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西溪林氏 - 天骄战纪

第三百二十五章 西溪林氏

接下来,林忠又带领林寻沿着后山曲折前行,来到了林氏宗族另一个禁地——灵宝库。[( 共分作五重的灵宝库中,原本藏着上万灵器,从最低级的人级下阶灵器,到天阶顶级灵器应有尽有。 其中包括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等不同武器,也有护甲、护肩、护腕、战靴、护心镜等等装备之物。 甚至,还有灵器短弩、炮弩、战舰等等威力可怖的大杀器。 可如今,这里却是空荡荡的…… 当林寻从灵宝库中走出时,神色虽不曾变化,可浑身却透着一股可怖的杀意。 根本都控制不住! 想一想,一个曾经位列帝国上等门阀的顶尖势力,所储藏的灵宝价值该会何等惊世? 可如今,全都被洗劫一空! 若不是林寻心境早已被磨练的坚如磐石,只怕早已气得吐血身亡了,而若是被林家的列祖列宗看到这一幕,只怕也死不瞑目。 从灵宝库离开,林寻又被带着前往丹藏楼、豢兽池、灵药苑……等等属于林家的核心禁地。 结果无一例外,其内的一切有价值的宝物,全都被扫荡一空,干干净净。 直至最后,当林寻重返洗心殿时,独自坐在那彻底陷入沉默,像一座雕塑,纹丝不动,仿佛没有了情绪。 窗外,星辰璀璨,朗月高悬,格外静谧。 可大殿中孑然独坐的少年,心境中却翻江倒海,情绪汹涌,久久不曾平息过。 他能够预料到现如今的林家已衰败破落之极,但却没想到,偌大的洗心峰上,竟会被洗劫成这般模样! 只剩下一堆空荡荡的房屋和摆设,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这就是林寻目前所面临的现状! 林忠立在大殿一侧,担忧地看着林寻,唯恐林寻承受不住打击,彻底崩溃掉。 想一想也是,偌大的洗心峰,看似位列“门阀之山”七十二峰之一,可谁又能想象,这代表着无上荣耀的地方,如今只不过是一层空壳罢了。 一刻钟。 半个时辰。 一炷香。 ……时间推移,林寻一直沉默不言,这让林忠也越来越担心,他突然有些后悔今晚告诉林寻这些。 少爷他终究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还太年轻,突然知晓要接手的是这样一个烂摊子,焉可能受得了这等残忍打击? “少爷……” 林忠深吸一口气,要出言宽慰林寻,“实在不行……咱们就放弃吧,只要您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犹如一座泥塑雕像一样的林寻此刻终于有了反应。 他抬起头,看着林忠,唇角露出一抹意味难明的微笑,轻声道:“忠伯,已经不行了,若是此时放弃,可比杀了我都残忍。” 顿了顿,他长身而起,望着大殿外那茫茫夜色,道:“进紫禁城之时,有人告诉我,尽可以闹个天翻地覆,我当时还奇怪对方为何会说出这番话,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若不大闹一场,这林家……可再无起死回生的希望了!” 说到最后,声音中已带上一抹冰冷的寒意。 林忠心中震动,看着远处的少年,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心安,就仿佛在他身上,看到了主人年轻时的影子…… 当年为了迎娶主母,在遭受全部族人的反对下,主人他,何尝不是如此决绝? 虽万人吾往矣! …… 洗心殿很大,共分三层。 一层是召开宗族会议的殿堂。 二层是为族长专门设立的处理宗族事务的书房。 第三层,则是为族长修行所准备的静室。 没多久,林寻坐在了那空荡荡的书桌前,手中把玩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紫色玉玺。 玉玺上篆刻“洗心”二字,通体也不知由什么材质铸就,弥漫着一股神秘晦涩的气息。 这洗心玉玺,就是掌握洗心峰的关键,唯有掌控它,才能够开启洗心峰上的通道。 也就是说,若是林寻不愿意,只需关闭通道,任何人都无法进入洗心峰,除非硬闯! 不过作为“门阀之山”七十二峰之一,谁想要硬闯进来,可就得掂量掂量后果了。 此物原本是由林忠保管,如今则被交给了林寻,这也就意味着,从今以后,抛开宗族势力不谈,起码在进出洗心峰这个问题上,唯有林寻说了才算。 只是在林寻看来,此物对于自己以后解决内患,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关键还是得自身强大! 想到这,林寻收起洗心玉坠,拿出了一枚造型简约的银色簪。 这是当年离开弑血营时,总教官徐三七所给,并告诉林寻,若有机会进入紫禁城,碰到麻烦的时候,可以拿着此物去一个名叫“灵鹫居”的地方,其主人自会给予林寻帮忙。 原本林寻是不打算接受的,不过徐三七后来一句话,让林寻改变了主意,那句话是“小珂也在那里,难道你以后不想再见一见你的教官?” 此时,手中把玩着这枚银色簪,林寻毫不例外地想起了模样秀气,性情却清冷如雪的小珂教官。 …… 翌日一早。 一夜没睡的林寻起身,走出了洗心殿。 就见旭日初升,晨曦如幻,洒下碎金似的光泽,染得云海璀璨,若大的洗心峰,都沐浴在一种神圣般的气氛中。 从山巅眺望,远处金色晨光和紫色云霭交融氤氲,瑰丽辉煌,那种天地间的大气象,令林寻精神为之一振。 这就是洗心峰,门阀之山七十二峰之一,屹立帝国之都紫禁城的百丈虚空之上! 唯有帝国最具权势的世家门阀,才能够盘踞于此,俯瞰山河万里! “少爷,您真的不需要老奴一起陪同吗?” “不用了,忠伯,等我回来时,还请您提前把当年被搜刮走的一切宝物的名单,放在书房中。” “少爷放心就是。” 林寻辞别林忠,独自朝洗心峰下走去。 原本通往峰底的道路上,是有许多雪鬃鹿所拉的宝辇来代驾的,只是当年的血腥事情生之后,连那些被豢养的雪鬃鹿也都被抢走了…… 这种刮地三尺般的洗劫手段,让林寻每每想起,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恨意。 嗡~ 山峰底部,伴随着灵阵开启,一扇无形门户浮现,一道白玉阶梯如神虹般掠出,接通百丈之下的地面。 当林寻刚走出,就伫足在那。 因为在那地面上,竟早有人等候在那! 那是一群年轻人,有男有女,一个个锦衣华服,穿戴名贵,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子弟。 他们显然在此等待不少时候,此时都神色不耐,正自咒骂什么。 当看见林寻出现时,顿时都精神一振,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林寻,当看清楚林寻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顿时有人不屑出声。 “林文修,这乳臭未干的的狠人?” “啧啧,没想到,你们居然是败在了他手中。” “玉娇,你别气恼,不管他是谁,既然敢打你,哥哥我非卸掉他一条胳膊不可!” 林寻这才注意到,那人群中,赫然有昨晚见过的几个年轻人,此时都目光怨毒地看着自己。 找人报仇来了? 当这个念头闪过脑海,就被林寻否定,因为他看出,那些年轻人虽叫嚣的厉害,却无一人敢动手。 倒并非是忌惮自己,而是因为他们身前的一个黄衣男子。 这男子身影颀长,双眉如剑,眸子锋利如闪电,随意立在那,就有一种养尊处优,孤峭迫人的气势。 天罡境! 一瞬间,林寻就从对方的气息中判断出了实力,大致已清楚,这黄衣男子应该是林家某个旁系支脉中的杰出子弟。 “玉娇,你说的林寻就是他?” 黄衣男子目光如电,冷飕飕锁定林寻,声音虽平静,气势却咄咄逼人。 “应真堂兄,就是他。” 旁边的林玉娇银牙紧咬,眸子中尽是怨毒,她俏脸依旧红肿,被一块纱布挡住,可眼角的淤青却是无法遮掩的。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 黄衣男子吩咐了一声,就大步上前,来到白玉阶梯下方,仰看着阶梯尽头的林寻,“我是林应真,来自西溪林氏,听说你扬言要占据洗心峰?” 林应真! 西溪林氏! 瞬间,林寻就想起林忠昨晚的话语,原来那林家四大旁系支脉搬迁出去之后,分成了西溪林氏、云衡林氏、飞峰林氏和北光林氏四个分支势力。 各自盘踞在紫禁城不同区域中,俨然如同四个独立的林氏宗族,彼此关系错综复杂,有仇视,也有合作。 这一切,皆都是当年血腥事件之后的宗族内斗所酿成的结果。 这林应真来自西溪林氏,那就是林寻二爷爷林西溪一脉的后裔了。 不过,林寻可根本没有心思去认亲,见对方一副上门找茬的模样,他也懒得客气什么。 “你说错了。” 林寻微微一笑,道,“这不是扬言要占据洗心峰,而是事实,从今以后,可不是哪个阿猫阿狗都能随意进出洗心峰了。” 阿猫阿狗? 闻言,许多年前人脸色一变,纷纷咒骂起来,这家伙简直是猖獗,不知死活! 林应真也是脸色一沉,挥手制止住众人斥骂,目光如刀子似的盯着林寻:“你很狂,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底气敢这么说话,不过,我还是得劝你一句,不要自误,这洗心峰可不是你一个毛头小子有资格染指的!” —— ps:今晚卡文了,导致反复删写到现在,大家见谅一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