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开五行府 - 天骄战纪

第二十九章 开五行府

震惊之后,肖天任心中就是一阵狂喜,他清楚一条还没有挖掘的“绯云火铜”矿意味着什么。 更清楚若是能将其掌控在手中,又能给整个绯云村带来怎样惊人的变化! 以往,绯云村中什么也没有,只能靠贩卖灵谷才能兑换一些微薄的生活物资,勉强只能够解决村民的温饱问题。 可若是贩卖“绯云火铜”的话,一众村民必将因此而富裕,再不必为生计而烦恼。 并且有了充足的物质保证之后,村中那些孩童便可以读书、识字、甚至是踏上真正的修行之路,前往那繁华而鼎盛的城市中闯荡,而再不必像他们父辈这般只能蜗居在这穷乡僻壤中,忍受清贫之苦! “肖伯,我打算请您出面,发动咱们全村村民一起挖掘绯云火铜,到时候贩卖矿石获得的财富,也自有大家的一份。” 林寻飞快说道。 肖天任闻言,已是激动得老脸涨红,好半响才咬牙说道:“不行!这矿脉是你发现的,其中财富也是你的,我可以号召全村一起帮你挖掘矿石,你只需支付他们一笔薪酬即可!” 林寻摇头:“这原本就是绯云村共有的财富,我只是发现而已,绝对不能这样,否则我宁可不要这笔财富。” 言辞平静,却是决然之极。 肖天任怔怔看了林寻许久,道:你……你……可知道一条绯云火铜矿的价值何等惊人?” 他拿起桌上那一块拇指大小的绯云火铜,道:“就这样一小块宝物,在百多年前都能卖三十枚帝国铜币!若是拿去城市中贩卖,所获得的铜币只会更多!” 说到这,他猛地深吸一口气,“这还是百多年前的行情,现在的价值只会更高,你……真打算这么做?” 林寻虽然有些惊讶绯云火铜的价值,但还是毫不犹豫点头,道:“就这么做吧。” 他是一个孤儿,自幼跟随鹿先生长大。 在十三岁这年,所生活的矿山牢狱被一毁而空,鹿先生也生死不知,他只能孤身一人来到了这紫曜帝国的疆域中。 绯云村,便是他在紫曜帝国中的第一个家,村长肖天任和一众村民皆都待他如自己人。 在这等情况下,林寻焉可能会在意一条绯云火铜所蕴藏的财富? 相较于这些身外之物,林寻更在意绯云村所给与他的“恩情”! …… 至此,肖天任已彻底不再把林寻当做一个后生晚辈看待,哪怕林寻仅仅只有十三岁,可论及心智,连寻常成年人都根本无法与之相比。 更何况,林寻还是一位精通篆刻的灵纹学徒,本身更是一位战斗力强大的修者! 肖天任扪心自问,若换做连如峰发现了绯云火铜,只怕根本就不会分润给其他人一点利益! 如此一对比,肖天任心中愈发欣赏林寻了,甚至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敬重。 让他一个活了大半辈子的老人去敬重一个十三岁少年,这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肖天任也不再劝阻,在林寻做出决断后,他就开始飞快在脑海中筹备着该如何发动村民去挖掘“绯云火铜”矿石。 此时林寻却突然开口道:“肖伯,此事倒也不急,等解决了村中的一些隐患,再把这个消息公布出来也不迟。” 隐患? 肖天任心中一惊,登时就明白过来,脸色也变得严峻,的确,如今林寻杀了鲁霆和钱奇,若有朝一日连如峰一行人回来了,注定不会善罢甘休。 这是显而易见的。 而对整个绯云村而言,连如峰他们的存在同样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早在前些天肖天任就已察觉到,连如峰一行人一定在筹划着什么对绯云村不利的阴谋。 若是等他们顺利返回村中,受到威胁的不仅仅只是林寻一个人,恐怕连他们这些村民也会遭受祸患! 肖天任皱眉道:“林寻,你说该怎么办?” 连如峰很强大,拥有着真武四重境的修为,麾下还有一众护卫跟随,凭借他们这些村民的力量,根本就不是对手。 林寻沉吟道:“肖伯,我想知道咱们村民对连如峰他们的看法,毕竟,归根到底,连如峰他们以前也是村中的一员,若是真打算对付他们,就不得不考虑村民的意见。”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连如峰他们虽然日益猖狂,私自贪图了村中许多的财富,可若没有了他们帮忙运送货物去青阳部落兑换物资,绯云村村民以后的生活可就无以为继了。 换而言之,如今绯云村一众村民想要生存,还必须仰仗连如峰他们! 这就是连如峰等人敢如此猖狂傲慢的原因所在。 肖天任想了想,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憎,道:“近些年来,随着连如峰他们带回的物资越来越少,咱们村民早已将连如峰他们恨到了心中,只不过为了生存,却不得不忍气吞声罢了。” 说到这,肖天任不禁一叹:“最重要的是,现在所有人都担心,若万一连如峰他们不在了,以后谁来代替连如峰的位置,前往那青阳部落兑换物资。” 林寻闻言,反倒轻松不少,笑道:“这倒是简单了,等解决了连如峰他们,由我来帮大家解决生活物资的问题!” 肖天任精神一振,道:“林寻,你想问对付连如峰他们,你究竟有几成把握?” 林寻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笑了笑,道:“肖伯,这件事交给我吧,您不必再为此操心。” 清秀而白皙的面庞上笑意从容,在阳光下笼罩上一层难以言喻的自信,不自觉就感染了肖天任,让他心中的犹豫一扫而空,决然道:“那就这么定了!” …… 当天晚上。 林寻独自一人坐在书桌前,望着窗外繁密的星辰,陷入沉思。 如今他已解决了身体内遗留的伤势,修行也不再遭受阻滞,并且获得了“通天秘境”之后,让他对以后的修行充满信心。 在这种情况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再继续留在绯云村。 “等帮着解决了绯云村的后顾之忧,自己便可以上路了……鹿先生,当年挖走我本源灵脉的敌人究竟是谁?他又藏在紫曜帝国的哪里?” 林寻很早就知道,自己是一个弃婴,原本他已不奢望找到自己父母是谁。 可鹿先生的一番话却让他清楚,若是能找到当年挖走自己本源灵脉的人,是否就能获得一些有关父母的线索? 当然,林寻对寻找父母的兴趣不大,他只想知道,当年那个敌人为什么要挖走自己的本源灵脉! 因为这件事,让他差点死去,即便活下来,连修行都几乎变成了不可能,林寻心中焉可能不恨? 这个仇,是必须要报的! 哪怕没有鹿先生的嘱咐,他都要去问个明白,问个清楚! 凭什么? 凭什么要挖走本就属于我的本源灵脉? 独自沉思许久,林寻深吸一口气,把内心的仇恨封存在心底,他在黑暗而血腥的矿山牢狱中长大,很清楚一个人想要报仇,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再加上鹿先生的只言片语,让他也仅仅知道凶手就在紫曜帝国,想要报仇又怎可能容易? 紫曜帝国何其之大,凶手的名字是谁?又长得什么模样?有着怎样的地位或者修为? 林寻统统不知道。 但他并不着急,他有的是耐心,只要他努力寻找下去,总有一天可以实现! 当然,前提是他不仅仅要在紫曜帝国中活下来,还要变得很强大! …… 解决了钱奇和鲁霆之后,接下来几天,让林寻的生活又恢复到平静中,除了教授村中那些孩童习武,其余时间都被他用在修炼上。 三天后。 村中所有的灵谷都已成熟,村民们喜滋滋的全部出动,开始不分昼夜的收割灵谷。 而在这一天,林寻也赢来了滞留两年多的再一次突破,修为臻至真武三重境“开府”层次。 这一次突破并非有心而为,而是自然而然就突破了,就宛如一个茶杯倒满了水,自然就溢了出来。 这种顺势而为的突破,也从侧面证明了林寻修行根基的浑厚和扎实,绝对是出类拔萃,远超寻常。 开府之境,开的便是五脏之经络,人身五脏,肝属木、心属火、脾属土、肺属金、肾属水,分别对应五行之术。 故而此境,又被叫做“开五行”。 臻至此境,修者周身灵力已可以运转于五脏之地,洗涮五脏,滋养经络,周而复始,奥妙无穷。 像真武一层境“引气”,便是让灵力运转于体内九个循环。 第二层“内壮”境,则是让灵力运转于体内十八个循环, 而这第三层“开府”境,则是运转三十六个循环! 灵力循环的多少,意味着灵力是否浑厚,所发挥出的战斗力又是否能够持久。 不管如何,时隔两年之久,林寻的修为终于突破了! 这一切都让林寻陈汐有一种重获新生的喜悦,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步步走下去,终有一天,自己也可以像那一道神秘的雄峻身影一样,破青冥,震寰宇,开众星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