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风起帝都 - 天骄战纪

第二百九十一章 风起帝都

一众副手惊疑不定。 立在地图前的许千镜转过身,平静道:“可有记录?” 侍卫点了点头,探手一招,飞出一头羽翼漆黑的风影鹞。 许千镜走上前,拎住风影鹞的脖子一掐,就听咕咕一声尖叫,一颗水盈盈的珠子从嘴巴吐了出来。 这珠子滴溜溜悬浮虚空,陡然映现出一道光幕,映现出一场血腥惨烈的战斗。 光幕的视角是从天空俯瞰,能够清楚全面地看到整场战斗的一切细节。 随着光幕变幻,那一众副手的脸色也是变幻不定,嘴中倒吸凉气不止。 这第一场围剿行动,共有五位天罡境、十位地罡境和十五位人罡境精锐修者一起出动。 共计三十人,每个人配备着一柄神臂弩,以及整套的装备和武器! 可就是这样一支准备充足的力量,在那目标面前就犹如纸糊般不堪一击,仅仅片刻,就被杀得溃不成军,毫无反抗力量,这就显得还过骇人听闻! 尤其当看见,连铺天盖地的神臂弩攻击,都被目标游刃有余地化解掉时,那一众副手的眼珠都瞪圆,神色呆滞。 这这这也太强了吧? 之前他们所搜集的有关目标的情报,已经让他们知道这个能成为西南行省省试第一的少年人,定然不是寻常人物。 可当真正亲眼目睹这一场血腥近乎屠杀的战斗之后,他们才发现,此次的目标何止不是寻常人物,简直就是一个逆天般的妖孽! 很快,光幕消失,房间中的气氛一时显得有些沉寂。 唯独许千镜却像没有感觉一样,神色一如刚才般平静,他将那颗珠子丢给风影鹞,然后吩咐侍卫离开,便坐在椅子中沉思起来。 “许公子,是否要改变行动计划?” 有人忍不住问,打破了沉寂。 却见许千镜忽然微微一笑,道:“不用,这第一场围剿原本就是一次试探,我根本就没报希望能杀死目标,通过此事,倒是让我大致判断出,目标所具备的战斗力和我之前所预料的相差并不大。” 试探? 一众副手脸色微变,心中发寒,仅仅只是为了试探一下目标的实力,就让三十名精锐修者去送死这许千镜好狠的心肠! 不过通过此事,倒是让他们再不敢小觑这个脸色蜡黄,看似瘦弱不堪的年轻一代“战术大师”。 或许,唯有铁石心肠之辈,才能在战局中拥有运筹帷幄,算无遗策的力量吧? 许千镜仿似没有察觉到众人神色的变化,兀自用一种冷静而毫无情绪波动的声音说道:“诸位,还请继续按照我刚才的命令行事,好戏才刚拉开帷幕,真正的精彩很快就会上演” 帝都之郊,高九千九百尺的观星台之巅。 夜风凛冽,天祭祀独自立在其上,一对饱含沧桑的眼瞳凝视夜空,那灰褐色的瞳孔中,却有着一种属于孩童才有的纯净和明亮。 和以往许许多多日子一样,天祭祀依旧身穿一袭黑袍,白发苍然,身影佝偻,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 整个帝都所有人都知道,天祭祀的确很老很老了,但他所拥有的智慧和力量却在岁月的沉淀中,变得越来越强大了。 至于天祭祀究竟有多强,谁也不知道。 一阵脚步声响起,伴随脚步声,一道瘦削矫健的身影大步走上了这观星台之巅。 这是一名模样极其出众的青年,剑眉星目,龙章凤姿,举手投足之间,有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气,神采内蕴,并不咄咄逼人。 “见过天祭祀。” 青年躬身行礼,礼节标准得无可挑剔。 天祭祀并未头,轻声道:“行动已经开始了,你却似乎有些沉不住气。” 青年神色不动,道:“非是沉不住气,只是好奇,当年他被挖走了本源灵脉,怎会又幸存下来。” 天祭祀道:“只是好奇?” 青年怔了怔,笑道:“当然不止是好奇,起码我真的不想看见他重返紫禁城。” 天祭祀沉默片刻,仰头望着夜空,喟叹道:“紫禁城中有很多人不想再看见当年的事情再引起什么波澜,所以他们和你一样,都不想看着那孩子返。” 说到这,他转过身,沧桑的眸子凝视着青年,道:“不过,无论想与不想,约定的行动已经开始进行,你要做的是静心等候结果,而不是在此深夜冒然离开皇宫,出现在这观星台上。” 青年脸色微微一变,旋即就面露一抹恭顺之色,道:“天祭祀教训的对,是我太沉不住气了,不过我还是很不解,为何不派出最强大的力量去做这件事?” 这才是他今夜来此的原因! 天祭祀转过头,重新看向那空阔的夜空,道:“等以后你就明白了,从那孩子的身世被确定那一刻起,想要杀他,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这个答案显然无法让青年满意,他皱眉道:“是否是黑曜圣堂在其中作梗?” 天祭祀摇头:“即便没有黑曜圣堂出面,也不会改变此次行动的一切安排。” 青年怔了怔,忍不住苦笑道:“天祭祀,您能否给我一个确切的答复?这究竟是为什么?” 天祭祀摇头。 青年见此,不禁长叹一声,思忖许久,最终一咬牙,鼓着勇气问道:“那么,您是否愿意看着他活着进入紫禁城?” 天祭祀依旧不言,仿似浑然不觉。 青年神色微微变幻,最终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心中的不满,拱手道:“告辞。” 说罢,他转身而去。 当他刚走下观星台,耳畔忽然响起天祭祀那苍老而淡漠的声音:“九皇子,老夫有一句话相劝,无论谁敢擅自影响此次行动,注定必有一死。记住,无论是谁。” 青年浑身一僵,心中直冒寒气,怔怔呆立在那,如坠冰窟。 这些年来,他还是第一次从天祭祀口中听到这种带有威胁味道的话语! 许久,青年抬起头仰望那九千九百尺高的观星台之巅,半响才收目光,转身走进了黑暗。 而在观星台之巅,天祭祀凝视夜空,轻叹道:“当年遗留下来的事情,也终究该解决一下了” 暗夜古堡,那漆黑若永夜般的殿宇中,响起老人和暗夜女王的交谈声。 “查探清楚了,负责行动的力量来自尺家,由尺家这一代后起之秀尺藏眉全权负责,尺藏眉请了青鹿学院神策别院去年的‘战术大师’许千镜布局,所调动的力量,并未超出灵罡境范畴。” “哦,可查出观星台那老家伙的真正意图?” “暂时查不出。” “继续查,密切关注此事,我有一种感觉,若能搞清楚这件事,就可以查探出来,鹿伯崖当年为何会突然消失,选择在紫渊矿狱隐居的真正原因!” “是。” “另外,去查一查林家当年遭遇大劫之后,所遗留下的那些族人的状况,当年的事情虽过去,但若是林寻真的能够重返紫禁城,这些事情也该让他知道。” “小姐,这似乎有些不妥,林寻和其他林氏宗族的族人不同,他的母亲是” “不必多言,就按我说的去做。” “是。” 林寻并不知道,当他选择前往紫禁城时,因为他这个决定,已让紫禁城中多出许多汹涌暗流。 从血狼原的战斗落幕之后,已经过去了七天时间,林寻早已离开血狼原,穿过一片沼泽地,来到一片峰峦起伏的山脉中。 此山脉名“枫晚”,群山叠嶂,山中多有凶兽出没,越过枫晚山脉,往前就是一个临山而建的城镇。 一般而言,赶路的行人和商贩,往往会借助灵纹梭车来横跨枫晚山,既节省时间,还极其安全。 在枫晚山脉前,有一座专门修建的驿站,其内停泊着一艘艘灵纹梭车。 这座驿站的主意目的,就是为穿梭枫晚山脉两侧的行人服务。 此时正值晌午,驿站前的空阔场地上,早已等候了不少行人,其中大多数是普通人,也不乏修者的身影。 毕竟,即便是修者,若没有灵海境的修为,也是无法在虚空中飞遁的,想要又安全又方便地穿过枫晚山脉,乘坐灵纹梭车无疑是最佳选择。 没多久,林寻的身影出现在驿站前。 他的出现,顿时引起许多人不安,连一些修者也都面露忌惮惊疑之色。 没办法,此时的林寻,背负刀弓,身上衣衫浸染血渍,眉目顾盼之间,精芒流窜,杀气萦绕,给人带来扑面而来的压迫之力。 尤其是他背的无谛灵弓,通体由白骨骷髅头铸就,弓弦鲜红如血,无形中弥漫出一股狰狞森然的煞气,令人远远一看,就心惊胆颤,毛骨悚然。 见众人一副如避蛇蝎的模样,林寻微微一怔,顿时清醒过来,连忙收敛周身气息,略带歉然地朝那些行人笑了笑。 这七天中,他又遇到了数次埋伏围剿,虽每一次都化险为夷,但却让得他时时刻刻紧绷着心神,不敢稍有懈怠,以免碰到突然的袭击时遭遇不测。 可如此一来,就让得他周身无形中带上一抹肃杀力量,犹如即将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才让得那些行人皆都感到不安和惊惧。 ps:昨晚发烧,所以只更了一章,原本以为今天会好的,但事实是到现在依旧没好,强忍着头沉脑胀码了这两章之后,整个人都有种虚脱的感觉,大家担待一二,金鱼已经拼尽全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