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经阁犹在 所藏皆空 - 天骄战纪

第三百二十四章 经阁犹在 所藏皆空

林忠面露一抹骄傲:“少爷,现如今除了您之外,林家其他人根本没资格占据洗心峰!” 很快,林寻就明白,这是来自帝国皇室的特殊照顾。[ 数百年前,林家先祖生死境强者林道臣为帝国而战,虽最终殒命,却帮助帝国成功化解了一场滔天灾祸。 于是,帝国皇室亲自出面,颁布大帝旨意,将洗心峰的所属权,赐予了林道臣这一脉的嫡系后裔! 林寻的爷爷林飞霆,便是林道臣的长子,其父亲林文靖,就是林道臣的长孙。 在辈分上而言,林寻就是林道臣的嫡系重孙! 在十多年前的血腥事件中,林道臣这一脉的嫡系后裔几乎全部被害,所以依照当年那一道旨意,林寻也就成了唯一有资格拥有洗心峰的人选。 至于林氏其他旁支族人,因为没有这种资质,在当年的血腥事件生之后,哪怕他们不愿意,也不得不搬出洗心峰。 按照常理而言,林道臣一脉的嫡系后裔几乎都已死去,连林寻这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也被人认为不可能存活,这洗心峰是应该被收走的。 这是奇怪的是,帝国皇室并未作出这个决定,让得洗心峰一直延续至今,不曾被收走。 “难道他们当年就知道,我并没有死去?” 林寻诧异道。 林忠这些年一直看守着洗心峰,心中也极其之疑惑,见林寻开口询问,他不禁沉吟道:“还真有可能,这些年,我时常担心忽然有一天,这洗心峰就被人收走,可直至少爷您今天回来,也都不曾生过这等事情,如此推断,帝国皇室那边,似乎早已预料到有朝一日,您必将返回。” 林寻忽然就想起了那位皇宫深处的大人物,会不会就是他? 很快,林寻就摇头。 这个问题目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洗心峰依旧归属于林氏宗族,这就足够了。 “忠伯,我想问你一件事。” 林寻神色变得郑重。 林忠顿时坐直身躯,道:“少爷,但讲无妨,老奴必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林寻身躯微微前倾,黑眸深邃,凝视着林忠:“我如果想光复林氏宗族,你觉得该从何处下手?” 林忠心中一震,神色似有些激动,可很快就冷静下来,苦涩道:“少爷,如今这洗心峰上,只有你我两人,要想做这件事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比林寻更清楚现如今林氏宗族的状况,哪怕林寻是唯一有资格继承洗心峰的后裔,可他实在太年轻,才十多岁而已,且孤零零一个人,又谈何光复林家? 更何况,那林家其他四个旁支族人,肯定都不会甘心归顺! 相反,林忠甚至敢肯定,当那些旁系族人得知林寻返回,欲要独掌洗心峰大权,坐上族长宝座时,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他太了解那些旁系族人了,当年的血腥事件生后,他们一个个为了争夺权柄,不惜和外敌私通,让林家彻底陷入内斗,原本所拥有的势力和产业也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像这种族人,焉可能眼睁睁林寻独掌洗心峰? 更何况,当年那些瓜分林家产业的诸多豪门势力,只怕也不会看着林寻做大了。 内忧! 外患! 再加上林寻年少,孤零零一个人,势单力薄之极,想要统领整个林家,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瞬间,林寻就知道,林忠并非打击自己,而是认为自己目前还不具备执掌林家的能耐。 这让林寻不禁皱眉,沉吟不语。 他自己也清楚,自己目前缺人、缺钱、缺足可以独当一面的雄厚资本,想要光复林家,的确是困难重重。 可是,他既然回来了,焉可能无动于衷? 不怕困难,就怕自己认怂! 如今的林家再衰败,局势再凶险,处境再不堪,只要自己一步步去做,终究有逆转乾坤,重新崛起的希望! 若不做,那还不如立刻就从紫禁城滚蛋! 当然,依照林寻的性格,自然不会就此认输。 “忠伯,不管你相信与否,先告诉我,该如何做,做了,有可能会输,但若是不做,我会后悔一辈子!” 林寻目光坚定。 林忠神色变幻不定,许久才咬牙道:“罢了,老奴这十多年活得苟延残喘,生不如死,若非不忍心族长老爷留下的洗心峰被他人占据,老奴早已赴死。既然少爷您想要搏一把,那老奴就豁出这把老骨头,跟您一起拼一次!” 声音铿锵。 林寻顿时微微一笑,拍了拍林忠肩膀,道:“忠伯放心,我虽一个人,但我修行至今,还没有碰到解决不了的难题!” “少爷,攘外必先安内,您目前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全面了解咱们林家目前的现状。” “唯有先解决了内患,咱们才能凝聚宗族力量,去对抗外敌!” 这就是林忠的建议。 林寻略一思忖,也不禁暗暗点头,此言不虚。 诚然,他刚进入紫禁城,所遇到的问题一大堆,可真正的问题就是先解决宗族内患! 只要解决了他,就等于稳住了根基,站稳了脚步,若根基不稳就想去替父母亲人报仇,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为了进一步了解林家现状,林忠带着林寻离开了洗心殿。 …… …… 洗心峰,后山。 藏经阁。 足有七层高的古老建筑,沐浴在银色星辉下。 这里是林家藏纳典籍的地方,是宗族的核心禁地,七层高的建筑中,收集着林家传承数千年的修行功法。 当年的林家,可是上等门阀之一,权柄滔天,可想而知其传承的修行典籍又何其之惊人。 这藏经阁,也可以彰显出一方门阀的底蕴之强大。 只是当林寻在林忠带领下进入时,却现,偌大的藏经阁中,一排排书架七零地,蛛网密布,灰尘堆积。 简直就像被一群强盗洗劫了一遍,别说修行典籍,连一张纸屑都找不到! “少爷,藏经楼共分七层,乃是咱们林家祖辈先贤穷尽心血所建,当年这里所藏的典籍,堪称是浩如烟海,汗牛充栋。” 林忠声音低沉,神色复杂地扫视那空荡荡布满蛛网灰尘的大殿。 “仅仅是这第一层,就藏着各种修行典籍三千余部,战斗秘技一千九百余部。” “可在当年的血腥事件后,这些价值无量的典籍都……都被抢走了……” 林忠声音苦涩,透着无比的落寞和难过。 林寻怔怔扫视四周许久,没有说话,只是双手无意识地悄然紧握了一下。 说着,林忠带着林寻走上藏经阁二层。 “少爷,这第二层藏着一千六百部修行典籍,以及战斗秘技七百余部。” 第二层,同样倾塌着一排排书架,灰尘蛛网四处可见,有些地方还残留着战斗的痕迹和血渍,一地狼藉。 “走,去第三层。” 林寻默默伫足许久,深吸一口气,收回目光。 接下来,林忠带着林寻一层层往上,无一例外,全都空荡荡的,破落不堪。 直至来到最高层,林忠的神色已变得落寞难过之极,情绪起伏汹涌,似乎都已快要崩溃。 这里只有寥寥几排书架。 但这里却是藏经阁中一等一的禁地,当年在林家,非核心人物,都没有资格踏足其中! “少爷,这里所藏的是咱们林家最宝贵的传承秘本,共有七部,除此之外,还有祖辈先贤所留下的五十四册修行心得!那其中记载着真正的核心传承!” 当说完这一段话,林忠仿似失去全身力气,神色黯然之极。 林寻伫足在那,内心也是快要忍不住那一股几欲沸腾冲出的怒火。 恍惚间,他仿佛看见当年一群又一群的敌人,带着无尽的贪婪和狂喜,在这藏经阁中大肆抢掠…… 那可都是林家祖祖辈辈费尽心血才收集的典籍!是林家的立足之根本!可如今,全都被洗劫一空! 咔嚓咔嚓! 林寻双手紧攥成拳,指节因为用力出脆响,手背上的青筋随之根根爆绽。 然而林寻自己却似浑然不觉,他黑眸深处似有漩涡汹涌,燃烧着可怖的火焰。 直至许久,林寻忽然收回目光,大步走下藏金阁。 他不敢再看下去,他担心控制不住内心的怒火,一座林家祖祖辈辈呕心沥血筑就的修行宝库,就因为当年那一场血腥事件,被彻底毁了! 哪怕就是一个外人,看见这般情景也必会心生深深惋惜,更何况是林寻这个林家嫡系后裔? “忠伯,你可知道当年抢走这些典籍的,都有那些人?” “知道。” “好!你一一给我记下来,不能错漏一个!” “少爷放心,老奴死都不会忘记那些凶徒。” 走出藏经阁,林寻深吸一口气,开始向林忠嘱咐一些事。 说到这,他忽然想起一件事,道:“当年洗劫藏经阁的,是否有其他四支旁系的族人?” 林忠浑身一僵,神色变幻。 根本不必再问,林寻已经知道了答案,他眼眸一下子变得冰冷,嘴上却轻笑道:“好,很好!” 那笑容,比他的眸子都冰冷,毫无感情。 旁边的林忠心中莫名一阵寒冷,浑身打了个激灵。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