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势在必行 - 天骄战纪

第二百八十五章 势在必行

烟霞城中所有人都在为省试最后一轮考核狂欢,喧嚣,热闹,盛况空前。 而在小院中,气氛却有些沉寂。 端坐在石桌前,默默听完雪金所言的事情,林寻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 他这才知道,原来那位名唤“流岚季念”的暗夜女王早已猜出了他的身世。 只是林寻却没想到,因为自己的身世,竟会让暗夜圣堂中的一位洞天境大人物选择背叛。 这一切都让林寻意识到,当年挖走自己本源灵脉的敌人,必然超乎想象的强大和可怕! 否则,那位名叫“紫魂”的洞天境强者,哪可能会不顾一切也要泄露自己的身份? 而自己如今还活着,只怕让那些敌人们都感到很意外吧? 林寻心中说不出的复杂,不知该庆幸,还是该感到愤怒,胸口像塞了一块石头,憋的难受。 自己是谁? 当年挖走自己本命灵脉的敌人又是谁? 林寻曾不止一次地想过这些问题,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当年自己之所以没有死去,必然是得到了鹿先生的帮助。 只是遗憾的是,鹿先生从不曾和林寻说过这些事情,直至矿山牢狱被毁掉的那一刻,才告诉林寻,唯有前往紫曜帝国,才能找出自己的身世。 原本林寻以为,当自己通过国试考核,进入青鹿学院之后,便可以利用青鹿学院得天独厚的资源去调查这一切。 可现在他突然发现,原来早有人知晓了自己的身世! 暗夜女王为何不早早告诉自己?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林寻想不明白,当进一步快要接触到真相的时候,他才发现事情要远比自己想象中的更为复杂。 见林寻久久不语,雪金心中也不禁一叹,道:“大人说了,你可以选择不去紫禁城,据我判断,这么做才是最明智的选择,起码……不会碰到致命危险。” 林寻忽然道:“老金,我一直不曾跟你说过,我之所以进入紫曜帝国,就是为了寻觅身世而来。” 雪金皱眉:“我大概能猜得出来,不过你若是为了寻觅身世而丢了性命,那又有什么意义?” 顿了顿,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你不懂,紫魂的背叛就是一个讯号,证明那些阻止你前往紫禁城的人,要比你想象的更恐怖,你若执意前往,注定凶多吉少!” 林寻若有所思道:“我当然明白,不过你刚才不是说了,他们不会派出超过灵罡境的力量来对付我,这就足够了。” 雪金眉头皱的愈发厉害:“你懂个屁,哪怕你顺利进入紫禁城又如何?那里是帝国之都!你孤身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是那些人的对手!说句不客气的话,凭他们所展现出的力量来看,想要杀死你这样的一个小家伙,简直比碾死一只蚂蚁都轻松!” 林寻顿时笑起来:“老金,你说错了,他们真的要杀死我的话,根本就不必多此一举,直接派人来烟霞城杀我就行了。” 说到这,林寻那清澈的黑眸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泽,“并且我有一种直觉,他们之所以不直接来杀死我,和黑曜圣堂应该没多少关系,而是他们似乎另有打算。” 雪金一怔,他之前也隐约感觉此事有些蹊跷,却没想到林寻竟这么快就察觉到了其中端倪。 却见此时林寻神色坚决道:“老金,这紫禁城我是必须要去的,你不必再劝我。” 看着少年脸庞上的坚定之色,雪金犹豫许久,最终轻声一叹,不再多劝。 “来,喝酒,等我前往紫禁城,以后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和你见面,今天莫要再提那些扫兴的事情,但求一醉方休。” 林寻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拿出一缸酒。 “哼!一醉方休?就看你有没有本事让我醉倒了!” 雪金一声冷哼,直接拍开酒缸,仰头就饮。 林寻笑了笑,知道雪金已同意了自己的决定。 …… 傍晚十分,轰轰烈烈的省试考核彻底落下帷幕,共计一百名修者通过考核。 省试考核虽结束,但关于这一场考核的讨论却并未就此终止,相反,变得愈演愈烈。 关于每一场经典战斗的分析,关于省试考核获胜者最终的排名评定,都成为了人们所热衷的话题。 毫无例外的,在第三轮考核中林寻以一对五的那一场战斗,被公认是这一届省试考核中最经典的一场战斗。 同样毫无例外的,在综合成绩的评定上,林寻成为了争夺第一名最热门的人选。 只是这一切虽然都和林寻有关系,但作为当事人的林寻,却已没有心思在关注这一切。 翌日一早,林寻从宿醉中醒来,就直接前往金玉堂,跟正在忙得焦头烂额的古良见了一面。 伴随着省试考核落幕,金玉堂的人气非但没有衰减,反倒变得愈发火爆,节节攀升,每天都有大量的修者慕名而来。 这一切,自然离不开林寻的宣传。 静室中,古良兴高采烈地讲述金玉堂这些天的变化,时而亢奋,时而苦恼,时而眉飞色舞,时而长吁短叹。 当然,所谓苦恼和叹息,都带着喜悦色彩。 林寻就坐在那静静听着,他这才知道,古良已经开始着手筹备炼制那七种全新灵器的事情,并且专门将这七种全新灵器统一命名为“金鳞系列”。 以后出售这些灵器时,就会被冠上“金鳞系列”的独门标志,成为金玉堂崛起的开山之作。 所谓“金”指代的是金玉堂,而“鳞”的谐音是“林”指代的自然就是林寻。 金鳞二字,又寓意吉祥富贵,所谓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这种命名,明显是花费了心思的,由此也可以看出古良对此事是何等之重视。 无论是林寻,还是古良皆都不知道,在以后的帝国中,“金鳞系列”灵器会引起何等大的轰动,俨然如同横空出世的耀眼星辰,受无数修者狂热追捧。 此时的林寻唇角含笑,只是静静听着,他能够感受到古良的雄心壮志,心中其实也很羡慕古良,起码可以将一腔热血全部专注到自己喜欢的道途上。 “对了,你这次来是有事吗?” 说到最后,古良顿时反应过来,光顾着自己说,却忘了林寻前来的目的。 “等省试最终结果出来,拿到省试凭证之后,我就要离开烟霞城,前往紫禁城了,我这次来也是提前跟你说一声。” 林寻随口道。 “这么快?” 古良一怔,有些不舍,“咱俩可还都没有一起好好喝一顿酒呢,你就要走?” 林寻笑吟吟道:“我也想啊,不过你看看现在的金玉堂,你若是喝醉了,谁来主持大局?” 古良顿时苦笑,的确,他这阵子忙的不可开交,别说喝酒,连休息的时间都被压榨到了极致。 “哎,和你这小子没法比,顺利通过了省试,马上又要去紫禁城那等花花世界扬名立威,简直羡慕人。” 古良叹息。 林寻都懒得回击,起身告辞:“你忙吧,我还得去石鼎斋和灵纹师公社一趟。” 古良起身相送,目睹林寻的背影消失在街道上,他忽然皱了皱眉,感觉今天的林寻似乎和以往有些不同,似乎藏匿着什么心事一样。 旋即古良就顾不得多想,金玉堂又来贵宾了,他得亲自去接待…… …… 石鼎斋。 当林寻抵达时,幕晚苏并不在,说是前往一处矿山查验货物去了,最快也要半个月之后才能返回。 林寻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他在烟霞城中的熟人并不多,幕晚苏便是其中一个。 如今对方既然不在,那也只能等以后有缘再相见了。 当然,得有命才能有缘相见。 没多久,林寻抵达灵纹师公社,受到了楚风热忱接待,两人闲聊半响,林寻才说出自己来意。 楚风早已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毕竟林寻已通过省试考核,并且以他所拥有的战斗力,绝对可以前往国试去拼一把。 “可惜啊,若非俗事缠身,我一定要陪老弟你一起前往紫禁城走一遭。” 楚风感慨道,“我也很多年不曾回过紫禁城了……” “老哥,你的事情我大致听说了一些,等以后有机会的时候,我会帮你重返紫禁城,要回原本就属于你的东西。” 林寻认真道,上次石鼎斋庆典活动上发生的事情,幕晚苏曾跟他提起过,也说了一些有关楚风的往事,让林寻终于知道,原来楚风当初是被驱逐出了宗族,不得不前来烟霞城中避难。 “老弟你……” 楚风顿时愣住,心绪波动起伏,无法平息,他万没想到,林寻竟会在此时做出这等允诺,让得他也是深受触动,又是感激又是意外,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而林寻已长身而起,笑道:“老哥,不必多说,等以后有机会解决那件事,你再感激我也不迟。” 当即,林寻便告辞离开。 该见的人他都已经见了,该说的话也都已经说了,接下来,就要开始为启程前往紫禁城做准备了! —— ps:这两章写的挺难的,剧情要精简还要言之有物,哎,写的有些慢,大家别捉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