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闯城主府 - 天骄战纪

第二百八十七章 闯城主府

震惊片刻后,就连之前那个认为尺藏眉小题大做的年轻人,也都不再多言。 尺藏眉问道:“千镜,你觉得我们此次该如何布局?” 许千镜想了想,道:“我需要知道我们这边的兵力和物资。” 尺藏眉毫不犹豫道:“两千精锐修者,皆都是从附庸在我尺家的诸多势力中挑选出的厉害角色,其中天罡境修者三百,地罡境修者五百,人罡境修者一千二。” “同时,另有从帝国神工院所购置的全新紫英战舰六艘,短弩灵器十六批,每一批一百把。” “除此之外,尚有一批行军装备和丹药,总价值在五万金币。” 说到这,不少人已不禁倒吸凉气,他们之前已经知道尺藏眉此次是下定决心要全力完成此次任务,但却没没想到,她竟准备了如此惊人的人力和物资。 两千精锐修者! 六艘全新紫英战舰! 十六批不同规格的短弩灵器! 还有价值五万金币的行军装备和丹药! 这等力量别说是对付一个人罡境少年,只怕对付灵海境修者,都已绰绰有余! 由此就可以看出,尺藏眉对这林寻是何其之重视,让那些年轻人这次猛地意识到,这林寻来历只怕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不简单,否则哪值得尺家花费如此大的代价? 而听闻了这一切,许千镜却并未流露出什么表情,他清澈干净的眸子中涌动着思忖之色,半响才说道:“这些还不够,我需要一批风影鹞充当探哨,全方位监视目标,并以此建立情报网,保证在第一时间获得有关目标的一切消息。” “另外,关于此次派出的两千名精锐修者,我需要一份有关他们的详细资料。” 尺藏眉略一思忖,就点头答应下来。 这时候,许千镜目光看向那四五个年轻人,道:“这几位朋友是?” 尺藏眉解释道:“他们是我的一些朋友,在此次任务中,他们将充当你的副手。” ︽︽, 许千镜点了点头,起身说道:“我欠你们尺家一个人情,这次我肯定会全力以赴完成此事,不过话说到前边,若此次事情失败,我不会为此背负半点责任。” 说话时,他已推门而去。 “这家伙好没礼数!” 那些年轻人见许千镜态度如此不客气,一副不近人情的模样,都不禁脸色一沉。 尺藏眉却不以为然,挥手道:“千镜就是这样的人,他既然已答应此事,必然有十足把握完成。” 有人兀自不悦,道:“可他这态度也太差劲了。” 尺藏眉淡然道:“你若是有许千镜的能耐,也同样可以这样,我保证会像尊重他一样尊重你。” 那人神色一滞,顿时闭嘴,他哪怕对许千镜再不满,可也知道和许千镜这种来自青鹿学院的年轻一代“战术大师”相比,自己还差得太远太远。 “好了,从现在开始,你们就跟随在许千镜身边听令,无论是谁,必须全力执行他的命令,不得有任何违逆,否则若因为你们的疏忽而出了差池,可别怪我不客气” 尺藏眉那一对如刀般锋利的清眸中闪过一抹寒芒,令得那些年轻皆都心中一寒,不敢和她对视。 …… 两天后。 雪金离开庭院,前往城主府。 省试考核的成绩已出来,毫无例外地,林寻被一众考官评为了此次省试考核的第一名。 雪金的任务就是去帮林寻领取省试凭证,唯有持着省试凭证,方才能够参加在三个月后拉开帷幕的国试考核。 走在烟霞城繁华的大街上,到处都在议论此次省试考核的结果,各种话题中,几乎都不可避免地会提到林寻的名字。 有关他在省试考核中的表现,皆都被绘声绘色的传播着,不时会引起各种惊叹、羡慕、推崇的声音。 什么叫名震全场? 这就是了。 如今的林寻,俨然就是整个帝国西南行省中一颗耀眼的明星,被万众瞩目和熟知。 一路听到这些议论,雪金心中也不禁感慨,从当初林寻进入烟霞城时的默默无名,再到现在名震全场,才不足一年时间而已,这一切简直就像个奇迹。 雪金有些恶趣味地想到,若是烟霞城中那些修者知道,他们所熟知的“寻大师”也是林寻时,那表情肯定很有趣。 今天是揭榜的日子,所谓揭榜,就是省试考核之后,通过考核的修者综合排名出炉的意思。 城主府前,此时早已是人山人海,拥挤得水泄不通,几乎都是来领略那些通过考核的修者风采的。 因为今天,那通过考核的前一百名修者,皆都会前来城主府领取省试凭证。 这对那些在省试考核时,没有资格进入烟霞学院观看考核的人们而言,无疑是一次近距离接触那些修者的机会。 “林寻呢?他怎么还不出现?” “是啊,我昨天晚上就来等候,就是为了找一个最佳位置好好看一看这位省试考核第一名究竟是什么模样,可到了现在,其他修者都差不多已现身,偏偏就他没出现。” “哼,说不定这家伙是故意摆架子呢,省试考核第一名哎,搁谁身上,谁能不骄傲了?” “混蛋!谁敢再说我偶像林寻的坏话,我就跟谁拼命!” 各种纷杂的议论声中,雪金的身影出现在了城主府前,当看见如此壮观的一幕时,也不禁微微一怔。 想了想,雪金直接朝前行去。 也不见他动作,就见一路上但凡阻挡身前的人群,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挪开,让雪金轻松就走了过去,而那些被挪移开的人群,竟是兀自不觉! 光是这种对力量的运用手段,便堪称出神入化,妙到巅峰! 只是在抵达城主府门前时,一名文士模样的男子发现了笔直走来的雪金,顿时一皱眉,喝道:“来者止步,此地乃城主府,擅闯者死!” 这男子,正是阮陵度,是大都督柳武钧的心腹谋士,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紫禁城楚氏宗族的客卿。 当初在石鼎斋百年庆典上时,阮陵度曾试图打压和羞辱楚风,但最后却变成了自取其辱的结局。 当然,这些雪金都不知道,听到阮陵度那毫不客气的喝斥,他只是皱了皱眉,便说道:“我是来帮林寻领取省试凭证的。” 阮陵度顿时脸色一沉:“这林寻好大的架子,揭榜之日,他却不亲自前来,未免太过无礼!” 雪金哦了一声,还是耐心解释道:“他也是身不由己,还请朋友网开一面。” 阮陵度嘿然冷笑:“不行,城主府有城主府的规矩,哪是随随便便就能逾越破坏的?更何况,你说你是来帮林寻领取省试凭证的,可又有谁会相信?万一你是滥竽充数,心怀不轨的歹人怎么办?” 不提林寻还好,一提林寻,就让阮陵度想起了上次在石鼎斋百年庆典上的遭遇,若不是因为林寻,那楚风哪有资格坐在首席贵宾位置上? 就因为这个位置,让阮陵度无端吃瘪,憋了一肚子怒火,这时候既然林寻没有亲自前来,他自然不介意刁难一下这个林寻派来的帮手。 “哦,这么说,你是不打算让我进去了?” 雪金粗犷的面容上露出一抹惫懒笑容。 阮陵度冷冷道:“这还用问?” 雪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道:“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阮陵度脸色一沉,怒道:“你算什么东西,来人啊,给我擒下这个不知好歹,自取其辱的东西!” 话音还没落下,就见雪金探手一抓,就攥住阮陵度的脖子,把他拎在了半空。 啪啪啪! 几乎同时,一连串耳光狠狠抽在阮陵度脸上,打得他牙齿剥落,脸颊红肿,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城主府前汇聚的人群都不禁倒吸凉气,骇然不已,这家伙是谁,竟如此嚣张? 人群中有眼里毒辣的,心中更是震惊无比,阮陵度可是城主府中一位有名的高手,可此时却像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羊羔似的,根本没有挣扎的力量,这岂不是意味着,那身影雄峻的大汉是一位极其恐怖的高手? 一些城主府的侍卫冲上来,可还没来得及靠近,就被一股无形力量掀飞出去,摔得七零八落。 一时之间,城主府前乱成了一团。 “就你这种垃圾,老子杀了不知多少个,这次给柳武钧面子,饶你一条狗命!” 却见雪金随手一抛,丢垃圾似的把阮陵度甩了出去,闹出这么大动静,他就像没事人一样,大摇大摆朝城主府中行去。 背后,留下一地的震骇和混乱。 “这家伙究竟是谁,竟敢擅闯城主府?” “听说是帮林寻来领取省试凭证的,妈的,老子刚才还以为这家伙是一个跑腿的,哪曾想居然如此厉害!” “这下可就玄了,闹出这么大动静,柳武钧大都督岂能善罢甘休?” “这是肯定的,若不付出代价,连林寻的省试凭证只怕都很难被顺利拿出城主府。” “这下有好戏看了!” —— ps:抱歉,卡文,更新有些晚了。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