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噤若寒蝉 - 天骄战纪

第二百九十九章 噤若寒蝉

芮青愤怒大叫,让那威仪中年的目光一瞬锁定在林寻身上。 仅仅从外表来看,林寻只是一个相貌清秀,温煦无害的少年人,可当碰触到林寻那深邃而漠然的黑眸时,威仪中年心中莫名泛起一丝悸动。 他眼瞳微微一眯,扫视四周,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方才这里似乎发生了一场恶战?” 林寻心中一笑,知道这威仪中年是只老狐狸,已经察觉到了情况有些不对劲。 “不错。” 林寻点头。 旁边的芮青叫道:“父亲,哪还用和他废话,直接杀了就行了!” 林寻笑吟吟道:“这位朋友,刚才如果不是我把你从酒楼中丢出去,你觉得你还能活到现在?” 说着,他瞥了一眼远处早已化为废墟的酒楼。 芮青愤怒道:“你他妈这叫救我?老子用得着你救?” 说着,他冲上去,一巴掌就朝林寻脸上抡去,仿佛有了他父亲做依仗,让得他动起手来也毫无顾忌。 可当芮青刚行动,他父亲已皱眉上前,猛地一巴掌扇在他脸上,打得他身影一个踉跄,一屁股蹲坐在地,捂着脸惨叫不已。 “父亲……您……您这是做什么?” 芮青一脸的难以置信,包括那些跟随而来的帮佣,都神色愕然,一头雾水。 却见那威仪中年根本不理会芮青,而是朝林寻拱手,一脸感激道:“多谢小友不计前嫌,以德报怨,若不是亲眼目睹这一切,芮某差点就被犬子蒙蔽,引起一场误会。” “不用了,举手之劳而已。” 林寻随口道。 “父亲,您居然还相信这家伙的鬼话?” 芮青大叫。 啪! 威仪中年又是一巴掌抽过去,厉声骂道:“瞎了眼的蠢东西,这次若不是这位公子,你哪还有命在?” “我……” 芮青被打懵了,欲哭无泪,什么救了自己的命,分明是那家伙把自己丢出了酒楼啊! 这也叫救命? “闭嘴!” 威仪中年眼睛一瞪,吓得芮青浑身一哆嗦,顿时闭嘴。 威仪中年的确是被气坏了,只要有点脑子,光看一看那化为废墟的酒楼就知道,芮青若是还留在酒楼中,哪可能有幸存的可能? 哪怕之前芮青就是被暴打了一顿,受到羞辱从窗口被人丢出来,可只要命还在,这根本就不算事。 “让小友见笑了,犬子自幼生长在青柳镇,就如同井底之蛙,狂妄无知,不知天高地厚,若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一二。” 威仪中年拱手说道,态度诚恳,让林寻都不禁怀疑,这一对父子还真是不一样,一个精明如老狐狸,一个愚钝如白痴,差别也太大了。 “小友,若不介意,还请移步寒舍,自当准备酒席,以表芮某感激之情。” 威仪中年说着,已发出邀请。 他一眼就看出,林寻看似穿着不起眼,可气息却极其独特,明显不是寻常人物。 “不必了,若是可以,倒是想请前辈帮我一个小忙。” 林寻说道。 威仪中年一怔,旋即就洒然道:“小友但讲无妨。” “这附近区域和那废墟中,共有死尸五十一具,还请前辈派出手下,帮晚辈把他们身上所携带的物品收缴了。” 林寻笑着说道。 威仪中年眼瞳一眯,挥了挥手,让身后那些属下依照吩咐行动,这才略带惊异地看着林寻,低声道:“小友,能否冒昧问一句,那些死尸……可都是被你杀的?” 林寻无声笑了笑,不置可否。 可这已经是最明显的答案,让那威仪中年不禁暗自吸了口凉气,通过他刚才观察,能够把一座枫晚酒楼都毁坏成这般模样,这等战斗可不是小打小闹。 说明眼前这少年人的那些对手必然也极其厉害,起码也得有人罡境的修为! “了不起。” 威仪中年感慨了一句,他没有问战斗的因果,也是不愿被卷入这一场风波中。 没多久,一众属下返回,一个个皆都抱着各式各样的灵器、短弩和灵弓,足足堆积成了一座小山。 威仪中年目光一扫,旋即神色就恍惚了一下,神臂弩、暴甲弩、破血弩…… 若仅仅是寥寥数件倒也罢了,可现在是足足数十件!光是这些加起来,都抵得上数千金币了! 可这仅仅只是眼前那少年的战利品中的一小部分,除此之外,尚有内甲数十件、战靴数十双、护腕数十对……以及一堆各式各样的人级上品灵器和百十种疗伤修复所需的丹药! 最让威仪中年震骇的是,无论是装备、灵器,还是丹药,皆都是统一制式,属于市面上几乎买不到的精品! 此时,何止是威仪中年,连那些属下皆都被震惊,陷入沉默,呼吸粗重,一个个眼红发热,贪念炽烈。 而芮青更是不堪,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嘴巴大张,脑海中只有一道声音在回荡,这他妈该价值多少钱啊! “各位,死尸身上的东西虽然值钱,可拿在手中却很烫手,说不定还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这时候,林寻开口了,声音轻描淡写,可落入那威仪中年耳中,却不亚于一道惊雷。 他脸色猛地一变,眸子中顿时爆射出慑人的寒芒,冷冷扫视那些属下:“刚才清理战利品时,谁手脚不干净,现在赶紧交出来,否则别怪老夫不客气了!” 那些属下皆都浑身一僵,有不少人神色显得不自然起来,不过自始至终却没人承认曾趁机私藏过东西。 林寻笑了笑,道:“也好,既然你们不担心那些来自紫禁城的大人物报复,那我也不多说什么。” 说话时,他已动手开始收纳地上的战利品。 可他此话落入那威仪中年和一众属下耳中,却让他们神色又是一变,骇然不已。 那些死尸,竟然是来自帝国之都紫禁城的修者!? “最后一次机会,现在交出来,我不再追究,若是谁敢私藏这等东西,老子杀他全家!” 威仪中年大吼,他是彻底感到忌惮了,无论林寻所说是真是假,他都不敢有任何侥幸之心。 当下,就有七八个属下站出来,交出一些灵器,神色颓然。 “你们……简直该死!” 威仪中年气得怒发冲冠。 林寻却是笑了笑,收起所有战利品,就挥手道:“诸位,告辞了。” 话音刚落,他已大步而去。 目送林寻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街道尽头,威仪中年神色变幻不定,最终喟然一叹,收回了目光。 “父亲,就……就这么放他走了?” 芮青不甘心道。 这一次,威仪中年并没有发怒,他神色阴沉,道:“那些东西,不是我们能够染指的。” “难道您真的相信那小子的话?” 芮青追问。 威仪中年挥手,嘱咐那些属下把附近的死尸都一一抬过来。 看着那些死尸临死时的凄惨模样,威仪中年心中不禁一阵寒冷,毛骨悚然。 他深吸一口气,道:“你们看,这些修者不乏天罡境的强者,可最终他们皆都被击中要害而死,而这一切,都是来自刚才那少年的手笔。” 众人闻言,皆都骇然色变,连芮青也不例外。 威仪中年继续道:“你们再想一想,刚才那些灵器可都是统一制式灵器中的精品,市面上根本买不到,你们觉得又有哪个势力,能一下子派出如此多高手,配备如此精良的装备?” 这一刻,众人已是被这个推测震慑,吓得浑身发寒。 “我有一种预感,那少年并没有骗我们,这些死尸……皆都是来自紫禁城中某个大势力的强者,也只有那些势力,才能一下子调遣如此多的精锐修者。” 威仪中年神色复杂,有忌惮,有庆幸,也有震骇。 “父亲,那小子居然敢杀这么多人,他……他难道就不担心遭受到报复?” 芮青颤声问道。 “这种事,就不是我们能掺合的,以后也不要再提起,咱们芮家虽然在青柳镇中没人敢惹,可在那些真正的大势力眼中,连屁都不是,一旦被卷入这一场风波,绝对会有灭顶之灾降临!” 威仪中年深呼吸几口气,咬牙道:“记住,今日之事,谁也不能泄露,否则我保证杀他全家!” 众人齐齐点头,噤若寒蝉。 …… 此时,林寻已走出青柳镇,前方是一片浅浅的丛林,视野辽阔。 依照林寻推算,抵达此地,已等于行进了一半的路程,若一切顺利,足可以在七天内抵达紫禁城。 很显然,接下来的路途上只会更凶险,而不可能出现顺风顺水的情况。 不过,只要不出现超出灵罡境界的的修者,无论接下来碰到什么危险,林寻倒也不惧。 篓筐中,落落已经睡熟了,小女孩经受不起惊吓,在开战之初,就被林寻驱动识海意念力量,将其催眠。 “许千镜……有这个战术大师在,接下来碰到的围剿,只怕会越来越凶险,还好,最近自己的修为就可以顺利突破晋级地罡境,这种状况只怕是那许千镜根本无法推测到的……” 林寻一边赶路,一边陷入思索中。 —— ps:感谢专属兄弟的打赏捧场,恭喜专属晋级,荣登盟主之列,撒花~~ 最后,严重说明,15-19号之间投月票是双倍,小伙伴们,有月票就尽情砸吧,今晚加更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