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身世谜团 真相大白 - 天骄战纪

第三百一十九章 身世谜团 真相大白

高空之上,罡风凛冽,锋利如刀。 在老人的携带下,林寻人生第一次在虚空中体验了一次飞遁的感觉。 只见远处云海茫茫,云朵翻滚如波浪,大地上,山峦若颗颗岩石,湖泊似点点水珠,城池如井然棋盘,显得分外渺小。 那俯瞰山河,纵览风云的感觉,让林寻心胸为之一阔,原本因为突遭击杀而产生的愤懑情绪也消散不少。 “此次阻止你前往紫禁城的行动,我和小姐都知道,但却无法阻拦,因为这一切,是关乎你一个人的考验。” 老人开口,说出的话题让林寻心中一震,收敛心神,无暇再去关注其他景物。 “你大概也已猜出来,若真正要杀你,尺家根本不必多此一举,只需派出一位灵海境修者,差不多已可以办到这一步。” 老人言辞虽不客气,但却说的是实情,林寻之前也已猜测到这一点,只是不明白其中缘由罢了。 或许是因为已经确定林寻通过了此次考验,老人在谈话时,不再像之前那般遮掩,变得坦诚而直接。 “为什么?” 林寻忍不住问。 “因为你的身世。” 老人声音温和而低沉,寥寥一句话,就让林寻浑身一僵,心绪产生一丝波澜。 终于,要告诉我真相了吗? 林寻已经寻觅太久,也等待这样的时刻太久,从矿山牢狱中走出的那一天,他就坚定地踏上了前来紫曜帝国的路途,为的,还不就是找寻自己的身世? 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就能知道当年是谁挖走自己的本命灵脉! “前辈,还请告之于我。” 林寻深吸一口气,认真问道。 老人也不知为何,神色忽然带上一抹复杂,半响才点头道:“我答应过你,当你进入紫禁城时,就会告诉你一些真相,现如今,也是时候了。” 老人目光中涌现一抹追忆之色:“你的父亲名林文靖,是紫禁城林氏宗族中一位风云人物,天赋超群,拥有盖世伟力,被林氏宗族所有人一致看好,几乎是毫无悬念地成为了接掌宗族大权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林文靖! 林氏宗族! 林寻在心中重复了一遍,神色默然。 “你的母亲名洛青珣,父母早亡,家中只有她一人,出身颇为贫寒。” “只是在很小时候,她就拥有着超乎寻常的修行天赋,再加上心性灵慧,机缘巧合之下,踏上了修行之路。”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她一路通过府试、州试、省试、国试四重大关,顺利进入青鹿学院修行,若我记得没错,她应该是十七年前那次国试考核中的第一名。” “唔,对了,当时你父亲是第二名,仅次于你母亲。” 听到这,林寻心中也不禁震动,原来……自己的母亲竟如此厉害! 出身卑微贫寒,却能一路扶摇而上,一举夺得帝国国试第一的无上荣耀!这简直就像一段传奇! 林寻修行至今,可极为清楚想要从贫寒之境努力,在短短时间内拥有这般荣耀有多么之艰辛和不容易。 可很显然,他那不曾谋面的母亲,也是一位巾帼不让须眉的传奇女子! 老人声音温和,将当年的往事一一道来。 当年的洛青珣和林文靖通过国试考核之后,就毫无意外地进入了青鹿学院修行。 两人在进入青鹿学院的第二年,彼此情投意合,最终确定关系,本欲成亲,可不曾想,却遭到了林氏宗族的一致反对。 林家皆认为,林文靖乃是林家以后的继承人,身份尊贵,代表着整个林家的威严。而洛青珣的天赋虽出众,可终究出身底层寒门,根本不配和林文靖结为夫妇。 若想让洛青珣进入林家大门,倒也可以,但却绝对不能成为林文靖的正妻,只能为妾。 当时林文靖自然不答应,不顾一切阻力,毅然选择和洛青珣在一起,让林家彻底震怒,就欲罢免林文靖的继承人资格。 但最后,还是由林文靖的父亲出面,力排众议,做出妥协,不再阻拦林文靖和洛青珣在一起。 这一场风波就此化解,林文靖和洛青珣终于走到一起,俨然成为了紫禁城中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就这样过了数年,就在洛青珣怀胎十月,即将临盆的时候,一场灾难发生了! 说到这,老人声音变得低沉起来。 林寻心中也一紧,抿了抿唇,他早就猜测到,既然是凶手挖走了自己的本源灵脉,那么灾祸肯定就是发生在自己刚出生的时候! “当时的情况太突然,几乎没人明白当初发生了怎样的事情,但可以确定的是,就在诞生下你的那天晚上,你父亲林文靖当场被杀,你母亲不知所踪,整个林氏宗族彻底陷入一场大动荡中。” 老人缓缓道,“后来才传出消息,那天晚上你父亲这一脉的直系族人,也全部被杀光,无一幸免。” 听到这,林寻心中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痛,虽不曾和父母谋面,甚至毫无感情可言,可是当听到他们所遭遇的惨境,却让林寻难以承受。 他本以为,若父母健在,或许还有团圆的可能。 他甚至心存一股怨气,欲要在找到父母时,亲口问一问,他们当年究竟为什么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害。 可是当得知父亲林文靖已经被杀,母亲更是下落不明,连父亲这一脉的直系族人也被杀光时,林寻心底忽然空荡荡的,胸口则像被塞了一块巨石,憋得难受无比。 他紧紧抿着唇,双拳悄然紧握,在强忍着内心翻滚不休的情绪。 “凶手是谁?” 林寻开口,声音竟是变得沙哑无比,像从胸腔中挤出。 “云庆白。” 老人沧桑的眸中涌现一抹复杂。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寻声音带上一丝颤抖,似已快忍不住心中那翻江倒海般的情绪。 “没有人知道。” 老人喟叹。 林寻顿时怔住。 就见老人继续道:“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这云庆白根本不是紫曜帝国的修者,而是来自一个名为通天剑宗的神秘道统中。” 林寻神色中带上一丝惘然:“通天剑宗?”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如此陌生。 老人点头:“不错,这通天剑宗盘踞青冥之上,那是一方道统林立,古老无比的域界。” 说到这,老人话锋一转,道:“你只需记住,这云庆白的来历很大,他背后的通天剑宗势力之恐怖,足可以让帝国最上层那些顶尖人物都忌惮不已。” 林寻默然。 云庆白!通天剑宗! 林寻牢牢记住了这两个名字,一个人和一个宗派! 他甚至可以确定,挖走自己本源灵脉“大渊吞穹”的,必然是这云庆白无疑! “不管如何,我会找到你们的……” 林寻这一刻显得极其冷静,冷静的都不像一个少年人,仿似没有感情般,显得极其之反常。 老人也敏锐察觉到这一点,连他都有些意外,原本以为林寻会受不住这等打击,情绪失控。 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反而林寻此刻显得比自己还要冷静,这简直不可思议! 老人微微怔了怔,就收敛心绪,道:“现在,你应该明白自己的身份了吧?” 林寻点了点头,道:“多谢前辈告之,此等大恩,晚辈没齿难忘。” 老人心中一叹,没有多说什么,他有些不适应眼前的少年,像忽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前辈,尺家是否就是因为我的身世,而要阻拦我进入紫禁城?” 林寻却忽然开口问道。 老人摇头:“并非如此简单,既和你的身世有关,也和你背后的林家有关。” 林寻一怔:“林家?” 老人道:“不错,当年林家惨遭灾祸,你爷爷身为族长,却被人所诛杀,连你父亲这个继承人也不幸罹难,可谓是群龙无首,让得整个林家彻底陷入一场激烈的内乱中。” “在这等情况下,你林家就像一块令人垂涎的肥肉,紫禁城中的一些顶尖势力趁此机会一拥而上,把原本属于你们林家的家产和资源瓜分了个七七八八,彻底元气大伤,陷入破败没落的地步。” 林寻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无名怒火:“这和趁火打劫、落井下石的强盗有什么区别?林家那些族人难道都没有抵抗,就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 老人唇角泛起一抹嘲讽:“他们只顾着内斗和争夺权柄,面对那些世家门阀势力的吞并时,哪还有抵抗的能力?” “最可悲的是,林家有不少族人为了夺权,早已经和那些世家门阀勾搭在一起,里应外合,一起划分林家的产业和资源。” 闻言,林寻心中的怒火简直快要炸开,父亲和爷爷死了,母亲失踪了,那些族人不知报仇,反倒为了争权夺利,内斗不休,更甚至还勾结外敌一起瓜分属于林家的产业,简直罪不可恕! 见林寻神色间浮现一抹阴霾,老人不禁喟叹:“这就是世家门阀的命运,当失去了顶梁柱时,已注定会成为对手眼中的食物,谁都想咬一口,再狠狠踩上一脚,恨不得让它就此覆灭,再无重新崛起的机会,对那些对手而言,这,自然是他们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 ps:加更送上!这一章很难写,大家慢慢看,信息量比较大。 另外说明一下,关于林寻父母的设定,从还没开书写大纲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希望大家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