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昔日荣光 - 天骄战纪

第三百二十三章 昔日荣光

那些男女碍于林寻威势,心中虽不屑嗤笑,嘴上却不敢多言。?<[ 林寻都不用猜就知道这些家伙在想什么,不过他才懒得再多解释,今晚的这一番话,也根本不是说给他们听的。 一群纨绔浪荡子弟而已,林寻可没心思在他们面前证明自己的存在。 他这么做,只不过是想通过这些林家子弟的嘴,把自己接掌洗心峰的消息传出去! 让其他那些林氏族人全都知道这件事! 林寻倒要看看,到时候究竟会有多少人跳出来反对自己。 没多久,林忠返回来,看见跪了一地的身影,神色间不禁浮现一抹担忧,但最终并未多说什么。 他已经看出,这位少爷并非孟浪之辈,他这么做,或许是立威,或许是另有深意,但绝对不是热血冲头的冒失之举。 “今晚是我第一次踏入洗心峰,我也不为难你们,现在就放你们走,不过,以后你们要来洗心峰,就得先经过我的同意才行。” 林寻挥了挥手,转身走进大殿。 那些男女似有些不敢相信林寻就这么容易放过他们,直至看到林寻身影消失在洗心殿深处,他们这才终于敢确定,这是真的。 “走!” 那些男女起身,一个个带着满腔恨意匆匆而去。 他们要把今晚的事情告诉族中长辈,一个十多岁的小兔崽子而已,竟敢扬言要掌管洗心峰,简直活得不耐烦了! 直至来到洗心峰底部,忽然一名男子问道:“林忠,那小子究竟是谁?” 此话一出,其他人也猛地反应过来,是啊,都到了这等时候,他们还不清楚那林寻的真正身份! 这也不怪他们,之前林寻不管不问,简单粗暴地一通打,把这些男女都打懵了,哪还有心思考虑其他事情。 “各位少爷、小姐,那位便是我家主人林文靖和主母洛青珣的儿子林寻。” 林忠带着一抹骄傲说道。 “什么?” “林文靖的儿子?他当年出生的时候不是已经死了?” “林忠,你他妈有没有搞错?” “怪不得我看他有些眼熟,总感觉像在哪里见过。” 那些男女哗然,皆被这个消息震惊。 他们继续追问林忠,反复确认,林忠自始至终都无比肯定,林寻就是林文靖的儿子。 这让那些男女心中皆都涌起一股不妙的感觉。 如果说之前他们打算回去向长辈告状,是为了报复林寻,那么此刻,他们是真的意识到了事态有些严重! 必须立刻将此事告之族中长辈! 很快,那些男女皆匆匆离开。 …… 大殿中,一地狼藉,空气中兀自弥漫着呛鼻的酒气。 林寻独自坐在一张椅子上,目光游离,神色怔怔,似有满腹心事。 从知晓身世那一刻,他原本应该高兴的,可事实是,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当年的事情太复杂了! 那一场血腥惨案,让父亲林文靖被杀害,母亲洛青珣失踪,甚至他们这一脉的直系亲属,也都无一生存。 而凶手,则是一个名叫云庆白的人,只知道他来自一方神秘的道统“通天剑宗”。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线索。 若仅仅如此,倒也罢了,可现实是残酷的,因为这一场血腥事情,群龙无的林家就此陷入内忧外患的处境。 最终,林家被诸多顶尖势力趁虚而入,将其所拥有的势力和产业瓜分,彻底没落衰败。 原本,这一切都和林寻没关系。 可当踏入紫禁城那一刻,林寻就知道,无论自己想与不想,身为林文靖的儿子,自己必须去承担一些事情! 可是说来容易,当真正去做时,就会现困难重重,千头万绪,让林寻都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他从不曾经经历过这等事情,一下子从一个矿山牢狱中走出的少年,变成了紫禁城林氏宗族的嫡系后裔,然后又有资格接掌“门阀之山”七十二峰之一的洗心峰! 这种身份上的变化,让林寻也的确很难适从新的身份。 就好比是一个街头乞丐,突然有一天被人认出来是皇帝的亲生儿子,那种强烈的反差,换做谁都不可能很快适应。 当然,林寻这种际遇,对世间许多贫寒子弟而言,简直就像一场华丽无比的逆袭,根本就不用奋斗,一下子就成了世家门阀子弟,还是嫡系血亲,这让谁能不艳羡? 哪怕林氏宗族再没落,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光是这一重门阀子弟的身份,都不是随随便便能够拥有的! 像洛青珣,当年何其出色,一举夺得国试考核第一名,可当年要和林文靖在一起时,却遭到了林家所有族人的一致反对。 为何? 很简单,就因为洛青珣出身底层寒门,在身份上,被认为根本不够资格和林文靖在一起! 只是,唯有林寻自己清楚,他这个林家继承人的处境何其之窘迫和不堪,还埋藏着无数的凶险。 若有可能,他宁可自己不是林氏族人! 身份光鲜? 暗中不知有多少敌人在虎视眈眈盯着自己呢! 地位一步登天? 笑话! 光是林家那些族人,只怕都不会容忍自己顺利接掌洗心峰,又谈何一步登天? 可以说,孤零零一个人的林寻,想要承担起压在肩膀上的责任,所要面临的危险和困难绝对乎想象。 一着不慎,就可能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空荡而冷清的大殿,满地的狼藉,今年已经十五岁的少年,坐在椅子中怔怔出神,想着心事。 “进了紫禁城,你尽可以闹个天翻地覆!” 脑海中,不经意又闪过那一张烙印着一簇紫曜花的信笺,以及信笺上那一行字迹,然后,想起了那一位皇宫中的神秘大人物。 莫名地,林寻黑眸中闪过一丝亮泽。 “现在这紫禁城中,有很多人都误以为你和黑曜圣堂有着不少关系,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继续误会下去也无妨。” 很快,林寻又想起了黑曜圣堂那位老人的话语,唇角已不经意泛起一抹弧度。 “管他娘什么凶险困阻,从今天起,我就闹一个天翻地覆给你们看看……” 林寻心中喃喃,原本困惑的低沉的心境,已被一抹决然坚定的意志所取代。 …… 没多久,老仆林忠已返回,林寻请对方坐下,道:“忠伯,跟我说一下有关林家的状况吧。” 林忠似早有准备,并无意外,略一思忖,就开口娓娓道来。 林寻这才知道,原来在五百年前,林家赫然也是帝国紫禁城中的一个上等门阀世家,和如今众所周知的七大上等门阀并列! 评判一个世家门阀的标准很简单,只有一个,那就是宗族中是否有生死境王者坐镇! 而当时,林家一位名叫林道臣的先祖,便是一位名满帝国的生死境王者。 只是后来,林道臣却在战场上征战时不幸陨落,败在了黑暗王庭中一位恐怖的王者手中。 从此以后,林家元气大损,从上等门阀之列,跌入中等门阀的行列中,最尴尬的是,数百年来,竟未曾再诞生过一位生死境王者。 不过即便如此,林家所拥有的权势,也不是一般的中等门阀可比,算得上是仅次于七大上等门阀的顶尖势力。 这种情况持续了数百年,倒也风平浪静,林家权势虽不曾再重回上等门阀之列,可也并未再衰败。 直到十五年前,林家所生的那一场血腥事情生,让林家的势力彻底生改变。 族长林飞霆这一脉直系亲属,几乎全部罹难,群龙无之下,林家的势力被诸多豪门无情瓜分,就此跌入低谷。 时至如今,林家所拥有的势力,勉强只能列入下等门阀中,连中等门阀都不是了。 林寻听到这,心中也不禁失落,五百年前,林家还是一方上等门阀,权柄滔天,拥有生死境王者坐镇。 五百年后,却已衰败没落到了勉强只能跻身下等门阀的地步,可谓是一落千丈,荣耀不存。 和其他七大世家门阀相比,林家,的确破败的太快了。 很快,林寻收敛情绪,问道:“忠伯,现如今的林家是什么情况?” 林忠声音低沉,沉浸在回忆中,神色中带着一抹悲怆伤感之色,道:“当年的血腥事情生后,族长老爷这一脉就几乎全部罹难,只剩下了其他四支旁系族人……” 原来,林家共有五大支脉,其中林寻的爷爷林飞霆这一脉,是直系嫡亲,一直牢牢掌控宗族大权。 除此之外,其他四支旁系族人,皆是林飞霆的四个弟弟的子孙后裔,以及许许多多的姻亲、远房亲属。 这就是大宗族,亲属极多,直系、旁系、姻亲、外亲等等等等,多不胜数。 在生血腥事件之后,林家那四支旁系族人,便纷纷从洗心峰上搬迁离开,在紫禁城中其他区域中定居,名义上还是林家族人,可实际上,他们已经彻底分裂成了四个势力,各自为政。 听到这,林寻皱眉,敏锐抓住一个关键问题,道:“当年这四大旁支的族人为了争权夺利,不惜和敌人合作,一起瓜分林家的基业,像他们这种利益熏心的家伙,又怎会甘心从这洗心峰上搬走?” 洗心峰! 这可是“门阀之山”七十二峰之一,代表着一个世家门阀无上的荣耀和地位,谁甘心会放弃这等宝地,再去寻觅新的落脚之地? 这其中肯定有原因!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