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雪中送炭 - 天骄战纪

第二百七十四章 雪中送炭

那人穿着一袭黑裙,柔顺乌盘髻,露出一张妩媚妍丽的面庞,肌肤若凝脂般光洁白皙。> 她身段曼妙惹火,有着一股成熟女人才拥有的风情,随意立在那,就吸引了无数路人的目光。 幕晚苏! 仅仅一眼,林寻就认出了对方。 这一朵来自东临城的“黑玫瑰”,如今已是烟霞城石鼎斋的掌柜,所拥有的地位和权势已经和以往不可同日而语。 而林寻自己,也早已不再是刚进入绯云村时的孱弱少年。 时隔近两年时间,再度见到幕晚苏,林寻心中不禁当年一些往事,感慨不已。 而此时,幕晚苏也看见从灵纹师公社中走出的林寻,她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挥了挥手。 林寻走上前,笑道:“好巧啊,没想到在这里又碰到晚苏姐姐了。” “不巧,我本来就是专门来找你的。” 一看见林寻脸上那和煦灿烂的笑容,幕晚苏心绪就变得微妙起来,若不认识这小混蛋,只怕都会被他那人畜无害的模样给蒙骗吧。 “找我?” 林寻诧异。 幕晚苏嗯了一声,道:“陪我随便走走如何?” 林寻想了想,便洒然道:“能被晚苏姐姐你这样的大美人邀请,哪个男人能拒绝?” 幕晚苏瞪了他一眼:“这么久没见面,你这小子嘴巴可越来越油滑了。” 说着,她已转身,沿着街道随意朝前行去,“上次石鼎斋庆典,为什么你不亲自前来?” 林寻走上前,和幕晚苏并肩前行,随口道:“当时我有紧要事情要处理,没办法脱身。” 幕晚苏哦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林寻道:“怎么,姐姐你这次找我该不会就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幕晚苏哼道:“我可没这种心思生你的气,我来找你,是想问一问,你和这金玉堂是什么关系。” 林寻顿感意外:“姐姐你也听说了?” 幕晚苏没好气道:“我何止听说了,还亲眼看了你在省试考核中的表现,我只想知道,你哪怕就是差钱,也应该选择和石鼎斋合作才对,凭借你‘寻大师’的灵纹造诣,再加上石鼎斋的雄厚财力,完全可以让你拥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又何必做出那种自损名誉的事情?” 不等开口,幕晚苏话锋一转,就若有所思地看着林寻,道:“当然,你既然这么做,必然不会是仅仅为了赚钱,我说的可对?” 林寻看着对方那妩媚漂亮的脸蛋,由衷赞赏道:“姐姐你果然慧眼如炬,料事如神。” 幕晚苏没好气道:“少扯淡,因为大公子石轩和三公子石禹的关系,我已经没有把你当外人,你若再插科打诨,可就显得太没诚意了。” 林寻神色顿时变得认真,道:“姐姐教训的是,我一定铭记在心。” 他沉吟道:“金玉堂的老板,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们已经是莫逆之交的朋友,金玉堂如今在烟霞城中还没有打开名气,我这当朋友的自然得帮一把。” 幕晚苏也知道金玉堂的背景,因为古彦平所开设的第一家金玉堂店铺,就在东临城中,她太了解了。 正因为了解,才让她感到奇怪,金玉堂的背景根本谈不上多厉害,甚至远远不如这烟霞城中的一般势力,像这种才刚崛起的小势力,似乎根本就请不动林寻帮忙。 还好,此时林寻的解释,解除了她内心不少疑惑。 “看不出来,你这人倒是重情重义。” 幕晚苏轻笑,并无讽刺,而是有些诧异的味道,似乎浑然没想到,林寻这种小混蛋,也是一个重情义的人。 林寻笑吟吟回了一句:“等姐姐你了解越来越多,就会现我身上的优点其实还有更多的。” 幕晚苏啐道:“优点我没看到,就看到你比以前更没脸没皮没羞没躁了!” 林寻一脸无奈的耸了耸肩。 幕晚苏拢了拢耳畔青丝,忽然道:“我原本打算,是否能把你拉入石鼎斋,给你一个特聘灵纹师的身份,可如今看来,明显是不可能了。” 林寻这才恍然,原来这才是幕晚苏找自己的真正目的。 他没有作声,但这种沉默,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罢了,等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们再合作也好。” 幕晚苏似做出了决断,显得非常果决。 林寻笑着点了点头。 “对了。” 幕晚苏忽然道,“金玉堂根基不深,如今又在烟霞城中闹得沸沸扬扬,你可要提醒你朋友一句,名声归名声,金玉堂能否真正在烟霞城中立足,还得靠自身实力,若没有足够的底蕴,根本不可能竞争得过城中其他老牌商行。” 她侃侃而谈:“所谓商场如战场,金玉堂名声再大,若根基孱弱,完全不用其他势力进行打压,它自己就会被淘汰出局。” “举例子来说,城中大小商行成百上千,卖什么的都有,金玉堂若没有独一无二的商品,拿什么和其他商行竞争?你有的,别人都有,并且很可能比你的还便宜,哪怕就是进行价格战,仅凭金玉堂那浅薄根基,又如何拼得过那些实力雄厚的商行?” “归根究底,金玉堂目前已解决了名气的问题,下一步第一个要做的,就是开辟出属于自己的独有商品,如此一来,便可避免和其他商行产生竞争……” 不知不觉,幕晚苏说了很多,她声音冷静,言辞缜密,就宛如一位运筹帷幄的女强人般,风采照人。 说到最后,她忽然意识到什么,面露一抹晒然之色:“自从进入烟霞城以后,身边能够交谈的朋友就再找不出几个,没想到这次碰到你,却让我不知不觉说就说多了。” 林寻笑道:“姐姐所言皆都是真知灼见,这可是难得宝贵的从商经验,我巴不得再多听一些。” 幕晚苏这一刻忽然现,林寻的笑容似乎变得不像从前那般让人讨厌了…… …… 辞别幕晚苏的时候,已是深夜,省试考核依旧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不分昼夜。 随着考核进行,越来越多的消息传出,在烟霞城中不断掀起轰动,在这夜色中显得喧嚣热闹无比。 那些获胜的修者,自然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那些在第一轮中就失败的修者,也被来自西南行省不同地方的势力家族关注着,那些失败者,将成为他们第一批招纳拉拢的对象! 所有人都清楚,这种失败,仅仅只是省试考核中的失败,并不能完全否定一名修者的潜力。 相反,这些失败者年龄都在十八岁以下,修为在人罡境以上,并且拥有参与省试考核的资格,本身已经出同辈修者太多,若能将这种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招纳到手中,对任何势力而言,都是一场稳赚不赔的买卖。 林寻对这些并不关心,或者说,他只关心自己能否顺利通过省试考核,除此之外,真没有什么值得他关心的了。 此时的他,坐在金玉堂一座密室中,将一沓写满了密密麻麻灵纹图案的纸张,交给了古良。 这些纸张上边,是七种全新灵器的构思,包括灵器的造型、用材、灵纹图案等等方面。 每一种灵器设计构思,皆都是市面上不曾出现过的! 早在炼制“流光战刀”时,已证明林寻在灵纹一道上的造诣已达到了能够独立设计和炼制新型灵器的地步。 不过他此次拿出的这七种全新灵器的构思,倒并非是出自他的创作,而是来自鹿先生那一部兽皮笔记上边。 虽说,兽皮笔记早已随着通天秘境的出现而消失,但有关笔记上的内容,早已烙印在林寻脑海中。 这七种全新灵器的构思,就来自鹿先生之手笔。 “你看看,炼制这七种灵器的方法和步骤我都一一详细列出,你只需找一些灵纹师去炼制就行了。” 林寻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神色轻松。 唰的一声,古良一把抢过那一沓厚厚的纸张,放在眼前仔细观看起来。 在林寻找到他之前,他也正在头疼,虽说今天金玉堂一炮而红,名声传遍了整个烟霞城。 可古良心中最清楚,目前金玉堂还存在着一个最棘手的问题,那就是没有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招牌上品! 若不解决这个问题,哪怕名气再大,金玉堂迟早也会被城中其他商行打压得抬不起头来。 当林寻匆匆跑来,跟古良谈及此事时,让古良简直喜出望外,这简直和雪中送炭也没什么区别了。 尤其是此刻,当林寻拿出七种全新灵器的构思图时,古良感觉就像被天上的馅饼砸到脑袋上,整个人都有些懵。 他很清楚一种全新的灵器意味着什么,和独家秘方没什么区别,完全可以当做商行最大的机密来重视! 若是这种全新灵器经过测试,能够迎合市场的需求,那么这种灵器就注定会成为金玉堂一个响亮的招牌,为金玉堂带来源源不断的长期收益。 而如今,这种全新灵器构思可不仅仅只是一种,而是整整七种! 七种啊! 古良此时此刻激动得都恨不得手足舞蹈,心脏砰砰剧烈跳动,都快要从嗓子眼中跳出来。 难以言喻的亢奋和喜悦,犹如潮水般冲击着他的全身,让他快要疯狂!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