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洗心之峰 - 天骄战纪

第三百二十一章 洗心之峰

夜色如水。(?〈<[(<网〔 宝辇载着林寻和老人,一路驶过繁华鼎盛的宽敞街道,朝紫禁城深处行进。 “你打算怎么做?” “以林家继承人的身份去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这条路不好走。” “我明白。” 宝辇中,林寻和老人一问一答。 “我想提醒你,黑曜圣堂、小姐和我,都不会为你提供帮助,因为这是你们林家的事情,你应该明白其中厉害。” 老人思忖许久,最终还是说道。 林寻仿似早已想到会是这样,道:“我明白。” 老人话锋一转,唇角露出一抹讳莫如深的笑意:“当然,现在这紫禁城中有很多人都误以为你和黑曜圣堂有着不少关系,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继续误会下去也无妨。” 林寻一怔,心中涌起暖流,老人是在告诉他,虽帮不上什么忙,但他却可以皆“黑曜圣堂”的威势来行事! 光是这个承诺,已足够林寻解决许多棘手的麻烦! 以后谁想动他林寻,就得掂量掂量黑曜圣堂的威势,虽然和拉虎皮吓人没什么区别。 可有时候,这种威势往往可以起到关键作用。 更何况,林寻并不认为黑曜圣堂真的会看着自己自生自灭,否则在这两年中,老人断不可能多次给予自己帮助。 这其中肯定有原因,林寻也想过,这或许和夏至有关,也或许和鹿先生有关,也可能和自己的身世有关。 但不管如何,林寻很确信,自己已经和黑曜圣堂产生了许多联系,分是已经分不开了。 “前辈,多谢了。” 林寻都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致谢,但他却知道,自己已经欠了老人太多人情。 老人笑了笑,神态一如从前般慈祥温和。 没多久,宝辇停了下来。 当在老人的带领下走出宝辇,林寻不禁一怔,眼前不远处,竟悬浮着一座巨大山峰! 那山峰覆盖数百丈范围,有千丈高,上边屹立着一座座古老建筑,鳞次栉比。 在夜色中,整座山峰悬浮百丈高的虚空之上,通体弥漫着一层银色的月光,显得巍峨圣洁。 这赫然是“门阀之山”七十二峰之一! 早在紫禁城外时,林寻就远远地看到过,只是此刻近距离仰视时,才现这山峰是何其巍峨壮观。 “此峰名洗心,这里便是你们林氏宗族盘踞之地,不过自从生当年的血腥事情之后,林氏其他族人都已纷纷从此峰搬迁出去,如今,这里只有一位老仆在此看守。” 老人温声说道。 林寻心中震动,倒是没想到,以林家的势力,竟能够占据“门阀之山”七十二峰之一! 由此就可以推断,当年的林家,起码是一个中等门阀势力! “可据我所知,一旦山峰上的门阀世家没落,是会被夺走‘门阀之山’上的位置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林寻忍不住问。 “这些说来复杂,牵扯到你们林家的一些往事,等你住进这洗心峰之后,自然会有人告诉你这一切。” 老人说着,忽然走上前,袖袍挥动,一片霞光席卷而出,叩击在那百丈虚空上的洗心峰底部。 林寻这才看到,在那洗心峰底部,赫然布置着一座灵阵! 嗡~ 霞光叩击在灵阵上,产生一片涟漪似的波动,灵纹翻滚,神秘之极。 旋即,就听一道声音从那灵阵中传出:“此乃洗心峰,林氏宗族盘踞之地,不知是哪位朋友前来拜访?” 老人轻声道:“林文靖的儿子回来了。” 顿时一道惊呼响起:“什么!?贵客稍等!” 老人转头解释道:“门阀之山犹如禁地,若不通过禀报,外人是断无法闯入其中的。” 林寻点了点头。 没多久,就见那洗心峰底部的灵阵一阵翻腾,映现出一道灵光缭绕的门户。 与此同时,一排台阶如虹光般,横亘而下,和地面相接,远远一看,恰似一道扶摇而上的云梯。 一名身影佝偻的老者,从那门户中出,沿着台阶走下地面,先是狐疑地看了老人一眼,就把目光看向了林寻。 仅仅一眼,佝偻老者就如遭雷击般,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失声痛哭:“主人,十多年过去,老仆本以为您早已……早已逝去,没想到,您吉人天相,还好好活着!” 林寻猝不及防,怔在那。 “他不是林文靖,而是林文靖的儿子。” 老人解释了一句。 那正自痛哭的老仆浑身一僵,抬起头,擦掉眼角泪水,仔细看了看林寻,半响才神色恍惚道:“的确不是,他比少爷更年轻,像极了主人年轻的时候……” 说着,他猛地起身,激动道:“原来……原来你真的是主人的儿子?苍天有眼!主人他并没有断后!哈哈哈,哈哈哈……” 他唇角哆嗦,喜极而泣,情绪明显失控,显得有些疯癫,可那种激动、诧异、惊喜的情绪却是掩盖不住的。 看到这一幕,林寻心中莫名一酸,道:“老伯,带我去宗族看看吧。” 却见那老仆这一刻,忽然深吸一口气,神色庄肃,躬身行礼:“恭迎少爷回家!”礼仪标准,一丝不苟。 林寻一怔,看向旁边的老人。 老人含笑点头:“去吧,我也该回去了。” 林寻拱手道:“前辈,此次多谢您了,以后我会亲自前往黑曜圣堂拜谢!” 老人挥了挥手,身影飘然而去。 “少爷,请!” 老仆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林寻点了点头,就深吸一口气,拾阶而上。 洗心峰。 这里就是林氏宗族盘踞之地,也是父亲和母亲曾生活的地方,时隔近十五年,自己终于回来了! 进入门户,就已来到洗心峰上,就见一条宽敞足有十多丈的青石道路,蜿蜒盘绕,曲曲折折通往峰顶。 在道路两侧,有错落有致的古老殿宇,有古色古香的亭台楼阁,也有葳蕤花草,虬劲古树。 时不时还能看见飞瀑流泉、修竹茂林,在夜色月光照应下,盛景如画,恍如仙境。 “少爷,请!” 老仆在前边引路,从见到林寻的第一眼,他就知道绝对不会错,因为林寻和年轻时候的林文靖实在太像,根本是伪装不了的。 林寻一边前行,一边打量四周。 老仆道:“您唤我林忠就行,在主人刚出生的时候,我便被族长老爷派遣到主人身边做事,一晃,已经过去数十年了。” 林忠声音感慨。 林寻哪可能会直呼其名,道:“忠伯,您也莫要叫我少爷,叫我林寻即可。” 却见林忠一怔,摇头道:“少爷,家规不可改!” 林寻无奈,转移话题道:“如今这洗心峰上,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林忠神色顿时变得黯然,显然想起了伤心事。 林寻见此,拍了拍林忠肩膀,道:“忠伯,从今以后,我就会和你一样,留在这洗心峰,有很多事我还不了解,还望你能够一一告知于我。” 林忠顿时精神一振,狠狠点头,仿佛找到了主心骨。 足足在山峰上前行数百丈,当快抵达山峰之巅时,一阵欢歌笑语从远处传来,在静谧的夜色下显得尤其喧嚣刺耳。 林寻一怔,就见山巅一座恢弘巍峨的古老建筑中,此时却是灯火通明,那喧嚣的声音,正是从其中传出。 在之前,林忠已介绍过,那山巅屹立的大殿,名为洗心殿,占地数十亩,唯有族长这一脉的直系亲属,才有资格在此生活修行。 可现在,这洗心殿内却灯火通明,欢歌笑语不断,和其他地方的冷清和荒芜相比,显得极其之突兀。 “少爷,这是咱们林家其他支脉的少爷和小姐在和朋友们聚会,以前我也阻拦过,可……” 林忠连忙解释,说到最后,却是欲言又止,神色低落。 “他们根本就不在乎,对不对?” 林寻眼瞳微眯,“我记得,在十多年前,林家其他族人都已从洗心峰中搬走,为何那些少爷小姐却还会前来?” 林忠苦涩一笑:“少爷,您刚回来,还不清楚状况……” 林寻打断道:“忠伯,先告诉我,那些少爷和小姐可有资格进入洗心殿饮酒作乐?” 林忠毫不犹豫道:“当然没有!” 林寻唇角泛起一抹笑意,黑眸深邃,道:“如此就好。”说着,他大步朝洗心殿走去。 刚才他已用神魂感知力查探过,那洗心殿中约莫有十多个男女,男的浮夸浪荡,纵情饮酒,女的妖冶艳俗,卖弄风骚,把那偌大的洗心殿搞得乌烟瘴气。 若不是亲眼所见,林寻都怀疑是不是来到了嫖客云集,妓-女成群的青楼之地。 搁在以前,这一切自然和林寻没关系,可如今既然得知了自己身世,并且义务反复地踏入了紫禁城,来到这洗心峰上,他就已经做好了承担一切的准备。 那么,眼前这件事,他当然有必要去管一管! “少爷,您……您要做什么?” 林忠怔了一下,旋即神色骤变,意识到什么,连忙追了上去,“少爷,万万不可!” 轰! 却见林寻早已来到那洗心殿门前,毫不客气一脚踹开了那紧闭的大门。 皇宫深处那位大人物不是说,进入紫禁城,就尽可以让自己闹个天翻地覆吗? 既然如此,今晚就先从这件事开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