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血染河底 - 天骄战纪

第三百零九章 血染河底

正自闭目打坐的林寻忽然睁开了眼睛。〔<〔[(网 这一刹,他敏锐察觉到,惊蛰仪释放出的无形波动出现了颤抖迹象。 敌人来了! 林寻眼瞳眯了眯,从打坐到现在,才不过半个时辰,而敌人已经找到河底来,显然是要趁着自己重伤下狠手。 林寻右手握紧流光战刀,左手在悄然扣紧一柄神臂弩,悄然埋伏在了岩穴口,庞大的意念力量在水中扩散而开。 几乎瞬息,林寻就察觉到,那滚滚奔腾的水流中,正有数十道身影朝自己这边靠近过来。 敌人越来越近,林寻目光也变得越来越冷漠,他虽身受重伤,可在这压迫之力极其之大的河底,凭借天水圣珠的力量,足可以让他不惧任何敌人。 河底的压迫之力的确极其之大,换做普通人下来,只怕早已被压迫得七窍出血,窒息而亡。 即便是灵罡境修者,也都无法长时间在水底潜行,且行动之时,会受到极大的阻力,一旦战斗,最多只能挥出寻常一半的实力。 唯有灵海境修者能在水底如履平地,他们已开始内息,沟通天地之气,可以上天入地,遁空遁水。 此刻那些潜水下来的修者,明显遭受到极大的压迫阻力,行动时,动作滞涩,如陷泥沼。 哗啦啦~~ 水波涌动,一名修者在河底游走,朝岩穴这边靠近过来。 当他身影刚靠近,还没等看清岩穴中的情景,就感觉眼前一花,噗的一声,一抹刀光掠出,轻易切断其咽喉。 他神色愕然,至死都不敢相信,那一抹刀光怎会如此之快,简直一点都不受水中阻力影响。 猩红的鲜血如潮涌出,染红这片河水,凄美而令人心悸。 哗啦~~哗啦~~ 这时候,远处那数十个修者都现了这边的异常,齐齐冲过来,浑身气息释放,碾压水波,简直如同一头头水中怪物在兴风作浪。 嗖!嗖!嗖! 就见此时,林寻身影如闪电,哧啦一声,就已冲到一名修者身前,战刀席卷,将其开膛破肚。 崩! 同时,左手中的神臂弩激射,拖出一道迅疾的水痕,砰的一声,洞穿十多丈外一名修者的头颅。 那修者手中正握着一柄短弩,可遗憾的是,他已再无扣动短弩扳机的可能。 轰隆~~ 一个个修者手持灵器杀来,让得水浪滚滚,把这片区域搅乱,犹如翻江倒海,鱼群乱窜,水草狂舞,混乱不堪,视野也随之模糊不堪。 只是让他们骇然的是,在这压迫之力极大的水底,目标竟和他们不一样,根本就不受影响,行动度奇快如电,身影如鬼魅,简直比水中鱼群都灵活! 他们哪怕就是使用短弩,也都无法碰触到目标的身影。 这家伙,难道是一头水怪不成? 那些修者心惊胆颤,毛骨悚然。 噗!噗!噗! 水浪滚滚,砂石涌动,那狂舞的水草,爆碎的水波,让这里犹如生地震。 而就在这混乱的境地中,一个又一个修者接连倒下,要么是被刀锋劈杀,要么是被弩箭贯穿身躯要害。 一时之间,一团又一团殷红的血水涌起,让这原本就混乱而污浊的河水染上一层触目惊心的红。 最可怕的是,在这水底,那些修者根本无法开口说话,连呼救和求援都不可能,一切都在沉闷中进行,让这血腥的气氛也随之充斥上一股令人恐惧的味道。 杀! 林寻身负重伤,挥出的战斗力最多也只有往日两成,可在这水底,他就像鬼魅,轻松掠走一道道亡魂。 有修者已被杀得亡魂大冒,斗志崩溃,疯似的朝河水上方奔逃。 可最终,在林寻那奇快无比的度追杀下,这些亡命奔逃的修者反而死的更快。 就这样,一场充斥绝望、无助、死亡、恐怖、血腥的杀戮,在河底上演。 …… 大河之畔。 “头儿,已经按照你的吩咐,把仅剩的一千九百二十二人布控在这条大河的么一道拐口和分支。” “并且每隔十里地,皆有一艘紫英战舰在空中监视,同时所有的风影鹞也都已派出,在这等情况下,哪怕河中溜出一头王时间被我们察觉到。” 小穆飞快地禀告着。 斗笠男子点了点头,这才感觉心安不少。 他目光看向河面,之前派出的五十名修者,皆都精通水星,如今都已潜入水底将近一盏茶时间。 不出意外,很快就会有消息传达回来。 哗啦~ 忽然,那湍急无比的河面上,冲出一具尸体,让斗笠男子和小穆齐齐眼瞳一凝,脸色骤变。 可一瞬间,那一具尸体就被滚滚水浪席卷冲走,都来不及将其打捞上岸。 “怎么会这样?” “目标居然真的没死,藏在了水底!” “刚才那尸体似乎是……吴老二!” 在斗笠男子身后,尚有上百名修者驻守,当看见这一幕时,不禁出一阵惊呼声。 这太骇人听闻,被五艘紫英战舰追杀了一路的目标,早已身受重伤,直至潜入这大河中时,更是遭受到了五艘紫英战舰的全力轰杀,可就是在这等情况下,目标居然没有死! 这让谁敢相信? 最可怕的是,目标非但没死,也没有在河底偷偷溜走,而是靠着河水的保护,杀了他们这边一名潜入水中的修者! 那小子,难道是杀不死的? 简直太变态了! 就连斗笠男子和小穆都无法相信,这已出了他们的想象,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味道。 哗啦~哗啦~ 不等他们反映过来,那湍急的河面上,再度浮上来一具又一具尸体,被滔滔水流裹挟着,冲向大河远方。 而原本浑浊的河水,也开始染上一抹殷红,那是血水的颜色,虽不时被冲淡消失,可很快就又有新的血色出现。 这也就意味着,河底的厮杀中,不时有人正在被杀死! 一时之间,斗笠男子和小穆浑身寒,神色呆滞,就这样……还都杀不死目标!? 而在他们身后,一众修者也都神色变幻,心中颤粟,这目标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战斗力比妖孽都变态,生命力更顽强的像杀不死般,这世上怎会有这种人? 片刻后,河面再没有尸体浮现,但小穆的脸色已难看到了极点,声音苦涩沙哑道:“头儿,数过了,整整五十具尸体,没有一个幸存。” 斗笠男子额头青筋爆绽,唇角抽搐,牙齿都快咬碎,好半响,他才沉声道:“你说,那小子真的是杀不死的?” 小穆叹了口气,无言以对,转移话题:“头儿,潜入水底击杀目标的方法明显已行不通,可若是目标一直藏在水底不出来,我们又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直至要害,他们人数虽众,且沿着这条大河布控了许多力量,然而总不可能一直等候在这里。 目标耗得起,但他们可耗不起,光是他们目前所拥有的物资给养,都不够他们一千多名修者消耗的。 再加上驱动五艘紫英战舰,需要消耗大量的高等灵晶资源,时间久了,那开销绝对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天文数字。 “把消息传回去,如实告诉眉郡主,由她来决断吧!” 沉默许久,斗笠男子深深叹了口气,露出一抹苦涩和无奈。 此次他们兴师动众而来,将全部的力量都派遣到这黄龙城之外,欲要孤注一掷,和目标决一胜负。 谁曾想,一场精心布置的天罗地网,却频频遭受波折挫败,直至此时,局势之展,更是隐隐脱离了掌控,这让斗笠男子如何接受得了? 他可是很清楚,此次若是败了,在目标以后前往紫禁城的路上,可就再找不到多少可以对付目标的机会了…… 同样,失败也就意味着,他们将无法向尺藏眉交代,而那等后果可就是他们无法承受的! 可如今的局势下,斗笠男子也根本不可能隐瞒住,他必须将一切告之尺藏眉,由她来亲自定夺。 “头儿,真要这么做?” 小穆忍不住道。 “此次之行动,非我等不出力,而是敌人太强大!” 斗笠男子说到这,拍了拍小穆肩膀,道,“我们都已经尽力了,剩下的,就交给眉郡主来决定吧。” 小穆顿时默然,心中极其不是滋味,许久才咬牙道:“我们还没输,起码目标在我们的布控下,根本不可能从这大河中无声无息地溜走!我会征战到最后一刻的!” 说罢,他转身而去, “我们当然没有输掉,只是征战到现在,可已经没有多少人拥有像你这样的斗志了……” 斗笠男子心中轻叹。 任何行动和战斗,不怕敌人强大,就怕斗志崩塌! 紫禁城,古老的宅邸中。 “昨天传来的消息中说,6少云已经被强行禁锢,最终将交由6氏宗族来处置。” 一名副手笑吟吟说道,“你们猜是谁下的命令?” “谁?” 许多人好奇。 “是这家伙的老子6天照!哈哈哈哈,这一下,6少云哪怕不死,也注定颜面扫地,无法在紫禁城中再混下去!就连他老子,也得落一个‘大义灭亲’的臭名声!” 其他人也皆都哄笑不已,这就是得罪他们的下场,想帮助林寻来和他们对抗? 简直是找虐啊! 尺藏眉见此,不禁有些皱眉,只是对付一个不学无术,品行不端的纨绔子弟而已,值得如此得意和高兴? 她可从始至终都没把这6少云看在眼中,这种人,也根本不值得她过多注意。 砰! 就在此时,房门被推开,一名侍卫神色焦急,满头大汗地闯了进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