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难以置信 - 天骄战纪

第二百九十六章 难以置信

烈焰汹汹,紫英战舰摇摇欲坠。 只是最终,它却并没有就此坠落毁掉,而是一个掉头,竟像喝醉了酒的莽夫似的,摇摇晃晃朝远处虚空中掠去,很快消失不见。 林寻心中一叹,收起了无谛灵弓。 怪只怪当初他把紫英战舰设计的太强大,只要灵火炉不受到致命伤害,就不会出现坠落损毁的可能。 哪怕以林寻目前的手段,也都找不出任何打击到紫英战舰灵火炉的机会。 不过话说来,若是紫英战舰那么容易就被毁掉,反倒会显得他林寻的设计很不堪。 这结果也挺无奈的,明明是自己设计出的一艘卓越级小型战舰,如今却被用来对付自己,想一想都感觉很荒谬。 “娘亲娘亲” 蓦地,背后传来小女孩落落含糊不清的声音,让林寻猛地清醒过来,他目光一扫四周,当即选择了一条路径,朝山下行去。 敌人已暂时被击退,接下来就是抓紧时间修复伤势了,至于小女孩落落 林寻可不会丢下不管! 紫禁城。 古老的宅邸中传出一阵欢快交谈声。 “唔,等此次任务结束,我要去‘千金一笑楼’买醉,那里可有不少姑娘眼巴巴等着我临幸呢,哈哈。” “切,青楼女子哪有什么好玩的,我前阵子托人从奴隶市场搜罗了一批巫蛮少女,想来如今已经被驯化为奴,到时候,一定得好好品尝一下这异族女子的风情。” “你们啊,只懂风花雪月,我可和你们不一样,宗族已经为我安排了一处修炼所用的上等秘境,只等此次任务结束,我便会闭关修炼,为冲击灵海境做准备。” 那些年轻人,都在畅谈任务结束之后的打算,聊得眉飞色舞,言辞中不乏针锋相对的味道。 这就是大多数豪门子弟的作风,无论是吃喝玩乐,还是修行做事,都得争相攀比一番,分出一个高低出来。 “各位,无论你们要做什么,别忘了,还有一场庆功宴等着你们,若谁不来,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啊。” 尺藏眉此刻的心情似乎也很不错,难得主动开了一次玩笑,引得其他人皆都大笑附和不已。 砰! 就在此时,大门被推开,一名侍卫冲进来,大叫道:“不好了!前线传消息,目标还没死!” 什么? 刹那间,房间中原本其乐融融的气氛顿时不见,变得死寂压抑,那些副手面面相觑,神色愕然,似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在紫英战舰的轰击下,那家伙居然还活了下来? 这他妈怎么可能!? “究竟是怎么事?” 尺藏眉神色冰冷,清眸如刀子般锋利迫人。 是侍卫浑身一哆嗦,艰难地吞了吞吐沫,正待说些什么。 就在此时,又一名护卫神色惶恐冲进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差点撞在尺藏眉身上。 “慌里慌张,成何体统?” 尺藏眉厉声喝斥。 那刚跑进来的护卫哭丧着脸,叫道:“小姐,不好了,此次调去枫晚山脉的紫英战舰,也遭受重创,差点被彻底毁掉!” 众人如遭雷击,神色呆滞,连紫英战舰也遭受重创?这这这怎么可能!? 这时候的他们,哪还有一丝刚才谈论风花雪月时的潇洒模样,一个个都懵了。 “可有记录?” 尺藏眉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安和惊疑,皱眉问道。 那名护卫连忙拎出一头风影鹞,手指掐住它的咽喉,噗的一声就吐出一颗莹光缭绕的珠子。 珠子悬浮空中滴溜溜旋转,映现出一道光幕,其中闪现出一幅幅画面,赫然是林寻背负着小女孩,独自击杀一众修者的血腥画面。 竟然真的没死! 那些副手脸色变得难看无比。 连尺藏眉的神色间,也浮上一抹阴霾,此次出动紫英战舰,原本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可谁能想到,目标竟奇迹般活了下来! 没多久,光幕中影响出紫英战舰发生爆炸的一幕,哪怕是仅仅看着光幕,依旧吓了那些副手一跳,神色变幻,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那可是紫英战舰,哪一个人罡境修者能够将它重创? 光幕中,并未显现林寻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一步的,可尺藏眉他们都已确定,紫英战舰遭受重创的消息,已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当光幕消失,房间中的气氛已经是死寂的可怕,沉闷的让人直喘不过气来。 轰炸了一艘灵纹梭车,却没能轰死目标,反倒被目标趁机重创了紫英战舰,这一切显得如此荒谬和匪夷所思。 可偏偏地,这一切都真实的发生了! 那目标难道真的是一个杀不死的怪物不成? “该死,该死” 有人已忍不住出声怒骂,“为什么会这样?那家伙又不是灵海境强者,怎可能如此变态?” “会不会暗中有人出手帮忙?” 有人狐疑,当话音刚说出来,就遭到了尺藏眉的断然反对:“不可能!” 至于原因,她并未解释。 “可这究竟是怎么事?” 许多人神色阴沉。 “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而是应该考虑,在接下来的行动中,我们该如何做!” 尺藏眉冷冷道,“截止目前,我们已经损失了近二百名精锐修者,一艘紫英战舰遭受重创,这种损失或许谈不上多严重,不过目标表现出的战斗力之强,已足够让我们给予前所未有的重视。” “眉郡主,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那些副手的目光都看向了尺藏眉。 尺藏眉思忖许久,却越想越是心烦,莫名其妙地,她又想起了许千镜,心中不禁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就不应该轻易让许千镜离开的 不过对于撵走许千镜,尺藏眉并无什么愧疚。 她很清楚,像许千镜这种人,此次子所以帮自己,根本目的是为了偿还人情,故而哪怕把他留下来,也不是自己能够驾驭和掌控的。 “对了,之前许千镜针对目标横渡枫晚山脉的行动,可曾做出过什么安排和准备?” 忽然,尺藏眉想起什么,问出声来。 那些副手顿时面面相觑,神色有些不自在,他们之前早已对许千镜不满,只顾着讥讽和挖苦许千镜,根本就没想过问一问许千镜究竟有什么打算和安排。 见此,尺藏眉不禁有些愠怒,最终还是强自忍耐住,道:“从现在开始,你们全力帮我搜集情报,制定战术,最终由我来发布号令,指挥行动。” 顿了顿,她神色已恢复平静,淡然道:“除非目标死了,否则,谁也不许擅自离开这里!” 众人皆都心中一颤,噤若寒蝉。 枫晚山脉,一处偏僻逼仄的山洞中。 篝火已快要燃烧殆尽,空气中兀自残留着一丝烤肉的味道。 林寻盘膝坐在一侧,看着吃饱喝足,躺在一张柔软兽皮上睡去的小女孩落落,心中暗松了一口气。 小丫头刚醒来,就哭着要找娘亲,林寻用尽手段,才好不容易把小女孩的情绪稳定住,陪她一起吃了一顿烤野味,这才把她给哄睡。 落落的娘亲几乎没有生存的可能,这让林寻心中愧疚自责之余,对落落也是加倍疼惜,唯恐照顾得不好。 只是一想到自己一路上还要面临诸多凶险,林寻就有些头疼,不知该如何安顿落落。 他可不想让这个才三四岁的小女孩跟着自己冒风险。 思来想去,林寻也想不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最终摇了摇头,暂时不管这些了。 熄灭篝火,林寻将惊蛰仪启动,摆置在洞口位置,又布置了一重遮蔽气息的灵阵,这才彻底放心,开始盘膝坐地,静心修复身上伤势。 他身上带有许多疗伤所需的灵丹妙药,若抓紧时间修复,差不多五六天时间,就能让伤势痊愈。 就这样,林寻暂时留在枫晚山脉中进行休整,每日里除了疗伤,就是照拂落落。 才三四岁的小孩子,正是最需要陪伴的时候,又遭遇灾厄,失去了娘亲,情感上颇为脆弱。 为了不让落落太过伤心和悲痛,林寻干脆把藏在自己掌中睡觉的啾啾给拎了出来,让它陪着落落一起玩耍。 没曾想,这个举动却收到了奇效,一看到柔软圆润的像个皮球,模样还极其可爱蠢萌的啾啾,落落眼睛一下子亮了,欢呼雀跃起来。 而啾啾这小家伙原本就属于没心没肺的生灵,又被林寻耳提面命了一番,倒也跟落落玩的不亦乐乎。 见此,林寻欣慰不已,有了啾啾照拂落落,让他也可以专心养伤。 就这样过了七天,林寻伤势彻底恢复,当即就不再逗留,带着落落一起离开。 “落落,答应哥哥一件事。” “嗯?哥哥你说。” “若以后在路上碰到了坏人,你要记住把眼睛闭上,这样,你就不会被坏人吓到了。” “嗯!我听哥哥的。” “落落真乖,等以后哥哥给你买很多玩具。” “我不要,我只要啾啾陪着我就够了。” “呃好吧。” 在那枫晚山脉那崎岖险峻的山路上,林寻背着落落,大步朝前行去。 一路上,和落落聊天时,林寻不经意想起了夏至,这小丫头如今过的还好吗? ps:欠下的补全了,终于轻松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