是早就死光了!” 那些刚刚脱困的洛家老人,在此刻都露出惊疑之色。 显然,洛崇这一番话,令他们的心境也产生变化。 可就在此时,在这寂静的氛围中,林寻却抚掌赞叹道: “怪不得当年你可以说动洛家主脉的老人支持你执掌洛家,这一张嘴还真是了不得,几句话而已,就把自己树立成一位忍辱负重,大仁大义的大好人了。” 这抚掌声很刺耳。 这一番话更毫不掩饰讥讽。 众人则都不禁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 那时候,洛潇离奇失踪,洛崇也是如此慷慨陈词,做出诸多许诺,保证只要当上族长,一定会让洛家重新崛起云云…… “到了此时,还敢狡辩!” 一位主脉老人暴喝,明显很愤怒,“你洛崇以为,上了你一次当后,我等还会再上你第二次当?” 其他一些主脉老人也愤怒出声:“任凭你舌灿莲花,说的天花乱坠,也改变不了你接下来的下场!” 因为当初,他们就是被洛崇这般骗了,才答应让他接掌族长之位…… —— PS:第二更稍晚,今天回老家给母上大人过生日了……

下一篇   第2655章 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