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一筹莫展 - 天骄战纪

第三百一十章 一筹莫展

“生了什么事,值得如此慌张?” 尺藏眉不悦道。<<〔〈(<{ 那侍卫艰难地吞了吞吐沫,颤声道:“前线传来消息,行动……行动……” “行动怎么了?” 有人已忍不住着急问出来。 “行动出现了波折。” 侍卫深呼吸几次,才把话说完,可见其情绪何等之激动。 波折? 闻言,许多人都惊讶,但心中兀自有些不以为然,仅仅只是波折而已,又不是彻底失败,何必大惊小怪? 连尺藏眉似乎也暗松一口气。 此次她下令把全部力量调集到黄龙城之外,可谓是孤注一掷的一次行动,若再失败,那可就太说不过去了。 “你冷静冷静,慢慢把事情原委说出来。” 尺藏眉嘱咐了一句。 侍卫点了点头,思忖道:“就在刚不久,前线行动总指挥传来消息,说目标乔装打扮,离开了黄龙城……” 接下来,他将收到的消息一字不漏的复述了出来。 当听到林寻的行踪被小穆及时识破现,不少人都不禁暗赞这小穆办事漂亮。 可当听到目标以一己之力,杀得他们这边的力量溃不成军时,他们的脸色却陡然一变,惊呼不已。 然后,在接下来的复述中,当听到林寻势如破竹,快要杀出重围,再到被五艘紫英战舰追击,一跃潜入大河之中时,包括尺藏眉在内的所有人,脸色频频变幻,事态连连,神色也一次次变得阴沉和铁青。 就连房间中的氛围,都变得越来越压抑,直欲让人喘不过气来,唯有那侍卫沙哑低沉的声音在回荡。 “本以为目标即便不死,也必将重伤,于是派人潜入水底查探,谁曾想,潜入水中的五十名修者,皆都伏诛当场!” 砰! 当听到这里时,尺藏眉手中的茶盏骤然崩碎,化为齑粉从指缝中扑簌簌落地。 而她却似对这些浑然不觉。 此时的尺藏眉,清眸凝煞、玉容铁青、眉宇间尽是抑制不住的而愤怒之色。 两千多名精锐修者、全副武装的精良装备、以及整整五艘紫英战舰……在如此强大的力量围剿下,竟依旧没能杀死目标! 简直是一群饭桶! 房屋中一时死寂无比,众人噤若寒蝉,没有人敢直视尺藏眉的目光。 他们都清楚,尺藏眉已快要暴走了,这种状态下的她,绝对敢一言不合就杀人! 事实上,尺藏眉的确已快控制不住自己,她太恨了,感觉自从许千镜离开之后,每一次听到前线的消息时,就从来没有一次让自己高兴过。 尤其是这次,派出如此庞大的力量,都可以碾压灵海境强者,可最终,依旧没能奈何目标! 这若是传出去,家族中那些大人物该如何看待自己?这天下人又如何看待他们尺家? 耻辱! 尺藏眉都恨不得自己冲上前线战场! 可很快,她就冷静下来,愤怒是最无能的表现,当务之急,还是搞清楚这一系列事情背后的真相。 “除了这些,还有其他消息吗?” 尺藏眉漠然开口,尽量控制自己的语调和情绪。 “有,据分析,目标如今已拥有地罡境修为,战斗力比以往强大了不止一倍。” 侍卫很紧张,担心尺藏眉一怒杀人,所以回答的极其小心,“另外,据说此次行动,非是我们这边不出力,而是因为敌人太过强大,让我们倾尽所有,也没能成功。” 啪! 一个茶盏狠狠砸在侍卫头上,砸得他浑身一摇晃,额头淌血,面容抽搐。 这倒不是尺藏眉怒,而是旁边的一名豪门子弟没能按捺住心中愤怒,他大叫道:“什么叫因为敌人太过强大!?这算什么狗屁理由?” “够了。” 尺藏眉开口,寥寥两个字,带着一股迫人的威慑,让得那怒吼的男子登时神色一滞,不敢多语。 “前线传来的消息真是这么说的?” 尺藏眉问道。 侍卫连忙以性命保证这一切是真实的。 “前线总指挥是杜星川,我了解他的为人,他既然这么说,就必然是真的。” 尺藏眉揉了揉眉尖,似有些疲惫,“告诉杜星川,行动继续,下一次传递消息时,我需要风影鹞所记录的真实记录。” 眼见或许不一定真实,可若是能够看到行动的一切细节,也能够清楚知道,目标究竟强大到了什么程度! 侍卫领命而去。 房间中,再度陷入沉寂。 尺藏眉抿嘴不言,似在思忖什么,一张清丽而锋芒毕露的脸庞上,笼罩着一抹若有若无的阴霾。 那些充当副手的豪门子弟面面相觑,如坐针毡,有些无法忍受这种气氛。 “这他妈哪是波折,明显就是一次重大的挫败……”有人已忍不住嘀咕。 话一出口,就见尺藏眉那一对比刀子还锋利的眸子已看过来,让那个的那人浑身一僵,讪讪道:“我……我只是牢骚而已。” 尺藏眉冷冷道:“牢骚?我看你们没多少本事,倒是最擅长牢骚。” 一句话,让得那些副手皆都坐蜡,神色阴郁。 “别忘了我早先说过的话,若行动失败了,你们……注定无法得到我的原谅!” 说话时,尺藏眉已起身,推门而出,只留下一群副手呆滞在那,彻底傻眼。 …… 暗夜古堡。 “夏至妹妹,我究竟做错了什么,竟让你要杀我?” 黑暗中,响起一道质问。 仔细看,那里立着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衣冠胜雪,唇红齿白,一对眼眸明亮若星辰,眉心处有着一个天生紫莲烙印,显得与众不同。 虽然年龄小,可他随意立着,周身百年弥漫着一缕缕紫色圣光,显得凡脱俗,宛如圣子。 这少年,自然就是那拥有“金海紫莲”血脉的尺藏锋! 只是和以往不同,在他咽喉处,有着一道触目惊心的血色指痕。 在对面,有着一扇紧闭的房门,尺藏锋看着那一扇房门,眉宇间闪过一抹怒色。 在以前,每次来拜访夏至时,哪怕不愿理理睬自己,但起码也不会排斥自己。 可当这一次他来拜访夏至时,都来不及说话,就被夏至一把攥住咽喉,若不是暗夜女王及时出手,他差点就被扭断脖子! 尺藏锋很确定,那一刹,夏至的确是想杀了自己,这让他惊愕之余,也不禁愤怒,无法接受这一切。 如今,夏至已被暗夜女王关入禁室,但尺藏锋依旧不甘心,他不是要报复,而是要问一问,这究竟是为什么! “我不止想杀你,更想杀了你姐姐。” 紧闭的房门中,传出一道恬静、淡漠、空灵的声音,旋即,就没有了动静。 “你……你居然还想杀我姐姐?” 尺藏锋彻底怔住,许久才愤怒道,“夏至,这究竟是为什么?这肯定是有原因,你告诉我好吗?” 无人应答。 唯有那愤怒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 “好,你不告诉我,那我就自己去查,等我知道原因,我会亲手把这一切解决了!” 许久,尺藏锋一咬牙,扭头大步而去。 自始至终,那紧闭的房门中,再没有传出一丝声音。 同样在暗夜古堡中,一位慈祥的老人端坐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中,正自用手轻轻抚拭一柄形似古剑、三寸大小的黑色挂坠。 老人的神色尽是专注、认真、庄肃之色。 这是伴随他大半生的宝贝,曾和他一起征战天下,也曾和他一起会遍天下强者! “尺家那小孩走了。” 忽然,耳畔响起一道低沉带着磁性的缥缈声音。 老人怔了怔,微微一笑,道:“小姐,您担心他的出现,会给林寻带来麻烦?” “不是担心,这是必然会生的事情。” “嗯,小姐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会前往观星台走一趟,去问一问他们那边若有人破坏规则,后果谁来承担。” 老人温声说道。 “麻烦了。” “不麻烦,算一算时间,林寻若还活着,用不了多久,或许就会进入紫禁城了,正好趁此机会,出去打听一下消息。” “等你回来,去看一看夏至,我已察觉到,她已经知道了许多事情,否则,不会想在今日杀了尺藏锋。” 老人那沧桑的眸中泛起一抹复杂,“也只有和林寻相关的事情,才会引起她这般反应……” 说话时,老人收起了剑形玉坠,起身走出房间。 …… 大河之畔。 斗笠男子神色阴沉,不一语。 他就是那被尺藏眉称作杜星川的男子,也是负责此次行动的总指挥。 他已经接到了来自尺藏眉的指令——继续行动。 只是,从他收到这个指令已经过去了整整七天时间,却没有一丝有关目标的消息! 但杜星川很确定,目标并没有离开这条大河! 他们的力量布控在大河沿途,只要目标出现,会第一时间被现,而不可能存在让目标再次偷偷溜走的可能。 “已经快要耗不起了……” 杜星川心中暗叹,这七天时间中,让他们这边消耗了巨量的物资,仅剩下的物资也已快要支撑不住。 最让杜星川感到心冷的是,七天时间过去,迟迟不见目标现身,让他们这边每个修者都变得焦躁和不安,斗志被逐渐消磨掉,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若是这种态势继续持续下去,情况只会变得越来越严重! 怎么办? 杜星川心神惘然,一筹莫展。 —— ps:喝酒后遗症爆,浑身困顿疲乏,写完两更写不动了,明天多更吧~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