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宛若恶魔 - 天骄战纪

第三百二十九章 宛若恶魔

尺泽之前被小珂重创,胸腔骨头爆碎。([[[〈?(? 然后又被林寻斩掉双手,重重打击下,让得他剧痛难忍,嘶声尖叫,快要崩溃。 他在内心疯狂诅咒,把林寻和小珂恨到了极致,誓若此次能够存活下来,必将两人活活折磨死! 然而,当听了林寻的话语,尺泽顿时如遭雷击,心中的怨恨和疯狂,被无尽的惊恐取代。 杀了两千多名尺家派出的修者? 毁掉了整整六艘紫英战舰? 这他妈怎么可能? 尺泽初开始根本不相信,可是当听到连尺藏锋出手,都没能奈何林寻时,他顿时就慌了。 因为他也听说,就在昨天,尺藏锋擅自外出,欲要对付一个外来者时,破坏了宗族的安排,最终被尺家大人物给关了禁闭! 若林寻所言是真,那昨天尺藏锋要对付的,岂不正是眼前的少年? 想到这,尺泽内心彻底崩溃,神色惨淡,双目空洞无神,连身上的伤势似乎都忘了。 怪不得这小子敢肆无忌惮的出手,原来他……也是一个大有来头的狠角色! 而小珂听到林寻所说一切时,也不禁怔住,这小子前来紫禁城之前,竟干出了这么多大事? 尺家为何要派出力量对付他? 为何会在最后时刻,又眼睁睁看着他进入紫禁城,而没有再进行报复? 小珂意识到,这其中必然藏有原因。 却见林寻仿佛没有察觉到尺泽神色的变化,依旧微笑说道:“当然,你也可以不相信,不过这都不要紧,你只要知道,对我而言,杀死你真的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尺泽神色呆滞空洞,失魂落魄,一副心灰意冷彻底认栽的模样。 “当然,既然我会说这么多,自然早已没有打算这时候杀了你。” 陈汐接下来这句话,却让小珂一阵意外。 就连那尺泽都不禁浑身一震,空洞的瞳孔中闪过一抹死处逢生的神采。 不过他兀自不信,以为林寻在故意折磨他,嘶声沙哑道:“少他妈玩花样,要杀就杀,老子若皱一皱眉头,就跟你姓!” 林寻微微一笑,在尺泽惊愕的目光中,竟手脚麻利地开始帮尺泽处理断手伤势。 他动作娴熟,先帮着止血清理,然后又拿出疗伤所需的药膏涂抹了一番,最终用布帛包扎住。 “你……” 尺泽彻底懵逼了,都说不出话来。 “千万别感动,我这么做只是想让你保住一命。” 林寻笑吟吟道,“因为我真的很好奇,当失去双手,沦为废人的你活着返回尺家时,他们会作何感想。唔,我听说你的姓氏也是尺家所赐?这可有些不好办了,若是他们把赐你的姓氏收回去,不再认你这个族人……” 还没说完,尺泽就如被狠狠敲了一记闷棍,脑袋都快炸开,他终于明白了! 这小子不杀他,哪里是好心,分明是想要让他陷入生不如死的凄惨境地! 想一想,一个废人,毫无价值可言,尺家哪怕就是不夺走他的姓氏,以后的他,还有什么颜面存活? 失去了力量之后,他注定会沦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丑,苟延残喘,被无数人践踏在脚下! 越想,尺泽心中就越恐惧,眼前这少年究竟是什么人,他的心肠怎会如此恶毒? 简直就是一个恶魔! 不,恶魔都没有他这般毒辣! 小珂听到这时,终究还是没忍住,道:“林寻,这么做万一触怒……” “放心,尺家想要报复,尽管找我就行了。” 林寻笑容温煦,似想起什么,提醒尺泽:“唔,忘了告诉你,以后想要报复我,直接前来门阀之山七十二峰之一的‘洗心峰’找我就行,以后我就是那的主人,很好找。” 门阀之山! 洗心峰! 尺泽眼前一片灰暗,被打击得想死的心都有了,原来……原来这家伙竟也是一个世家门阀子弟! 不对! 尺泽猛地想起来,那洗心峰林家早在十多年前就已没落衰败,如今勉强只能算一个下等门阀而已,凭什么又底气敢和尺家叫板? “呸!说了这么多,原来你就是一个狐假虎威的骗子!” 尺泽冷笑。 林寻起身,笑道:“骗你这种人,可没有半点意思,你走吧,欢迎你带着尺家的人马前来洗心峰报仇。” 见林寻如此自信,尺泽脸色一阵变幻,最终一咬牙,强忍着浑身伤势起身,步伐蹒跚地朝外走去。 临走前,还不忘怨毒似地看了一眼林寻和小珂。 “这家伙,显然还心存一丝希望,以为尺家会为他这个废物报仇,也对,人活着,就得给自己找一些希望,否则跟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林寻笑着感慨一句。 却见小珂皱眉扫了林寻一眼,道:“你还有心思替别人唏嘘感慨?” 林寻叹息道:“我这是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不管如何,他敢祸害小珂教官你,我就敢让他生不如死,付出惨重到无法承受的代价!” 小珂清眸微微一凝,看着眼前这许久不见的清秀少年,心中也不禁泛起一丝异样。 这小子虽然变了不少,可总归还算不错。 “我倒是忘了一件事,应该让那尺泽把这里打扫一遍再离开的……” 林寻目光一扫庭院,满地狼藉,尸体横竖,血腥呛鼻。 “不用打扫了,你觉得杀了这么多尺家的人,还有必要再呆在这里吗?” 小珂眉宇间浮现一抹无奈,转身朝外走去,“我去叫上灵鹫,一会你和我们一起离开。” “离开?去哪?” 林寻一怔。 “惹出这么大风波,这紫禁城焉还有容身之地?自然是有多远逃多远。” 小珂随口道。 林寻一瞬就明白了,归根究底,小珂依旧在担心来自尺家的报复! 想一想在弑血营时,小珂教官是何等英姿飒爽? 而在这紫禁城中,她却被一个改姓为尺的家伙纠缠不休,束手束脚。 直至现在,仅仅杀了一群垃圾般的东西而已,她竟无奈选择要离开紫禁城…… 这让林寻心中颇不是滋味,也终于明白了所谓的世家门阀,对寻常人而言意味着什么。 就连小珂都只能忍气吞声,又更何况是其他人? 若非依仗尺家的权势,那实力远远不如小珂的尺泽,又怎敢如此横行无忌,无法无天? “教官,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我们都留在紫禁城。” 林寻认真说道。 他已经看出,小珂明显极其不情愿离开,否则面对那尺泽的骚扰,也不可能隐忍半年之久。 果然,小珂顿时止步回身,看向林寻:“什么方法?” “跟我回洗心峰。” 林寻深吸一口气,也不隐瞒什么,把自己的身世和目前所面临的处境如实说出。 “原来你……真的是林家嫡系继承人?” 了解了这一切,小珂也不禁怔住。 她也听说过林家,只是太过陌生,根本无法想象,林寻会和这样一个世家门阀有所关联。 林寻笑了笑:“我也是昨天才知道。” 平平淡淡一句话,实则也带着一抹说不出的复杂情绪,非当事人,根本无法体会其中之苦涩。 “这么说,你这次来找我,本就是想找我帮你忙的?” 小珂目光直视林寻。 林寻略带无奈道:“没办法,我初来乍到,孤家寡人一个,想要和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老家伙们对抗,根本就行不通。” 他深吸一口气,目光决然道:“所以,我只能尽快蓄积力量,不择手段地利用任何可以利用的资源,否则别说保住洗心峰了,就连保住我这条小命都很难。” 小珂沉默片刻,清眸淡然地看着林寻,道:“得罪了尺家,我还可以逃之夭夭,可若是跳进你这个火坑,可能就彻底被坑了。” 林寻苦笑:“确实如此。” 他忽然有些心灰意冷,意识到一个问题,请小珂教官跟自己一起回洗心峰,是不是真的太自私了。 要知道,一旦和自己站在同一阵营,所要面临的凶险,可比杀死尺泽这种垃圾要凶险百倍千倍不止! “你先跟我来。” 小珂并未直接拒绝,而是带着林寻,走出灵鹫居,沿着街巷七拐八拐地前行足足一盏茶时间,最终推门走进一个位置偏僻的庭院。 庭院清幽,中央有一株浓青茂密的古树。 古树下,一名中年坐在轮椅中,怀中抱着一只肥胖的雪白狸猫。 中年一头灰白长,脸庞苍白几欲透明,病恹恹的,似有顽疾在身,给人一种极其虚弱的感觉。 但他的神态却极其安详,疏阔的眉宇下,是一对湛然平静的眸,似能勘破世事沧桑。 若非他坐在轮椅中,且面相病恹恹的苍白,林寻都怀疑这是一位隐居不出的旷世高人! “小珂,你来了。” 看见推门而入的小珂,中年露出一抹温和笑容,声音低沉如晨钟暮鼓,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只是当看见林寻时,中年微微一怔,挑眉道:“这年轻人浑身残留杀意,衣袂染血,莫非刚才杀过人?” 旋即,他意识到什么,一对澄澈湛然的眸子挪移,看向小珂,略带感慨道:“若我推测不错,你已经和那个尺泽彻底撕破脸了吧?” 林寻心中一震,这中年好敏锐的洞察力。 仅仅一眼而已,就能判断出如此多东西,这若没有丰富的阅历和智慧,可根本无法办到! 顿时,林寻心中再不敢有丝毫小觑,这中年或许病恹恹的,毫无威势,可当年必然也是一位极其厉害的存在。8