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 天骄战纪

第三百零一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王麟苦笑连连。 附近那些侍卫则都露出钦佩之色,脸上露出一个大写的服字,瞧瞧,这位少侠多霸气,一言不合就开干,简直大快人心! 这时候,林寻忽然抬头,望向队伍中央的位置,朗声道:“晚苏姐姐,麻烦我已经帮你解决了,你若再不现身,可会让我很寒心的。” 原来,早在动手暴打陆少云时,林寻已察觉到一缕意念从队伍中央的宝辇中掠出,正悄然关注这边,根本就不用想,必然是幕晚苏无疑。 更何况,这边闹出的动静这么大,身为这支队伍的主人,幕晚苏怎可能没有察觉到? 果然,林寻话音刚落,就见一袭黑裙,容颜娇艳若一朵盛放野玫瑰般的幕晚苏,步伐娉婷地走来。 “哼,什么帮我解决麻烦,你小子可从不是鲁莽之辈,既然敢肆无忌惮的动手,必然是有所图谋!” 幕晚苏走过来,星眸瞪了林寻一眼。 林寻顿时笑了:“晚苏姐姐你果然慧眼如炬,明察秋毫,说实话,被你这么一提醒,我还真有一件事需要晚苏姐姐你帮忙。” 幕晚苏没好气道:“少打马虎眼了,你小子肯定早已算计好了,跟我来吧。” 说着,她已返身朝自己的宝辇走去,自始至终,都不曾看地上陷入昏迷中的陆少云一眼。 林寻笑了笑,抱拳朝四周说道:“各位,拜托大家一件事,千万别碰这小子,待会我会把这小子带走,以免再给大家添堵。” 众人顿时露出笑容,纷纷嚷嚷道:“公子,您够义气!你这朋友我们交定了!” 林寻这才笑着朝幕晚苏那边走去。 王麟怔了怔,连忙跟上去,道:“林寻,你真打算把陆少云带走?他父亲可是” 不等说完,林寻就打断道:“别担心,恶人自有恶人磨,对于这种家伙,我也只能暂时充当一把恶人了。” 王麟愕然,还暂时充当恶人,你这家伙做起恶来,哪个恶人能比得过你? 交谈时,林寻已经手脚麻利地登上队伍中央的宝辇,一屁股坐在幕晚苏对面。 幕晚苏正自烹茶,芬香四溢。 她秀色绝俗,肌肤莹润光泽,纤纤素手调羹烹茶,一举一动带着一股令人赏心悦目的味道。 “这次多谢你了,若不是你出现,我还在头疼该如何处置陆少云这家伙。” 幕晚苏将一个盛满茶汤的羊脂玉茶杯递过去。 “哎,晚苏姐姐你这就太客气了。” 林寻笑着一口饮尽茶水,这才正色道,“眼见晚苏姐姐你有难,小弟我怎可能不拔刀相助?” “狗屁的拔刀相助,鬼才相信你的呼。” 幕晚苏轻啐了一口,旋即就好奇道,“这次咱俩应该是巧遇而已,怎么就有事求到我这里了?” 林寻笑道:“这事说来还真巧了,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晚苏姐姐。” “究竟是什么事?” 幕晚苏懒得和林寻扯皮,直接问道。 林寻指了指背后的篓筐。 幕晚苏目光看过去,这才注意到,篓筐中居然有一个正自酣睡的小女孩,她不禁一怔:“你该不会丧心病狂到拐骗了这小女孩吧?这忙我可不帮。” 林寻没好气道:“我像那种人?” 幕晚苏认真道:“不是像,你本来就是。” 说完,她就禁不住笑起来,秋波盈盈,风情万种。 林寻也笑了,从离开烟霞城之后,他一路上就被一批又一批敌人围剿追杀,心神时时刻刻紧绷着,一直不曾懈怠。 难得此次和幕晚苏这个熟人相遇,整个人都感觉轻松许多。 而与此同时,林寻则对造成这一切的紫禁城尺家愈发痛恨起来,他甚至怀疑,依照雪金当时所说的消息来推断,这尺家极有可能就是当初挖走自己本源灵脉的敌人! 否则,他们焉可能在得自己的身世之后,就用尽一切手段阻止自己前往紫禁城? 当然,这仅仅只是林寻的推测,不过不管如何,这尺家既然敢这么做,便已经具备了重大嫌疑! “说说吧,究竟是怎么事。” 幕晚苏问道,又帮林寻沏了一杯茶汤。 林寻想了想,便说道:“我想让你帮我把这小女孩带烟霞城,然后告诉石禹,请他出面帮忙,把这小女孩转移到弑血营中,交由教官小满来照拂。” 幕晚苏一怔:“我能知道原因吗?” 林寻也不隐瞒,把自己被追杀的事情简略解释了一下。 言辞轻描淡写,却让幕晚苏神色一下子变得郑重,直至后来,一对眸子里已带上一抹惊色:“有人要阻止你前往紫禁城?你可知道那些敌人是谁?” 林寻随口道:“晚苏姐姐,这个您最好还是别打听了,只需知道,我此次的敌人势力很强大就行了。” 幕晚苏蹙眉道:“你这就有些见外了。” 林寻笑而不语,目光却极其坚定,他不能说,也不能把幕晚苏也牵扯进来。 幕晚苏凝视林寻许久,意识到哪怕自己磨破嘴皮子,林寻也不可能告诉自己答案了。 她兀自不甘心,道:“凭你和三公子石禹的关系,这时候找他帮忙,或许可以” 林寻微微一笑:“石鼎斋可不是石禹的,更何况,即便石鼎斋出面,只怕也难以帮到我。” 连石鼎斋也帮不上忙? 幕晚苏眼瞳一凝,心中震动不已,连石鼎斋都无法帮上什么忙,那对付林寻的势力又该何等庞大? 沉默半响,幕晚苏才神色复杂道:“你这小子,为什么总是招惹那么多敌人,你既然知道前往紫禁城很危险,为何还要这么做?” 林寻笑道:“我可不是那种畏难不前的人。” 幕晚苏这次却没心思跟林寻开玩笑,思忖许久,才轻叹道:“罢了,既然你不愿说,我也不勉强。” 林寻道:“那我刚才说的那件事?” 幕晚苏道:“你放心,把这小女孩交给我就行了。” 林寻顿时如释重负,认真拱手道:“多谢了。” 幕晚苏没好气道:“你小子只要一客气,我心中就发毛,总感觉你另有所图,所以,以后就别跟我客套了。” 林寻欣然点头。 又聊了没多久,林寻便告辞离开。 临走前,林寻摸了摸熟睡中的落落的小脑袋,对幕晚苏说道:“等她醒了,就告诉她,勇敢的面对现实,才能坚强的活下去。” 幕晚苏一怔:“她才三四岁,听不懂的。” 林寻摇头道:“当失去母亲的那一刻,她已经该学会努力长大了。” 说罢,林寻拎着昏迷中的陆少云,就大步而去。 “喂,那陆少云身份不一般,你可别弄死他。” 幕晚苏远远地叮嘱了一句。 “放心,我绝对会好好照顾他的。” 林寻头也不地挥了挥手,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茫茫旷野上。 “晚苏小姐,这么做会不会给林寻带去麻烦?” 王麟担忧道。 幕晚苏唇角泛起一抹弧度,道:“这小子天天麻烦事不断,也不差这一点麻烦,你该担心的是,陆少云会否真的被这小子玩死。” 说着,她已踱步走上宝辇。 王麟一愣,想一想林寻的为人,也不禁晒然,也对,林寻这家伙,可从不是一个能够用常理衡量的人。 临近傍晚时,林寻终于清楚地看到了黄龙城的轮廓。 雄伟。 古老。 恢弘。 这就是林寻最直观的感受,那绵延起伏的古老城墙,在夕阳下沐浴上一层瑰丽的色彩。 即便是暮色十分,依旧能够看见许许多多的身影在宽敞高大的城门中进进出出,显得热闹之极。 啪的一巴掌打在脸上,火辣辣的刺痛感让陆少云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睁开眼,就看见了林寻,登时脸上一变,就要尖叫。 却见林寻淡然道:“不想死,就乖乖跟在我身边。” 声音平静,可林寻眼眸中不经意流露出的一抹杀意,却如冰冷的刀子刺入心脏,令陆少云浑身一哆嗦,神色惶恐道:“你你要带我去哪里?” 他的确慌了,甫一醒来,眼前就只剩下林寻,让陆少云哪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 “放心,等我离开黄龙城时,就会还你自由。” 林寻说着,已大步朝远处的黄龙城走去,“唔,对了,你身上被我下了毒,所以最好跟紧我,别跑丢了。” 毒! 陆少云脸色骤变,仔细感知体内,却一无发现,可他一看林寻那有恃无恐的模样,顿时熄灭了心中的侥幸。 他不敢不相信,万一就说万一真的毒发身亡,那可就彻底完了! “你你究竟想要怎样?” 陆少云追了上去,焦急而愤怒地问道。 “不怎么样。” 林寻随口道。 他越是这么说,就越是让陆少云疑神疑鬼,惊怒交加,禁不住咬牙道:“你不要欺人太甚!我若是敢有任何不测,你也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 “哦。” “你你简直欺人太甚!” “哦。” “你混蛋!” “哦。” “你能不能有点该有的反应?我他妈都没见过你这种人!” “哦。” 见林寻一副吃定自己的模样,让陆少云是又惊又怒,又惶恐又担忧,心都纠结成一团,说不出的无力和绝望。 他自小到大,还从没见过这种油盐不进,软硬不吃,仿似什么都不在乎,却偏偏动起手来肆无忌惮的家伙。 这让陆少云都不禁绝望,感觉自己就像案板上的鱼,只能任其宰割。 ps:加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